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做一顶花冠容易,寻找适合它的头颅却很难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1 451
导读:如何实现人生的价值 什么是有意义的生活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 人生的归宿在哪里

做一顶花冠容易,寻找适合它的头颅却很难[size=14] [/size]


姪女的老师给她布置了一篇作文:做一顶花冠容易,寻找适合它的头颅却很难。初看题目,觉得真如八股取士一般:子日“逝者如斯乎。”八股取题来诸儒家经典,饱读诗书的儒者融汇贯通,常能微言大义,将儒家的价值观阐述得淋漓尽致。而贫薄如我,竟然不知这句诗出自歌德的哪首诗歌,其语义环境如何。就只能私自揣度这位以《浮士德》一诗震烁文艺复兴时期世界文坛的大师的内心体验。浮士德追求完美的人生,不断的进取,探索完美世界,完美人性的本质。我想对人性的探讨在这句诗中仍然是歌德的主旨。


花美,华丽的花冠则是荣誉,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生的象征。世界虽大,却难得有几人配得上真正的荣誉。从另一个角度讲,荣誉之难,美之难,人要追求它必须付出艰辛的努力;更进一步讲,制造华美的花冠也并非易事,花冠得符合人的审美情趣,真正的荣誉是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人生究竟如何,历史的逻辑与历史的荣誉如何才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这些都是引人深思的话题。


浩瀚如海的中国历史给了我们检索这个话题的丰富源泉。


三国并立,群雄逐鹿。刘备白帝托孤,羸弱无能,无才无德的阿斗在孔明的忠心护佑下,一步登天,应该说得到了至高无尚的权利与荣誉,然而当权利与荣誉和一个人的德能不相匹配时,只能是给他戴上了沉重的枷锁。这是二者不相称的典型悲剧,带来的是个人与国家生死存亡的灾难。


与之相反,头颅与花冠相称的情形似乎在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


大风起兮尘**,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刘邦,曹操都是一代枭雄,靠着权谋和机巧,逐鹿中原。万骨枯朽铸造了他们的霸业。但是司马迁的一句“世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让我们对他们的显赫霸业产生疑惑,而绵延两千年的封建社会不断上演的“人肉筵席”为这种疑惑提供了注释:他们不是真正的英雄,历史的逻辑与历史的荣誉没有在他们身上得以结合。这种悲剧在曾国潘的身上体显尤其明显。


毛泽东少年时代曾说:此生尤服国潘、林翼。曾国潘、胡林翼,都是封建中国将儒学的治世经邦之道发挥到极至的人。“伏山中贼易,除心中贼难”,秉持“知难行易”的理学理念的曾胡等人,以儒家的“仁”“义”“诚”等正统观念兴军事办洋务,试图以“西学为用,中学为体”振兴中国。但这种以“人治”为核心理念的中国传统政治哲学在那个群雄并起瓜分中国的年代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来挽救中国了。


那个时代,中国90%多的人是贫苦农民,社会经济极度匮乏。国家一穷二白,内忧外患集于一身。要改变这种积贫积弱的状态,只能依靠人口的大多数,唤醒他们的需求,而共产主义的生产资料公有,无疑对赤贫的农民,手无长物的城市贫民失业者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因为他们失去的只是锁链,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在整个世界的风云际会中,毛泽东带领中国共产党趋利避害,因势利导,浴血奋战,凡二十八年,共和国初建。一大二公成为毛时代的特色,阶级斗争成为毛改造中国国民性的手段,比较健全的工农业生产体系得以建立。与美,印,苏的几次战争确立了中国的国际地位,确保了几十年和平。但源于理想的公有制和平均主义却难以根除人性的劣根,社会经济人民生活维持在低水平。林彪“同志”的所谓“狠斗私字一闪念”与曾胡所说的“伏山中贼易,除心中贼难”如出一辙。现代法制社会所必须的制度的缺失为人治下社会的弊病丛生写明原因。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厚黑之学被许多人奉为圭皋,脸厚心黑,假派作为此起彼伏。所谓白水荡舟,放浪形骸于野山碧水的文人墨客大多整冠束带,或居高堂念假经,或厚宅大门,侧身而进,心有默契,各易所得;平凡如我等苍生,则油盐糠糟,兀兀穷年,不知有汉。


做一顶花冠容易,寻找适合它的头颅却很难。


唤醒追求美的心灵是不容易的,而塑造一个健康思维的头颅尤其不易。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要人的行为有价值趋向感,必须要这个社会正常有序。历史按自身的逻辑发展,它将荣誉赐予符合它的发展逻辑的人。


西人华盛顿,杰弗逊诸等,带着文艺复兴的遗风,将“平等,博爱,自由,人的价值”等理念写入宪法,并经血战,赢得共和国诞生。在其功成名就之际,为确保民主体制的实现,再三推辞三连任慰留。挂冠而去,重归乡里,真让人感怀万千。“这种制度不能保证国家出现一位伟人,却能确保不出现一位坏的总统 ”此言善哉,一言值万金呵。


建立在资本基础之上的国家固然因为资本逐利的原始特性让国家有了发展的动力,但资本逐利的原始特性必然要求有高度发展的人文对之加以限制,美国资本的原始冲动已让它在“反恐”的旗号下肆虙世界战略要地,朝核危机,伊核危机,因何而起,——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资本的逐利性,要求世界经济的血液为它控制,要求它必须为俄罗斯关上南大门,为中国关上西大门,东大门。无限扩张的资本后面是无限膨胀的美国人的欲望。


西方极乐,终非吾土。棘荆与玫瑰并生。鲜花的王冠高高在上,试着載它的头颅引颈而待。据参考消息报称:英国人认为美国不是世界灯塔,大多数英国人认为,美国文化以及美国本届政府的所作所为,正在使世界变得越来越糟,几乎没有人认为,美国现在是世界的灯塔, 一半以上的受访者把美国看作一个一心想通过各种手段主宰世界的帝国。


价值与道德,资本与人文,物欲与心灵之间如何得到和谐完美的平衡呢。英雄主义,理想主义曾一度让人振奋后迷茫,经济本位的想法又让人陷入无尽的轮回。有位知性的女子十分感念于女儿的童谣:小鸟一只脚。为什么小鸟一只脚,不为什么,小鸟就一只脚——生命如此单纯明净。让我们仰望花冠,既然难以找到适合花冠的那颗高贵的头颅,我们就按我们自己的审美情趣,按我们独立的想法在我们的心中编造那么一个美丽的玫瑰花冠给自己戴上吧,虽然玫瑰有刺,可能刺伤我们,但至少可以令我们稍微清醒一点。


本文内容于 2011/3/8 17:05:27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