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 第2部分 中国秘密战(一) 9.隐蔽战线的“黄埔军校”(3)

郝在今 收藏 1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size][/URL] 隐蔽战线的“黄埔军校”(3)   这期学员全是男生,而且上来就学一个月日语。按计划,毕业后将全部派往日军占领区。派往敌后的间谍,都要有当地的社会关系作为掩护,这样,出身“高”反而成了有利条件。这也说明,为什么第一期学员的社会关系也比较复杂。经过审查的学员仍然会出问题。开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3.html


隐蔽战线的“黄埔军校”(3)

这期学员全是男生,而且上来就学一个月日语。按计划,毕业后将全部派往日军占领区。派往敌后的间谍,都要有当地的社会关系作为掩护,这样,出身“高”反而成了有利条件。这也说明,为什么第一期学员的社会关系也比较复杂。经过审查的学员仍然会出问题。开学不久,一个姓马的就跑了。后来,又有紫军被国民党特务拉拢。保安处便衣队长赵苍璧,被调来担任七里铺二期训练班的班主任。学生都是知识分子,有的还来自城镇,班主任却是个农民,黄土地里走出来的。赵苍璧性格温和,不摆老革命架子,很快和学员打成一片。赵苍璧还带着学员用辘轳压出一块平地,栽上一根木桩,安上当地铁匠打就的铁圈,建成一个简易篮球场。学员招数也多,严夫挖了个沙坑,大家玩起了撑杆跳。起跑距离太近,就从赵苍璧住的窑洞里面起步。休息时分,赵苍璧常常弹弹陕北流行的三弦,与学生合奏。有时,赵苍璧也会躲到崖顶独自吹箫,那就是琢磨他的侦察专业呢。二期的教员职务没有一期高,课程却更加专业。长期在敌后工作的八路军保卫部长吴改之,教授如何密写。中共在红军时期就开展无线电侦听工作,破译敌人密码,从中获得大量国民党军事情报,专家曾希圣教授情报分析。同周恩来一起留学法国的刘鼎,曾在德国学习军事机械制造,在苏联学习军事工程设计,回国后在中央苏区造出红军自制的第一门炮第一批炮弹。熟悉现代技术的刘鼎向大家教授收发

报技术,没有电台就用锤子敲击铁轨来演示电码。学员们第一次听说神秘的密码,什么“依位法”、“漏格法”,妙不可言。刘鼎的课程甚至还包括如何投毒、放毒、防毒、解毒,这可都是敌特擅长的手段!

训练班最有意思的是实习。领导上派出两组人员,一组情报,一组侦察,两组互不相识,暗中斗法。七里铺一个学员实习谍报,化装成卖菜小贩,到了预定地点,这老兄把担子横在路上叫卖。三十里铺的学员实习抓特务,一看这人就不像,哪有挡路做生意的小贩?于是,三十里铺学员抓了七里铺学员,一直闹到上级保卫机关才弄清都是自己人。

这期学员也出了不少干部。王林在延安曾任毛泽东的行政秘书、后任北京市民政局长,侯良后任新疆公安厅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杜定华后任新疆公安厅副厅长、新华社纪检组副组长,严夫、张季平后任国家安全部局长,杨岗后任四川公安厅长,伊里后任陕西公安厅长,薛光后任新疆公安厅长,乔庄后任云南公安厅长,郝苏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总政治部保卫部部长。

那时的学员,根本没有想到后来的高官重职,入学时立下誓言,做革命的情报保卫人员,把生命献给党。

一期学员毛培春,离开共产党的训练班,进了国民党的训练班。毛培春化名进入军统的兰州训练班,又受军统派遣侦察共产党,成为打入敌特内部的双重间谍。

一期学员杨黄霖出自江苏淮安的大户家庭,母亲肖禹、堂兄杨述、大哥杨道生都是共产党员,现在却要扮做学徒,侦察一个日本理发匠特务。

二期学员郝苏,学习还没有毕业就不见了。郝苏和薛克明两人骑着一匹马去遥远的陇东,薛克明当保安科秘书,郝苏奉命当秘干,潜往国统区西峰镇。

三期的黄彬毕业后被分到军委二局,学习无线电收发与密码破译技术,从此走上秘密机要工作。

三十里铺训练班本来就为了补充地方干部,学员毕业后都分配到各县保安科工作。七里铺的学员本来打算都派往敌区,后来形势变化,边区更需要干部,这些学员也大多留在边保任职。二期的伊里做了保安处秘书。侯波、宋凝等学员年纪太小,还被送到延安中学读书。侯波中学毕业后做过保安处收发,建国后任中南海摄影师,拍摄大量中共领袖的照片。

