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 第3部分 中国秘密战(二) 17.奇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奇恋

智破偷钱奇案,手中还有一个可以深入发展的军统特务案件,“侦察大王”布鲁的这次陇东之行可谓收获极大。可就在这时,布鲁又遭遇严重的感情危机。

十八岁的四川姑娘吕璜在1938年初到达延安,接触的第一个领导人就是布鲁。吕璜在陕北公学被选为秘密网员,上级联系人是布鲁;吕璜被选调边保七里铺一期训练班,班主任还是布鲁。同是来自城市,同是来自白区,相互间多了几分理解,毕业时吕璜不想按照组织的分配去白区工作,还是布鲁帮了忙。布鲁对吕璜印象也很好,这个学生聪慧漂亮,又熟悉国统区情况,是个侦察干部的好材料。布鲁把吕璜调入自己领导的侦察科,就便培养。

布鲁在延安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上身总是穿着自行设计的夹克,四个口袋,一只左手总是插在口袋中,一副潇洒派头。下身经常穿着一条马裤,黑皮长马靴。延安骑马的干部也有一些,哪个穿洋马裤?而且,布鲁的马裤既不是军队的灰色也不是警察的黑色,却是鲜艳的绿色,更为奇特的是头上的帽子红色尖顶,活像扑克里面的大王!就这身装扮,布鲁大摇大摆游走延安,不知夺走多少女青年的目光,不知招来多少干部的非议。然而布鲁还是我行我素,遇到漂亮的女性,掏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几下勾勒,一个酷似其人的头像栩栩如生。少了左手掌照样当排球健将,骑马打猎单手操枪弹无虚发。神枪手打鸟只打头不打身子,可人家布鲁只打嗉子,还要留着鸽头下酒呢!

风流倜傥的男子汉,严谨细密的侦察大王,多才多艺的布鲁给吕璜留下很深的印象。

1940年底,边保召开第一次外勤工作会议,决定加强和增设情报据点。边保将侦察科升级为保卫部,特派保卫部长布鲁带领工作组巡视各地区。布鲁出行只带了一个秘书,还有科员吕璜,一个班战士随同警卫。

出延安南行,富县之外就是国统区洛川地带,工作组不走大路专钻山林,一路艰苦备尝。漆黑的夜晚,大家挤在深山古庙里,熟睡中突然被狼嚎惊醒,吓得吕璜下意识地靠向身边的布鲁。待到战士们把野狼赶跑,吕璜才发觉自己和布鲁抱在一起!

第二天起来,吕璜看都不敢看布鲁一眼,布鲁却满不在乎,格外高兴地畅谈昨晚发生的事情。行军途中,布鲁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吕璜,走累了先让吕璜骑马,遇到小溪总是叫吕璜洗把脸,中途歇脚就给大家讲故事。吕璜这才知道,这位年仅三十的领导,在白区经历那样复杂而危险的斗争,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几天翻山越岭,终于到了关中,陕西省委驻扎的小村。布鲁每天听取边境敌情汇报,吕璜记录并整理材料,而后两人去照金村向省委汇报。山林寂静,山泉叮咚,女人骑马男人牵,吕璜突然想到这像陕北农民小两口出门探亲,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这些日子朝夕相处,了解了布鲁的更多情况。青年时代在南洋出生入死,遣送回国在上海找不到组织,几天几夜没饭吃,靠捡烟头度日,卖画为生。身边这个勇敢、倔强、犀利、开朗、俏皮的男子汉,深深吸引了年轻的女孩。

不知不觉间,感情在升华。古庙山林,清溪月色,心照不宣中,两人悄悄相爱了。

10月,布鲁接到边保指示,带队到陇东协助侦察军统特务案件。庆阳的城墙依托山势建筑在河边的悬崖上,半腰有个城洞通下河边的道观。这鹅池洞被边保的外勤组占用,布鲁和吕璜就住在这个适宜谈情的幽静地方。鹅池洞虽然隐秘,也不时有陇东保安科同事来往,人多眼多,秘密恋情不免泄露,不久,边保来电调布鲁工作组的吕璜先行回延安。

没有解释原因,谁都明白原因。保卫系统对于干部的道德品质要求极高,爱情婚姻问题更是十分敏感。凡是发现保卫干部有婚外恋倾向,保安处的通常做法是立即将第三者调离。

吕璜满怀惆怅地回到延安,周围尽是讥笑的眼神。吕璜把从陇东带回的情报和工作报告交给周兴,周兴严肃地批评布鲁,劝两人分离。

当晚,吕璜把布鲁捎回的两只野鸡送到布鲁家。布鲁的妻子参加革命比吕璜还早,还是大学文化,高挑俊秀,温柔和婉,一向受到边保同志的敬重。布鲁的妻子向吕璜打问布鲁在陇东的工作和生活,平静如常。两人又去老乡家看望寄养在那里的两个孩子。

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庭!吕璜心中矛盾万分,实在不忍心拆散布鲁、吕璜夫妇这个家庭,可要放弃自己的爱人,也是难以想像的痛苦。吕璜只能暗自决心:不同生,求同死!

没过两天,周兴通知吕璜去绥德保安分处工作,布鲁快回延安了。天寒地冻,朔风阵阵,吕璜想到爱人即将回来,而自己却越去越远,真有一种孤雁北飞的凄凉感觉。

布鲁回到边保,依然受到妻子和同事的接待,可是人丛中却找不到吕璜的身影。这晚,平房里的油灯亮了一夜,布鲁和妻子彻夜交谈。第二天一早,布鲁就将自己的行李搬出,住进对面那间吕璜空出的小平房。布鲁与妻子之间相敬如宾,没有发生任何争吵。白天,布鲁出没延安内外,紧张地侦破军统特务案件。晚上,回到那间小平房独宿。

远在绥德的吕璜不断接到布鲁的来信。布鲁表示自己一定会信守诺言,同时报告侦破案件的喜讯。最令吕璜欣慰的是些漫画,这幅是吕璜骑马布鲁坠镫,这幅是深夜狼来两人相偎,这幅是溪边泡脚促膝谈心??

一年分居,善良的妻子决心解脱布鲁,主动提出离婚,还给吕璜写信,表明自己同意他俩结婚。布鲁的前妻带着大孩子离开延安,到九十里外的富县工作。吕璜终于得以调回延安,同布鲁成婚。

对于布鲁与吕璜的这段恋情,边保议论纷纷。不少人认为布鲁不对,有人还说布鲁对吕璜早就有所图谋。上级领导对布鲁也有看法,马锦麟把布鲁在陇东侦破偷钱案件的故事写了一部秦腔,但康生不准上演。直至侦破军统案件受到表扬,布鲁的日子才好过些。

吕璜与布鲁的幸福生活并不长久。结婚不久就赶上抢救运动吕璜受审查,甄别之后团聚,不久又分别进军东北。东北相聚几年,1949年布鲁又南下再分离,第二年刚刚团聚,布鲁就遭遇冤案,从此夫妻分离终生。吕璜没有亲生孩子,带着布鲁与前妻的孩子艰难度日。积极为布鲁平反,自己也被错误地开除党籍。直到1982年,布鲁的冤案才得到彻底平反。可是,此前布鲁已在劳改农场病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