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 第3部分 中国秘密战(二) 6.日本特务机关深处的“中共谍报团”

郝在今 收藏 1 1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URL]   日本特务机关深处的“中共谍报团”   秘密战争是天下最精细的战法,用显微镜一看,天下没有一块毫无缝隙的铁板。情报工作,就是要知难而进,钻透铁板,内线侦察,才能拿到最高机密。   潘汉年又将目光投向日本情报机关。   日本在中国的情报工作,功夫下得很足。1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日本特务机关深处的“中共谍报团”

秘密战争是天下最精细的战法,用显微镜一看,天下没有一块毫无缝隙的铁板。情报工作,就是要知难而进,钻透铁板,内线侦察,才能拿到最高机密。

潘汉年又将目光投向日本情报机关。

日本在中国的情报工作,功夫下得很足。1905年,就在上海创办一所“东亚同文书院”,在中文环境之中培养日本的“中国通”,其实就是一个间谍学校。

毕业于同文学院的岩井英一,就任日本驻上海副总领事,经常以“左”倾面貌出现,结交不少中国进步文人。岩井英一在上海建立外务省系统的情报组织,任务与其他军事情报机关不同,不搞行动,专门搜集中国的战略情报。

岩井手下的一个情报人员,却主动来找潘汉年。国际情报界向有双重间谍之说,这个袁殊,却是一个有着多重身份的奇人。袁殊是左翼文化人,由潘汉年吸收加入特科,按照组织部署利用同乡关系打入国民党特务头子吴醒亚的“干社”,同时又拿岩井的情报津贴,一身三任。后来,袁殊与特科失去联系,转为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工作,因叛徒出卖被捕,说出了共产党关系夏衍和王莹。后来由日本关系营救出狱,再找共产党组织,就没有被接受。

抗战爆发,中统、军统都很重视袁殊与日本人的关系,戴笠亲自拉拢袁殊入伙。上海地面颇有些路路通的人物,袁殊的身份更是极其复杂。汪精卫政权的中央委员、宣传部副部长、江苏省教育厅长、忠义救国军纵队总指挥,岩井英一系统的“兴亚建国运动委员会”负责人,国民党军统少将??可是,在多方间谍机构中周旋的袁殊,还是想回到中共队伍。

潘汉年大胆决策,通过袁殊与岩井英一联系。

中国情报人员,正是求之不得。两个间谍头子会面了。上海虹口的一家日本咖啡馆里,化名胡越明的潘汉年自称左派人士。日本领事岩井英一彬彬有礼,愿意提供方便。

香港,一家《二十世纪》杂志创刊了。每过半月,这个情报据点的代表陈曼云提供一份情报,每过一月,岩井英一的代表小泉清一提供两千元经费。这样,共产党情报机关编制的假情报源源不断地进入岩井公馆,日本情报机关的经费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中共华南情报局。

“胡越明”这个情报线索也得到日本驻华最高情报机构“梅机关”的重视。影佐祯昭特意宴请胡越明,岩井、袁殊作陪。上海六三花园,四个顶尖间谍晤面,表面一团和气,内心剑拔弩潘汉年频频往来于香港与上海之间,在两地都布置了秘密工作网络,居然还把中共情报员派进日本特务机关!

上海进步学生刘人寿,于抗战初期到延安求学,被中央社会部物色为情报员,派回敌后工作。刘人寿经过重庆到达香港,又陪同潘汉年从香港潜回上海。潘汉年假借为岩井工作,让刘人寿进入岩井公馆,在顶楼掌管了一部电台!

刘人寿在敌特机关内部工作,每日抄收延安新华社电讯,选择部分内容交给日本人。隔壁单元是个日本特务翻译组,遇到难字也来向刘人寿请教,刘人寿又可借机获得情报。

魔窟深处险相丛生。一天,刘人寿被日本翻译叫到这个单元咨询问题,迎头碰上突然到来的岩井英一!刘人寿刚走,岩井英一就询问日本下属:这人经常来这里吗?幸亏这个日本翻译说,这人不叫不来。

一天晚上,刘人寿正在顶楼操作电台,突然闯入一伙日本海军特务,抄下了电台的呼号和波长。情况表明,打入魔窟深处的中共情报员,其实也受到对方的严密监视!

稍有大意就会暴露,刘人寿处处谨慎从事,尽力为党工作。皖南事变爆发,国民党严密封锁自己屠杀抗日盟友的消息。刘人寿从电台中抄收中共中央军委重组新四军军部的决定,通过日本在上海的报纸捅了出去!

通过岩井公馆的关系,潘汉年获取日本外务省的内部情报。日本外务省决定与苏联进行互不侵犯条约的谈判,潘汉年及时报告延安。

间谍战的复杂,一般人难以想像。

日本情报头子岩井英一千方百计地在中国人中发展情报关系,却不知,自己的身边也有一批日本人在为中国人搞情报。

日本外务省创办同文书院的目的,是为日本培养深通中文的间谍,不承想,却培养了一批热爱中国的日本人。中国教授王学文其实是特科成员,在同文书院的学生中发展了一批共青团员,安斋库治、中西功、西里龙夫、手岛博俊、白井行幸等人成立了“日支斗争同盟”,成员有二三十人。这个小组主要在驻华日军中展开工作,反对日本侵华,西里龙夫到上海港的日军军舰上撒传单被捕。

潘汉年到上海后,及时调整上海情报组织,以吴成方为组长,指导这个日本情报小组深入工作。

中西功在满洲铁路株式会社任职,白井行幸在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任职,手岛博俊联系日本驻华使馆武官室。这些日本情报人员搞到日本御前会议记录、大本营扫荡作战计划等重要情报,及时报到延安。

西里龙夫出狱后任日本《读卖新闻》驻上海记者,自由出入日本官方机构,后来又任华中派遣军司令部的报道部长,还发展汪精卫身边的汪锦元为中共党员。汪锦元后任汪精卫公馆的秘书和外交专员,得以拿到汪精卫政权与土肥原“日本兴亚院”的高级绝密情报。

日共领袖佐野学从苏联回国,路经上海被捕叛变,日本共产党遭受严重破坏,中共在日本的联络点也被破获,日共与中共的联系被切断。在延安的日共领袖冈野进(野坂参三)给国内写信联系,日本的组织也派人到上海,通过手岛博俊找中共联系。冈野进的密信转到香港潘汉年处,潘汉年又派人送到上海的关露手里,由关露趁去日本开会的机会,交给与日共有联系的大学教授秋田,再由秋田转交日共。

跨越两国的秘密联系,就这样恢复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