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 第3部分 中国秘密战(二) 14.马专员与“刘巧儿”

郝在今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URL]   马专员与“刘巧儿”   陇东的领导人是两个马,地委书记马文瑞,专员马锡武,两人都是陕北人,都是陕甘宁苏区的开创者,都在陇东长期任职。   二马管理的陇东,乃国共争夺最激烈的地区。共产党控制的“老区”有环县、固北县、曲子县、华池县。国民党控制的“国统区”有西峰镇、平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马专员与“刘巧儿”

陇东的领导人是两个马,地委书记马文瑞,专员马锡武,两人都是陕北人,都是陕甘宁苏区的开创者,都在陇东长期任职。

二马管理的陇东,乃国共争夺最激烈的地区。共产党控制的“老区”有环县、固北县、曲子县、华池县。国民党控制的“国统区”有西峰镇、平凉地区。中间地带被称为“统战区”,有合水、庆阳、镇原、驿马关、宁县,县政府是国民党的,驻军却是共产党的三八五旅。起初,陇东地委驻扎老区的曲子镇,地委统战部进驻统战区的庆阳城。1939年,国民党闹磨擦,攻占镇原、宁县、正宁、旬邑、淳化五座县城和六区四十三乡。共产党强烈反击,又把庆阳、合水、镇原北三镇的国民党政权赶走了。于是,中共陇东地委进驻陇东重镇庆阳,共产党还堂而皇之地执掌了陇东地区的政府--陇东专署。

把守陕甘宁边区的西大门,马文瑞和马锡武责任重大。陇东地委下设九个县委,大力发展抗敌后援会、青年抗日救国会、各界妇女联合会、工会、农会等群众组织。各级政府作为抗日民主政府,经民选产生。陇东的党和政府竭力为群众做事,很快稳定了社会秩序,发展了生产。陇东地区文化教育基础薄弱,全区没有一所中学,有的县甚至没有一所高小。共产党掌权之后,在每个县至少创办一所高等小学,又筹办陇东的第一所中学。1940年9月,毛泽东亲自题写校名的“陇东中学”在庆阳开学。地委书记马文瑞兼任校长,副校长赵梅生是原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大学教授。

抗战时期,共产党执政的陕甘宁边区也接受国民党执政的中央政府的领导。陕甘宁边区主动放弃苏维埃体制,借鉴美国的制度,民主选举参议会、政府、法院。美国是三权分立,这里是“两权半”--参议会和政府是两权,法院还要部分接受政府领导,算半个。不要小看这两权半,这在当时的中国基层,已经是亘古未有的新鲜事情。国民党的政权总是浮在上面,共产党的政权却直接面对群众。

马锡武专员是陇东的最高行政长官了。马专员的执政方式和国民党的专员大不相同,经常扛着一把镢头下乡,走到哪里就帮群众干活,锄着地,聊着天,就把情况调查清楚了。马专员兼任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的庭长,却绝少在庆阳城里升堂断案,马庭长的法庭常常设在案发地点,哪里有案子就到哪里同当事人座谈。

陇东华池县城壕张邦塬的农民封彦贵,有个女儿叫封捧儿。捧儿四岁时被父亲许配给华池上堡子张湾村农民张金财的次子张柏儿。封张两家是远亲,捧儿经常跟着奶奶去张湾串门,和张柏儿逐渐也有了感情。可是,待到女儿长成十八岁的大姑娘,封彦贵后悔了,当初订婚没收财礼!于是,封彦贵教唆女儿,以“婚姻自主”为借口提出解除婚约。同时,暗自把女儿许配城壕南塬的张宪芝之子,自己得了法币两千四百元,银洋四十八块。张金财家得知此事,向华池县政府告发。娃娃亲、买卖婚姻,都是民主政府禁止的封建婚姻,县司法处判处两次婚约都撤销。张金财家还是不服,封捧儿也舍不得张柏儿,两个青年人偷偷会面,封捧儿当面表示愿意与张柏儿结婚。对于女儿的选择,母亲也同意,可贪财的父亲却说啥也不同意,又把女儿许配给庆阳玄马湾贾山根底的地主朱寿昌,得了法币八千、银元二十,还有四匹哔叽。封捧儿急了,那个朱寿昌比自己大十几岁!恰巧张柏儿来串门,封捧儿和母亲叫他回去赶紧想办法。于是,张金财纠集二十多人,趁封彦贵出门赶庙会的机会,登门抢亲,连夜成婚。人财两空的封彦贵第二天就把张家告到县里。抢亲?娃娃亲?县司法处以为张家搞封建婚姻,把张金财和抢亲人抓到县里,未经详细调查,就判处张金财徒刑六个月,还宣布废除张柏儿同封捧儿的婚姻。张柏儿被押进监狱,封捧儿听候处理,一对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群众议论纷纷。封捧儿更是心痛欲绝,想起陇东有个马专员断案明白,封捧儿独自步行八十里,到庆阳告状。

