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八卷 剩把怀饮笑问禅 第三九二章:应允

hc8610 收藏 0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55.html


“找人?”九幽神君哑然失笑,“当年有一位凝愁仙子,也是说要找人,结果把地府搅得乱七八糟,最后不得不由我出手把她打发走。我先前都忘了问你,你是怎么学来了这一套,而且还拿着她的玉瓶?”


“晚辈只是为了找人,并无什么恶意,更不敢对幽冥界有丝毫不敬,还望神君见谅!”在见识了怨气的厉害之后,高庸涵对幽冥界有了全新的认识,不敢再奢望能把人救出去,惟有一步一步的来。他很清楚,能不能找到人,九幽神君的态度至关重要,故而恭恭敬敬地把如何同凝愁仙子结缘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九幽神君点了点头,淡然问道:“你既然想找人,那么我问你,你对地府了解多少?又知不知道,世间为何会有幽冥界?”在这件事上,九幽神君的反应和孽承王迥然不同,虽只有淡淡的一句话,在胸襟气度上无疑胜出了太多。


“这个问题么,我只是从典籍中看到过一点相关记载。”高庸涵想了想,谨慎措辞道:“据说,从天地间有了生灵那一刻起,幽冥界就应运而生,由于专管魂魄,与阳世截然相反,故而又有了阴曹地府的别称。”


“至于幽冥界倒底是什么样子,世间流传的说法多是妄自揣摩的不切之言,甚至还有不少荒诞不经的传说,那自是当不得真的。”高庸涵结合前后两次进入幽冥界的经历,以及之前从灵童和孽承王那里听来的一些掌故,对地府的大致情状已有了初步了解,当下按照自己的理解细细说了一遍。“幽冥界自有一套规矩,较之阳间可谓是禁制重重!”


“想不到你知道的这么多,孽承王胆子当真不小,竟然对地府戒律置若罔闻。”九幽神君似笑非笑,话中的意味颇有些不妙。想想也是,这么多隐秘的事情,其中还包括九界坍塌后的一些重大变故,竟然被一个异界来客获悉,换作是谁恐怕都会生出几分嫌隙。


“这当中有很多事情都是我自行打听到的,孽承王又不是没有头脑,岂能一点分寸都没有?”高庸涵这句话说得很实在,并没有一味地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反而使得九幽神君不再着恼。


“这且不去说它,我问你——”九幽神君转而问道:“如果真的找到人,你有什么打算?”


“这个么——”高庸涵有些迟疑,不知是否该说实话,毕竟孽承王在听到他要救人时,反应十分强烈。可是转念又一想,这件事根本无法隐瞒,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想把人带走!”


“人死如灯灭,魂魄便须归于地府。幽冥界准进不准出,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规矩,乃是上天所定,谁也不能违背。”九幽神君丝毫没有动怒,语气平淡的几乎听不出任何味道,惟其如此,反而说明救人之事更加难办。


“既然是准进不准出,为何那么多阴灵亡魂通过缺口跑到阳间作乱?”


九界坍塌时,幽冥界同样受到了极大的震荡,所幸处在异界,才得以保全下来。面对浩浩天劫,幽冥界与外界相隔的禁制出现了一些破损,以至于阴灵亡魂开始到处乱窜。后来,意识到这样下去可能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九幽神君和五冥神君一番商议之后,由两界联手开始修补缺口。不过在此过程中,渐渐发现缺口外面变化莫测,很多东西都超乎想像,甚至称得上是凶险万分。若非胆大妄为,又或者是走投无路的魂魄,是不敢轻易闯进缺口的。


“你也是修行之人,莫非不懂得天道循环么?”九幽神君冷笑道:“那些阴魂逆天而行,此后将再没有投胎转世的机会,过不了多久便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还有这么一说?”高庸涵大为诧异,心中一沉问道:“那么,要如何才能离开地府?”


