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 第2部分 中国秘密战(一) 14.国共之间有“三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国共之间有“三通”

政权机关全部被驱逐出边区的国民党,在陕甘宁边区并非毫无立锥之地,共产党把邮政局和电信局给留下了。明知邮政局里面有中统特务,电信局里面有军统特务,共产党还是保留这两个局,人民生活需要啊!再加上公路交通未断,延安和西安之间,始终有着“三通”!

“三通”有利于人民来往,有利于经贸交换。担心“三通”的,只是保卫机构。每天寄到延安的信件都能用麻袋装,有百姓的家信,有政府的公文,也有密写的文件。每天发到延安的电报,既有明码,也有密码。这些文电之中,当然也有日特和国特的秘密通信。

为了侦控特务联络,保安处专门设立一个邮电检查所。所长陈石奇,成员高继铨、朱桂芳、雍晋炳、林松、李石生、秦平,勤务员白雪生等九人。电报密码破译是个专业性很强的工作,邮电检查所只是将电文抄件送给军委二局处理。军委二局也在电信局附近设有电台,监听无线电通信。

信件检查工作量很大。延安来信遍及国内各地,包括国统区和沦陷区,甚至还有南洋等地的海外来信。大量信件是普通的家信,也有一些邮包之中夹有鸦片烟土,国民党驻延安机构发出的信件之中还有很多情报内容。检查所对沦陷区和海外信件逐件检查,对于国统区的来信是重点抽查。检查人员除所长陈石奇社会经验较多、朱桂芳是北师大学生以外,其他的人都很年轻,缺乏社会经验。技术手段也很简单,只有碘酒和苏打水两种化学试剂。一孔窑洞,九个青年,整日整夜埋在信件堆里。保卫部长布鲁不时上门辅导。一次检查邮包,还被里面的老鼠夹子夹了手。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检查所还是有所发现。

夹杂烟土的邮件,多是一些鸦片商人寄发,邮包外面标有暗记“戊己”。发现这种标记就查,大大加快检查进度。

最为惊心的发现是寄给毛泽东秘书的信件夹有密写!出身无锡资本家的夏似萍、华明等姐弟三人来到延安,就读抗大。华明是上海交通大学学生,脑子很灵,听毛泽东讲课,能够即时全部记录下来,毕业后被选调为毛泽东的秘书。华明的父亲非常疼爱孩子,经常寄信到延安,信中内容都是商人口吻,起初并未引起检查站注意。后来,有封信写道:“你们太傻,被醋泡了,用碘酒一擦就行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提醒检查人员,用碘酒擦拭信件空白处,果然出现密写内容!

扩大检查,寄给华明姐弟的信件之中多有密写。检查站把密写内容抄下,把原信用苏打水还原,而后邮给收信人。华明与夏似萍大概都不知来信有密写,回信始终没有使用密写。检查站分析无锡信件的密写内容,大都是关心孩子生活,还写了一些日军占领无锡之后的社会状况,并无特务活动迹象。但华明还是被调离毛泽东身边,到边区公路部门工作。建国后,华明曾任鞍钢厂长。

除了邮电检查以外,保安处还对国民党控制的邮政局、电信局展开内线侦察。

梁济父亲有个同学是邮政局最老的信差,通过这个关系,邮政局长把梁济推荐给电信局长。梁济从电信局内部查清,延安邮政局的局长是中统特务,军统在抗战爆发后借口军邮改组,把电信主要干部换成军统特务。

国民党控制的部门之中也不是铁板一块。邮政局中的一个年轻学员,主动辞职去抗大上学,电信局中也有地下共产党员。国民党在上海有个国际电台,早已被共产党地下组织渗入。杨联宗在国际电台工作时,由傅英豪秘密发展入党,调到延安电信局任报务主任,与保安处接上关系。原来,电信局初来延安的人员只有局长李钧一人是军统,其他人有的只是一般技术人员。掌握实情后,保安处将李钧秘密逮捕,突击审讯,争取其为边保提供情报。又先后将业务员王乐、邮局王局长、徐邮务佐争取为内线。检查站的秦平秘密与内线接头,定期拿到电信局全部发报底稿的抄件,再交给破译部门。

这样,国民党留在延安的邮政局、电信局,非但没有为国民党完成情报据点的任务,反而成了共产党获取情报的渠道。国民党陕西省党部、陕西调统室邮寄边区的内部文件和特工文件,纷纷落入边保手中。国民党驻延安联络参谋发回重庆的密电,也落入军委二局手中。

“三通”,人们公认这是有利人民之间交流的好事,但是,保卫机构也担心这是对手乘机搞情报的坏事。不过,情报渠道就在那里,你可以搞,我也可以搞,为什么一方要怕另一方?不同的政策表明不同的气魄,不同的气魄来自不同的自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