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黑车开往北京畅通无阻 塞东西摆平交警(图)

zbwcy 收藏 0 522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50/12503411.jpg[/img] 平顶山黑车开往北京一路应付自如 五分钟摆平交警 没有营运手续、大肆超载,平顶山乡镇的近百辆黑大巴是如何躲过行驶中的层层盘查的?这些车的超载到底达到何种程度?2011年2月10日,记者坐上了一辆郏县开往北京的所谓豪华大巴,真正体验了一次春运的黑车之“黑”。记者 王俊生 实习生 田园/文图 [B]●白纸盖章当车票[/B] 要想从乡镇坐大巴去北京,前提是必须有一张印有发车时间、班次、随车人员电话


河南黑车开往北京畅通无阻 塞东西摆平交警(图)

平顶山黑车开往北京一路应付自如 五分钟摆平交警

没有营运手续、大肆超载,平顶山乡镇的近百辆黑大巴是如何躲过行驶中的层层盘查的?这些车的超载到底达到何种程度?2011年2月10日,记者坐上了一辆郏县开往北京的所谓豪华大巴,真正体验了一次春运的黑车之“黑”。记者 王俊生 实习生 田园/文图

●白纸盖章当车票

要想从乡镇坐大巴去北京,前提是必须有一张印有发车时间、班次、随车人员电话等信息的名片。

2月10日上午8时许,按照一张名片上的手机号码,记者联系上了一名司机。当得知记者想乘当天的大巴去北京,司机热情地介绍:“240元一张车票,比汽车站里便宜多了。一个人一个铺,绝对五星级豪华卧铺大巴。每天上午11点、12点共两班。如果要坐车,11点之前到郏县薛店汽车站!”

上午10点30分,记者在郏县薛店长途汽车站售票大厅购买了两张11点发往北京方向的车票。奇怪的是,老板没有给车票,只是从随身携带的便笺本上撕下一张白条,写上序号,并盖上了一枚私人方形印章,递给记者称:这是坐车凭证。

●乡镇跨省大巴超载惊人

将近11点30分时,仍没看到大巴的影子。面对众多候车者的催促,司机解释说:车正在路上接人。直到下午1点50分,一辆车牌号为豫AJ3898的枣红色大巴车才缓缓驶来。

这时,车主站在车门口大喊:“春运期间,人多位少,坐在下铺的乘客必须两个人一张铺。”于是,乘客们被强制性地两两安排在一起。

不少人开始大声抱怨,甚至要求退票下车,但司机拿着被褥铺在过道上,最终,窄窄的过道里又安排了6名乘客。下午2点20分,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司机才在大家的催促下坐上驾驶位。

车启动不到20分钟又停下了,经过司机、车主一阵折腾,居然又神奇地将3名农民工塞了进来。至此,原本荷载40人的大巴车,加上3名司乘人员,总共装了78人。

对于乘客的抱怨,司机如此安慰道:“人多?不多!昨天有趟去苏州的车,一次拉了110个人,咱这还算少的呢。”

●交警查车五分钟“摆平”

车辆发车后一路很顺,既没遇到运管部门的人查验行车手续,也没遇到交警部门的人检查超载。就在记者疑惑之时,大巴车在河南、河北两省的高速公路交界处缓缓停住。透过车窗,记者看到车前站着两名身着制服的交警。

车停后,司机坐着没动,一名跟车男子下车走到其中一名交警面前,另一名交警只是顺着车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跟车男子在和另一名交警说了会儿话后,从兜里掏出一些东西塞给对方回到车内。前后不过5分钟,一辆超载率达到90%的违法车辆顺利通过。

●乘客分流躲避检查

2月11日零点30分左右,大巴车拉着绝大多数早已进入梦乡的乘客抵达河北涿州服务站。到站后,司机再次以“方便”为由,要求大家全部下车。没想到的是,下车后,服务站里早已有两辆面包车在等候,超员的30多名男乘客被分别安排到这两辆面包车上。

由于超载人员太多,两辆面包车拉不了,最后回来的两名乘客被司机塞到了大巴车驾驶室后面的夹层里,过道里的被褥也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凌乱的铺位也恢复了一人一铺的状态。

汽车行驶五分钟后到达收费站,并顺利通过了超载检查。又往前行驶了十多分钟,先前分流出去的30多名乘客也由面包车拉过收费站赶了过来。大家再次上车,下铺又是两人挤在一起,过道里的被褥也再次铺上,躲在夹层里的两名乘客也才敢露面。

●目的地是废弃工地

经过长达13个小时的折腾,记者随同其他70多名乘客,终于在11日凌晨3时许到达北京。

“到站了,请下车!”司机大声喊道,“如果要回去的话,每天下午5点在这里等车,前面的小房子是售票点。”

所谓的“站”,其实是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记者仔细打量了半天才发现,原来终点站位于北京市朝阳公园东门附近。大概是还没来得及开发建设,停车点周围满是建筑垃圾。不远处的一排简易房上,隐约可以看见“北京—平顶山”字样。

我犹豫着:晚上回去,要不要再坐这辆令人恐怖的低价豪华大巴了?

■ 评论

公车没私车跑得快?

评论员 李春晓乡愁有时候就是一张薄薄的纸片,从打工这头到家乡那头。

春运期间一票难求。打工者回家和妻儿老小相聚短短几天后,又得去打工的地方,谋个温饱,为妻儿这一年的花销费用打拼。

相聚难,别离难,但最难的还是回去的车票。

平顶山农民工要想回到打工地北京,有两个选择,坐公家的汽车,票价三百;坐私人的黑车,虽然能便宜很多,但条件很差,不但人挤人,并且通常车里弥漫着浓浓的脚臭味,足以让人三个月不想吃猪蹄也不想看中国足球。

大部分人选了私车,公家车的上座率不到一半,长期形成运力浪费。

为啥条件好的车反而少人坐?这道理不奇怪,打工兄弟每个月一两千的收入,一趟车就花去三四百,当然舍不得。

私车虽然不规范、虽然安全性差点、虽然不舒服,但是能忍就忍,只为了省钱让老婆能多买件衣服、给孩子多买件玩具。

在舒适和便宜面前,他们选择了便宜,但真的便宜吗?如果疏于管理,保障不了安全,出了事故,代价将会巨大无比。

私车便宜在于没有各项税费,成本较低,所以票价也比较可亲;公车的管理等各项成本较高,票价也高,导致坐的人少,票价不得不提高,以维持运营,长此以往形成不良循环,无法自拔,难以调整。

公车为何不能降价吸引顾客?私车能不能被收编、补充运力,规范化经营?

在公共利益和安全出行方面,管理部门能不能别“熟视无睹、事不关己”?劣币驱逐良币,私车打败公车,看似没道理,其实很实际。

这和电影票的情况有点类似,电影院票价定得太高,最终导致黄牛党的盛行,市民很容易从外面买到20元的电影票。

可是坐车不是看电影,坐车关系到生命安全,关系到社会稳定。如果像煤矿上让领导也下矿一样,要求交通部门领导春运期间也坐上这些车试一试,这坐车问题还会不会这么让人揪心?来源:东方今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