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 第3部分 中国秘密战(二) 1.少将失踪之谜

郝在今 收藏 2 1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URL]   少将失踪之谜   复杂的斗争环境,考验着年轻的共产党人。大革命时期当过武汉市公安局长的吴德峰,走到大街上也会碰到熟人。八办收发员彭宗藩涉嫌贪污捐款,被国民党特务密捕突击,供出吴德峰的别名吴铁铮!   环境复杂,吴德峰小心谨慎,多次避过特务的跟踪检查。还言传身教,精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少将失踪之谜

复杂的斗争环境,考验着年轻的共产党人。大革命时期当过武汉市公安局长的吴德峰,走到大街上也会碰到熟人。八办收发员彭宗藩涉嫌贪污捐款,被国民党特务密捕突击,供出吴德峰的别名吴铁铮!

环境复杂,吴德峰小心谨慎,多次避过特务的跟踪检查。还言传身教,精心培养青年情报干部。兼任西安情报站党支部书记的罗青长,作风细密,思维清晰,记忆力奇佳,是个搞情报的好材料。吴德峰经常带领罗青长出外活动,还关心罗青长的个人问题。“个人问题”,在中共组织中是恋爱婚姻问题的别称。罗青长本来有个恋人,也是机要人员,潜入敌区工作不幸牺牲。罗青长这次到西安工作,身边也需要有个女性作为掩护。对于这个很可能成为罗青长妻子的女性,吴德峰精挑细选,找了聪明俊秀的女机要员杜希健。

罗青长和杜希健同进同出,出没于西安城的大街小巷,边工作边恋爱,却也其乐融融。一次深夜返回七贤庄八办,突然遇到国民党特务搜捕,还一起躲避在黑暗的角落,假夫妻终于变成真夫妻。

艰险生活中也有欢乐,可秘密情报人员的欢乐总是比艰险短暂。1938年7月31日,西安八办的少将代表宣侠父神秘失踪,不久,又有副官王克、押运员郭步海和四个看守火车站的人相继失踪。侦破案件,保卫八办安全,成为情报人员肩上的重担。

共产党方面判断:宣侠父的失踪,很有可能与国民党特务有关。西安情报站布置内线展开侦察。中统的侦缉队长师印三是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后来脱党,此时又和党取得联系。罗青长要他在八办周围安排力量,表面监视,实际护卫。师印三安排了几个侦察点,一个摆摊的陕北人何建台还是自己人。通过这些关系,终于弄清宣侠父事件的真相。

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借机挤走东北军、西北军,西安军界成了蒋校长的黄埔系天下。天水行营主任蒋鼎文是黄埔一期的队长,带兵大将胡宗南、董钊等是黄埔一期的学生。为了在黄埔系中展开活动,中共特意将原黄埔一期的宣侠父调来西安工作。

蒋鼎文是宣侠父的诸暨同乡,深知此人的厉害,特意布置军统西北区区长严加注意。军统区长张严佛指令西安警察局一分局在八办门口专设一个西宰门派出所,要求所里每个警察都熟悉宣侠父的体型面容,随时监视记录宣侠父的行踪,但是绝不跟踪。跟踪的任务,则由警察分局长李翰廷直属的一个组负责,确保身份秘密,不使宣侠父发现。张严佛还布置蒋鼎文身边的诸暨同乡一起注意宣侠父的活动,还特别从西北军中找人注意宣侠父同杜斌丞、孙蔚如、赵寿山等人的来往。

蒋介石对枪杆子向来把得很紧。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蒋介石不接受共产党提出的各师干部名单,非要由自己来任命,试图通过这种手段来拉拢八路军将领。叶挺受命担任新四军军长时尚未恢复共产党党籍,可是叶挺立即向中共中央请示报告。八路军、新四军一直牢牢掌握在共产党手里。对于自己的部队,蒋介石更是看得牢牢的。对于胡宗南这个嫡系之中的嫡系,蒋介石也毫不大意,仍然布置秘密监视。

参加过淞沪抗战的胡宗南,虽然被蒋介石调到后方围堵八路军,却还是有心抗战。听说老同学宣侠父参加过冯玉祥的古北口抗战,特意请宣侠父介绍抗日经验。共产党方面正把胡宗南作为争取对象,乘机把宣侠父调到西安,专门作国民党军方工作。胡宗南请宣侠父为自己编写抗日游击教材,制定抗日作战方案,两人私交越来越多。

这就引起蒋介石极大警惕。蒋介石向来视黄埔生为嫡系,岂容心腹大将胡宗南走失!宁冒破坏国共合作的风险,蒋介石也却决不容他人染指自己的枪杆子。蒋介石密电蒋鼎文:秘裁宣侠父!

