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无常 正文 第十九章 抢银行

胶东大刀 收藏 16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size][/URL] 对不起,今天来了个朋友,喝多了,上传晚了,请各位书友多包涵。 * * * 在中村正雄头痛的时候,萧峰、石牛、段云鹏一行早已离开了天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对不起,今天来了个朋友,喝多了,上传晚了,请各位书友多包涵。

* * *

在中村正雄头痛的时候,萧峰、石牛、段云鹏一行早已离开了天津,四处乱蹿着捉拿无常的鬼子,根本就摸不到他们一根汗毛。

一行人不走大路,专走荒僻无人的小路,很快就到了通州。谁也不知道萧峰到通州来做什么,石牛根本不问,萧峰在他心中那就是神,萧峰说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段云鹏倒是问了几次,萧峰一直笑而不答,也就不问了。

到了通州城外,萧峰把人分成几拨,扮成做生意的、逃难的,或走亲戚的,装作互不相识的样子,分批住进城内的悦来客栈。

吃过晚饭,萧峰暗暗示意段云鹏等人早点休息,自己带着石牛出了客栈。一直在通州城里转了两个多小时,才又返回客栈。这时客栈的人大多都已睡下。悄悄叫醒段云鹏等人,萧峰这才告诉他们,他要带他们去抢银行,日本人开的东亚银行通州分行。

段云鹏一听就傻了,抢银行?开什么玩笑!日本人的银行肯定警卫森严,就凭他们十几个人,就想明火执仗的抢劫,那行吗?再说就算抢成了,他们这些人又能带走多少东西?

萧峰听了段云鹏的担心,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老段,一切听我安排就行了,我无常想干的事还没有干不成的。银行那里我已经侦察好了,看起来人数不少,但都睡了,现在只剩下两个值班的。虽然隔一条街就是警察局,但那根本就不是问题。还有,我已经买好了四挂马车,今天晚上,咱们就给小鬼子的银行来个乾坤大挪移,你段寨主和兄弟们帮了我这么大忙,哪能让你们空手回去?这份人情只好麻烦烦小鬼子了,谁让他们开银行了!”萧峰的脸上又露出坏坏的笑容。

段云鹏本来还有些犹豫,转念一想,抓殷汝耕的事,当时在他看来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可是萧峰却轻轻松松就搞定了。于是也有了信心,一咬牙道:“好!无常爷说怎么干,咱就怎么干,干了!”十个喽啰倒是无可无不可,他们大多还不知道银行是个什么东西。

统一了意见,萧峰带着他们先去取了买好的马车,让段云鹏和喽兵们把马车赶走,藏到东亚银行通州分行附近的小巷里,用准备好的布匹和稻草把马蹄包住,马嘴也用绳子勒住。

萧峰和石牛悄悄潜到银行大门口,东亚银行通州分行是一座四层大楼,非常漂亮、气派,在通州城里算是最好的建筑之一。现在,银行大门紧闭,灯光从门栅栏里照出来,照的银行门口亮堂堂的。透过门上的栅栏,可以看到两个穿便装的鬼子,背着王八盒子在门里走来走去,看上去警觉性很高。

萧峰看了一下,缩回头来,悄声对石牛道:“我引他们过来,你用枪干掉他们。”说着,让出了自己的位置。

石牛上前一步,拇指轻轻扳开盒子枪的机头。萧峰拾起一块石子,扬手一抛,石子飞出,正打在大门的铁栏杆上,发出“铛”地一声轻响。

两个便装鬼子听了响声,警觉地掏出手枪,一起跑到门前察看。

石牛“忽”地跃出,装了消音器的盒子炮“啾啾”两声低响,两个鬼子脑门中弹,一声不吭地软倒。石牛的枪法越来越厉害了。萧峰也已经蹿了过来,跟石牛一人一个,抓住将要倒地的尸体,慢慢放倒在地。

萧峰满意的冲石牛点点头,伸手在尸体上一阵摸索,找到一串钥匙,挨个在门锁上试,很快打开了大门。

两人轻轻推门入内,楼梯把大楼分成左右两边。萧峰像左面一指,对石牛轻声道:“你这边,我那边,挨个门杀,一屋屋杀上去,尽量用刀不用枪。”

石牛点点头,伸手拔出萧峰为他定做的三棱刺刀,身形一晃,冲了出去。萧峰一枪打灭楼道里的电灯,冲进右面楼道。

楼道里黑灯瞎火,也不知道哪个屋里有人,两个人一扇扇门打开检查,发现有人就用刀子招呼。反正银行里全是日本人,也不用客气。

挨门查找很耽误时间,四层楼六七十个房间,足足干了一个多小时才忙活完,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石牛杀得两眼血红,在黑暗中都能看到眼睛里的寒光。

