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波府原创]如果,忆!(83~106)

杨顾问 收藏 1 28
导读:接上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3、其实一直到晋江还是哪的长途汽车客运站我才回过神来,那个中尉手里拿着我们的档案,你问我为什么要用我们?噢,忘了告诉你们,随我一同上调机关的还有两个兵,一个是一连的马万亚,一个是其他连的马炎,以后有机会会说到他们,这里先切入正题。­


说说我们当时从军车上下来的形象吧,一套青蛙皮的迷彩服迷彩帽,脚踏迷彩胶鞋,然后身上左右两边分别挎着挎包和军用水壶,用武装带固定着,身后背的是打好的睡觉的被褥,被褥上还捆绑着脸盆、拖鞋、凉席等等,左手提着一个大大的蛇皮带,里面装着军装常服,大衣军需品啥的,右手提着一个入伍时大大的迷彩提包,里面又是满满的,我现在很难想像那时候我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现在的我,俯卧撑三十个就开始喘气了,那时候我一口气一百个不在话下。­


说到哪了?噢,说到上那个去福州的长途客车,那是我第一次以军人的身份暴露在老百姓面前,帽徽和列兵的肩章告诉他们,这个提蛇皮袋的小子是个兵!­


我没给军队丢脸吧,我以六十公斤的身躯硬是背着提着三十公斤的东西从客运站门口到候车厅,再到上车,当然了,回头率也自然不小。­


就这样,长途汽车开了,坐着的我们三个兵就在憧憬着会下在一个什么样的连队,因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基本对什么都一无所知,保密守则上说过,不该问的不问,而我们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问。­


­


84、到指挥所的时候中午已经过了,接我们的军车直接停在了大院门口偏左的一栋挺新的楼面前,我们拿着行装还没来得及感慨机关的绿化真好,一票上等兵就涌到我们面前帮我们提行礼,我们那个感动啊,哪有过老兵帮新兵提行李的事啊,我们三个新兵跟着老兵上楼,看着他们放好行李,然后撤退,我们三个一愣一愣的,而那个带我们来的中尉则问一个兵饭堂还有饭没,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果断决定让我们吃泡面,那个上等兵应诺去了。­


就在我们呼哧呼哧的吃泡面的时候,我们的房门被无情的踹开了,对,绝对是踹开,而且是狠用力的,“嘭”的一声,我们三个端着饭盆起立,看着来人,是一个二期士官,很凶很凶。­


“你们三个就是来的新兵?什么吊蛋新兵,老兵给你们提包,你们说谢谢了没?他妈的。。。吃完给我整理内务。”­


然后又“嘭”的一声门关上了,我发誓,新兵营的时候都没有被这么凶过,就在我们准备坐下继续吃的时候,门又开了,还是那个士官,然后丢了一句:­


“欢迎来到警卫连!”­


然后又“砰”的一声,门关上了,好吧,我承认那门不用力丫的跟本关不上。­


当时我顾不上这个,因为我很郁闷,神马啊?警卫连?怎么会是警卫连呢?新兵营的时候我就知道,警卫连。。。太他丫的恐怖了!­


­


85、额,中间我插一小节说一下,因为部队的部别属于涉密内容,对外只能公布番号,我想用一串数字组成的番号写回忆录我至少是没见过,再说了,以后提到的一些部队我也不知道他番号是多少啊,所以我会用一些代号来表示该部队,比如英文字母啊等等,所以某些人不用提醒我不要泄密,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不会那么容易成为国家罪人的。­


喏,你们也可以把我写的都当成假的,当故事看着也成,也可以当真的看,你们自己看着怎么乐意就怎么看吧,呵呵。。。­


最后感谢大家的关注,精彩内容还有很多很多,我要把两年的日记补回来。嗯,玩笑,玩笑。。。­


­


86、说实话,无论是打死我还是不打死我,我都从未想过自己会来警卫连,跟我一起来的两个兄弟,身高都在一米七五以上,而我呢?一米六!一米六的站岗不好看啊,别说我对自己没信心,你说让我打个靶也许没问题,但站岗的哪个个子会矮的?这可事关解放军的形象问题。­


好吧,好吧,既然来了,就安心在这呆着先吧,吃完泡面,自己洗碗,然后整理内务,最后把多余的东西放连队仓库,不要以为没事做了,因为下面,带我们的直属班长要出场了,绝对的要多操蛋就有多操蛋的班长。­


