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二章 重锤三团(二)

wgyj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1938年3月,八路军一二九师组建津浦支队,支队长孙继先,政委王育民(王育民不久牺牲)。同年7月,一一五师第五支队和一二九师津浦支队奉命挺进冀鲁边平原地区。津浦支队入鲁后不久即编入了山东纵队,通常都以山东纵队教一旅四团为津浦支队“主流”。但是,山东纵队特务团是津浦支队中的一个营与第三支队、第八支队各一部所编成的。所以,即使不能说“主流”,那么“支流”是肯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二十二团和红四方面军有着相通的血脉。

1941年夏,山东纵队第一旅(后改一一五师教导一旅)从泰山区调往沂蒙山区,三团接替一团开赴鲁南独立活动。“1943年那,形势大改变呀,白洋淀的岗楼端了多半边……”这歌唱得是冀中1943年的抗战形势。然而,1943年上半年却是鲁南抗日战争最困难时期。鲁南的日军就有九千多人,伪军二万三千余人,伪政权的警察特务还有二万余人,经常与之摩擦的国民党正规军还有四千余人,另还有土匪万余人。而我在鲁南地区总兵力不满四千。日伪军的不断扫荡蚕食下,根据地的面积不断缩水,这就是所谓“东西一线牵,南北一枪穿”的局面。雪上加霜的是,国民党九十二军李仙洲部已进入鲁西并穿越津浦路北上,“中央军“入鲁已成现实,鲁南地区久已存在的三角斗争更加严峻。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直在鲁南活动的一一五师教导第一旅三团实行地方化,划归鲁南军区建制。三团是鲁南地区最资深的八路军正规军,所肩的重担是不言而喻的。人们都把三团称为老三团,这是当时对主力的称谓。

三团团长名叫王吉文,是湖北人黄安人,一听就知是个老红军;政委就是前面说过的刘春。刘春是学生出身,是八路军中比较少见的知识分子。他俩搭档近三年,据刘春的回忆,他们相互配合的很好,并没有《亮剑》中李云龙与政委出现的那些“笑话”。以后三团还兼鲁南军区一分区,军政首长就是他俩了。但刘春在二十二团时间很短,很快就去了八师政治部。所以,二十二团第一任政委多以为是陈德先。陈德先是老资格,二九年的兵,五五年的少将,建国后在曾任二十二军副军长、南京军区副政委。

一一五师主力离开鲁南后,天宝山周边的抗日根据地只剩下一个县大队,几个区中队。三团来到后,首先是要控制天宝山,天宝山主峰南大顶易守难攻,如被敌所占,费南一带根据地将很难坚持。三团到费南,接连打退日伪军的几次扫荡。使这一地区形势暂时稳定下来。但三团进了鲁南,就是骑在了风口浪尖上,不久三团自己也被呛了口水。那是1941年的11月,日寇集中五万兵力对沂蒙山进行大扫荡。12月8日,三团在白彦东北罗圈峪被6000日军合围,一连、四连和五连一个排在苏家崮掩护山东分局党校和主力突围,苦战一日,毙伤日军400余人,但我掩护部队也全部伤亡,政治处主任陈小峰,参谋龙非等二十几个优秀干部牺牲。苏家崮战斗非常有名,但三团却是一次较大的损失。

三团从当时情况来看,三团应该是鲁南军区第一主力。为了扭转被动局面,东躲西藏不是办法,要主动出击。1943年11月,三团有一记重拳,对恢复鲁南的大好局面起了重大作用。这就是有名的柱子之战。在战斗中三团担任主攻,击毙敌酋刘黑七。刘黑七是既是国民党新编三十六师师长,又是和平救国军第三师师长,也是横行华北二十年的大土匪。是顽、伪、匪“三栖”,多少年谁都拿他没办法,最后是死于三团的一个小通信员的枪下。除掉刘黑七,万众欢腾。从此,鲁南的抗日斗争形势一天天向好。

粟大将曾说华东野战军的几支头号主力都是能攻善守,但也是各具特点,对三纵来说就是攻坚。三纵攻坚主要是靠八师,八师攻坚的名声是从老三团开始的。如果说老三团善攻,这也是从端鬼子炮楼开始。老三团能成为鲁南部队的攻坚高手,团长王吉文功不可没。王吉文是华野公认的骁将,是以后八师师长。后来许多人认为八师攻坚出色,很大程度是对炸药的使用有高招,因为鲁中南这一带多煤矿,懂爆破的多,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但高招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说来也是话长。

据刘春回忆,山东部队对炸药包的使用是一旅二团副团长王凤麟在实战中摸索出来的,在没有大口径火炮的情况下,炸药对付日伪军的炮楼是最有效的手段,以后在山东军区普遍推广开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