萧峰看看他的样子,摇摇头道:“一个好战士,应该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不被情绪左右。”

石牛“嗯”了一声,闭上眼睛,甩甩脑袋,又睁开眼睛道:“爷,我好多了。”

萧峰道:“那好,我们下去吧 。刚才我看了,金库在二楼。”

金库的大门由厚重的钢板制成,六道暗锁全隐藏在门内,想要打开很困难,但这难不倒萧峰,这又不是自己的东西,没必要那么仔细,暴力破解根本就不是难事。

萧峰取出几块TNT炸药,粘在门锁的位置,插上拉火管,让石牛提来十几具尸体,堆在门前,挡住炸药,然后一拉导火索,拽着石牛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导火索只能燃烧短短的七秒钟,两人刚跑到门外,炸药就爆炸了。因为有一大堆尸体遮挡,爆炸声音非常沉闷,所以并没有传出多远。

两人再次上到二楼,只见尸体大部被炸成碎片,粘在对面墙上。钢门被炸的弯曲成非常奇怪的形状,躺在地上。

点燃一块破布,照着找到电灯开关,打开电灯,还好电灯没被炸坏。明亮的灯光下,垛在金库中央的一堆金条闪闪发光,拿一块掂掂重量,估计一下大概数目,恐怕至少也有一千五百斤。

再打开靠墙边码放的木箱,里面一卷卷用纸卷着的全是大洋、大捆的美金、日元,拿起一卷大洋掰开,白花花的大洋晃得人眼花。

石牛没见过黄金,所以对这东西没啥感觉,可一看到这白花花的大洋,激动得大叫一声:“发财了!”捧起一把大洋,眼睛里冒出贪婪的光。

“啪!”萧峰重重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笑骂道:“臭小子,没见过钱是怎么的?还不去叫老段他们!”

石牛不好意思的搔着脑袋,嘿嘿傻笑着走了出去。

工夫不大,段云鹏他们赶着四辆马车来到大门口,萧峰已经把这层楼上办公室所有的抽屉都弄过来了,用来装那些黄金。

一看到满屋的黄金、大洋,十几个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直掐自己的大腿,以为是在做梦。

萧峰看看表,对段云鹏道:“老段,给你们二十分钟,把这些全装到车上。我跟石牛出去守住两头街口。”

看段云鹏傻呵呵的没有反应,就拍了他一下,把话又重复一遍。段云鹏这才如梦方醒,讪讪地道:“无常爷您放心,一会儿就完,一会儿就完。”

萧峰不再理他,带着石牛出去了。段云鹏因为刚才丢了面子,就把火气撒到这些小喽啰身上,照着离他最近的小喽啰屁股就是一脚,低声吼道:“他娘的,都没见过金子吗?还不快搬。”

十一个人甩开膀子,拼了命的搬运、装车,在巨额财富的刺激下,一个个大力无穷,两抽屉金条将近二百斤,抱起就走,三箱子大洋二百多斤,一样抱着跑的飞快。

不到十五分钟,金库里的东西就全到了车上。段云鹏发出暗号,萧峰跟石牛跑了回来,通州城里没有日军驻军,晚上只有伪警察巡夜,碰见几个全被萧峰和石牛打个半死,扔在墙角。虽然不齿伪警察卖身投敌的行为,但究竟是中国人,萧峰还是手下留了情。

看到都装完了,萧峰掏出一张无常卡,一甩手,卡片“嗖”地飞出,扎到门旁挂的银行大牌子上。然后,十三个人赶着四辆满载的马车迅速离开。

因为银行的人被杀得一个不剩,鬼子要发现这一惊天大劫案还需要一点时间。所以萧峰就要利用这点时间尽可能地赶路,尽早销赃,把钱存到外国银行,自己这几个月搞出的一连串的大事,扫尽了鬼子的颜面。鬼子非发疯的寻找自己不可。


林进财是通州大通商行的掌柜。他能当上大通的掌柜,可不仅仅是因为名字起得好,更重要的是他经营的本事好。

上午九点多,林掌柜要到银行去取一笔款子。商行进的一批东北皮货今天就要到了,他要提前把货款准备好。商行的车夫老马套好了车子,拉着林掌柜的往正金银行而来。林掌柜的并不喜欢日本人,可是没有办法,自“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成立以后,在通州城里,殷主任只允许开这一家日本银行,中国人开的一些钱庄全被逼得搬走。

