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结局之新的征程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来到东北局社会部驻地后,一个三十几岁、身材消瘦、面孔白皙、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将大虎带进了一个小屋子。屋子里有一盘土炕,炕上放着一卷行李、一张炕桌,炕桌上放着一盏油灯、一支钢笔、一摞白纸。虽然屋子里空间不大,但收拾得很整齐,只是由于窗户上只有一块玻璃,其他地方都糊着窗户纸,屋子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来到东北局社会部驻地后,一个三十几岁、身材消瘦、面孔白皙、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将大虎带进了一个小屋子。屋子里有一盘土炕,炕上放着一卷行李、一张炕桌,炕桌上放着一盏油灯、一支钢笔、一摞白纸。虽然屋子里空间不大,但收拾得很整齐,只是由于窗户上只有一块玻璃,其他地方都糊着窗户纸,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暗。

戴眼镜的年轻人转过身来对大虎说:“这里就是你吃饭、休息、写汇报材料的地方,你要将自己的所有情况,参加革命前的、如何参加革命的、如何接受命令派去天津的、同去的人都是谁、其他人在哪里、在潜伏期间的所有活动等等,一直到现在的情况详细写出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喊外面的哨兵,明白了吗?”

大虎点了点头。

眼镜看大虎没什么说的,转身走了出去。

大虎向外面望了望,只见眼镜站在门外招了招手,一个背枪的战士走了过来。眼镜对他耳语了一番,然后走了。战士向屋里望了望,然后站在了门口。

大虎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在炕沿上坐了下来,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旧报纸,撕下一条卷烟纸,然后又掏出烟口袋,从里面捏出烟丝放在卷烟纸里,卷了一个喇叭筒。然后撕掉烟头上的纸捻,掏出火机打着火,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咽进肚里。那样子仿佛咽进去的不是烟,而是怨气。憋了足足有七八秒钟,这口烟才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大虎一边抽着烟,一边把玩着心爱的打火机。这只打火机还是当年在唐县处决叛徒王伟光后,再回来路上打日军军车时缴获的呢。

一支烟抽完,大虎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一晃离家已经十多年了,身边那么多战友、兄弟都牺牲了,自己还能这样好好的活着,比起那些死去的战友来,自己已经很幸运了,还发什么怨气呢。这时郑浩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一切都会弄清楚的,要相信组织、相信党”,是该好好总结一下自己这十多年来的经历了。想到这里,大虎做到桌前,提起笔开始写材料。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虎除了吃饭、睡觉、打坐练功,就是伏案写材料。眼镜会各三五天来一次,将大虎写出来的材料拿走,但是什么也不说、也不问。直到大虎写到天津潜伏时期情况时,眼镜才开始指出哪里写得不详细,哪里还没说全之类的话。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天,终于有一天,大虎将所有的经历写完后,由眼镜将材料全部拿走了。

写材料的时候,倒没觉得时间怎么难熬,这一停下来,大虎觉得怎么呆着都难受。好在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后,眼镜就来了。

眼镜走进屋来,脸上依旧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说了句:“跟我走一趟”,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大虎跟着眼镜来到一座三间瓦房的东屋。

东屋炕沿下摆着一张八仙桌,桌子对面放着一只木凳。炕沿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眼镜进屋后坐在了中年人旁边,大虎知趣地坐到了他们对面。

大虎坐下后,中年人开口说道:“大虎同志,你写的材料我们已经仔细核查过了,现在还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需要和你求证一下。希望你能说详细些,好不好?”

大虎点了点头。

中年人说道:“根据你的材料,你在执行国民党军统给你的、护送北京人头盖骨任务之前,你没有向晋察冀敌工部请示过,是不是这样?”

大虎点了点头:“是,但是我在得知情况后已经将所有情况通过交通员向上级汇报了。”

“但是上级没有给你明确的指示,对吧?”,中年人问道。

大虎点了点头。

“在上级没有给你明确指示之前,你就采取了行动,你是怎样想的?”中年人问道。

“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说什么都不能让日本抢去,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党抛弃前嫌联合国民党共同抗日,不就是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吗?所以我认为组织会支持我们的行动的”,大虎回答道。

这时候眼镜问道:“没有得到上级指示就擅自行动,你想过后果吗?”

大虎沉吟了一下:“我们和上级没有电台沟通,重庆电报催得也很急,而且就我掌握的情况,日本人已经采取行动了,我们马上采取行动才有可能保住北京人头盖骨。”

眼镜冷笑了一声:“北京人头盖骨保住了吗?”

大虎说:“我把它藏到安全地方了,我们护送的是头盖骨的模型,是为吸引日本人注意的。”

眼镜高声说道:“我们已经派人核实过了,你说的那个地方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一句话,大虎愣住了。

眼镜见状又问道:“你们的行动组其他人呢?”

大虎黯然道:“除了我负伤前知道的牺牲的同志外,其他人不知道下落。”

“那我告诉你,其他人在到达秦皇岛美军兵营的第二天,珍珠港事件爆发,这些人和美国人一起被日军俘虏了,最后被送到关东下煤窑了”,眼镜显摆似的说道。

不知是处于对眼镜的厌烦,还是其他原因,中年人摆了摆手,然后问道:“你在北平和徐燕南接触请示过组织吗?”

“没有”,大虎说道。

“作为一个有丰富经验的特情人员,你知不知道这是不允许的?”中年人问道。

大虎涩声答道:“知道,但是当时情况非常紧急,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你先回去吧,以什么事情我们在与你核实”,中年人说道。

其实在中共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审查,都没有像大虎这样清闲无事一样接受审查的。从苏区时候的肃反,到延安时候审干,再倒解放后的历次运动,每一次被审查的都遭受过非人的折磨。

大虎之所以这样轻松得益于两个人:一个是当时东北局社会部部长汪金祥,一个是当时东北局副书记陈云。汪金祥在延安“抢救运动”后期曾任社会部二室主任,为纠正抢救运动错误做过贡献。最初在延安时期是由陈云负责审干的,陈云制定了一系列的审干制度,为巩固和纯洁党的组织和革命队伍做出了巨大贡献。后来由康生负责审干后,出于卑劣的政治目的,康生破坏了陈云制定的审干制度,将审干变成了“抢救运动”,才造成了大量的冤假错案。

东北局社会部经过审慎研究,认为大虎当时所处的情况特殊,所采取的行动可以理解,因此认为大虎在政治上是可靠的,决定结束对大虎的审查,但是对大虎未经组织批准擅自采取行动的行为给予党内警告一次。

由于抗日战争时期东北地区军统中统势力根本渗透不进去,抗战胜利后军统中统为了配合正面战场,大肆在东北地区招兵买马,致使东北地区的国民党特情系统非常混乱,加之大虎有着丰富的特工经验,东北局社会部决定让大虎以军统失散潜伏人员的身份打入敌人内部。

为此,汪部长亲自找大虎谈了话。

大虎明确表示:“听从组织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末了,大虎问起了独立团的情况。

汪部长告诉他,他走后,在宽桓地委社会部的配合下,独立团已经将凤城地区的敌特一网打尽,还缴获了一些重要文件。最后汪部长说:“你就用在天津潜伏时用的张德山这个名字打入敌人内部,从此不会再有张大虎了,只要张德山,明白吗?”

大虎点了点头。

汪部长接着说道:“你不是孤军奋战,会有组织支持你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