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的下一个目标:开发商?

硫酸泼贪官 收藏 1 105
导读:埃及革命的下一个目标:开发商? 埃及抗议者相信,穆巴拉克家族聚敛的财富高达400亿美元到700亿美元。利润丰厚的土地交易被认为是这些财富的来源。   在各方在全球搜寻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藏匿的财产之际,过去20年间埃及土地交易产生的巨额财富正受到埃及革命者的密切关注。   房地产繁荣时期,开罗周边兴建起了卫星城,红海海滨也得到开发,为拥有政界人脉的商人创造了巨额财富,据称其中许多人以非常优惠的条件,在没有其他竞标者的情况下拿到了土地。

埃及革命的下一个目标:开发商?


埃及抗议者相信,穆巴拉克家族聚敛的财富高达400亿美元到700亿美元。利润丰厚的土地交易被认为是这些财富的来源。




在各方在全球搜寻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藏匿的财产之际,过去20年间埃及土地交易产生的巨额财富正受到埃及革命者的密切关注。



房地产繁荣时期,开罗周边兴建起了卫星城,红海海滨也得到开发,为拥有政界人脉的商人创造了巨额财富,据称其中许多人以非常优惠的条件,在没有其他竞标者的情况下拿到了土地。



现在,无论由哪一个政治领导层接替穆巴拉克,这些交易中有许多可能被重新审查。埃及活动人士和律师表示,他们希望重开遭到搁置的腐败案件,并提起新的诉讼。



专门从事反贪污诉讼的律师内加德·波莱(Negad El-Borai)表示:“我们希望,面对新的形势,检察院将努力追查这些案件。”



最近几天,腐败调查的焦点是几位前内阁官员,包括前总理、前内务部长、前旅游部长、前住房部长及前贸易和工业部长。据埃及官方电视台上周六报道,这些前高官已被禁止出境。



瑞士政府已经命令该国银行冻结穆巴拉克家族的资产,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e)也正在调查有关腐败所得可能藏匿在伦敦银行的指控。埃及抗议者相信,穆巴拉克家族聚敛的财富高达400亿美元到700亿美元,但接近前政权的消息人士称,这些数字极为夸大。埃及一家银行的负责人认为,“这个数字比沙特阿拉伯国王和科威特埃米尔的财富加起来都多。”他透露,20亿到30亿美元 “更现实一点。”



利润丰厚的土地交易被认为是这些财富的来源。埃及投资银行EFG-Hermes房地产分析师贾恩·帕维尔·哈斯曼(Jan Pawel Hasman)表示,“我们即将进入一个新阶段,取决于新的政治气候有多么民粹,推动房地产繁荣的商人们可能会受到攻击。”他补充说:“过去20年期间,国内有相当大一部分财富是靠土地得来的。”



埃及最大的土地交易中,有许多是政府直接划拨的,没有其他竞标者,成交价极低。



开罗律师哈姆迪·法赫拉尼(Hamdi Fakhrany)透露,“土地售价有时低到每平米仅1美元。”他去年对政府提起多起诉讼,称划拨大量土地的行为违反了法律。



这些诉讼中提到的一个项目是Madinaty,该地区位于开罗以东,由塔拉特·穆斯塔法(Talaat Moustafa)集团开发,该集团还开发了另一个开罗东部的项目Al Rehab。在这两个项目中,大量土地划拨时没有其他竞标者,购地费用以实物抵付,即开发商向出售土地的政府部门提供完工后的地块。



法赫拉尼提起的另一起诉讼指控,前住房部长艾哈迈德·马格拉比(Ahmed al-Maghrabi)在房地产开发商棕榈山开发公司(Palm Hills Developments)中持有股份,而就是这家企业从该部收到了若干笔利润丰厚的建设项目合同。在担任部长期间,马格拉比因改革土地分配程序,引入竞争性拍卖而获得好评。记者未能联络到马格拉比请其置评,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向棕榈山公司发出的采访请求未获回应。马格拉比上周已被禁止出境。



在埃及,政治关系是取得商业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如大型地产开发商SODIC房地产开发公司(SODIC Real Estate Development)的董事长是穆巴拉克之子阿拉(Ala’a)的岳父。



出版人和分析人士希沙姆·卡西姆(Hisham Kassem)称,穆巴拉克政权将土地作为工具,不仅用于向盟友施予恩惠,也用于控制私营部门,担心如果私营部门独立于政府,可能会有太大政治影响力。



但开发商们表示,虽然从纸面上看他们取得了十分巨大的利润率——土地买入价在1到3美元/平米之间,卖出价则为100美元/平米,但外界在评判时,需要考虑他们承担的巨大风险和做出的大量投资。



埃及旅游景观公司(Egypt Resort Company)首席执行官默罕默德·卡迈勒(Mohamed Kamel)说:“是的,人们认为这些利润率很高,但这么高的利润率需要付出多少年的投资?”分析人士称,这家公司1995年以3美元/平米的价格在红海边购得4200万平米土地。



卡迈勒并未对这些数据提出异议,但他指出:“那是在试着往完全是沙漠的偏远地区吸引投资者。”



由于政府需要努力在失望的民众中树立公信力,地产开发商成了一个诱人的政治目标。但商人们警告,过度施压可能导致资本逃逸,在政治危机之上又引发一场经济危机。



“他们需要在司法程序和政治迫害之间找到恰当的平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如果开始政治迫害,人们就会带着钱走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