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特种兵之冲出阿富汗 第十一章 疯狂死亡日 第十一章 疯狂死亡日(60)

sdrzdl 收藏 1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1.html


60

周四似乎是一步就跳到了面前,所以对常龙来说实在无所谓准备不准备。只是在头一天晚上,他不知从何处弄到了两副拳击手套,然后拽着冰块不知去了何处,回来之后满头大汗。

“怎么样?”我偷偷问同样大汗淋漓的冰块,我知道他们去做“准备”了。冰块参军前曾经练过拳击,在波兰有过一段业余拳击运动员的经历,虽然由于水平所限,最终无法立足,不过常龙拉他去做“准备”,也是再合适不过,而那晚我在13号堡值夜,否则的话我肯定要跟着他们一起去,虽然说可能对常龙的准备毫无用处。

“还行。”冰块擦着汗半天才说出一个词,而后便精疲力竭地躺倒在床上。我没有再问下去,我知道他也不可能再开口,对这个惜语如金的家伙,能说上“还行”一个词,就算是给你很大的面子了。不过,“还行”这个词实在是过于模糊,“行”字该如何定义?是很好?是还可以还是仅仅过得去?判断标准是什么?是以冰块自身去衡量还是从岩石所具有的水平去衡量,而岩石所具有的又是什么水平?

当然,我所关心无非常龙能不能对抗岩石。而冰块的“还行”几乎不能提供给我任何确切的信息,非但没有消除反而更加重了我的担忧。那天晚上,常龙像往常一样钻进13号堡陪了我一会儿,他出人意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扔给我:“千万别跟燕子说我给你烟。”擦着汗打着趣,似乎颇为轻松。

我把烟启封,抽出一支点上,深深吸了一口:“伙计,我建议你放弃。不就是绿卡猪吗?无所谓。而且我不相信你的心理脆弱到这种地步,一句绿卡猪就让你无法承受。”

常龙笑着吃着手中的香蕉,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总能在东堡餐厅的那个胖军士那里搞到正餐之外的水果类的东西,而这个家伙嗜食水果如命,我怀疑离了水果,他是否还能活下去。

“一次比赛而已,别担心。”

“比赛?我不这么认为。我总觉得这是个阴谋,有人想整你!整我们!”

“为什么?”

“为什么?绿卡猪,大概是你风头出大了,有些人不乐意。”我吐了口烟,看着他忙不迭地躲闪。

“你的烟瘾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跟你说了,睡觉!”他投弹一样将香蕉皮从射击孔扔出,转身钻下楼梯,而后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重新探出头来:“伙计们,如果你们想赢钱,明天就押我赢。”

“成,他是不是一向这样过于乐观。”不住打着盹的小黑翻着他的厚嘴唇。

“不,不是乐观,是疯狂。”

“你会押他?”

“疯子才会押他。”

我确实没有押常龙,那大概是我第一次对他产生怀疑。

事实上,我没有押任何人。我不是个好投机的人,也不是个善于投机的人,对于押宝之类的事情毫无兴趣。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当时的我处于极度的震撼恐惧还有恶心中,我坐在西堡地下20米处就着一个天然的岩缝开凿的几乎是圆形的地洞内,屁股下是那种类似于老式体育场阶梯状水泥座位的石阶。潮湿阴冷的地气隔着衣服,浸透肌骨,我想站起来赶紧逃掉,但是石阶如冰筑的一般,把我牢牢冻在上面,让我动弹不得,我唯有缩起身子瑟瑟发抖。

而那时场内气氛正处于沸点。

周围那些混蛋们甚至裸着身体,跳叫喊骂,欢呼雀跃,喧嚣的气浪几乎把那个如古罗马斗兽场似的山洞掀翻,而就在下面那个像墓坑一样的狭小拳击场上,那个早已血淋淋的肉体再也动弹不了了。

“嗷,上帝,那家伙完了!死了!”

与场内疯狂的氛围形成极大发差的是我们。我们都那么枯坐着,神不守舍,犹如刚刚经历了一次电击。

“伙、伙计们,那家伙死了,他真把他打死了!”大头不住嘟囔着,他的脸煞白,嘴唇哆嗦着,不知是兴奋之极还是恐惧之极。看着我在看他,他勉强笑了笑,做出一副坦然姿态,僵硬地跟着身边那几个正击掌相庆的混蛋叫了几声:“耶!好啊!岩石,好样的!”

而拳场上,穿着一套滑稽礼服的毒蛇正高举着裸露着石头一样肌肉的岩石的手臂向四周致意。身边,两个家伙跳进拳场内,一人一条腿,如拖死猪一般把那具血淋淋的尸体拖出拳场。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那张面孔,那张消瘦的只剩下满脸的胡子和两个空洞洞的大眼睛的面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