先说第一个,我们那时候解放军配的都是青蛙迷彩啊,而这个班长就与众不同了,他推门进来,就见他穿一身我们从未见过的迷彩,真的是从未见过,不过那是十分好看的,比咱身上的青蛙皮好看多了,最重点的是他还穿着一双军靴,天啊,神马?军靴,解放军的步兵还在穿迷彩胶鞋跑步呢,他竟然进化到穿军靴了,看样子还是双伞兵靴,你问我怎么知道那是伞兵靴?天啊,他挂着空降兵的臂章呢,我们三个列兵,面对着这个一期士官,满脸的震惊,而这位班长显然很享受我们三个的表情,容不得我们过多的思考,他得意的一笑,扫了一眼我们的内务,然后表情一板,我立马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这就是你们的内务?”­


我们沉默,不过除了沉默还能怎样?对于这副穿着的班长,我们表示很有压力。­


“我不管你们新兵连的时候内务要求如何如何,既然来了这里就按照我们这的规矩弄,不然弄死你们,噢,我忘了介绍自己,我就是你们班长,我叫吴金龙,以后什么都得照我说的做,不然,哼哼。。。”­


我当时就感觉,这班长好大的霸气,其实后来我知道,他这个叫做装B。。。。­




87、在新兵营的时候就明白,新兵,没有闲着的道理,而有老兵的地方,老兵也乐意给新兵找点事作,比如把整栋大楼打扫下。­


说说警卫连的宿舍楼吧,他的建筑风格让我很是难以忘怀,我们去的那一年他应该也就刚刚建好一年左右,所以给人一种很新的感觉,说是警卫连的宿舍,其实里面还住着机关车队的兵,楼的这半边是警卫连,楼的那一边是车队,这让我一度很诧异,为什么不可以警卫连住一二楼,车队住三四楼?­


而这栋楼的中间是一个网球场似的小操场,因为上面没顶,所以下雨的话,这里肯定是被淋湿的,每层楼的走廊就围着这中间,可以想象,无论是春夏秋冬,这里面都是晒不到太阳的,这也让我能够解释为什么我每次走进来都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了,不过到了夏天,这里绝对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其实大楼的最下面还有一层,暂且称之为外露的负一层吧,之所以外露,是为了让车队停车,我惊讶的发现,整栋楼的原来就是靠外露的负一层的那些支柱支撑的,这有让我一度想像这栋楼是否很脆弱。­


前面说到我对这栋楼的建筑风格难以忘怀,是因为在这之后有个老兵点拨我。“看,这栋楼从外面来看,是不是很象一个棺材?”­




88、中午警卫连是有午休的,当然,新兵除外,我们在值夜班的老兵打呼噜的时候默默的打扫着整栋楼的卫生,当然,车队的那块地除外,因为我们是警卫连的新兵。­


知道嘛,自踏入军营起,我们已经整整两个月没好好的洗一次澡了,你们可以想象,每天大体力消耗,流多少汗?身上沾多少灰?我们只洗过顶多三次的澡,而且每次包括脱衣穿衣的时间在内一共只有十分钟,能洗干净?我想我们那伙从营里出来,身上肯定有不小的“男人味”了,而警卫连指导员也果断的让我们来指挥所的第一个下午,痛痛快快的去洗个澡。­


当兵以前在家,无论春夏秋冬几乎每天都得洗澡,来了部队,这种事都成了一种奢望,兵呐,我们能怨谁,只能说,如果打仗,也许我们几个月也洗不到一次澡,只有比,才能说服自己,其实我们已经很幸福了,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坚持,不然,我怕,我真的挺不住,我也就靠这种YY一直挺过和克服很多的困难。­


谁有感受过,两个月没怎么洗澡后,获得一次好好洗澡的机会的那种心情?你是大学生,你绝对感受不到,你是上班族也绝对感受不到。。。而我作为一个兵,我感受到了。­




89、我们三个新兵是当时626指挥所大院里唯一的三个新兵,别以为这样我们就成稀有动物了,也别以为这样我们就要被好好照顾了,因为只有三个,所以我们很突出,因为很突出,所以我们不能丢导D旅的脸,我们三,是好兵,队列行进不马虎,军歌口号还是嗷嗷叫,说到突出中的突出,想必就是我了,和两个一米七五以上的大个儿列队,我以一米六的身板表示很有压力,你知道那个队列多显眼嘛?高低搭配,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我们就这样列队奔赴指挥所的大灶,吃了两个月以来最丰盛的晚餐,永远告别了新兵营的生食,那顿饭我吃得香不能再香,因为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天伙食里有我最爱的鸡腿。­