蒋鼎文接到蒋介石密电,立即给军统西北区下了亲笔手令。宣侠父是个很有影响的人物,军统接到暗杀任务也是慎之又慎。第四科科长徐一觉和行动股长丁敏之与警察局长李翰廷反复商议,决定乘夜暗动手,将尸体放入枯井埋藏。

怎么将宣侠父从七贤庄调出,又要由蒋鼎文出面。1938年7月31日晚间,蒋鼎文电话邀请宣侠父过府交谈,一直谈到深夜一点才放宣侠父出门。宣侠父骑车返回七贤庄,路上,特务早已埋伏停当。

两个特务骑车在宣侠父身后跟踪,徐一觉、李翰廷带李良俊等乘小汽车中途拦截,待到宣侠父骑车过来,前后特务一齐动手,徐一觉、李翰廷两人上手卡住宣侠父喉咙!宣侠父怒斥:“你们绑人呢!”特务立即用棉花堵口,用绳索套颈,徐一觉、李翰廷两边狠拉,宣侠父立时毙命。特务将尸体运到西安城墙东南角下马陵,扔到早已选好的一个枯井之中,倒土掩埋。第二天,徐一觉向蒋鼎文报告,蒋鼎文发下奖金两千元,徐一觉自己留下一半,其余的分给参与行动的十几个特务。

宣侠父失踪,西安八办多次找天水行营向蒋鼎文要人,延安的中共中央还直接发电国民党中央向蒋介石要人,国民党方面还是一直推托,胡宗南更是赌咒发誓不知情。蒋鼎文担心宣侠父的尸体埋在城里被发现,又布置张严佛转移。军统又在深夜将宣侠父的尸体挖出,通过城墙中挖穿的防空洞,秘密运到城外,在荒地埋葬。

军统内部奖金分赃不匀,发牢骚讲怪话,被师印三听到。西安情报站立即报告中央。中共中央正式向国民党抗议,要求国民党负责答复。蒋介石不得不说:“宣侠父是我的学生,背叛了我,是我下令杀掉的。”

此案的微妙在于胡宗南。共产党找胡宗南要人,因为胡宗南与宣侠父颇有往来。胡宗南确实不知道,因为蒋介石和蒋鼎文都瞒着这个当事人。蒋介石秘裁宣侠父,正是怕他策反胡宗南。

暗杀宣侠父的内幕,国民党一直严加保密。直到1988年才有原军统西北区长的回忆文章披露真相。可是,张严佛等军统人员,只知道是蒋介石下令秘裁宣侠父,却不知蒋介石下狠手的深层原因。

这个内幕,共产党方面也长期未予披露,中共围绕胡宗南做过许多文章!

经历西安秘密工作的罗青长,1941年调回延安中社部,任一室指导科科长,从此进入中共情报机关的核心部门,联系全党各情报系统,全面掌握对敌情报斗争。

抗日战争时期,国共关系空前复杂。以前是你死我活,现在却是合作中有斗争,斗争中有合作。

毛泽东曾经这样描述国民党的反共磨擦行为:“谋我者处心积虑,百计并施,点线工作布于内,武装摧残发于外,造作谣言,则有千百件之情报,实行破坏,则有无数队之特工。”

共产党的对抗手段,也是武装斗争与特工斗争相结合。抗日战争初期,面对国民党的反共磨擦,共产党以隐蔽斗争配合政治斗争,不仅取得统一边区政权的重大成果,而且获得开展隐蔽工作的珍贵经验。

以攻为守取得成效,此后,中共的情报、保卫工作就更加主动、更加积极,逐步转为进攻态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