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八卷 剩把怀饮笑问禅 第三九七章:旧地

hc8610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size][/URL] 碧蓝的天空中一丝云彩都没有,阳光毫无遮拦地洒在冰面上,反射出耀眼的白光。一阵寒风吹过,冰面上突然闪现出奇异的光华,一道道霞光犹如波浪一般扩散开来,跟着一声轻响,高庸涵从光华中走了出来。刚一踏上冰面,光华猛地收缩,直至变成虚空一点再无踪迹,那条虚空通道随即消失。 此地是一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碧蓝的天空中一丝云彩都没有,阳光毫无遮拦地洒在冰面上,反射出耀眼的白光。一阵寒风吹过,冰面上突然闪现出奇异的光华,一道道霞光犹如波浪一般扩散开来,跟着一声轻响,高庸涵从光华中走了出来。刚一踏上冰面,光华猛地收缩,直至变成虚空一点再无踪迹,那条虚空通道随即消失。


此地是一片冰川峡谷,两侧是连绵的雪山,除了偶尔点缀的古松,再无半点生灵的气息。高庸涵仰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大致判断出所处的方位,如果所料不差的话,这里多半是北洲大陆的冰沐原。看来,审香妍在操控山河虚像灯上面,还是有不小的欠缺。


几个月前,审香妍以父女血缘亲情,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唤醒了山河虚像灯内五冥神君残存的元神,由此获得了冥界的无上法门。她本欲和高庸涵一起修行,奈何时间过于仓促,只得用并不熟练的手法操控山河虚像灯,为他开辟出一条虚空通道。有了这座铜灯,自不必再去冒险闯冥界破损的裂隙,只是原本想通往浮云巅,不意却到了万里之外的冰沐原。真正是失之毫厘,缪之千里!


不过高庸涵对此并不介意,审香妍的深明大义令他感动,深情厚意更是令他大为愧疚。此刻,他脑海中回荡的,除了临别前的殷殷叮嘱,还有五冥神君所创的玄天寒狱法咒。审香妍不顾高庸涵的一再推辞,硬是逼着他将冥界这一无上法门印在心神之中,良苦用心当真是可鉴天日。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在上须弥山之前,让他多一点胜算么?


玄天寒狱法咒创立已有数万年,乃是五冥神君最得意的一门法术,历经数年不断完善,早已成了传说中可改天换地的大神通。此法门名为“法咒”,实际上融合了术、势、诀的精髓,其独到精妙之处早已超越众多仙界法门,若是全力施为,三界当中恐怕也只有寥寥一二十人才可与之抗衡。相比之下,玄元道尊的聚象金元大法和重始道尊的万胜天关道法,可就差得太远了。


可惜,审香妍的一片好意却付诸流水,以高庸涵目前的心境,尚无法修炼玄天寒狱法咒。这是因为他毕竟不是幽冥界的人,几乎没有可能洞悉魂魄的真正含义,又岂能修习冥界无上法门?道理很简单,如果硬要叫一个炎焱族人修习蕴水族的法术,且不说两者水火不容的体质,单说水形、水势,恐怕就不是炎焱族人所能理解的。反之亦然。


话又说回来,虽难免有如入宝山空手而回的遗憾,但是法术本身所蕴含的大道,对体悟天地洞察阴阳,还是有极大的帮助。只是时不待我,唯有得便时才能细细体会了。


从冰沐原到浮云巅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沿着往日的老路,绕道九重门,从曲堰谷的日暮渡口出海,直达倚刚山绝迹崖,再行赶往浮云巅。这个办法极为稳妥,无论商队还是行旅,走的都是这条路,美中不足的是耗时太长。另外一个办法呢,则是设法找到天机门留在北洲大陆的法阵,直接通过法阵撕破虚空,抵达浮云巅。这个法子简便快捷,但是早在横水血战前后,随着帘川的失守,法阵业已遭到破坏,不知现在还能否使用。两条路,可谓是各有利弊,倒叫人有些为难。


高庸涵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用十多天的功夫寻找法阵,只要能找到,凭借眼下的修为和对阵法的理解,修复起来应该不会太难。如果不行,干脆就横穿曲堰谷,只要不去招惹那些亡灵,十多天的时间足以抢得回来。拿定主意后,使出腾云术飞上一侧的山峰,将神识扩展到最大,一边搜索一边朝西而去。


