[原创]我的回忆:驻在赤峰市的勤务连

凯旋子夜 收藏 36 11404

我的回忆:

驻在赤峰市的勤务连

赤峰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蒙冀辽三省区交汇处,与河北承德、辽宁朝阳接壤。“赤峰”因城区东北角有一座赭红色的山峰而得名。赤峰市是连接东北、华北和内蒙古的咽喉要塞,号称北京的“北大门”。

记得那时赤峰市还是一个县级市,归“昭乌达盟” 所辖。我们连队就驻在市郊区的一条铁路边上。这是一条军用铁路,它的尽头是一个军用机场。只要是天气好的时候,每天都可以看到空军弟兄们在我们的头顶上进行飞行训练。在我们驻地北面的不远处,有一个民用机场,有定期飞往沈阳、北京等地的航班。我们曾想到空军机场去看看,几个人沿着铁轨走了半天都没见踪影。那个民用机场,只用一个来小时就到了。当年,这个机场没过见有大飞机,只有一些四十来座的小飞机。

在这里,我们连队也改成了“勤务连”,负责一个军用仓库的警卫、物资的装卸、押运等任务。这一片地区的战备物资,从铁路运来后,再从我们这里分配到各个部队。常见的物质有工程设备、煤炭、木材、钢材、水泥等。那是个“深挖洞、广积粮”的年月,这一带的战备施工很是火热,施工所需的物质材料都是从我们这里中转。所以我们这个勤务连的任务很是繁忙。

在众多的装卸任务中,感觉最难装卸的物资要数“水泥”了,一来就是几个车皮,一个车皮是40至60吨。水泥车皮一到,运输部队的汽车一般也会同时到达。几个军事单位共用一条铁道,物资的装卸要求做到随到随卸,不能影响铁路的运行。那时我们还没有叉车,物资的装卸完全靠人力,两个班负责一个车皮。一袋水泥50公斤,力气大的战士,一次搬两包,一边胳膊腋下夹一包。装卸水泥,出力流汗倒不要紧,最难受的是那一身水泥尘土,沾在皮肤上很难洗净,沾在衣服的更麻烦,经汗水一湿就发硬,那身工作服就成了古代士兵的“铠甲”,硬梆梆的。好在仓库专门建有一个澡堂,天天烧好热水,每次装卸完毕,都跳下澡池洗洗。那个班先卸完,那个班就能先洗,动作慢的,只能洗人家洗过的洗澡水了。

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手表,还是人们的奢侈品,军营里面,士兵戴手表的更是“凤毛麟角”。我因为家庭经济条件好些,79年时家里就买了手表给我。这块“北京”牌手表,青兰色的表盘字面,很是好看,曾经被好几个老兵借过,戴回家探亲。这一块手表,就是因为装卸水泥而“粉身碎骨”的。那一次,在卸完一个车皮的水泥后,我和战士们脱下沾满水泥尘土的工作服,就往车厢壁使劲地摔打,因为拍打干净后,再用水洗起来就容易些。打着打着,我感觉到空中落下了一些“闪”着银光小玩艺儿,再仔细一瞧,这些“闪”着银光小玩艺儿竟是一些小齿轮,“完了完了”,这些小玩艺儿正是我的手表零件。原来,卸水泥时,我把手表摘下装在工作服的上衣口袋里,完成任务后竟忘记了这事,小小的手表怎经得起摔打,顿时“五马分尸”般的粉碎了。心爱的手表没了,害我心痛了好一阵子,那时,买一块北京牌手表要一百二十无哪,六年军龄的津贴,每个月仅是21块大洋啊。后来回家探亲时,我只好另买了一块,虽然同样是“北京”牌,但字面不同,回到家后让老妈“拷问”了好一阵子,我只好哄她说手表与战友对换了。

我们这个仓库,还有一个木材加工车间。火车拉来的木头,堆得象山一样,经过加工车间的加工后,制成各种规格的方木和板材,再发到各个施工部队。在这里,见得最多的是东北“红松”,这些木头又大又直,有的树干直径达到两米多,锯出来的板材漂亮极了。一些平原地区的战士,把加工木板后剩下的边角料收拾起来,打包托运,带回家去,说是打柜子用,平原地区木材缺乏啊,看到这么好的木板被连队用来当柴火,觉得很可惜。木材加工车间的几个操作工,都是从当地聘请的工人,其中有一个工人,看到仓库到处堆放着这么多的物资,见财忘义,在暗中买通我们站岗的哨兵,利用黑夜偷盗仓库的物资,弄到外面卖钱,结果被逮捕判刑。那两个可怜的哨兵作为同案犯,没想到钱没得到几块,也各领刑一年。其中一个是四川达县的兵,和我同一年入的伍,姓郭,眼看着年底就可以退伍复员,回家与家人团聚,谁知这一整,完了,还得在大牢里呆上一年才能回家。

在赤峰市驻防时间,我与另一个战士执行了一趟押运任务,从赤峰到沈阳,再到黑龙江的长春市、图门市、珲春市。图门市与朝鲜一江相隔,一座大桥连接两个国家。当地朝鲜族人较多,讲朝鲜语的老百姓也很多。珲春市与前苏联接壤,有的地方也是以河为界。关系友好时,边界上的两国老百姓可以自由往来。这趟押运任务用了二十多天,大部分时间是呆在图们市里等货物,最后从珲春市押运了一火车皮的炸药回到赤峰。

我们在赤峰市呆的时间不长,也就是大半年的日子。那时,赤峰市还没有什么象样的建筑,街道也经常是冷冷清清的,刮风的日子较多,风沙很大,碰上刮风的日子,天空,是灰朦朦的,如果人在室外呆上半天,浑身上下、一头一脸,可以扫得下来几两的尘土。所以,那边的人们不但在道路两边种满了树,还在田野里都种上了一排排防风林,都是青一色的白杨树,高高大大的防风林纵横交错,把宽阔无际的田野划割成一个个四方块,如果从天空中俯瞰大地,绝对是一幅很好看的风景。弹指一挥间,三十年过去,赤峰市,变成了什么模样?当年的军用仓库,还在吗?天空,变蓝了么?


我的回忆:驻在赤峰市的勤务连

这是当年我在赤峰勤务连时照的唯一一张照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