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七章 第七章(13)

麦家1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URL] 六 重庆晴空丽日的日子不多,但不是没有。这天就是这样,天高云淡,日头分外旺。时近中午,炙热的阳光直直地洒落下来,将屋顶的片片青瓦晒得干焦发白,亮晃晃地腾起一团团氤氲的热雾,直扑人的脸面,同时也将围墙脚下的夹竹桃烤得蔫头耷脑的,像一个被岁月抽干了精血的女人,在烈日下垂头枯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重庆晴空丽日的日子不多,但不是没有。这天就是这样,天高云淡,日头分外旺。时近中午,炙热的阳光直直地洒落下来,将屋顶的片片青瓦晒得干焦发白,亮晃晃地腾起一团团氤氲的热雾,直扑人的脸面,同时也将围墙脚下的夹竹桃烤得蔫头耷脑的,像一个被岁月抽干了精血的女人,在烈日下垂头枯立。

惠子提着萨根给她买的旗袍回到家,见母亲正坐在屋檐下的阴凉地里择菜,便从提袋里拎出旗袍,在身上比画着,笑眯眯地问母亲好不好看。母亲丢下菜,退后两步,上下打量一阵,拍着手连声道好:“哎哟,惠子,你穿我们中国旗袍真好看,比你照片上穿的那些和服好看多了。”

适时家燕放学回来,一见惠子身上那件漂亮的旗袍,禁不住扑上前,拉着她转来转去地看,赞叹道:“哎哟,你看这花色,这样式,真好。嫂子,你在哪里买的?”

“重庆饭店。”

“谁陪你去的?”不等惠子做答,家燕睁大了眼,“我二哥回来了?”

“没有。”

“那是谁陪你去的呀?挑了这么好看的旗袍。”

家燕又是观看,又是手摸,爱不释手,满口赞誉:“啊哟,你看这料子真好,绝对不是本地货,这花色你看,颜色多正。看,这做工也很考究啊,针脚好细密好匀称。”

陈母看女儿这么喜欢,笑道:“这么喜欢啊,现在好好读书,将来自己挣钱去买。”

家燕问惠子:“多少钱,一定很贵吧?”当然不便宜,二十美金呢。家燕听了惊叫起来:“哎呀,都够我买几年衣服的了。嫂子,你真舍得嘛。”

“不是我付的钱。”惠子笑。

“谁付的?”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母亲上来干预,“快去洗手,准备开饭。”

家燕掉转头,矛头直对母亲,“妈,是你付的吗?你好偏心哦妈,你对嫂子这么好,我妒忌!我妒忌!”

老人家也关心这么贵的旗袍钱是谁付的,惠子遂实话相告:是萨根。先一步回来的家鸿,此时正在楼上房间里看报纸,自听到楼下传出“重庆饭店”的信息后一直竖着耳朵在偷听,这会儿又冒出个“萨根”和“美金”什么的,觉得这可能是个情况,记在心里。下午去了单位,家鸿犹豫再三,想给陆所长打电话,最后还是没有打。

凡事开头难。

何况是一口锅里吃饭的,更难!


有一句谚语,说的是重庆的天气:早晨大雾出太阳,两个太阳一场雨。由于山多,水汽很容易下沉,所以雾多。如果早晨大雾弥漫,说明高空中的云层已经很薄,所以要出太阳。但是总的说山里水分太足,加上四周环江绕水,太阳一猛水汽迅速升空、积聚,到了夜晚,太阳走了,温度下降,带着热度的水汽迅速化作雨水,所以容易下雨。

这天白天的太阳出奇地猛烈,预示着雨水将加速形成。果然,天一黑,雨水便淅淅沥沥下来了。五号院本来就静,下了雨更静。看门的德国牧羊犬伏在门卫室的屋檐下,瞪着幽蓝的眼睛,注视着老孙办公室的一窗灯光。它是老孙从杜先生身边带过来的,跟老孙感情笃深。老孙因为它立功多次,又是雌性,给它取名叫“功主”,谐“公主”之音。

门卫室的电话突然大作,“功主”顿时跃起,冲到门卫室前,看到门卫已经接起电话。门卫放下电话,对“功主”说:“喊你孙大哥来接电话。”“功主”心领神会,冒雨跑去,到老孙办公室窗外狂吠。

老孙从楼里跑出来,对它招呼,“行了行了,别叫了,我这不去接了嘛。”

“功主”摇头摆尾地跟着老孙进了门卫室,抬头看着老孙接电话。老孙放下电话直奔陆所长办公室报告情况。电话是家鸿打来的,他在经历了白天的痛苦折磨之后,夜色似乎遮蔽了他一些良心和亲情上的顾虑,终于鼓足勇气给这边打来电话。

“什么事?”陆所长问。

“今天惠子去了重庆饭店。”

“去干什么?”

“买了些衣服。”

“她有钱嘛,去那儿买衣服。”

“是萨根陪她去的。”

“萨根?是什么人?”

“美国大使馆的一个工作人员,家鸿说这人已经来过他家多次。”

“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事先不知道,没有盯。”

“小周呢,干吗不盯着?”

“你不是喊他没事才去盯嘛,今天他这边有事,没去。”

“从现在开始,给我死盯。这个马虎不得,重庆饭店这鬼地方全都是贼!好啊惠子,我就怕你没长尾巴。还有这个美国佬,让三号院去调查他一下,可别是只披羊皮的狼。”

陆所长正是由此开始重视萨根这人,其实之前萨根首次上门找惠子,小周监视到后就把情况向他汇报过,但没有引起他重视。他觉得陈家鹄从美国回来,美国大使馆的人去找他,没什么不正常的。直到后来,萨根的面目彻底暴露,陆所长才后悔不迭:他居然多次忽视了萨根的嫌疑!

否则,他们本是可以轻易捣毁设在粮店的少老大这张间谍网的。


这会儿,少老大正在接受桂花传统的日式服侍:泡脚。不是一般的用热水泡泡脚,而是用蒸气泡。专门有一只特殊的木桶,木桶的腰部加有隔板,脚就放在隔板上,下面是热气腾腾的滚烫的开水,木桶口子用湿毛巾捂着,有点专给脚蒸桑拿的意思。故乡在远方,重庆又不是南京,在这里,没有日式餐馆,没有日式澡堂,没有歌伎,没有和服,没有樱花……故乡的一切在这里都是忌讳的。只有到了晚上,桂花会穿上和服,迈着樱花碎步,哼着家乡小调,给思乡心切的夫君忙碌一次,就是泡蒸气脚。有时情绪好,桂花也会摆几个歌伎的舞姿,逗夫君一个开心。

今天,桂花心情不好,因为约定的冯警长迟迟不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