庆阳城东的一个破旧院落里,马锡武和妻子李春霖正在吃饭,见到怕大官的农家女儿,立即放下饭碗,又让座又让吃,十分热情。望着专员身上的灰粗布衣裳,望着专员桌上的家常便饭,封捧儿渐渐觉得这个大官儿和老百姓差不多,满腹的冤屈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涌出来了。马锡武顾不得吃饭,不停地在小本上记,还安慰封捧儿回去等候自己处理。

第二天,马锡武就走村串户调查实情,还特地征求封捧儿的意见。

封捧儿坚定地说:“朱家有钱我不爱,我爱的是张柏儿老实忠厚劳动好,死也要和张柏儿结婚!”

农历四月十七,悦乐区召开三乡群众大会。主席台上,身穿粗布衣裳的马专员,协助华池县司法处,公开审理。当着上千群众,马专员逐个询问封捧儿、张柏儿、封彦贵、张金财,以及其他参与抢亲的人,又征询在场群众的意见。而后,法庭当场宣判:一、封彦贵违反边区婚姻法,屡卖女儿,所得财礼全部予以没收,并科以劳役半年,以示警戒。二、黑夜聚众抢亲,惊扰四邻,有碍社会秩序,判处为首者张金财徒刑半年,其他附和者给以严厉批评教育,以明法制。三、封捧儿和张柏儿基于自由恋爱而自愿结婚,按照边区婚姻法规定,准其婚姻有效。三条判决得到群众拥护,全场欢腾!马专员又当场给封捧儿和张柏儿发放结婚证书,表扬他们冲破封建礼教束缚,婚姻自主,值得提倡。对于华池县司法处以前的错误判决,马专员主动承担了责任。马专员还预祝封捧儿和张柏儿婚姻美满,又劝说两个亲家改善关系。

一件错综复杂的民事案件,被马专员断得合情合理合法。到场群众纷纷赞叹:“真是马青天啊!”

此案创造的审判同调解相结合的办法,被马锡武用来解决多起民事纠纷。合水县两起土地纠纷案件,县里判处之后当事人不服,又上诉陇东分庭。马锡武指导分庭推事石金山实地调查,合理调解,解决了两起案件。马锡武还侦破了一些刑事疑案。曲子县苏发云三兄弟“谋财杀人案”,经马锡武复查,抓住了真正的杀人凶手杜老五,释放了受冤的苏家兄弟。

通过司法实践,马锡武逐步形成一套审判特点。一是贯彻党的群众路线,不轻信呈状和口供,而是通过调查研究,分清是非,量罪定刑。二是把审判同调解结合起来,对一般民事案件尽量采用调解的办法。三是诉讼手续简便易行,不一定坐堂审判,而是尽量深入基层方便群众。

中共中央及时总结推广马锡武的经验,《解放日报》称之为“马锡武同志的审判方式”。由此,共产党领导的陕甘宁边区和各根据地,司法工作又大进一步。

马锡武从此成了著名法官,1946年当选边区高等法院院长,1954年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封捧儿的真实故事,也于1945年被边区保安处的秧歌队编成秦腔《刘巧儿》,解放初期这出戏又被北京评剧院改编成同名评剧,风靡全国。封捧儿本人后来起了个大名封芝琴,加入共产党,当选为华池县人民代表。1955年,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马锡武回陇东视察,封芝琴在人丛中小声喊:“马专员!”马锡武一下认出:“你是封捧儿?不,应该叫你刘巧儿呀!”延安时期形成的以调解方式解决一般民事纠纷的做法,在国际司法界都是个创举。法制历史悠久的西方国家向无调解方式,民事纠纷动辄上法庭,审不胜审,已经成为司法困扰。至今,到中国访问的外国司法界人士,还高度评价这个中国特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