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后宫什么样的女人受到热捧?

半金八两 收藏 8 14516
导读:男人都喜欢漂亮女人,只要他心理足够正常。心灵遭过重创,不小心得了美女恐惧症的,则另当别论。别论归别论,不过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此命题的正确性。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极力表现得不屑一顾,借以证明自己是如何的与众不同,又如何的标新立异。口是心非而又略显蹩脚的表达,在路卫兵看来,犹如在大白天吟诵赞美柔和月光的诗句,不伦不类之余,反多添了娇柔和造作,徒生道貌岸然之嫌。为了一个苍白的表达而致道德上水准尽失,无论如何是划不来的。 不过,男人喜欢美女,也并不都是糊涂的爱。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男人都喜欢漂亮女人,只要他心理足够正常。心灵遭过重创,不小心得了美女恐惧症的,则另当别论。别论归别论,不过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此命题的正确性。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极力表现得不屑一顾,借以证明自己是如何的与众不同,又如何的标新立异。口是心非而又略显蹩脚的表达,在路卫兵看来,犹如在大白天吟诵赞美柔和月光的诗句,不伦不类之余,反多添了娇柔和造作,徒生道貌岸然之嫌。为了一个苍白的表达而致道德上水准尽失,无论如何是划不来的。




不过,男人喜欢美女,也并不都是糊涂的爱。见了美女走不动路的大有人在,但只要还没花痴,对美女还是有选择的,特别是对要在一起生活的那种。其实,男人的情感着眼点,不一定只停留在女人的漂亮上。这话看似很矛盾,也有点绕,怎么说呢,这也许是许多美女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就俺这身段儿,这眉眼儿,这皮肤,这款,这型,人见人爱车见爆胎的,每一个男人都该乖乖喜欢才是。可事实往往却是:有时男人对这种美丽并不买账。




不买账,其实也不是不买漂亮的帐,漂亮还是认可的。只是他不会仅仅因为漂亮就喜欢,最起码在喜欢的程度上大打折扣。在样貌上,女人之间喜欢对比,也喜欢被认可,被认可的最好验证方式,当然就是男人,是男人投送过来的那些目光。目光停留与否,停留的长短和频率,以及是否犀利火辣,这些与女人的自信往往成正比。目光汇聚,如星光照耀,总会让女人感到满足。




不过随着时间的延续,漂亮女人也会产生另外一种不解:那些炽烈的目光渐渐变得暗淡以致消失了。这种消失不是因为美丽的消失而消失,与年长色衰、青春流逝无关,自然会极度困惑。他为什么不喜欢漂亮的我而喜欢寻常的她?那女人哪点能和我比?!她不知道,对于男人来说,女人原始的美貌,只是最初时的一种感官刺激,它还需要诸多因素的帮衬,才能变得实用和长久。就像一个男人,只有在成熟和成功的渲染烘托之下,才会显得更加男人。




这也像作山水画,在路卫兵看来,一副好的作品,需要将作者的情感和阅历融进里面,才会产生灵魂,让死板的东西灵动鲜活。女人的美貌也一样,比方说,漂亮而温柔,犹如给美添了水,会让它变得润泽滑软;美丽又大方,则像给美充了气,让它趋于饱满圆润;靓丽且典雅,又似给美施了肥,使其更加茁壮丰腴;性感加叛逆的,也好似给美注射了兴奋剂,使其增添了另类的狂放遒劲。这些无不给美丽诠释了新的内容,这样的美才是男人真正喜欢的美。




当然,男人之于女人的美丽,就像厨房里的调味品,喜欢啥味的都有。不过有一点是共通的:就是要合乎口味。比如男女之间有着共同爱好,或者其中之一投另一方所好,也能加重女人美丽的砝码。南北朝时期,北齐的后主高纬和冯小怜,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高纬喜欢音乐几致疯狂,冯小怜则是调琴弄箫的高手,所以让高纬更加着迷,二人“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北史》),那叫一个腻乎,以至于敌军大兵压境都顾不得了。晚唐诗人李商隐有诗写道:“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说的便是彼时的情景。




高纬(556年---578年)是北齐的最后一位皇帝,共在位12年,一生干尽荒唐之事,在历史上也属于恶君昏帝的“典范”。单看其“或杀人,剥面皮而视之”(《北史》)的大手笔,其残忍暴虐程度便可窥之一斑。高纬养鹰,“割犬肉以饲之,至数日乃死”。割活狗的肉喂鹰,狗好几天才死。凌迟狗,哥们玩的就是残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残暴的男人,却有着一个极其高雅的爱好。犹如后来南唐的后主李煜,处处会洋溢散发诗人气息一样,高纬在残忍残暴之余,表现出的竟是音乐家的完美气质。艺术天份都是与生俱来的,高纬“幼而令善”(《北史》),自小便喜欢附庸风雅。而且高纬还不只附庸风雅这么简单,他喜欢音乐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此公常常是自己填词作曲,抱了琵琶,自弹自唱。唱到情浓兴处,还要招呼上百名太监、奴婢一起过来,站好队,分声部的给他伴唱和唱。




