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具厂工人化学中毒厂方毫不理睬


皮具厂工人化学中毒厂方毫不理睬

昨日,李昌江躺在病床上,对答时反应迟钝。据称这是二氯乙烷中毒的症状。


18岁的河南籍小伙李昌江是白云区某皮具厂的涂胶工。一个多月前,他连续两天昏睡而入院治疗,后被诊断为职业性急重度二氯乙烷中毒。昨日,已治疗一个多月的李昌江仍躺在医院病床上,反应迟钝,偶能简单对答。李父称,儿子入院后已花费了4万元,但厂方仍不理不睬。而厂方负责人表示,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工作20天反应变迟钝


昨天中午,李昌江仍在市第十二人民医院输液治疗,对新快报记者的提问仅能做出简单的回应。李父(下称老李)说,记忆力差、反应迟钝是职业性急重度1,2——二氯乙烷中毒病人的特点。


去年11月6日,李昌江未签订劳动合同,就在白云区石井夏茅的方升皮具制品有限公司当工人。李昌江说,他所在的涂胶岗位比较枯燥,“一天工作12个小时,要为1200个钱包刷上胶水,得26元工钱,加班费另算”。


“头一次进入生产车间就受不了,由于没有口罩防护,刺激的气味呛得直流口水。”李昌江说,工作仅一周时间,李昌江全身起红疹,经过诊所治疗后红疹消失,于是没有在意。但20多天之后,李昌江发觉自己习惯性头晕头疼、想呕吐,另外反应也迟钝了,还经常忘事。


经理指上网晚睡导致


老李在白云区一家物流公司工作,对儿子刚开始的种种症状并未引起注意,“还以为是他身体不好”。工作两个月后,直到今年1月5日晚,老李说,儿子晚上下班后给他打了电话,“他说感觉不对,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我以为他感冒了,让他休息。”


1月7日上午,老李前往儿子所在的工厂看望,这让老李大吃一惊,儿子脸色苍白,无精打采,“感觉像傻了”。老李说,工厂经理却解释,这是因为他儿子没有休息好,经常上网至凌晨2时多才睡觉,并建议其辞职。当天,老李带着儿子前往亲戚家,没想到他一下子就睡了48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老李连忙带着儿子前往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


由于李昌江已变得痴呆、性格改变,医生怀疑其得了精神分裂症。于是,老李又带儿子入住了脑科医院,医生诊断出李昌江为化学中毒后,他被转往市第十二人民医院治疗。


治愈至少需要10万元


老李称,儿子入院后,一天的治疗费用就上千元,一个多月下来已花了4万元。为此,他不得不四处借钱,而要治愈则至少需10万元,但工厂至今仍不闻不问。昨日,记者联系上工厂负责人陈经理,他表示,由于员工流动性较大,已记不清楚是否有李昌江这名工人,“工人都是没有出现身体问题才辞职的”。陈经理补充说,如果确诊为职业病,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由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出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上显示,李昌江在当涂胶工期间,接触了粉胶、黄胶、白电油等化学物,无戴口罩防护。白云区卫生监督所对皮具厂涂胶岗位工作场所有害因素定点采样检测结果显示:1,2——二氯乙烷浓度为28.86-100.34mg/m3。而1990年实施的国家标准规定,车间最高容许浓度为15mg/m3。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