也许当时食堂的老兵们对我们到来的新兵这样吃很好奇,也许也已经对新兵已经麻木了,因为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每年也都能看到这样的一批新兵。­


是呀,每一个老兵终究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们也许只想知道,今年的新兵,什么样,好不好!­


一年以后,我当了老兵,我看着新兵,看着他们列队进饭堂,然后狼吞虎咽,然后坐的笔直等班长吃完,然后列队带走,总会一次次想到自己那伙儿肯定也就那熊样。­




90、到626指挥所的第一天,你知道我有一种什么感觉嘛?陌生!比当初到新兵营时的感觉还要陌生,新兵营,一起的有很多人,至少班里有其他九个兄弟,他们会给我介绍新兵营的情况,而来到这里,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三个兵都有同样的感受,没有人告诉我们这里的种种,上等兵不会跟我们说话,一期士官的班长总是给我们一种很严厉的形象,而连指导员找我们谈话,也只是问了我们三的个人情况,其他的,除了我们看到的一点点,其他的,一片陌生。­


离开新兵营的时候,我们已经感觉到那里像我们的家一样,再苦再累,那里也是温暖的家,到了指挥所的警卫连,我们的身心绝对是冷的。­


我现在清楚的记得,那天吹响熄灯号后,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两个月未见过的万家灯火,想像着每盏灯下的每一个家庭,他们真幸福,真温暖,于是我又一次想家了,只不过这次,我的心里有了两个家。­


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你们必须记住,你们与家人在一起,在一桌一同吃一场再平凡不过的饭时,有那么一个群体,为了保卫你们的幸福生活,而失去与家人在一起的幸福。­


军人有家麽?也许有吧。。。有兄弟,有战友的地方就是家吧!­




91、春节是在新兵营过的,我们来到指挥所的第二天就是那一年的元宵,其实那一年的元宵真的过的很平凡,平凡到我翻出当年的日记才想起,之所以平凡的情况下我还要写,是因为,我是该提到一个令很多男兵能找到话题的军队群体了。­


兄弟们,别老催我写点女兵了,更别老催我说出我和女兵的种种了,就算有种种我也不会写出来,何况我还没有呢,不过我会在以后写到别人与女兵的种种,所以不要失望。­


话题转回来,说句实话,我真的太幸运了,当兵的有多少人能够每天都接触到女兵这种单位,要知道,只有师级以上单位才会配置女兵,而且数量不多,而我们626指挥所,继承了空H军时的光荣编制,竟然有一百多号女兵,后来我知道,这个编制远远超过了空O军,­


元宵节那天,是我第一次看见一大群的女兵,因为部队有组织元宵晚会,大院直属队啥的齐聚一堂,所以,所以我有幸看见了她们,还有她们表演的节目,在这里我要道歉下,前面提到大院只有咱三个新兵,其实我没把那三十多号女兵连的新兵算进去。。。­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女兵的话题我不想放这么前面说,总之这时候对她们还不熟悉,那时候对女兵的形象认知还处于电视上那个阶段,认为女兵单纯,可爱,但电视上的,基本都不是现实的,不是麽?­


92、警卫连的日子,在装B吴班长的带领下过的会声会色,其他部队上调来的新兵也陆陆续续的来了,这里我要说件有趣的事。­


在元宵节过后的一天晚饭后,又有六个新兵来报道了,还是那辆车,还是一群老兵帮他们提包,我们三个也过去帮忙提了,新来的六个,对着帮他们提包的我们直喊:­


“班长,我来吧,我来吧,不用你提!”­


要知道,那时候有个别部队的两年兵还没换下列兵的肩章,所以我们三个就这么误认为了老兵。­


“我们就比你们早来几天,不是班长!”­


于是就这样,包包都被提进了寝室,下面下面,又一幕熟悉的场面出现了,门被踢开,装B吴班长出现了,然后。­


“你们是新兵嘛?都是大爷是吧?老兵帮你们提包谢谢都不说!他妈的,给我收拾东西,准备跑步,鸟兵得练练。”­


看呐,多么熟悉的一幕,我直接怀疑这都是丫丫的安排好了的,看看新来的六个,明显也被装B吴班长的那套装束给唬住了,一愣一愣的。神马?你说跑步?我几天没跑步了,整天就是队列训练外加打扫卫生,正好都快骨头发霉了,跑就跑吧。­


