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解说]古战场上凶猛强劲的特种部队

半金八两 收藏 22 155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历史解说]古战场上凶猛强劲的特种部队


古战场上凶猛强劲的特种部队


在五胡十六国时期,北方战场上曾经活跃着这样一支特殊的部队---乞活军。说它特殊,因为它是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一个特殊产物。部队的组成既不属于官方招募,也不是民间自发,却又兼具官方、民间两种特质,它是由官方组织起来的集体流民,是流民中团结力最强、活动范围最广、历时最长久的队伍。




乞活,即为乞求活命之意。乞活军为了解决最基本的吃饭和生存问题,四处游动作战,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它的形成源于流民的泛滥。流民,在中国历朝历代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过。因为战乱或饥荒,百姓无法生活,于是成群结队的流徙他乡。流民不同于移民,移民辗转迁徙后会定居下来,有最终的目的地;它也不同于徙民,徙民是官方有组织的迁徙。而流民在形式上表现得更为松散,常常居无定所,多数时间处于流动状态。



流民在五胡乱华时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北方连年战乱,加上瘟疫和自然灾祸,人们最基本的生存都受到严重挑战。如晋惠帝永兴二年(公元306年),“宁州频岁饥疫,死者以十万计”,以致“城中粮尽,炙鼠拔草而食之”(《通鉴》),老鼠、野草都吃,饥荒程度可想而知;永嘉四年(公元310年),“幽、并、司、冀、秦、雍六州大蝗,食草木、牛马毛皆尽”(《通鉴》),可以说是见什么吃什么;永嘉六年(公元312年)“幽州大水,人不粒食”(《晋书》),其状也是惨不忍睹。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饥饿足以让人崩溃,而做出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许多地区出现“易子而食”、“人相食”(《晋书》)的人间惨剧。




天灾无法避免,人祸也时有经常。以并州(今山西北部)为例,便是“寇贼纵横,道路断塞”(《通鉴》),到处是强盗和兵乱,根本无安全可言。环境则是“府寺焚毁,邑野萧条”(《通鉴》),残败如人间地狱。生存受到威胁,人们不得不四处流徙,以寻求平静的避难之所。然而,五胡乱世,平静只能相对而言,即便有如仇池国那样的“世外桃源”,也不足以容纳天下百姓,多数人都过着朝不保夕的流亡生活。




事情总是相辅相成的。乱世出流民,流民扰乱世,形成恶性循环,也成为这一时期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朝廷和地方政府也曾试图解决,或将流民迁回原地,或者组织安置。但是乱世纷争,流民太多,遣送起来十分困难。而安置措施也很难到位,特别是五胡涌入,地方政权尚且朝夕不保,根本无暇顾及流民。所以当时流民之多、遍布之广,达到了旷世空前的境况。




流民所到之处,势必受到排斥,因为哪里都缺粮食,所以冲突也就无处不在。如“司、冀、并、兖州流人数万户在于辽西,迭相招引,人不安业”(《晋书》),还有“流民之在颍川、襄城、汝南、南阳、河南者数万家,素为居民所苦,皆烧城邑”(《通鉴》)。就是当时情形的真实写照。为防止流民哄抢,各地纷纷组织武装防范。而流民受到攻击,就要自卫,也逐渐自发形成了自己的武装。如“雍州流人王如、侯脱、严嶷等起兵江淮间”,“流民张平、樊雅各聚众数千人在谯,为坞主”(《晋书》),“秦州流民邓定、訇氐等据成固,寇掠汉中”(《通鉴》)。有的还建立了割据政权,最典型的就是巴氐人李氏建立的成汉政权(为十六国之一)。这些流民武装在客观上加剧了社会的动荡。




在这种情况下,乞活军也应运而生。其中最活跃、历时最久的便是燕王司马腾的一支。西晋末年,“并州(今山西北部)饥馑,数为胡寇所掠”,饥荒加上兵乱,以至于“郡县莫能自保”(《通鉴》)。无奈之下,州将田甄、李恽、薄盛等人,便将流民组织起来,“悉随腾就谷冀州,号为‘乞活’”,跟随司马腾到冀州(今山西南部、河北西南、河南东北、山东西部)谋食,这支队伍便被称作乞活军。在路卫兵看来,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则将流民收编,使这些人有所依靠;二则形成了一支强有力的武装,便于谋食。没有财产住所,只为活命乞食,这样的部队打起仗来无后顾之忧,十分勇敢强悍,成为司马腾麾下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