银行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这没什么奇怪的,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能用到银行的人毕竟是极少数。

跳下马车,迈步进了大门,迎面看到两个人躺在地上。林掌柜有些奇怪:银行里怎么会让人大白天躺在大门口?仔细一看,林掌柜“啊”地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见两个人脸上涂满了红的白的,乱七八糟,就跟个血葫芦似的。

林掌柜是生意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浑身酸软,怎么也爬不起来,急得大叫:“老马,老马!”叫声凄厉的让人毛骨悚然。

老马听林掌柜的叫声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慌忙跑了进来,一看这场面,也是吓个半死。但毕竟胆子要大一些,看林掌柜坐在地上爬不起来,赶紧扶住,慌慌张张的问道:“掌柜的。这是怎么回事?”

林掌柜的道:“我不知道。快,快把我扶起来。”

老马扶着林掌柜跌跌撞撞的跑出银行,林掌柜的使出吃奶的劲爬上车,尖叫道:“快,快,快去警察局!天啊,谁这么大胆子?把日本人给杀了,这下子可说不清了……”

老马赶着车,风一样的到了警察局。警察局长一听银行里的日本人被杀了两个,不敢怠慢,连忙调集一切能调动的警力,浩浩荡荡的赶到东亚银行。一勘察现场,警察局长当场晕了过去。银行里日本人不是被杀了两个,而是七十八个,被杀了个鸡犬不留,连金库都被抢了个一干二净。看着金库门口那一大堆碎肢烂肉,所有人都呕吐不止。

随从们好不容易把警察局长弄醒过来,警察局长坐在地上哭天抢地:“天啊!哪个天杀的干的好事啊?还让不让我活了,天啊……”只哭得鼻涕与眼泪齐流,哭声共骂声齐飞。

侦缉队长看局长这样嚎下去不是个办法,躬身悄悄对局长说:“局座,出了这等大事,恐怕不是我们小小的警察局能扛得了的,依卑职愚见,不如上报吧。”

“上报?”警察局长一骨碌爬起来道,“对,对,上报。这种大事还是交给大人物来处理吧,我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哪里能扛得了这么大的事?”警察局长带着侦缉队长跳上车,一溜烟的奔向通州市政府。

通州市长一听死了这么多日本人,都快吓昏了,赶紧给塘沽打电话,报告给殷汝耕,可是摇了半天电话,竟然不通。他还不知道他们的殷主席已经蒙主宠招,驾鹤西去。

通州市长找不到殷汝耕,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给天津的日本驻军。中村正雄此时已将殷汝耕之事上报,正在等候处理。死一条好狗还不足以让一个日本少将去陪葬,虽然这条狗很得力,但降级处分是免不了了。

正在中村正雄窝火憋气的时候,通州市长的报丧电话又来了。中村恼怒的接过电话,听着通州市长如丧考妣的报告声,越来越按耐不住火气,好不容易等通州市长说完。中村已经气得汗毛倒竖,额头青筋直蹦。七十八个人呐,七十八个大日本帝国优秀的子民,就这样被那个该死的无常卑鄙的夺去了生命,而银行的损失还不知道有多少。

如果说殷汝耕被杀,中村还可以推诿责任,可是东亚银行被斩草除根,连带资金被抢,这个责任是他无论如何也推卸不了的。通州东亚银行担负着为华北日军筹措军饷的重任。中村负责直接指导他们工作,这让中村想推脱也找不到借口。

中村越想越气,猛地捧起电话机,“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砸个粉碎,各种电器元件四处乱飞。

“那个该死的无常究竟想干什么?”中村哀嚎道,“情报科的人都是些饭桶,无常连续做出这么大的案子,他们竟连人影都抓不到,简直是一群废物!”

参谋长走过来,劝住暴怒的中村,低声道:“将军阁下,抓不住无常,也不能全怪情报科无能,他们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现在正是人手紧张的时候,再加上无常的活动范围又这么大,撒出十个八个人根本就不起作用。”

中村气哼哼的道;“照你的说法,我们就只有任那该死的无常为所欲为,一次次扫尽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颜面?”

“不!”参谋长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怎么能放过这个混蛋?我是说我们可以用别的办法。”

“哦?说说看。”中村来了兴趣。

参谋长把嘴附到中村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说的中村喜笑颜开,嘴里直叫“哟西”。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