兴许是在幽冥界那种压抑的环境中呆了太久,看着皑皑白雪覆盖下的山峰,与无尽的冰川交相辉映,高庸涵忍不住纵声长啸。啸声中猛地将速度提升至极限,整个人宛如流星一般,在天空中恣意遨游。


上一次来冰沐原,高庸涵刚刚踏进乱风坳,就被纳兰设计擒获,关在玄冰裂隙当中。后来得神秘人相救,直接被抛到了北州国的皇宫,所以对此间的地形并不熟悉。他落脚的地方,实际上是冰川东边的冰脊岭,此刻一路疾驰,几天下来已然离洗剑湖不远了。


经过十余年前的那一场大战,几百名修真者全力出手,冰沐原西南一带可谓是面目全非。尤其是秋潮毒火攻心死于非命之后,体内天火足足烧了三个月才平息,沐芳谷固然是毁于一旦,就连洗剑湖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由于湖岸的几座山峰倒塌,加之天火灼烧,融化了大片冰川积雪,如今的洗剑湖较之往日,凭空朝东偏离了数十里。没了秋潮喷出的热息支撑,湖底愈发寒冷,湖面全都被冰冻起来,大名鼎鼎的洗剑湖彻底冰封。受此影响,御风族打捞天翔飞剑的计划,也被迫终止。尤为可怖的是,洗剑湖和沐芳谷之间,塌陷出一个方圆数百里的冰窟,壁立千仞深不见底。


高庸涵从未到过洗剑湖,但是从各种记载当中,对厚土界最大的冰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正自为看不到湖面而诧异之际,忽然察觉到西南方向隐隐有法力波动,心中一动悄然飞了过去。尚未到达,就见几里之外蓝光一闪,跟着是轰隆隆的巨响,雪雾漫天倾泻而下,竟是一座冰山崩塌了!


从不断传来的怒吼以及惨叫声来看,冰山下显然埋的有人。当年在倚刚山焚风谷,高庸涵曾遭铁平川等人偷袭,险些被山石活活砸死。今日这冰山崩塌之势虽不及那日迅猛,但是在冰块疾速下坠的间隙,隐隐可以看见有透明的身影闪动。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在冰雪中如此迅捷,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冰精?”


高庸涵从烈九烽那里得知,冰精曾听命于沐芳谷的苦行者,此刻又见它们残杀生灵,当即冲上前去,甩手撒出一片电光。垂弦术早已是得心应手,竟随着他的心意化作一张实实在在的大网,堪堪托住不断下坠的冰块。然而自上坠落的冰块何止数十万斤,电网只撑了须臾便即炸开,但是就这短短的一瞬,已经为冰下的人赢得了一线生机。


“跑!”高庸涵大喝一声冲入冰块当中,体内灵力极速运转,朝着当头砸下的一块巨冰轰了过去。冰块虽大,却也承受不住他这一拳,登时碎成一堆冰屑。就听得“噼噼啪啪”一阵密集的爆裂声,如同爆竹一般,无数冰块顷刻间被震成了粉末。漫天冰屑当中,仿佛忽然出现了一道断层,冰块在数息之间竟是再也落不下来。


冰下被埋的人当中,显然也有修为不错的修真者,趁着这点时间急忙带着伤者退到对面的冰崖上。眼见下面再无一人,高庸涵方才收手闪到一侧,他这一退,滚落的冰雪带着巨大的轰鸣,不过片刻就将山谷埋没。


“这些冰精果然厉害,还没见面就险些把咱们给活埋了!”那群人死里逃生,一个个鼻青脸肿大多都带了点伤,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这群人只有二十来个,杂七杂八分属四个种族,尤其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当中居然还有两个兽族修真者。高庸涵一眼看去,里面除了一个凤羽族人和独角兽人以外,其余的修为充其量也就比初级门徒能强一点,不觉对这帮人的来历产生了些微兴趣。


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和眼界的开阔,无形中,高庸涵在普通修真者面前已高居上位,言谈之际自有一股威严。此话一出,那群人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齐齐施了一礼,高声谢道:“多谢真人救命之恩!”