“很简单,只要修到超脱生死的地步,就可以随意出入。如果我没算错的,你们两个的名字已经不在生死薄上。”九幽神君指了指叶帆,说道:“就说叶帆吧,他如今被我重塑魂魄,可以算做是跳出轮回,但即便是这样也走不掉,境界不到,强行离去只有死路一条。”


“看来,我之前考虑确有不周之处。”高庸涵大为失望,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高帅,你一心想救人,无非是为了能和大家相聚在一起,是不是?”叶帆不忍见高庸涵为难,念头一转想到了个办法。


“那是当然!”听到叶帆的话,高庸涵的目光一下子热切起来。


“既然救人如此艰难,不妨换个角度。”叶帆顿了一顿,缓缓说道:“只要师尊许可,你大可以自由出入地府,不是一样可以和大家见面么?”


这倒也是个办法,唯一不能确定的是九幽神君的态度。高庸涵一念及此,当即朝九幽神君施礼道:“若是真能找到那些朋友,望神君念我一片至诚,准我日后探望他们!”


“自从九界坍塌以后,修真者死后的魂魄便不知去了哪里,你那些朋友多半都是有些修行的人,能不能找到还要另说。”九幽神君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忽然露出一丝笑容,大有深意地说道:“你要是真想来幽冥界,可以去问一个人,如果她同意的话,我自然不会阻拦。”


“哦,此人是谁?”高庸涵心中一动,几乎脱口而出:“莫非是五冥神君么?”


“虽不中,也差得不多。”九幽神君对高庸涵的心思敏捷颇为赞叹,与此同时却不禁莞而一笑,点头道:“我说的那人,便是五冥神君的掌上明珠馨月公主。”


之前在摆脱怨气纠缠时,高庸涵曾听从叶帆的建议将魂魄舍弃,但是他魂魄深处那点冥界印记却保留了下来。在刚开始见面的时候,九幽神君就已看出,高庸涵似乎和冥界有着极深的关系,否则是不可能被加持冥界至尊至贵的印记。好奇之余,九幽神君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多年前那个谶言,以及馨月公主独到的“见解”,不禁冒出了一个念头,想要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多谢神君开恩!”高庸涵听得出,九幽神君已然答应所求,不觉暗暗松了口气,转而问道:“但不知如何离开此地,该如何找人,又怎么去冥界?”


“这件事简单得很,我直接送你去冥界,你自己找到馨月公主一问不就知道了么?”按照九幽神君的说法,几件事完全可以合在一起来办,只要找到馨月公主并取得她的谅解,所有的疑问便可迎刃而解。


“事不宜迟,那就烦请神君指点一条明路。等我把俗事处理完毕,定然会回到这里,到时再好好拜谢神君。”高庸涵不愿多有耽搁,扭头对叶帆歉然道:“王爷,咱们相聚没几天,我这就要离去,实在是——”


“这件事我帮不上什么忙,惟有烦劳师尊多多费心。”叶帆先是朝九幽神君施了一礼,而后朝高庸涵笑道:“正事要紧,咱们以后相聚的日子多得是,不必挂怀!”两人的交情用不着多说,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你这点倒和道一真人有点像,都是雷厉风行的急性子。也罢,你心愿未了之前,就算留在这里也是心神不定,那就去吧!”九幽神君微微一笑,转而问道:“你可知,脚下踩的是什么?”


高庸涵不解,抬眼看去,只见叶帆含笑不语,登时醒悟过来:“‘观山河大地,如同明镜照应虚像’,我们此刻在山河虚像灯里面,脚下踩的多半就是灯台了,对不对?”


“不错,正是山河虚像灯!”九幽神君慨然叹道:“这盏灯是五冥神君遗留下来的法器,今日我便传与你,你见到馨月公主时只需出示神灯,她自会明白。”


“遗物?”高庸涵和叶帆同是一惊,不由自主地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问道:“难道五冥神君已经仙逝了么?”


“唉,一切都是劫数!”九幽神君沉声道:“九界坍塌,使得地府千余年间,没有一个修真者降临,为此我和五冥神君苦思不得其解。地府和仙、魔两界不同,若是人手不足就会管不过来,魂魄便会到处乱跑,一旦乱将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们很是担心。”


幽冥界虽说自成一统,不曾参与到仙魔之争当中,但是也需要不断补充人力,尤其是有相当修为的修真者。随着数百年来战乱不断,凡间死伤众多,大量魂魄急剧涌入地府,随之而来的压力可想而知。加上幽、冥两界积怨重重,时不时闹出些纷争,人手就更加不足了。就像仙界和魔界,如果真的没了修真界的补充,长此下去,只会在不断的争斗中将自身元气耗费一空。而幽冥界要是到此地步,实在不敢想像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兴许再没有轮回,生命也会就此终结吧。


