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七章 第七章(15)

麦家1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URL] 少老大还赤着脚,桂花上前扶他坐下。少老大一屁股坐下,神情木木地自语道:“这就麻烦了,进了那鬼地方要杀他就不那么容易了。”当初以为杀他如杀鸡,顶多中田在客栈守个通宵而已,所以他对南京夸下海口:快则三天,慢则十日,陈家鹄一定命归西天。想不到,陈家鹄转眼进了黑室,而黑室在哪里?至今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少老大还赤着脚,桂花上前扶他坐下。少老大一屁股坐下,神情木木地自语道:“这就麻烦了,进了那鬼地方要杀他就不那么容易了。”当初以为杀他如杀鸡,顶多中田在客栈守个通宵而已,所以他对南京夸下海口:快则三天,慢则十日,陈家鹄一定命归西天。想不到,陈家鹄转眼进了黑室,而黑室在哪里?至今只有一个抽象的信箱。

“我不要信箱!我要地址!地址!!”少老大在沉默中爆发,抓住警长的肩膀怒吼,歇斯底里,有一种让人陌生的威严和丑恶。做狗的也是有脾气的,何况如今又是大警长,脾气已经越养越大,虽然明知有主仆之分、提携之恩,但在尊严和脸面丢尽之际,冯警长忍无可忍,以失控告终,气咻咻地拂袖而去,任凭桂花怎么追喊都没有回头。

蒸脚的好处是可以提高睡眠质量,入睡快,睡得死。结果可想而知,这天晚上少老大的脚是白蒸了,气愤,担忧,焦虑,不安,随着夜色潜入他心底,令他充分体验到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心像被一只无形的黑手拿捏着,血液从心脏出发,噌噌地往头脑里冲,眼睛闭着都亮晶晶的。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其实,这天晚上没什么月光,是失眠冲淡了夜色,放大了夜光。

失眠也有好处,让少老大想明白了几件一直悬而未决的事:一,冯警长养在黑室里的内线久不露面,说明极有可能是出事了;二,黑室地址久寻未果,说明对方在重创之下已经高度警惕,保密措施严密,常规的办法已经难以奏效,他必须另辟蹊径;三,现在他手上一时还打不出更高级的牌,相比之下萨根是目前最可能给他建功的人选,因为他手上毕竟有陈家鹄妻子这张底牌;四,陈家鹄进黑室的事必须如实向“宫里”汇报,不能再捂,再捂只会让自己难堪。

所谓“宫里”,指的是日本陆军设在南京的最高特务课。

众念在心中盘旋,如梗在喉,不吐不快。少老大不惜叫醒桂花,将这些想法和盘托出,征求她的意见。桂花睡眼惺忪,但意识很清楚,她认为“宫里”在重庆肯定还有其他组织,她建议丈夫应该把他们现在面临的困难如实甚至是夸大地向“宫里”反映,争取更多力量的支援,共同来完成这项艰苦的任务。会哭的孩子总是长得快,因为哭了就有奶喝。桂花力劝丈夫不要硬撑,要学会哭。

“实在不行,”桂花坚定地说,“我一个人去一趟南京,我去哭。”

少老大不同意,坚决不同意。现在武汉的仗打得很凶,路上太危险。这么好的老婆他是丢不起的,他恨不得含在嘴里呢。难怪他要生冯警长的气,把姜姐藏着,怕他染指。怎么可能呢?他前心后背都爱着她,他左手右手都需要她。他决定天亮后去找萨根聊聊。

事实上,此时天光已经发亮,山岭的那一边已经透露出新一天的曙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