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07章 火烧耗子

佛头岭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村子死寂寂的,看不到一个村民。 莱姆觉得蹊跷,埋伏在村子里应该有四百多人,现在死伤二百多,还有二百人上哪儿去了?布里扎也没有找到,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机构头目也没有影踪,正想到这里,忽然,一间土屋里传来“轰”地一个巨响,是手榴弹爆炸的声音,适才,两名美军士兵进到那间屋里搜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村子死寂寂的,看不到一个村民。

莱姆觉得蹊跷,埋伏在村子里应该有四百多人,现在死伤二百多,还有二百人上哪儿去了?布里扎也没有找到,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机构头目也没有影踪,正想到这里,忽然,一间土屋里传来“轰”地一个巨响,是手榴弹爆炸的声音,适才,两名美军士兵进到那间屋里搜索再没有出来。这时,从两间炸塌的屋里又先后走出两个衣衫褴褛、满身薰得乌黑的人,一个是瘸腿的、满脸浓密胡须的汉子,撑着一根木棍,向一辆装甲车走去;另一个是披着头巾的女人,像是疯了,大瞪着眼睛,发出狞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踉踉跄跄地向美军士兵走来。不好,人肉炸弹!莱姆大叫:“卧倒!”话音未落,“轰!轰!”两声巨响,烟尘四起,一人的身体抵着装甲车履带炸开了花,一人的身体化着一片血肉在空中横飞。与此同时,一辆装甲车被炸得动弹不了,两个美军士兵也倒下了。

这下,美军傻了眼。邓肯上校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血块,惊魂未定。

这幕情景又是似曾相识。

莱姆记得穿越前的那场自卫反击战,起初吃了大亏,越军把中国的地道战学得出神入化,到处挖坑打洞,虽然阵地被我炮火削平了,但待我军冲了过去,越军便从洞口钻出来反击,造成我军伤亡不小。那时,他是军部情报处长,为获取越军火力布防点,亲自率领一个连的特种作战部队穿插到敌后,越军师部设在一个村子民房里,他们一番突袭,捣毁了越军师部,抓获了师参谋长,缴获了敌军作战火力布防图,最后在一间茅屋里抓获了敌师长,就在押着敌师长出来时,一个老太太忽然抱着一个炸药包冲出来,炸药包爆炸了,虽然炸死了敌师长,但是,我军一名副连长和五名战士也因此牺牲……莱姆想到这里,命令:“停止步兵搜索,装甲车、战车冲进去!”

数十辆装甲车和战车发挥推土机的功能,摧枯拉朽地撞击土筑墙房屋。在雷鸣般的机车吼叫声中,一幢幢房屋轰然倒塌。不到一个小时,巴亚齐村庄完全轧成了一片废墟,连清真寺的几堵断墙也被推平了。然而,仍然没有发现布里扎。

基地组织成员的一个鬼影也没有。

当哈帕奇直升机向巴亚奇村庄袭来时,哈希卜带着他的队伍慌忙逃窜。

哈希卜三十几来岁,早年参加共和国卫队,曾担任少尉排长,因为与上司争夺一个女人,一枪把上司崩了逃亡。这一逃,逃到了阿富汗,加入了本·拉登基地组织,接受恐怖活动训练,一年后,潜回伊拉克,纠集了二十多个街头流氓无赖,按照原教旨主义信条,组织起一个名为伊拉克圣战义军的武装组织,抢劫、贩毒、杀人越货,所干的营生基本与旧中国的土匪差不多,可说是无恶不作,无所不为。1997年,哈希卜带领他的圣战义军袭击巴亚齐村庄,杀光了全村的男人、老人和孩子,把女人留了下来,作为战利品分配给他的手下。对外,巴亚齐仍然是个村庄,实际上,哈希卜已把村庄改造成为开展恐怖活动的据点和堡垒。

虽说哈希卜是个残暴的匪徒,却也有些军事才能。

巴亚齐一带属丘陵地带,临近幼发拉底河,地形复杂,沟壑纵横,他组织人力开挖了许多条地道和壕沟,把这些天然的地沟、沟壑连成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又在一些隘口和主要路段,设立射击点,布设暗堡,使巴亚齐村庄形成一个军事基地要塞。这种战法颇似中国电影里的《地道战》,萨达姆政权也曾多次围剿扫荡,政府军来时,他们就钻入地道,仅留下几个人伪装村民在巴亚齐村里,其余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几年来,他的圣战义军不断壮大,已发展成一支六七百人的武装力量。

他策划的这次“沙漠鼠行动”也是一个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纰漏的歼敌计划。布里扎是伊拉克临时政府外交部长人选,深得美军信任,由布里扎出面,派出赛勒姆作为“信使”前去报告,把美军引诱到巴亚齐来,决不会引起美军任何怀疑。只要美军进入巴亚齐村庄,来一百要死一百,来一千要死一千,因为埋设的地雷、炸弹火力太强大了,战斗将在不到半小时内结束,等美军醒悟过来,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见真主了。可是,美军怎么会识破这个计划呢?布里扎叛变无人知晓,赛勒姆更是基地组织的坚贞斗士。哈希卜想破脑袋也想不透问题出在哪儿。

他明白,计划一旦破产,等待的将是美军灭顶的报复。

美军反击太快了,眼睁睁地瞅着二百多名圣战义军死在阿帕奇的轰炸和打击下,只有一半人逃进了地道,进到地道里,困惑的情况又发生了,地沟里尽是原油,一踩下去就拖上来一大坨油污。一小时前,圣战义军中也有人看见油罐车停在附近,出了故障导致原油泄漏。当时他不在意,因为平时就常有油罐车经过,也时有油罐车坏在路上。只是今天有些反常,根据散布在各个路口和地段的人员报告的情况统计,共发现五辆油罐车抛锚,大量原油泄漏到地沟里。现在回想起来,事情就不妙了,一辆油罐车可装二十多吨原油,这五辆油罐车就有一百多吨原油。如果这是美军有意安排的,那么,就可能还有更多抛锚的油罐车、甚至数百吨的原油泄漏在地沟里,美军为什么要把这么多原油泄漏到地沟里?