而后,才由那名凤羽族修真者代为答道:“我等分别来自神工会、真氏商行以及景天门,听闻沐芳谷在十几年前有过一次大战,据说这一战惊天动地,令日月黯淡无光。是以结伴同行来此凭吊,一为缅怀先人,二为增强历练。”


“哦,景天门?”景天门是个二流修真门派,史上倒也出过几个颇有名气的修真者,不过进入玄明盛世以后逐渐衰落。高庸涵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景天门的传人,不由得上下打量了那两个独角兽人一眼,转而问道:“既然是出门历练,行事自当小心,为何惹上了冰精?”


“我们原就知道冰沐原底下有冰精,故而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并不敢有什么不敬之意。尤其是这两位景天门的道友,所到之处均要祭拜天地鬼神。”那凤羽族人说到这里,回想起适才冰山崩塌时的凶险,脸色不由得一变,愤然道:“即便如此,这些冰精还要偷袭,难怪只能是不入流的精怪,无法悟出大道。”


“好了,你们此刻已领略了冰精的手段,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高庸涵知道,这些人嘴上说得好听,其实多半是贪图前人遗留的法器,想到此碰碰运气。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就连丹意、羽先生那等人物,不一样对万仙大阵里面的仙器垂涎三尺么?


“既然真人发话,我等自无不从的道理。”那凤羽族人很会说话,既捧了高庸涵,又把自己一群人的胆怯很自然地掩饰过去,倒有些口才,“还请真人赐教法号,我等好日日为真人祈福,以报答救命之恩!”


“不必了,你们赶快走吧!”高庸涵自然不肯留下姓名,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尽快离开。


“我们兄弟二人不走,打算再进去看看。”那两个景天门的独角兽人自视甚高,不愿意就此退却,这么一来不免和同伴争执起来。


高庸涵还有正事要办,不愿多做耽搁,正准备离去,突然察觉到众人所在的冰崖下有异动,当即爆出一声大喝,俯身一掌击在冰面上。众人只觉得脚下一震摇晃,跟着嗵的一声,两团寒冰带着淡淡的雾气从地底被震了出来,落地时已变成了一堆碎冰。


“原来,冰精是这个样子!”众人在一瞥之间已经看清,那怪物由几团玄冰组成,每团玄冰各自旋转,相互之间纯由寒气相连,浑身冒着深蓝色寒光,通体几乎透明。


“大家小心,且莫乱走!”就在一愣神之际,高庸涵心生警觉,瞬间抛洒出数十道银蛇,垂弦闪电牢牢锁定方圆数十丈内的冰面。


无数爆裂的声音从冰下传出,冰面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缝,随着一阵令人心寒的嘎吱声,裂缝越来越宽,冰崖摇摇欲坠。


“啊,不好!”众人无不大惊,顿时乱做一团,那两名独角兽人显然也没想到冰精来得如此之快,再不敢逞强,转身朝山崖下狂奔而去。


冰精这次势在必得,居然将整座冰崖团团围住,只等那群人一出了闪电范围便即展开攻击。猝不及防下,接连有七八个人被冰精直接拖入冰层下,只听得几声短促的惨叫,冰面下就已渗出红色、绿色的血液。


“垂弦连疆,破!”高庸涵一时大意,被冰精逼近身周三十丈才发觉,不免心生恼怒,再见到有几人因为自己的疏忽而丧命,登时挥洒出数十条粗如儿臂的电光,直深入冰层之下。以他现下的修为,盛怒之下出手,当今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接得住,更何况是冰精?


巨响声中,冰崖轰然垮塌,不过高庸涵脚下三十多丈方圆的冰面却完整无缺,那群人莫不惊恐地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高庸涵体内灵力运转到极致,以自身修为挟裹着数千斤的冰块,疾速朝东退去。


便在此时,前方突然竖起一堵冰墙,竟有数十丈厚。高庸涵冷哼一声击出一道金光,冰墙轰然破碎,登时激起漫天冰雪。冰屑飞舞遮天蔽日,从中突然爆出一股凌厉的剑意,这一剑杀气之盛世所罕见,有两人竟被活活吓死!


“你是什么人,竟然能使出‘绝灭’剑意?”高庸涵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这股剑意正是自己领悟出的“绝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