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一百一十一章

骆马湖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国民党泗阳县政府听说张跃武要率部南移,县政府派员来跟张跃武接洽。来人中就有一位是泗阳县保安大队大队长。来人对张跃武说:“张司令,贵部要南移作战,我们泗阳保安大队想利用贵部留下的大王庄据点工事驻扎大王庄,贵部走后一定不要破坏,保安大队想图个现成的。”张跃武一口答应下来,佯装客气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国民党泗阳县政府听说张跃武要率部南移,县政府派员来跟张跃武接洽。来人中就有一位是泗阳县保安大队大队长。来人对张跃武说:“张司令,贵部要南移作战,我们泗阳保安大队想利用贵部留下的大王庄据点工事驻扎大王庄,贵部走后一定不要破坏,保安大队想图个现成的。”张跃武一口答应下来,佯装客气地说:“我部借贵县大王庄驻扎这一段时间,打扰各位了。”来人包括那位保安大队大队长也客气地回答:“彼此都是为了党国利益,请张司令不必客气。”来人走后,张跃武对郑剑锋说:“我部南移,泗阳县保安大队这伙崽子要来进驻我火力工事配备齐全的大王庄据点,真太便宜这帮兔崽子了。”郑剑锋转念一想说:“咱们何不把大王庄据点的各工事详细绘成图,密交给淮北我军,趁我部离开、保安大队换防之时,让淮北部队一举歼灭该敌。”张跃武密令刘勇:“把大王庄据点各工事绘一份详细地图。”刘勇接受任务,独自到据点各种工事勘察,并详细绘成地图。当日晚,这份逐点标出大王庄据点各火力配备的详图就出现在淮北我军首长的手中。

张跃武率部南移这天中午,泗阳县保安大队随即来大王庄接防。张部人员热心地向保安大队说时这里该放几挺轻机枪,那里该放一挺重机枪。保安大队按要求接防,其火车配系与交给淮北我军首长手中的地图上标出的毫不二致。当晚,我主力部队出动四个营的优势兵力,按图索骥,乘保安大队在大王庄立足未稳一举将其歼灭,保安大队那二十多挺轻重机枪和大批长短枪成了我军的战利品。

国防步兵第一支队按计划到达淮阴南洪泽县的高良涧外围,安营扎寨。刘勇奉命潜入高良涧与坚守的我军联络。刘勇回来后,傍晚时分,张跃武命令攻击,高良涧内外枪炮声一片,打得特别“激烈”,张跃武在给张雪中的战报上称:“职部按计划驱逐高良涧共军,坚守之共军顽强抵抗,职部经重大伤亡后,始攻入高良涧,现职部正在城内与共军逐屋争夺。”

张雪中接到张跃武的电报,即回电:“祝贺国防步兵第一支队高良涧大捷。贵部攻占高良涧后即筑垒固守,不使共军有可乘之机。”

张跃武按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两党计划占领高良涧,国民党高兴,共产党也高兴。张跃武部在商良涧住稳后,秘密党委书记郑剑锋即收到上级党委交给张跃武的一个秘密任务。郑剑锋在传达任务之前,兴奋地对张跃武说:“张司令,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山东我华野主力继今年二月份取得莱芜战役大捷歼敌李仙洲集团五万六千多人,生俘中将司令李仙洲后,我军在孟良崮又取得大捷,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王牌七十四师,并击毙敌中将师长张灵甫,彻底粉碎了蒋介石欲与我军‘鲁中决战’的计划,真太叫人兴奋了。”

张跃武刚参加完国民党第一绥区张雪中召开的军事会议。在此次会议上,第一绥区司令长官张雪中已经在会上通报了此事。所以张跃武也开心地说:“七十四师张灵甫部被消灭,我也在第一绥区的军事会议上知道了。我在会后还听到蒋军军官传说,蒋介石在南京暴跳如雷,惊呼‘孟良崮的失败是我军剿匪以来最可痛心,最可惊慌的一件事。’蒋介石真是心疼了,发誓要惩罚那些在战场上作战不力,保存实力的蒋军高级将领。”郑剑锋说:“我军空前胜利,蒋军空前失败,是因为我军指挥得当,将士用命,各部队密切协同,而蒋军虽然武器精良,却各保实力,离心离德,蒋军焉能不败?”