其实我以前一直以为跑步就是围着操场跑啊跑,从那以后,我知道那不叫跑步,你指望战场上跑步就像你参加奥运会跑步那样啊?有橡胶跑道?有一套特制的运动服?狗屁,咱们当兵的,要跑就跑山路,上山下山的,甭管穿多穿少,重装轻装,那才叫跑步,如果跑没铺路的山路,那他妈才带劲呢,好吧,我承认我第一次跑山路就悲催了,从警卫连宿舍跑到半山上的操场我就有点体力消耗过快的表现了,但为了争口气,咬咬牙,跟着装B吴班长的步伐就继续跑了。­


虽然这装B吴班长经常装B让我们敢怒不敢言,但他真有两把刷子,穿着靴子,耳朵上戴着耳机,边听歌边跑着,别提有多欢快了,好吧,我承认,他有装B的两把刷子,他这体力还是比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强太多了。­




93、下面说说警卫连那时候负责我们一票新兵的第二个班长,他型李,单字一个杰,也是一期士官,他负责我们的内务等方面,吴班长负责我们的日常训练,说句实话,刚开始如果让我们从这两个班长里面选一个喜欢的,我们铁定会选吴班长,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李杰班长跟个婆婆一样,有事没事就找我们这帮新兵蛋子的茬,他丫的把我们当大家来找茬来玩了。­


后来我感觉,其实这就跟父母教育儿女一样,儿女做错了什么,哪怕最细微的错误,父母总是要唠叨唠叨,然后把人唠叨烦了,然后就讨厌父母唠叨了,但归根结底,父母还是为儿女好,李杰班长就是这样一个人,其实每一个好班长都像每个新兵的父母一样,他得教导这帮新兵当一个合格的兵,教导他们军人的生存法则,教导他们战场上的杀敌本领。­


但像吴班长这种装B的教导方法,显然是很自私的一种父母行为,而在后来也确实验证了他这种带兵方式的不当,因为后来,警卫连的兄弟都很喜欢李杰班长,而讨厌这个装B吴班长。­


我不知道那个装B吴班长会不会有机会看到我写的,但就算看见了他也不能报复我,第一,我不是他的兵了,第二,如果他对得起军人这个职业,他没有理由举起拳头教训一个点出他错误的­


老百姓。我知道他后来去读了士官学校,其实从我个人来说我并不讨厌这个吴班长,因为我也偶尔喜欢装B,大家都是男人嘛,装B,吹牛是男人的天性,我也希望他从士官学校出来他能成为一名更好的共和国军人。­




94、我一直在这考虑有一件事要不要说出来,我想还是说出来吧,有一个和我同年的兵,跟我玩的很要好,当兵两年,同吃,同住,同睡,那关系铁的用核弹轰都没事儿,我想对他说点我的看法,可能不好听,但我想他丫的不会骂我吧!­


当年警卫连做新兵的时候,这丫的因为挖鼻屎被装B吴班长扇了几巴掌,从此对吴班长是记恨异常,甚至计划找同在部队的哥哥教训他丫的,可惜后来他分到了和我一个单位,而吴班长又去了士官学校,计划当然泡汤。­


这让我想到很小的时候,在我叔叔任职的一个武警支队玩,看到的一幕。我当时在操场上玩,看见两个兵在操场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但他们动静不大,不注意的化根本看不出,但小孩子的直觉是很灵敏的,我就看见他们两个走进了操场旁的一个宿舍一样的房子,正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房间里面传出了乒里乓啷的打斗声,约莫一刻钟的时间,他们两个出来了,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就走了,当时我明显看到了两个人脸上有点挂彩。­


小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大了以后,尤其是在部队生活过后,我越发的佩服这两个兵,这他丫的才是真男人,有争执?有意见?行,可以先谈,谈不拢?行,那找个没人的地方单挑一场,打完了还是兄弟,还是战友。­


生活上这么多事,有矛盾是难眠的,但矛盾都是可以解决的,无论是动文动武都必须有个度,你对他有意见,你恨他,你找人群扁他,别人也就恨你,也会有所行动,这样下去,早晚会两败俱伤,别说做兄弟,就连战友也做不成,知道嘛?在我看来战友之情得之不易。­


那两个武警战士好样的,即解决了问题,也不会导致上级领导的责任追究,揍完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这才是男人和男人,军人和军人,最他丫的有血性的斗争方式。­


所以那个记恨吴班长的兵,你丫的可有先天身板,如果还记恨,可以找个机会,以男人的方式单挑一场,挑完就不计前嫌,喝酒做兄弟,岂不是两全齐美麽?­




95、只要是下面往上调的新兵,都是统一集中在警卫连的,从第二批新兵到的时候,新兵下连后训练就正常化了,天空微亮的时候我们就起床,然后跟着装B吴班长嘿咻嘿咻的上山跑步,每次路过办公大楼女兵值班室旁时,装B吴班长都得让我们吼吼,而我们也乐得把她们叫起床,然后站在窗户边看吴班长装B,女兵,那个时候对我们真是新鲜事物。­


