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广交朋友

举国抗战,谁能高举抗日大旗,谁就赢得人心。可是,蒋介石的首要任务是保住手中的权力,未免在国内各派别之间勾心斗角,这就输了共产党一筹。

共产党最会利用这个国民党的“死穴”。1938年5月,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去西安公干,回驻地榆林路过延安,不住边区政府的交际处,却在骡马大店落脚。邓宝珊的任务是封锁延安东北通道,切断陕甘宁边区与晋绥边区的联系,必须回避共产党人。

延安市公安局早已在全城布下眼线,得知邓宝珊住店立即上报,毛泽东当即指示交际处长金城热情招待,还亲自上门看望。

邓宝珊原是西北军将领,被蒋介石从甘肃排挤到榆林。虽然负责封锁延安,对反共并不积极,这次与毛泽东初会,竟然交谈甚欢。第二天,邓宝珊又应邀到延安各机关学校参观,第三天还有日程,竟至盘桓一周。

邓宝珊十分感激毛泽东的热诚接待,投桃报李,回到榆林就让出两个黄河渡口,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之间从此打通。双方关系越来越近,邓宝珊还悄悄把女儿送到延安学习。这个共产党的好朋友,后来在北平和谈又起了关键作用。

人们都知道,毛泽东是个不好应酬的人,可是,凡有国民党高级官员路过延安,毛泽东大多亲自交往。

1942年春节,国民党派驻晋察冀边区的书记长田昆山路经延安。交际处长金城知道这人是个老右派老特务,不予交往。毛泽东却对金城交待:工作的重点一定要放在争取团结顽固分子身上。对顽固派特务也要做具体分析,不能都看成坚决反共或愿意投降日本的,更不能说他们都是亲日派汉奸。对国民党顽固派中的多数人仍要争取联合抗日,至少迫使他们在反共问题上采取中立态度,只有这样才不会把国民党顽固派和国民党特务集团看成“漆黑一团”,在与他们的斗争中“束手无策”。

毛泽东亲自与田昆山长谈。会见后田昆山对金城说:勾结日寇反共是可耻的。

抗战期间的中国政坛趋向民主,各方高手得以登台较量。蒋介石惯于运用特工手段,惹得中外舆论纷纷谴责。毛泽东、周恩来则眼界宽广,中共的“拉出来”不只是搞情报,还包括搞统战,搞外交,广交朋友。

最危险的“美帝国主义”,也来到延安了。

1943年7月,美军观察组飞抵延安。反法西斯战争期间,苏联和美国变成盟友,中共也与美国合作抗日。美军驻延安观察组可不简单,领队包瑞德上校是中缅印战区美军参谋部的情报官员,中国通谢伟思、戴维斯是中缅印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上将的政治顾问,如果说这个观察组的成员都是特务,并不过分。

中共中央为了接待这个美军观察组,特意成立一个外事组,中央办公厅的杨尚昆任组长,中社部的王世英和交际处处长金城任副组长。

美军观察组抵达延安的当天,毛泽东亲自宴请交谈,八路军作战室敞开参观,交际处架好无线电天线,联防司令部腾出最好的石头窑洞,这种态度,这种效率,顿时使得美军观察组感到延安的善意。国民党倒是号称与美军友好,可美军要求在重庆架设一部无线电天线,居然

要十几天才能完成。

1943年7月,美军观察组飞抵延安。图为美军观察组与八路军气象工作人员在延安合影。

中美之间抗日大方向一致,情报合作互惠互利。美军观察组在延安掌握了中共的大量实情,也为中共带来外面的报刊信息,定期航班还为各根据地领导干部往来延安提供方便,重庆谈判之前中共紧急备战,美军飞机将中共将领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送到前线。这种合作一直贯穿到抗战胜利,新上台的杜鲁门政府倾向反共,美国支持国民党发动内战,这个观察组才撤离延安。

抗战期间,中共对美工作相当成功。重庆的美国新闻处中,就有多名中共党员协助工作。中缅印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上将始终主张使用八路军抗战,招致坚决反共的蒋介石与美方摊牌,撤换了史迪威。蒋介石丢失大陆后,美国掀起麦卡锡主义反共浪潮,谢伟思和戴维斯还遭到政治迫害。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美之间建立外交关系,抗战期间的驻华美国人士也恢复了名誉。他们认为,若是按照当年延安的势头去做,中美不至于交恶三十年!

世间无非敌我友,国际政治家个个擅长交友,无形之中团结己方,广交朋友,压缩了敌方的势力范围。中国人重视信义,中国人珍视友谊。好交友,重信义,这种美好的人类道德具有极强的穿透力,有时甚至能够跨越敌对的阵营。能够广交朋友,那不过是政治家的基本功;

能够像毛泽东、周恩来那样,在敌人阵营之中结交朋友,那才是政治家的高超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