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七章 第七章(6)

麦家1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此刻,大哥家鸿也在呼天喊地。

家鸿呼天喊地,不是因为虚拟的快乐,而是出于真实的苦楚。陆所长给他上了一个套,让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很难受。就像数学上的“正无穷大”和“负无穷大”是同一个“数”一样,难受和快乐到“无穷大”时,人的表达方式往往是一样的:膜天拜地。

陆所长今天本来是要给惠子来送信的,多好的机会,看看惠子,与她拉拉家常,谈谈家鹄,也许会感受到一些信息。但车子经过军人俱乐部时,所长突然间改变了主意。

“停车。”

“怎么了?”老孙问。

“回头,送我去军人俱乐部。”

“不去送信了?”

“你去送。”所长把亲自封好的信交给老孙,“我要去看看家鸿。”

“看家鸿?”老孙思量着,“干吗?”

“我给他找了一份新工作,去跟他谈谈。”

“什么工作?”

“当你的眼线。”

他决定让大哥家鸿监视惠子——虽然他只有一只眼,但正因如此他恨透了鬼子,包括惠子。这个主意当然不错,既利用了家鸿的情绪,有操作性,又利用了家鸿独特的位置,可以“贴身监视”,无人能替代。但也挺馊的!名不正,言不顺,以致当他面对家鸿后,一时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跟他从何说起。最后,他还是决定先声夺人,跟陈家鸿打开天窗说亮话。

所长说:“家鸿,你现在已经是半个军人了,我呢也是个军人出身,我把丑话说在前,今天我们所谈的内容涉及军事机密,你一边听一边要忘掉它,走出这个门绝对不能传,否则当以军法处之。你能接受吗?接受我们就往下说,不接受你现在就可以走人。”

陈家鸿甚是惊异,不安地望着陆所长,他想到事情可能跟他弟弟有关。

所长说:“是的,你很聪明,想到了。确实,事关你弟弟的生命安全和荣誉。”

事关如此重大,怎么可能不接受,“好,我接受。”

所长说:“你要向我保证,我们今天的谈话仅限你我两人知道。”

“我保证。”

“好。”陆所长松了口气,慢慢道来,“首先我要告诉你,你弟弟今后将有可能从事我们国家最机密的工作。人一旦有了秘密,就像有了财富,人身安全就会受到威胁。要消除这种威胁,我们先必须要把这种威胁无限地扩大,对任何人都要有一种警惕之心、防范之意,包括你的弟媳妇惠子。我现在希望你能配合我,如实回答几个问题。第一,你弟弟走后的这些天,你有没有发现她跟什么人接触过?有没有人来找过她?”

“没有。”家鸿摇头,“至少我没有注意到。”

“二,她有没有收到过什么信件,或者包裹?”

“没有,应该没有。”

“三,你觉得她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比如经常单独出门?”

“没有,她倒是经常陪我妈出去买菜。”

“她晚上出过门吗?”

“肯定没有,我这些天晚上都没出门,可以肯定。”

“那你平时有没有发现……她在关心重庆饭店呢?比如打问它的地址、电话什么的?”

“没有。应该说……她还是……”

“很正常?”

“嗯,”家鸿点点头,可想了想,又说,“要说不正常,我觉得……她对我父母包括我和小妹都很好。太好了,好得有点不正常。”

所长也点了点头,说:“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不能消除对她的警惕。不瞒你说,据我们了解她哥哥在日本是个情报官,曾经和你弟弟有些瓜葛。我们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她嫁给你弟弟完全是个人行为。所以,今后有什么紧急情况,希望你能及时向我通报。”

就这样,所长拐弯抹角又冠冕堂皇地给陈家鸿布置了“任务”,后者没有马上答应。他觉得这件事太黑,太狠,太歪,不厚道,在丈量他的良心,考量他的品德。但他最后还是答应了,由衷地。当家鸿与所长分手后,他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会真心答应陆所长的这个馊主意,是因为他给自己找了这份工作,为了感谢他,还是由于自己内心对鬼子积蓄了太多仇恨的缘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