新兵的时候都被狠狠练过,体能方面的训练除了山路跑不习惯以外,其他的没多大问题。­


在警卫连,每天晚上体能训练完毕后,就是警卫专业的知识学习,我才渐渐发现,警卫放哨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原来哨也分那么多种,原来放哨的技巧也那么多,如今我还保存着那时候学习留下的笔记。­


警卫连的生活适应的比想象中快,跟新兵营比起来,这里训练强度不高,伙食又好,还有机会偶尔看到女兵,和新兵兄弟又慢慢熟悉了,不过在这个群体里,我的身高依旧那么出众,于是从他们嘴里诞生了陪伴我两年的外号“小个儿”。­




96、在警卫连我呆的不久,但我出过那么一场两场的糗事,这里给大家说说,看了别笑。­


那是第一次参加清晨上山的跑步,我跟着队伍的末尾嘿咻嘿咻的跑着,跑到半路体力不支,于是就喊报告,吴班长让我跟在队伍后面慢慢跑,我落实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队伍把我甩了,甩就甩了吧,我就沿着路慢慢跑,天杀的,跑山路跟跑平路的另一个不同我算看出来了,因为我跑到一个转弯处后,我愣了,竟然是两条路,兄弟们,天地可鉴啊,我在自家部队迷路了,这里可是我第一次来,跑平地的话没有视线上的阻挡,立马可以找到自己的队伍,而这山路,个屁都被什么上上下下的坡阻挡了。­


于是我决定赌一把,挑了一条比较漂亮的路走了,幸好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多了我还真难抉择了,跑着跑着,我也发现不对劲了,怎么这儿有别墅一样的建筑,还有网球场,我知道我跑错了,我甚至怀疑我跑到哪个首长住的地方来了,我这个新兵蛋子如果让哪个将军逮了,这玩笑可就大了。于是我忽忽的照原路返回,跑到起点,吴班长正带人到出找我呢。­


事后我才知道,我不小心跑到了部队的小招待所,啧啧,我真有探路的本事,幸好吴班长当时也没问什么,不然真的糗大了。。。­




97、后来,白天的队列训练改为了岗位交接训练,也许是因为装B吴班长看出来了我早晚得调离警卫连的吧,所以训练的时候,我一直扮演着领班的角色。­


在警卫单位,领班都是一期士官以上的班长担任的,因此我也乐得呼着口号让那帮同年兵们上岗下岗,下岗上岗的,让他们对我印象不深刻不行,凭什么都是同年兵,他扮领班,我们扮哨兵啊。­


还有就是每次警卫连新兵们集合的速度都是不那么让装B吴班长那么满意,于是坑爹的吴班长出了个坑爹的主意,他说:­


“每次集合下楼跑的比杨晔慢的,自己演练集合三遍。”­


这主意让我明白,太突出也不是好事,你知道嘛,每次集合,楼道里奔跑的战友们都会喊着让我跑慢点,要知道我是很重兄弟情意的,于是我华利利的每次最后一个跑进队列,而吴班长也华利利的让我自己再集合个两三遍,到后来,吴班长可能觉得这样没乐趣了,于是取消了这种措施。­


你们这些狗日的警卫连同年兵战友,还算后来你们守大门的时候挺照顾我的,不然我现在就画圈圈诅咒你们。­




98、装B吴班长,我就喜欢这么叫他,叫的多亲切啊,是不是?以前不敢叫,回来了我难不成不能多叫叫,忍了好久啊,就像一个同年兵所说的那样,装B其实没什么,神奇的是他这样装B竟然从来没有被雷霹过。­


但是就像我前面说的,人家确实有装B的资本,吴班长是在空O军参加过警卫班长集训的,那个体能上的能力也不是吹的,再加上小伙儿长得也挺帅的。。。但这丫的因为曾经在那练蹲姿脚趾受过伤,所以偶尔找个理由让我们好好练蹲姿,这也一度让我们脚拇指很是痛苦。­


装B的人自然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所以他也经常找我们丢他面子的理由罚我们,唉。。。都过去,大家都淡忘了,不是嘛?­


吴班长毕竟和我们朝夕相处过,而我印象中,有几次晚上他值夜班回来,会帮我们这帮新兵蛋子盖好被子,从这一点来看,他也是一个称职的班长,所以啊,每个人都有两面,只是你有没有发现。­