无论中社部还是保安处,这些训练班的学员,往往比他们的上级文化高,许多还比老干部升迁快。提拔最快的外来知识分子是邹优瑜(邹瑜),这个广西学生当保安处的秘书科长时才十八岁。郝苏也属于外来知识分子,1939年2月参加七里铺训练班的时候,陈昌奉这样的

长征红军干部已经是警察队指导员。七年之后,郝苏任延安市公安局长,陈昌奉还是一个派出所长。如此重用知识分子,那些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就没有意见?

国民党的特务机关,内部倾轧相当厉害。军统内部,就重用蒋介石的同乡浙江人,浙江人之中戴笠最亲信的又是小同乡“江山派”。这种建立在个人关系之上的特工组织,由于高度的亲密而非常巩固,但是一旦遇到人事更替,就会分崩离析。戴笠坠机死后,可能的继任者立即展开激烈争夺,最后虽由戴笠的同乡毛人凤接班,却也江河日下。

共产党这边,情报保卫机关也有人事问题。特科多为大革命时期的白区干部,保卫局多为手工业工人成份的红军干部,抗日战争时期又大量吸收外来知识分子干部,还有大批当地农民干部,这几类干部能否团结共事?

工作矛盾不说,就是生活习惯差异也大。当时的延安分为大、中、小灶,处长周兴当然是吃小灶,可夫人杨玉英就得带着孩子去吃大灶。

布鲁只是中层干部,却有自己的炊事员,而且爱吃大米。延安见不到咖啡,这个南洋华侨就把馒头烤焦磨面,自制苦咖啡。谭政文也是南方人,却宁愿辣子盐巴小米饭,这个红军干部鄙夷讲究的生活。赵苍璧吃的小灶是自家伙食,妻子惠玉秀就在保安处附近开荒种菜,省下

粮食捎回贫穷的老家。就是这样,赵苍璧的爷爷还饿死了。经历与个性差异都大的领导干部之间,互不服气的事情屡屡发生。长征老干部周兴脾气很大,时常严词斥责。白区来的布鲁公开扬言,保安处要不是有我布鲁,周兴破案根本不行!陕北干部李甫山和长征

干部叶运高吵架,周兴都劝不住!一个单位能否搞好团结的关键在于一把手。边保处长身边,有谭政文、杜理卿、刘海滨这样的长征老干部,有白栋才、刘子义、郭步岳等老资格陕北当地干部,有布鲁这样的白区地下工作干部,周兴能够压住台也不容易呢。周兴原则性强,也主观,挺爱训人。但是胸怀坦荡,训完就算了。周兴对于白区老干部和知识分子干部很是看重。对周兴意见最大的,好像倒是一起长征过来的陈复生等红军干部。能够重视人才,团结人才,看来也是中共情报、保卫工作能够战胜对手的重要原因之一。外来干部来自全国各地,南到两广,北到东北,东到海隅,全国到处都有人来,这就立即改变中共早期干部集中于几个省份的格局,便于向各地开展工作。

中国历史上频频发生农民起义,有些成功,有些失败。成败缘由很多,其中一条非常重要--有没有秀才军师?旧时的秀才就是乡村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参与,不仅代表起义队伍的阶级基础扩大,而且意味起义指挥的智力提升。秘密战线的国共相争,共产党员本来在品质和意志上远超对手,但是文化程度和社会经验偏低,有了这批知识分子,国民党在人才方面一点儿优势也没有了,而共产党方面则是如虎添翼!

尚未掌握全国政权的共产党,尚未具备开办正式学校的条件,只能通过训练班来培训干部。中社部、保安处,还有其他根据地举办的情报保卫干部训练班,起到快速培育人才的作用,称为情报保卫战线的“黄埔军校”,也是差强人意。

从长远看,“黄埔军校”更是名副其实!就是这些从延安窑洞走出的年轻学员,后来做出惊天动地的业绩,居然组成新中国情报保卫战线的顶尖领导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