这绝非笔者凭空杜撰,《北史》中对这事记载的很明白:“盛为无愁之曲,帝自弹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数。”我们可以想象彼时场面之恢弘壮大,绝不逊于悉尼大剧院的音乐专场,火爆程度也不绝输于时下的“超男超女”。如此庞大的皇家乐队,主唱还是皇帝本人,假如走噱定然爆棚无疑,一票难求,拥挤不堪,无情踩踏。




高纬还是个能折腾的主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敢花钱。为了开凿晋阳西山的大佛像,他曾“一夜燃油万盆”(《北史》),作风很给力。给女人花钱就更给力了,颇具时下受美女争相热捧的成功人士风范,可劲儿的造,就连宫里普通的宫女,都是“一裙直万疋,镜台直千金”,一条裙子就值万匹布钱,梳妆台更是千金之贵。宫女尚且如此,他喜爱的女人就更上档次了,特别是对冯小怜,那是要星星不给月亮。一句话,在冯小怜面前,钱就是王八蛋。




冯小怜为什么能让高纬如此着迷?自然是小怜年轻貌美,风情万种。而且人也聪明,善于察言观色,能在男人最需要感觉的时候,适时去撩动一下他的心弦。不过这些还不足以让高纬为之疯狂,前面说过,美丽是需要添加剂来保鲜的,后宫女人有的是,漂亮、性感、懂风情、懂男人的人才也有的是(说不定高纬乐队里就不少)。对于这样一个久在花丛不知花香的皇帝来说,一般的美丽已经“动”不了他了。冯小怜得宠,皆因她和高纬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能弹琵琶,工歌舞”(《北史》),一样有着艺术天份,一样是不可多得的实力派。




行文至此,我们有必要介绍下冯小怜同志的基本情况。她的一生很简单,在路卫兵看来,基本上可以用她的名字概括。一个怜字,就贯穿了她生命的始终:小时候的冯小怜,出身寒微,是我见犹怜;被高纬宠幸之后,是呵护备至、爱怜有加;最后高纬命赴黄泉,就独剩下冯小怜的天可怜见了。




高纬总共有过三位皇后:斛律氏、胡氏、穆氏。穆氏本名叫穆邪利,是斛律氏身边的侍俾,被高纬看上后立为皇后,等到穆氏年老色衰,便主动向高纬介绍了自己的侍俾冯小怜,“以五月五日进之,号曰‘续命’”(《北史》),做了高纬的淑妃,实则是穆氏想让她来给自己讨个吉利。




高纬对小怜百依百顺,整天与她吃喝玩乐,共享美丽时光,当然最多的还是在一起玩音乐唱卡拉OK。冯小怜卓尔不群的艺术感染力让高纬欣喜若狂,也慢慢形成了依赖。犹如秤离不开砣,琴离不开弦,鼠标离不开键盘,高纬也不能离开冯小怜了。有次与冯小怜一起狩猎,碰巧北周军突袭,高纬想回去,小怜妹妹正在兴头上,“请更杀一围,帝从其言”(《北史》)。别着急散嘛,俺还没玩够呐,再来一圈。高纬说,中,来一圈就来一圈,谁怕谁呀。




后来北周大军压境,北齐很快亡国,高氏皇族被押解长安,高纬同志也成了阶下囚。面对生灵涂炭,帝国凋零,高纬想的不是愧对先祖,而是他的心尖子冯小怜。他只向周武帝宇文邕提了一个要求,就是“请……乞淑妃”(《北史》),只要能和冯小怜在一起,就是坐牢做鬼也快活。




高纬爱小怜,小怜也是思念高纬的。高纬被杀后,冯小怜被赐给代王宇文达为妾,宇文达对冯小怜也很喜欢,但小怜心里放不下的还是高纬。一次小怜弹琵琶时弦断了,触景生情,想起N多年来的幸福欢乐时光,感慨良多,遂作诗一首: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对高纬的思念之情跃然纸上。




诗人墨客对二人的故事向来不绝于书,除了李商隐的千古名句,晚唐诗人李贺也有诗写道:“湾头见小怜,请上琵琶弦。破得春风恨,今朝值几钱”。批判现实主义,对二人做派持否定态度。不以为然的也有,清人蒋文运评说:“高纬宁亡国,终不肯逆拂小怜之意,正所谓生死好友如此”。情感至上的浪漫主义,倾注了梁祝似的人情因子。千人眼中有千个哈姆雷特,此说如再渲染演绎一番,则又是一出流传千古的爱情绝唱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