张跃武扔下蒋军大檐帽,脱下外衣,解下内衣领扣,说:“老郑,上级有什么新的指示?”郑剑锋回答:“我正要给你通报,上级要求我们,以我们占据的湖东高良崮为据点,充分利用这有利态势及时为坚持在洪泽湖周边及活动在淮宝(两淮和宝应,属苏中里下河地区)三角地带的我军主力部队传递情报,以便于我军争取主动。”五月里的天,天气燥热,老天似乎要下一场大雨,张跃武手执蒲扇继续听郑剑锋说话。郑剑锋继续说:“另外,上级在电报中说,活动在苏中敌后的我军主力部队一部,由于敌封锁围剿,部队消耗很大,特别是子弹、炮弹无法及时补充,影响战斗力;我主力部队通迅器材也极短缺,医药及医疗器械也严重不足,无法购买。部队野战医院中的一些重伤员,因无医药及时治疗而牺牲,轻伤员伤口感染也变成了重伤员。我坚持斗争的主力部队面临极其严重的局面。因此上级指示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搞到以上急需物资,支援我主力部队作战。”听完郑剑峰一口气说出这许多话,张跃武手中的扇子不知何时停在半空中,愣住扇风了。主力部队遇到这么大的困难要想办法解决,张跃武突感肩上的压力增大了。他仿佛看到战火硝烟的战场上,我军战士们子弹打完了,冲出战壕和敌人拼刺刀,牺牲在敌人疯狂的枪口下。他又仿佛看到:我英勇负伤的战士躺在野战医院里因无药医治而白白牺牲,医务人员们默默地围在牺牲战士的周围,注视着盖在白布底下的烈士遗体而无奈地流泪……张跃武再也想不下去了,他对郑剑锋说:“老郑,我军部队急需的军备物资,我们必须设法解决,他们的困难超乎想象。”郑剑锋也充满焦虑地说:“我们战斗在敌人内部,虽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比起坚持在敌后/被敌人重兵围堵的我军部队,相比之下,我们好过多了。”

药品比较好办,张跃武派人以第一绥区国防步兵独立一支队的名义到江南的南京、上海、苏州、无锡及苏北的淮阴、徐州各大城市分批购买;无线电台的整机和零部件、电话机、电话线等通讯器材也可设法买到,但子弹、炮弹、炸药等军用物资在市场上却无法买到。这些是纯粹的军用物资,敌人控制极严。张跃武命其手下的军需官来见他,问军需官:“我部库存子弹充不充裕?”军需官如实报告:“各种炮弹二千发,各种型号的子弹一百多万发,瓜形手榴弹近三万枚,不算充裕,仅够一次战斗消耗用。”张跃武命令军需官:“各拿出一半。”军需官原是“淮阳纵队”的人,绝对服从张的命令。他听说张司令要取出一半,军需官不敢不听,但国民党方面追查下来是要杀头的。军需官小心地问:“张司令划拨出这么多弹药,上面追查下来怎么办?”张跃武说:“与你无关,这里有我的书面命令,你照此执行就是了。”军需官只好回去执行命令。运送这些物资则由郑剑锋亲自策划。先由张跃武召开军事会议,在会议上张跃武对参会的各级军官宣布:“洪泽湖区共军活动频繁,我部受到严重威胁,为此,我部要主动进湖清剿共军。各部在这次剿共中的任务是……”布置完毕,高良涧码头早已征集许多大木船,士兵把这些武器弹药搬上船。医药、通讯器材重新包装,伪造成各种型号的弹药箱的模样,装好后,郑剑锋带队命令升帆起航。夜晚,站在湖东岸的大堤上可以听到湖里与“共军交战”的炮声,还能看到湖区深处映红夜空的“战斗”火光。郑剑锋率船队开到洪泽湖里深处,我主力部队派出的船只早已按约定地地点等候。双方打出联络暗号,彼此船只靠近,我主力部队的战士在张部的协助下,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往船上搬运各种物资。装卸完后,主力部队的船只离去。郑剑锋命令船上各种火器朝天射击,欢送我军船只驰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