“我明白!”高庸涵和叶帆相视点头,对于此间的厉害关系深有体会。


“你们两个能明白这层道理,那是再好不过!”九幽神君回忆道:“当时,我和五冥神君都忙于天劫过后的善后事宜,并没有太在意此事。直到凝愁仙子的出现,才使我们意识到,再不设法解决,可真就天下大乱了。”


“当年和凝愁仙子交手时,我才注意到,幽界的怨气已然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于是在凝愁仙子退却后,我开始着手查看。”九幽神君皱眉道:“我前后花费了五六年的功夫,想尽办法都不能化解怨气,无可奈何之下,只有通过神识和五冥神君商讨。”


“两位神君果然神通广大,神识竟然可以相隔万里直接进行交流,实在令人钦佩!”高庸涵曾经历过九幽冥瀑,深知其对神识的损害有多大,而两人竟然可以通过神识交谈,这份神通实在是难以想象,心生好生佩服。


“我们二人自负修为不弱,可一样还是化解不了怨气,唉!”九幽神君摇摇头,叹道:“我一问才知道,五冥神君也已发觉冥界阵眼呈不稳之势,正为此忧心不已。”


幽、冥两界的主宰,自然知道历经数万年的怨气一旦弥漫开来,会对地府造成什么样的灾害。而尤为可虑的是,经过凝愁仙子这么一闹,幽冥两界阵眼外的那层禁制都已是脆弱不堪,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两人神通广大,却在怨气面前束手无策,于是相互印证心得,决定深入阵眼查看一番,而后再作计较。


“我们相约同时进入阵眼,熟料这一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九幽神君的语气大为不甘,颇为失悔地道:“若是提前布置妥当,恐怕五冥神君也不会出事了。”


“师尊,这件事再没有人知道么?”叶帆怎么都想不通,这等大事,两位神君居然不谋而合地没有告诉任何人,实在是不可思议。


“嘿嘿!”九幽神君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们一来担心会引起恐慌,平白增添诸多麻烦,二来也怪我们太过自负,行事鲁莽,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正因为此,两人骤然失踪,引起了极大的混乱,可谓是始料不及。


“难怪有传言说,凝愁仙子离去后不久,两位神君突然之间杳无音信,原来是为了怨气进入到幽冥界阵眼当中。”至此,高庸涵才恍然大悟,不无惋惜地叹道:“只可惜你们走的实在太突然,以至于事后幽、冥两界谣言大盛,从此不得安宁,唉!”


“唉!”回想起当日情景,九幽神君不禁大为感慨。


“神君不必担心,虽说两界时有纷争,总的说来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高庸涵听出他叹息中的落寞之意,安慰道:“两位神君苦心维持,这份功绩终究会被大家所了解的。”


“哼,那些虚名不说也罢,只求能设法消除怨气带来的隐患,也就心满意足了。”九幽神君摆了摆手,续道:“还好,两界阵眼有相通之处,五冥神君硬是撕破虚空到了我这里,我们二人才得以相聚。而后一同发力,费尽周折,总算是勉强将局面控制了下来。只可惜,五冥神君不幸亡故,实在令人痛心之至!”


九幽神君和五冥神君何等修为,可是面对无穷无尽的怨气时,也颇有力不从心之感,其中的种种凶险自不必待言。经此一役,九幽神君固然是元气大伤,而五冥神君更是在紧要关头舍弃性命,以元神附着在山河虚像灯上,牢牢守住最为关键的一处虚空,这才将阵眼稳定下来。怨气之恶毒狠厉,由此可见一斑。


叶、高二人怎么都想不到,堂堂的冥界至尊竟然会以这种方式逝去,一时间唏嘘不已。


“我和他做了一辈子的朋友,也做了一辈子的对手,没想到他就这么先我而去,实在是——唉!”这一声长叹,说不尽的惋惜怀念。


“如今幽界的危机算是遏制住了,可是冥界数百年来情形如何就不得而知了。”良久之后,九幽神君心绪渐渐平静下来,缓缓说道:“我一直记挂着冥界,无奈身在此中无法出去,直到叶帆出现,才给了我一线希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