99、在警卫连的第八天,我的正式调令下来了。­


那天正在太阳下面站军姿,我走的时候,包括我在内警卫连已经集中了三十一个新兵了,而吴班长显然很照顾我这个小个儿,站了十分钟不到,装B吴就让我回宿舍帮他拿水壶去了,我得令之后屁颠屁殿就去了,等我回到队伍的时候,一个文邹邹的一期士官在那等着我,他说是来接我去新单位的,于是我很麻木的和刚混熟的战友道别,还有跟吴班长道别,回宿舍收拾自己的东西。­


我觉得我真的很痛苦,短短的三个月不到,我经历了三次分别,从家里来到部队一次,从新兵营到指挥所警卫连一次,然后是从警卫连到自动化站一次,每每都是从刚刚熟悉的环境被分到新的陌生的环境。­


咱当兵的得有一个觉悟,那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你个人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你得试着去改变自己,头顶边关月,当兵走四方,因此每个当过兵的,适应新环境的能力普遍高于一般人,这也许是做为军人成长的一部份吧!­


100、不知不觉就写到一百节了,正好写到指挥自动化站,这个占有我大部分军旅时光的地方,我想说,《如果,忆!》的故事从这才是真正的开始,毕竟新兵营的日子和警卫连的日子只是我军旅生涯中经受捶打磨炼的一部份,就像一把利剑,没有人在乎他是如何锻造出来的,只在乎他成为成品后被谁所用,用来干了些什么,是被用来杀敌饮血,还是用来显示身份。­


自动化站,很多人对这个军事单位肯定很陌生,出于保密原因我在此就不透露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单位了,只能告诉你,我们的工作和电脑有关。­


来工作站的第一天,我是这儿的唯一一个新兵,我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甚至连这些人的名字记得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是新来的嘛,我还像在警卫连的时候一样,见到个比自己军衔高的兵就喊班长,后来这儿的老兵被叫烦了,一个身材略胖的二期士官跟我说:­


“在这就不用见谁就喊班长好,这里不是警卫连!”­


于是我记下了这个规矩。­


刚来工作站,我不熟悉这儿的环境,新兵营的班长教过我,下连以后不要闲着,不然老兵们会不喜欢,于是,我一个人没事,就提着扫把拖把打扫整栋宿舍楼的卫生,不管干净于否,总之我不能闲着,我是新兵,新兵得靠自觉,这是以前的班长说的。­




101、我会慢慢的介绍工作站的每一个人,例如那个接我来工作站的文邹邹的士官,他姓余,是我们单位的文书,很爱玩电脑,虽然事实证明我们单位的都很爱玩电脑,但每个人都有特别的地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例如他大大的眼睛,我一度觉得咱文书如果是个女人,绝对迷倒一片男人,最主要的是他让我感觉他很像我哥,玩的很好的亲哥一样,所以嘛。。。。­


那个略胖的班长,姓苏,山东济南的,我跟他算半个老乡吧,因为后来我爷爷告诉我,俺们的祖宗是那迁徙过来的,我咋就没继承点山东人的身板板嘞,好,不报怨,苏班长是我们的直接上司,不如说他是我们的直接兄长,印象中我到退伍他也没凶过谁,特和蔼的那种,这里不介绍的太多了,因为每个兵,尤其是老兵,他们的故事太多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透*。­


在去工作站的第一天,我还有回过警卫连,我把从新兵连带来的烟留给了吴班长,大家别说我贿赂人家,第一,我没有贿赂他的必要,第二,我只是那时候不抽烟,给其他人也不熟,不好意思给。第三,我那时候真的还是感觉装B吴班长还是不错的。第四,我打心眼里想结交这个班长。­


你问烟哪来的?部队有个不是规矩的习惯,新兵下连,为了让下连后接手自己的班长多多照顾自己或者说留个印象,新兵下连都会塞点什么给班长,烟自然是最好的,我的烟也是新兵连时的班长帮忙买的,其实这些都是部队留下的旧习,到我这一批新兵,其实很多部队都规定班长不准收受新兵的财产物品,那时候也正是提倡文明带兵最如火如荼的时候,所以现在部队带新兵也很少出现老兵殴打体罚新兵的现象。­


这里我想到,吴班长在知道我去了工作站以后,表情明显的很尴尬,后来我才知道,他前段时间被自动化站的群扁了一顿,从扁他的人口中得知,虽然是群扁,但装B吴的勇武还是很强力的,几个人扁别人一个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这让我明白,我来到了一个很没啥“战斗力”的单位。­




