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南委”失手(3)

会面交谈不多。汪精卫希望共产党不要和蒋介石联合,请共产党参加自己的联合政府。潘汉年表示共产党不会退出重庆的参议会来参加南京的议会。如果汪精卫将来另找出路,会给一个转身的余地。

回到上海,李士群又邀请潘汉年与日本军官都甲大佐见面。这个都甲大佐是华中派遣军谋略科长,七十六号的顾问。他客气地向潘汉年介绍清乡的目的,希望新四军不要破坏津浦路南段的铁路交通。看来,日军已经承认新四军不可剿灭的现实,准备放弃农村只保城市和交通了。

李士群又邀潘汉年见面。这时潘汉年已经感到,此人并非真心投靠,而是想利用共产党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就把李士群应付过去。

这年夏天,李士群在内部斗争中失势,被日本人毒死。潘汉年经营四年的这条情报线索,随之中断。

潘汉年没有想到,这次与汪精卫的会面,会产生那样大的后果。

回到淮南根据地,潘汉年本想向领导汇报这次会面,可是,饶漱石正在发动整风,连新四军军长陈毅都整。潘汉年若是在此时汇报这次未经事先请示的会面,后果难料。潘汉年犹豫了。

国民党不知是否得到什么消息,在报纸上鼓噪,共产党派潘汉年与汪精卫会面,勾结汉奸。延安方面没有收到潘汉年有关报告,立即辟谣。

后来,潘汉年到延安开会见到毛泽东,正想说出此事,毛泽东主动说:“中央信任你!”潘汉年一犹豫,错过机会。一直到建国后,扬帆案件牵扯胡均鹤被捕,潘汉年才向陈毅汇报自己当年与汪精卫的见面。毛泽东得知此事大为震惊,当即批示:“此人从此不可重用。”中央常委会后,又发生潘汉年后半生入狱的悲剧。

情报工作,常常是单线联系,一旦上级出了问题,旁人很难提供证明。潘汉年受到怀疑,连累本系统大批秘密情报人员。刘人寿、恽逸群、华克之、袁殊、关露等人都被捕了。直到1982年,这批人才得以同潘汉年一起平反昭雪。

情报工作,是个充满危险充满牺牲的事业。以往,人们知道,毛泽东有六位亲人为革命献出生命。其实,若是算上远亲,毛家死的还要多些,毛泽东的家族还为情报工作做出了牺牲。1938年,毛泽东的侄子毛远耀和表侄王德恒从白区到延安,同在抗大三期二大队九队学习,同学有钟惦棐、吴冷西、铁军、强万夫(秦平)、王仲方等人和第五演出队全体人员,王德恒还是六班班长。同学中,强万夫在山西牺盟会入党,算抗战以前的老党员,帮助毛远耀恢复了组织关系,又介绍王仲方、艾叶、铁军入党。强万夫还陪王德恒去凤凰山见毛泽东。

抗大毕业后,毛远耀分配到八路军印刷所任所长。王德恒年纪较大,当过记者,写过书,抗大毕业后被派往国统区工作。国民党特务发现王德恒是毛泽东的亲戚,趁其乘坐江轮的时候,将其打死在江水中。王德恒牺牲的时候,女儿王海容还没有出生。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老情报们说:作为一个深入虎穴的情报员,首先要准备献出自己的生命。

老情报们又说:一个人有两个生命,一个生理上的生命,一个政治上的生命。时刻准备献出生理生命的情报人员,往往更加重视政治生命的纯洁。

可是,情报工作的特点就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这就使得情报人员容易面目不清。冒死对敌,取得辉煌成绩却不能宣扬;胜利之后,却因自己人误解而危及政治生命!

这就是多少情工人员的悲剧命运。

情报员的人格力量也在这里。

出行南方之前,华克之向毛泽东表态:从此隐姓埋名,宁可烂入泥沙!建国后关露因潘汉年案牵连被捕,出狱后身居陋室,平反不久就去世了。人们发现,遗物只有一张恋人的照片。关露与王炳南相恋多年,抗战胜利后得以相聚。但是,王炳南从事外交工作,从大局出

发中止与关露的恋爱。于是,关露的后半生在孤独中度过。

悲剧!

牺牲与误解,伴随这些“红色情工”的一生。

可是,没有发现这些人有后悔表示。

也许,这情报生涯,实在太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