乞活军的主要战事,基本上是与石勒之间展开的。八王之乱时,司马腾镇守邺都(今河北临漳县境内),曾与成都王司马颖相攻击。司马颖死后,汲桑和石勒(曾是司马颖的旧属公师蕃的麾下,当时的石勒还没有发迹。)为司马颖报仇,攻下邺都,杀掉司马腾,焚城而去。乞活军又在田甄、田兰等人的带领下,替司马腾报仇,在乐陵杀了汲桑。其后乞活军内部由于政见不合走向分裂:一部分在李恽、薄盛带领下,投靠了东海王司马越。司马越死后,部众分散,李恽率乞活军逃至洧仓(河南许昌东),与石勒军队进行过多次征战(此时的石勒已是前赵的大将),也让石勒吃了不少苦头,如“石季龙(石勒的侄子石虎)袭乞活王平于梁城(今河南方城县境内),败绩而归”(《晋书》),但终究还是为石勒所灭;另一部乞活军由田甄率领远走上党(今山西长治一带),石勒付出很大代价才将其打败,其中陈午一部投降石勒,后又反叛石勒南走江淮,投靠了东晋。




这支活跃在中国古战场上的“特种部队”,辗转存活了百余年,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成为五胡乱华时期流民武装的一个特例。为了粮食,为了生活,为了自保,不得不卷入到战争的行列,也体现出流民的困苦与无奈。一个“乞”字,一个“活”字,我们从中能读出那个时代所有流民的凄惨和不幸。乞活军的出现和存在,充分见证了那个历史大动荡时期的悲壮与凄凉。(文/路卫兵)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看不出是特种部队

中国很多统治者认为:不乱不治,大乱大治

 以下是引用我爱money 在第1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袁褚雨生 在第13楼的发言:
那东晋的北府兵呢?多牛逼啊、哪次不是以少胜多?最牛逼的还是淝水之战、击溃符坚100万军队

那一战北府兵的主要的构成是后期南渡北人,与前期南渡北人区别是非在南方生长,政治上受前期南渡北人排挤,对故乡怀念,一心北伐,战力强劲......但到中原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北府兵已换几代人,战力衰弱;即使是这样,北方东晋已无敌手(可以找资料了解这时候东晋几个将领的战绩);但南渡北人从小在南方长大,对北方没有故土情结,无心北伐....很复杂的。要不是最后北方遗留的地主门阀世家苦心经营,又出了杨坚这么一个忠于华夏文明的精英,汉文明不知何时才能翻盘

历史不是哪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人们只有顺应历史的潮流,你所说的汉文明的翻拍其实早在杨坚出身,10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甚至可以追溯到石赵时代,如果现在翻开历史,很容易的就看出,十六国南北朝那么200多年,其历史的潮流一直就是,胡人的汉化和民族文化的同化,到了南北朝末期,胡汉之间的界限早已相当模糊,打个比喻的话就如同现在的汉族和满族一样。宇文泰的府兵制事实上更多的,是政治认同,而非民族文化认同,可以说当时的情况是,汉既鲜卑,鲜卑即汉,二者早已没有什么根本区别。

特种兵不是战场上和敌人冲突的,要这么算,象兵火牛阵都得算特种兵了

特种兵是进行情报搜集破坏暗杀等特殊任务的精干小部队。真正意义上最早在战争中运用特种兵的是倭国的武田信玄,他正式编制的忍者部队算是现代特种兵的雏形。

18楼2820382

愿为太平狗,不做乱世人。

乞活军最可悲的地方是,他们总是不停的在寻找盟友,可却总是被盟友出卖。

曾经就有一名颇具影响力的乞活军首领被他的盟友冉闵给干掉了!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