火!哈希卜猛地想到,火星子落到这地沟里就完了,这地沟就会成为火沟。数百吨原油燃烧起来,村子四周就将是一片火海!地面上是美军的钢铁火炮轰击,地下是原油可能燃起的火海,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是插翅难逃了。哈希卜越想越可怕。

可怕的事情终究躲不过去。

莱姆使出最后一招,说:“点火。”

美军的喷火器向沟壑喷射火焰。

火焰迅速腾起。数十个火点在地沟里飚升燃烧,沟壑低洼处尽是乌黑的原油,遇火即着,火苗子四下里乱窜,很快燎原开来,形成了一道道长蛇般的火墙,纵横交错地分割着已被夷平了的巴亚齐村庄,最后把村庄吞噬。一阵阵河风又从幼发拉底河那边刮来,火借风势更加旺盛,村北边的灌木丛燃着了,村西边的小树林燃着了,村头高大的椰枣树烧得尤其猛烈,宛若几条火龙要腾空而去,哔哔剥剥的燃烧声和呼拉拉的风声交织在一起,没过太久,村子方圆一里的范围全化成了一片炽烈的白地。

莱姆带领着“恶狼”部队撤离了村子,留驻在村周的高地上观察。

到处是浓浊的烧焦味。

地面仿佛成了燃烧的油田,乌黑的油烟绵延不绝,缭绕成一团团一片片的黑云,把阳光都遮蔽了。浓浊的原油味浮在空中,把空气变得十分沉重,令人窒息,干热难耐。哈希卜率领圣战义军拥挤在几条地道中,宛若一锅锅落汤的老鼠。放在以前,地沟里没有原油,只需十几分钟,他们这些在山丘地里练出来的铁脚板早就逃得远远的躲藏起来,但现在,湿重、粘乎的原油如同一坨坨污泥缠绕在脚上,连挪动一下都困难。

哈希卜知道,苦心经营的这支武装完蛋了,只有撇下他们,保住自己脱身。

他带领两个保镖连滚带爬地冲到清真寺下水沟里,这里地势较高,没有原油流进来,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秘密暗道,是早年挖出来、防备意外时的紧急逃生通道。通过这条暗道,可抵达幼发拉底河畔,那里停放着两条快艇,上了快艇,就可迅速抵达河对岸,那里离费卢杰只有十几公里,费卢杰是恐怖组织大本营,进入费卢杰就逃出生天了。

但是,这条暗道虽然隐秘,却非常狭窄,仅容纳一人爬过去。布里扎这时吓得失魂落魄,紧盯着哈希卜,想跟上去,到了洞口,被哈希卜一枪给毙了。尸体恰好塞住了洞口,阻挡了其他人进入。

剩下的圣战义军武装分子傻了眼,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瞅着大火越烧越猛,越来越逼近身边,他们别无选择,只有爬出地道,爬出沟壑。先是三人、五人,接着是一拨又一拨的,犹如一群群被火烧的耗子,不辨南北东西地到处乱窜,但是,四处黑压压的,茫茫火海,烟雾缭绕,他们只能在火海中挣扎舞蹈。在一片片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中,空中弥漫开来一阵阵尸体的焦臭味。只是火区边缘处,有少数几个武装分子满身污臭地爬了出来,逃离了烈火的追逐和烧烤,落入了美军的手中。

邓肯由衷地佩服:“恐怖分子统统钻到地沟里,难怪找不着。若不是莱姆准将用最原始的火攻,再多的导弹、再多的现代化武器也是无可奈何。”

麦克没办法理解:“莱姆准将,您怎么知道他们躲藏在地道里?你又怎么知道这片区域尽是地沟子?你来这里侦察过地形?”

莱姆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穿越前,原装莱姆已经用生命给出了答案。

战斗大获全胜。

圣战义军这个恐怖组织成员一半被倾泻下来的炮火炸死,另一半葬身于大火中,只有12名武装分子逃出火海被抓获,至少有四百多名武装分子被歼灭,这是美军占领伊拉克以来取得的最大战果。但是,通过对俘虏的审讯,从交代的情况来看,仍有不尽人意之处。哈希卜不知所踪,布里扎死了,要继续追寻哈希卜以及其他恐怖组织,也许要着落在布里扎的女儿伊玛尼身上。

莱姆想打电话了解关于伊玛尼的监控工作进展,手机响了,正是情报研究中心托马斯中校:“莱姆准将,我们没有找到伊玛尼。有消息说,伊玛尼已经离开伊拉克,去踪不明。”

莱姆说:“发现伊玛尼,立即抓捕。”

本书首发于起点网,喜爱本书的朋友可在以下网址先读为快:

http://www.qidian.com/Book/1842642.aspx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