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五十四

wujin794793160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向旭东虽然着急,但还是抑制住自己,安慰着两个同志,道:“别灰心,休息一会儿再干就是了。既然刚才有了动静,就肯定有希望修好!” 就在挺进支队焦急地等待修复通话器,争取和上级取得联系的同时,师指挥部也正以同样的心情在向他们加紧联络。 早在开始进攻的那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向旭东虽然着急,但还是抑制住自己,安慰着两个同志,道:“别灰心,休息一会儿再干就是了。既然刚才有了动静,就肯定有希望修好!”


就在挺进支队焦急地等待修复通话器,争取和上级取得联系的同时,师指挥部也正以同样的心情在向他们加紧联络。


早在开始进攻的那天夜晚,师指挥部在午夜十一时接到挺进支队发来的报告,知道他们正顺利地往敌后穿插。没过多久,三八线附近传来枪炮声,持续了一个小时才渐渐停止,估计很可能是挺近支队和过江的敌人遭遇了。师首长对此非常担心,命令电台加紧和他们联络。可是报务员呼叫了很久,完全就是石沉大海,一点儿回音也没有。师首长焦急得坐立不安,通知最前头的部队,立即派侦察员到三八线附近去,把挺进支队的情况了解清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二零五高地被我军包围的五千敌人,在我凌厉的攻势下虽然伤亡不少,却异常迅速地龟缩在一起,四周用坦克、轻炮围住,形成一个钢铁的城堡。


我军从几个方向猛攻,却如同碰在了铁桶上,很难楔进去。敌人凭借强大的火力,拼命向南突围,被我英勇的部队死死顶住,战斗异常激烈,敌人前进受阻。


十二时以后,突围的敌人停了下来,开始着手构筑防御工事。师指挥部判断:这是敌人企图熬过黑夜,等待天明后空中和地面上的接应。不难想象,等天亮后肯定又有一场恶战。


令人着急的是,深入敌后的挺进支队,遇到这种情况后,是否能如期完成任务呢?师部的电台不知呼叫了多少遍,都没有接通。东方已经发白,挺进支队现在到了什么位置?帅青山和向旭东组织观念很强的啊,这么艰巨的任务,这样复杂的情况,这么久的时间,他们怎么不主动和上级联络?莫非出了什么意外?


经过焦急地等待,出去侦察的人员回来报告:午夜,三八线这边战斗打得很激烈,听说有一支队伍强行越过公路,被敌人的炮火逼进了西面的大山里。侦察员在西山雪地里发现了很多足迹,这准是挺进支队留下的。


那一带山高路险,沟深坡陡,现在又是大雪封山,钻进去很难活动。他们究竟要干什么?连个音信也没有,怎么不让人着急。师首长再次命令五二部派出侦察人员,务必把情况查明。


说也奇怪,到第二天拂晓,却不见敌人有任何动静,这是怎么回事呢?


上午九时,五二部队插到最南面的二营报告:夜晚赶到三八线上的敌人,其中一部分又回过头来向九龙潭方向移动,还配属了一个坦克连。


敌人是来二零五高地解围的,怎么急急忙忙又折回了九龙潭?显然是他们屁股后头出了事。师长皱了大半夜的眉头终于舒展了,高兴地对政委说道:“伙计!青山他们可能在那边起作用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挺进支队的具体情况究竟怎样?九龙潭大桥炸了没有?九龙潭沟控制住了没有?战士们伤亡情况如何?这一切一切都还弄不清楚。电台啊电台,你怎么一点儿声音也听不到呢?


师首长又亲自派出一批侦察人员,要他们尽一切可能弄清支队的情况。


人是派出去了,远水难解近渴。九龙潭大桥一带远离总部八九十华里,敌人封锁得又那样严密,就是一路顺风,来回也得二十个小时左右吧。


三八线上和二零五高地的敌人,延迟到上午十点钟才同时展开进攻。南北两路相隔不到二十公里,敌人拼死拼活地想朝一起靠拢,被围的这一股敌人更是不惜一切代价拼命向外突围。我英勇的五二部队胜利地阻击敌人,连续恶战七八个小时,一连击毁敌人十辆坦克,敌人尸横遍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南北两面合起来进展还不到三公里。


不过,五二部队的伤亡也不小,尤其是一营损失最为严重,人员几乎都快打光了,被二营换了下去。


兵团和军指挥部指示:坚决不让南北两面的敌人会合。军部将尽快把炮弹补充到炮团,力争全歼被围之敌。


在艰苦激烈的战斗中,师首长一直挂念着深入敌后的挺进支队。报务员们不停地敲击着键盘发出讯号,手指都发木了,耳机里依然寂静得叫人心绪不宁。


歼灭被围敌人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只等到天黑就要发起攻击了。可是,就在黄昏以前,军指挥部下达了紧急通知:暂缓行动,等待新的命令!


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大家全都这个通知搞蒙了。


天刚黑,电话铃响了起来。值班参谋接过电话,刚说了几句话,脸上突然现出紧张激动的表情。他捂着话筒对师长说道:“一号!彭司令员电话。”


志愿军司令部的前线指挥部,已经安置在战役发起以前的师部驻地,离这里只有十几里远。这个师一向是通过军部接受志愿军司令部的命令的,怎么今天彭总直接要到这里了?可能是有什么特殊任务吧。


师长快步走过来,接过参谋手中的耳机。耳机里传来彭总亲切和蔼的声音,道:“是老吴吗?”


“我是吴一凡。”师长知道,在这样的机要电话里是避免称呼职务的。


“老吴,挺进支队到达指定位置了吗?”电话那头道


“我们和挺进支队失去联系了。”吴师长报告道:“据侦察员报告,今天上午,三八线之敌背后受到威胁,一部分敌人被吸引到九龙潭方向,估计挺进支队……”


“这是老情况嘛,你们军部已经报告了。”电话里声音微微有些不悦,道:“我问的是他们现在的情况,明白吗?现在!”


师长仿佛是看到彭总严肃的面孔,有些不安地说道:“我们现在正积极侦察,已经派出了三批人。”接着,师长把侦察人员的报告又复述了一遍。


彭总一声不响地听着。等师长说罢,彭总问道:“九龙潭大桥究竟炸掉了没有?”


师长一下子答不上来,又不能乱猜测,停了片刻道:“这——我们还没有完全弄清楚。”


“支队离开你们有多少时间了?”从语气上可以听得出,彭总已经不高兴了。


“快二十五个小时了。”师长答道


“派人联系了没有?”彭总再问


“派了,已经去了两批。”师长道


“最后一批离开你们有多久?”


师长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回答道:“他们从早上六点钟出发,已经走了十二个小时。不,还要多一点。”


耳机里一阵沉默,让人感觉有些窒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