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案再爆料:证人被迫作伪证 手表视频涉嫌造假

硫酸泼贪官 收藏 39 11961

钱云会案再爆料:证人被迫作伪证 手表视频涉嫌造假


2011年2月1日上午,乐清市法院开庭审理“费良玉交通肇事案”并当庭宣判,认定钱云会死于交通肇事,排除其他可能。此判决再次引发争议。此案关键证人表示,他们在1月13日后受到威胁,被迫作伪证,“视频已经作假了”。


2010年12月25日,曾有多年上访经历的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前村主任钱云会被发现死于村口路边的工程车轮下,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与争议。



2011年2月1日上午,乐清市法院开庭审理“费良玉交通肇事案”并当庭宣判,认定钱云会死于交通肇事,排除其他可能。此判决再次引发争议。



——钱父的诉讼代理人斯伟江律师指出,检方多项呈堂证据相互矛盾,现有证据不能完全排除谋杀可能。



——检方当庭提交了警方提取到的手表和手表摄录视频,但未提交视频曾否被剪接、修改的鉴定报告。



——卷宗材料显示,警方已经提取到王立权手机,但未将这一关键证物呈堂,也未提交钱云会的手机通话清单。



——检方出示的多项证据称,案发时间为 9时45分。但卷宗中,乐清市虹桥交警中队交警单号201012250948040002000000000305的处警单上记载:“案件发生时间2010-12-25,9:30:04”。



这一时间与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中证人“目新一”所述案发时间9:30-9:33吻合,他指证钱死于谋杀。



——当庭宣判时,审判长说:“视频可采信,不需要鉴定。”



但在1月29日,王立权的妻子黄雪芬、大儿子王旭旭和小儿子王旭乐亲口对记者说,他们在1月13日后受到威胁,被迫作伪证,“视频已经作假了”。



详细阅读:刘建锋、欧阳艳琴、王思璟:钱云会案手机与微摄视频调查记录



钱云会手机:关键证物未被呈堂



钱云会手机被公众认为是钱案的核心证据之一,关于钱云会手机,记者的调查记录如下:



2011年1月1日上午,钱云会家,钱云会妻子王招燕确认:“25日上午9点左右,钱云会接了一个电话,说着电话出的门……除了两个人,一般人来电话他不接,一起上访的王立权来电话要接,再就是徐副镇长。”



钱云会的“最后一个电话”受到特别关注。警方声称,已调取通话记录,通话时间为12月25日上午“不到8点时”,“打给村民王某”。



从村民王立权爱人这里核实的是,8:30-8:31王立权给钱云会打的最后一个电话,9点左右给钱云会打电话的不是王立权。



钱云会的手机成了关键证物。



2011年1月15日,警方讯问王立权笔录第4页显示警方提取到钱云会手机并向王立权出示,并获确认。但根据钱云会亲弟讲述,钱云会的手机,警方没有拿出来给家属看。



庭审中,律师斯伟江质疑,“王立权笔录当中还提到,钱云会的手机,一并跟手表在一起。手机里面有通话记录,为什么钱云会手机的通话清单没有作为证据出示在本案庭审当中?”



“本案也没有提交钱云会那条手机通话记录,也没有提供副镇长徐祥忠的不在场证据……”



手表视频取证过程存在争议



检方呈堂材料显示,1月14日钱云会手表已被警方提取。



关于警方提取手表的过程。人民日报报道、检方描述与证人黄雪芬、王旭乐等的表述有很大不同。此报道将王立权妻子黄雪芬的姓名写作了“陈亚婷”。



王立权次子王旭乐说,1月13日晚,王立权并非如某报所说“向办案人员主动坦白”手表一事,他说在和父亲通了个电话后,发现父亲受了胁迫。



“刚开始倒是跟我爸通了个电话……交出手表呗。刚开始他们抓我,也就是说我在天涯发帖的事情。然后他们就把我照片带过去我爸那边,他们在那边可能也是在跟我爸在看守所里说那些。听他们说,当时我爸也哭了,为了我,把手表交出来。”



王立权妻子黄雪芬说:“(手表)我放在别人家里,他人不在家,他门都撬开了。”



王旭乐说:“前门也撬了。前门撬不开。因为他(指警方人员)在我家里拿走两台电脑,他们一个人,还有我,两个人抱着电脑,我叫他车停在外面远一点的地方,然后两个人把电脑抱过去,然后回我家去,我们走回来看到他们在那里搞,撬他们前门,后来又回去撬后门——先撬后门,再撬前门,再回去撬后门。”



与此不符的是,2011年1月29日《人民日报》04版《关键证据最新进展公安机关找到钱云会的手表》文章称:“据警方透露,事故发生后,钱云会所在村的村民王立权在警方到达现场前从死者身上拿下手表,并交给妻子陈亚婷藏匿,后陈亚婷又将手表转移到邻居陈某某家中。1月13日晚,王立权向办案人员主动坦白了手表一事。经乡镇工作人员思想动员,1月14日上午陈某某主动将该手表送交当地派出所。”