102、新兵营两个月的训练没停过,队列,体能,每一样都能折腾掉你一天的时间,警卫连基本也是如此,而到了工作站以后,我才发现,这里没有训练,连最起码的跑步都没有,而我刚来,又没有给我安排工作岗位,于是我成了这里最闲的兵,而且还是新兵,即使我找事做,打扫卫生,一天打扫三次,也消耗不了一天的时间,知道嘛?那种感觉,就像你劳动了一辈子,你突然没的劳动了,你就想千方百计找事做,不然浑身不舒服,用现在的话说,这种症状叫闲的蛋疼。­


就连早上起来想帮老兵叠个被子都不成,那时候单位对我没工作安排,单位人员也不熟,于是经常可以看到我这个兵,这个孤独的兵,在阳光下,在宿舍走廊独自端着不知道从拿搜来的N厚的一本小说,一看就是一个下午。­


晚上吃完饭就给班长打个报告,去半山的操场,看警卫连的兄弟跑步。­


这一度让警卫连的兄弟很是郁闷,凭什么都是同年兵,我们在这儿嘿咻嘿咻的跑步,他确在那遐意的散步看我们跑步。兄弟们,你就没注意到,我当时的身影是多么寂寞嘛?­


警卫连的新兵收操,我也自己收操回工作站宿舍,因为我孤单,所以我经常和警卫连的走的很近,这也一度让工作站的老兵们感觉我有点像叛徒,都工作站的人,还总往警卫连跑,最主要的是因为工作站去吃饭过去回来都是不列队的,我竟然还有过吃完饭就跟着警卫连队尾喊着口令回警卫连宿舍的事,我想当时我肯定二的不行不行的。­




103、日子就这么一直过下去,闲下来了,我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忙点好,虽然训练要流汗,很苦很累,但是那样,我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想那么多,我时常喜欢在操场那散步,军旅生涯中,我如果开心,如果烦心,我就去那走走,一遍一遍的走,边走边想,想从前想过去,想以后想未来,这能够让我把开心放大,把烦心散去。­


那一年是我十九岁,很多和我同年的孩子都在大学课堂舒舒服服的上课,娱乐,挥霍青春,而我参军了,来这吃苦受累,保卫国家,为的是什么?为了不舒服,不娱乐,不挥霍青春?许三多说:“我要好好活,好好活就是要做好多好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


那时候我就觉得吧,我当兵比读大学有意义,我考军校有意义,考不上军校我也不想脱掉这身军装,因为我热爱军队,这是我打小的愿望,现在想想,我十九岁的思想真单纯,真幼稚。­


我不只一次抚摸自己的肩章,我一直探寻这上面蕴含的意义,我亦未忘记过自己的入伍仪式,,但时光流逝是残酷的,不是嘛?­


很多兵后来对部队报怨这,报怨那,甚至愤然的为此退伍,转业,我想他们都忘了自己是一个兵了,因为他们肯定忘了自己的入伍誓词,我们是兵,是军人,我们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无论是哪,军队或者社会,在军队你报怨你可以退伍,那么在社会呢,你可以跟社会说你要退伍你要转业嘛?­


军人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他的无私奉献,这使得军人是崇高的职业,尤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因为这里的兵相比国外的兵更懂得什么叫无私奉献。­


可惜这道理,我明白的太晚,很多兵认为,无私便是傻,其实无私奉献才是真正的有意义。­




104、帆子,其实我想挑个比较好的数字让你出场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一零四,要你死,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有意这么安排的,我们都是无神论者不是嘛?谁让你丫的以前用类似招魂的歌吓我,我现在想起来还慎的慌,我也要让你慎慎。­


帆子,本名陈一帆,身高一米八左右,长相很大叔,山东莒县人,因为我的存在,所以很多人叫他大个儿,他的很多事迹我以后都会说到,事迹的好坏由我心情好坏而定,我是作者啊,牛逼麽。­


总之他的到来还是很令我高兴的,终于他丫的有伴了,而起初他也以傻大个儿的形象也很快成为了我的跟班,其实不能说跟班,但是我不是比他早来那么多天嘛?他不什么都不懂嘛?那你就跟着我吧,跟着我就会熟悉了,陪我一起吃饭,陪我一起散步,前面一个矮个子兵,后面一个高个子兵,远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兵在陪首长散步呢。­


