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师兄对记者的抱怨

前几天和师兄吃饭,就被觥筹交错间,接到一个电话,瞬间原本还春光满面的他变的严肃起来,他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我安静一下。很显然,工作上的事情。大概五分钟后,电话讲完了,师兄说是某某报社的记者,前几天有人把几个乞讨儿童的照片发到市局的微博上,这家报社对此做了大量报道,现在问这件事情最后怎么解决,因为网友比较关注,要做后续报道。


其实微博打拐这件事情,我有一次去长沙的时候有过类似的想法。当时我在候车大厅等车,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开始一个一个的要钱,走到我同事身旁,她跪着把碗举到我们面前,之前的几个人都是将头扭向一边,不予理睬,小女孩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会知难而退。同事见她跪着,就赶紧用手把她扶起来,给她说了一句:“要钱可以,但是不要再下跪了,你家大人呢?”说着,掏出了几块钱零钱,给了小女孩。小女孩便挣开同事的手,跑开了。


原本对此类事情毫不动情的我,突然很心痛,这孩子的父母真的这么狠心吗?亦或是真的贫穷到了如此的地步?或者这根本不是其父母的本意,而是与某种犯罪有着密切的关系。打拐这些事情,不能总是以孩子丢失,亲人报案,公安寻找线索这种模式为主,应该主动出击,从这些盘踞在火车站等地方让孩子乞讨为生存方式的人群中入手,重点排查。不过无奈自己也不是什么领导,不能这样去安排辖区工作,再者自己所在的城市这种事情还比较少,自己也很少发现,另外,工作上自己一厢情愿的去调查,会不会受到阻力,毕竟这种调查不是我一个小民警就能完成的,只有自上而下的统一,才能形成人人打拐的局面。


第二天,见到师兄后,师兄就给我抱怨这个记者不厚道,处长安排他去接受记者的采访,虽说是正面报道,但是很多措辞要十分注意,又不能把案件的具体情况泄露出去,又要介绍满足记者的好奇心。师兄说到底刑警队把这案子怎么办的,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毕竟还在侦查,不能说的过多,而记者一直在问,是怎么侦查,是在街上蹲点还是走访,或者有没有更多的线索?师兄说,虽然是只是上报纸而非电视,但是面对录音笔,到底该怎么说,才能寻求一个平衡点,也是他很为难,所以他尽量说的没有任何疏漏,但又没有交代任何问题。毕竟刑警队还在侦查,自己说的过多而被记者不加处理的见报,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记者生气了,你们到底有没有管啊?还把这事当回事不?你这么说让我回去怎么见报,最后不欢而散。处长出面赶制了一篇稿子交给记者,这件事情才画上句号。


师兄感慨道,最难对付的就是记者了,就算是来做正面报道的,都要反复斟酌自己的措辞,稍有不慎就会引火上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