钱云会之子钱成旭表示,“如果手表原始视频真的是交通事故, 14号手表就给弄走了,为什么不给我们家属看?为什么还赔这么多钱?当时给我们看了,二三十万我都服气。现在隔了这么多天,搞出一个说车祸的视频出来,反正我是不信的。”



王立权家属称被迫作伪证、手表视频被篡改



2011年1月29日,王立权的妻子黄雪芬、长子王旭旭和次子王旭乐,对记者做了接近一个半小时的讲述,他们表示,1月13日以后,全家受到威胁,被逼供、诱供,被迫做伪证,并指出“视频已经作假了”。



此前,2010年12月底到2011年1月初,记者曾多次来到王立权家,希望见到手机和手表视频,黄雪芬一直对记者否认知晓钱云会手机和手表的下落。



这段时期,应村民邀请,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斯伟江律师来到王立全家,表示愿意免费为王立权代理,黄雪芬与律师第一次见面后,表示害怕报复,不敢签署委托书;村民与其协商后,黄雪芬对村民表示可以签,但律师从上海赶到寨桥村后,黄雪芬却未敢出面,村民带话给律师说:“她说,要是王立权死就死他一个人,别把儿子叫人抓去给害了。”



律师质疑关键证据真伪



2月1日庭审时,死者父亲的诉讼代理人斯伟江律师针对检方提交的证人证言和手表视频质证,指出检方应安排对关键证物作了关键证言的证人出庭接受质证,认为手表视频作为关键证物应该提交是否经过剪辑、修改的鉴定报告。



斯伟江律师质疑,“所有证言当中,唯一承认看到钱云会被撞录像的是王立权的儿子,但是王立权的小儿子王旭乐是被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抓到派出所,就是因为他在网上发了帖,公安局把他抓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所作的证言,我们认为,也是有问题的。他早上看过视频,哦,中午看过视频,到晚上发的帖,还说钱云会被撞死……王立权的两个儿子都承认,都认为,他父亲,他爸爸和他妈妈都看过这个视频,但是问题在王立权和黄雪芬的证言,都没有这个视频,那么为什么他说我担心我参与到拍摄事件,而且我弟弟还在网上发了与事实不合的帖子,我害怕我和弟弟受到处罚,所以,他们处在一种极端恐惧的情况下作的这些证言。”



“那么这些证人为什么不出庭,接受辩护人、受害人的质询呢?那按最高法院规定你就应该出庭啊。所以,所有这些跟录像有关的证据都存在自相矛盾,而且存在和录像不符,那么,我就不知道,怎么来认定这个录像就是当时的录像,有没有人篡改,有没有人排演过?我不得而知。但是,我是质疑这个录像的。”



法官当庭称关键证物不需鉴定



2月1日中午1时许,法官当庭宣判,判决被告人费良玉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审判长方孔强当庭称,在此案中作为关键证物的手表视频,“不需要鉴定”:



“这里就视频问题做如下说明:第一个,视频取得的程序合法;第二个,王立权等人可以证明25号上午戴到钱云会手上的手表是怎么被王立权取得,并交给儿子刻录到视频文件上;第三个,王立权及儿子看过视频后并确认头像是钱云会;第四,实物雨伞经确认与视频一致;第五,代理人进行猜测,没有证据证实。以上证据足以证明视频可采信,不需要鉴定。”




20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那段视频明摆着就是假的,还在电视中播放出来!谁没事会把手腕一直举在胸前啊!

明摆着是假的,还整个什么手表摄像机,真的挺先进。哥膜拜当中......

我奇怪的是车主为何雇个既没驾照又吸毒的人来开车,难道他就不怕出事?或者是车主的脑袋进水了?又或是车主的脑袋被挤了?

用“村长”自拍的视频证明村长死于普通的交通肇事,简直是把国人当智障患者忽悠!它除了说明这又是一次可耻和笨拙的表演外,视频还用新的不可思议的“神奇”与“巧合”说明,村长之死不是“普通交通肇事”。

1)为什么不能公布拍视频的手表品牌?不能对视频进行技术鉴定?

2)司机与警方说的“横穿马路”,在录像中成了一直顺着马路走。为什么?

3)录像中案发地一片湿滑(甚至轻度积水),而现场照片中车下有大片干地面。为什么?

4)录像中的撞击地点,与现场实际死亡地点之间的距离很远,也让人无法理解!根据录像(大家可以自己看),与车撞击的瞬间,“村长”刚好位于公路左侧外车道与内车道交界处。对比录像周围景物,该位置横向距离路边的土道至少4-5米;纵向距死亡点(即肇事车停止处左前轮下)至少15-18米。工程车和“村长”一定是在撞击发生后一起经历了神奇的时空挪移,才从公路上的撞击点来到15米外的土路旁并定格在案件现场惨烈、奇特的状态下。太可怕!

没看视频还觉得有可能是交通事故;看完以后基本不信是交通事故了!原因其一:视频太清晰了,死者会戴此等高级的手表?其二:视频角度看起来一直是平端着拍摄的!!!其三:死者为什么会拍摄,难道他有这个习惯???疑问太多....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