这小子比我年龄小,确长得忒成熟了,还长那么高,这令我心理一度不平衡,心理不平衡,我就爱想点法子折磨下他,好吧,我承认我嫉妒了,还好,他是山东的,一般不会轻易发飙,就算发飙,他也是很乖的那种。­




105、好了,现在有人可以陪我一起二了,帆子其实不是很喜欢来操场这种地方,主要原因可能是他体能没我强,他不怎么爱跑步,所以他也不怎么爱操场。­


问题是,人都是怕寂寞的,我一个人去散步了,工作站里他也是刚来,谁也不熟,他一个人呆着也不是一回事儿不是?再三确定不是跑步后,他也就跟着我一起给苏班长打了个招呼就去了。­


警卫连的兄弟看见了又有意见了,凭什么我们体能训练,他们两个2B球子就天天晚上无聊到散步,孩子,我想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们收获了汗水,我们收获了无聊。­


那天我和帆子游荡到小招待所附近,错,是散步到小招待所附近,就是我以前迷路的那个地方,看见从小招下来一大批穿军装的军官,人数大概在五六个人左右,散散乱乱的队形,我们两个也是散散乱乱的队形,于是两个散乱的队形相并了,嗯,路太窄,两个队伍互相挡住路了,那时候我们都还穿的是老式军装,再加上天黑路灯不亮,我们脑袋根本没反应过来什么,对方见我们愣了两三秒没有让路的意思,果断的就把路让开了,我们两个列兵于是大摇大摆的从他们面前走过。­


“那个人胸面前别了一个好奇怪的徽章诶!”帆子说道。­


我想了想,确实也看见了,是个飞行员徽章,这个我还是懂的,毕竟是个军迷,我点了点头。­


“有个人的肩章好奇怪啊,没横杠,就一颗五角星,边上的花挺漂亮的。”帆子继续说。­


我低头回想了一下,于是我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了。­


“那个好像是我们部队政委!”­


“那个两毛四的好像是新来我们这的司令员。”­


我边想边说着,我们司令员就是飞行员出身的,因此其中一个配戴飞行员徽章就不足为怪了。帆子当时表示很震惊,一个少将和一大群高级军官给两个列兵让路,显然他很不理解。我想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官兵平等吧,自然,我也经常以此事吹牛一把。­




106、我们两个工作站新兵一直被闲置了蛮久的,对这里的人也都慢慢熟悉了,我们单位相比其他单位,军官比例大,和我们住一起的就有赵排;邓排;张排,这里我要说说咱张排,这是一个游戏达人,是个军校高材生,是从我做梦都想去的国防科大毕业的,他打CS和魔兽争霸的那个水平,啧啧,可以和职业玩家媲美,他打游戏的精彩片段我这先不说,这一节重点不是这个。­


那时候指挥所大院的新兵都到位了,大院内通信站下属有三个连队,分别是A连;D连和女兵连C连,我们自动化站也归通信站管,这一度让我们工作站很是报怨,这都是后话,当时通信站安排各连队新兵集中组织上一周的电力和网络基础知识课,电力课的教官由修理所的一个排长担任,网络课的教官自然是我们可爱的张排了。­


可能是这样的基础课对张排太没挑战了,往往一节课他上到一半就没什么可上了,于是张排就开始用投影仪放电影了,他就乐得跟我们坐一起侃游戏了,其他连队的都有排长班长压阵自然新兵们都不敢动了,我们两个呢,就是张排带队,所以没人管啦,因此从那是起我们两个给大院里同年兵的印象就是鸟,鸟到不行不行的。­


记得有次看电影,可能是画面有点过于血腥,我们三聊的正开心的时候就听女兵们坐的地方传来一声尖叫,我们回头一看,竟然是那几个女兵班长,我们正在纳闷稚嫩的女兵新兵都不叫,他们几个老兵叫什么时,张排嘿嘿一笑,对我们低声说道:­


“嫩苗不装纯,老苗在这装纯,擦。”­


于是我们大彻大悟,这是我第一次对女兵的印象产生改观,无论是男兵女兵,都是人不是?都是有感情的不是?一味的纯洁和美丽只能给人感觉太不现实,我可不想把女兵写成电视里的那样,那样太假。­


其实做女兵都不容易,看看,可能被吓到的女新兵因为有班长在而不敢尖叫,而女兵士官就算没吓到也要装叫两嗓子而引起男同志们的注意,这其中的现象真的很值得揣摩,但这是真实的,是女兵群体的一个心理缩影,至少是626指挥所女兵们的心理缩影。­



本文内容于 2011/2/15 18:37:16 被杨顾问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