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九卷 反间计 第五十章 我的战友

血奔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淮海战役茫笫三段战役结束,杜聿明被俘,邱清泉被击毙,李弥逃脱。十六日,***下令把中央中国两银行的外汇化整为零存入私人户头,以免被接收。 这一天南下解放军骑兵连,李刚的战友正向防胡小镇进军。 太阳出来了。夏天的太阳;阳光比春天的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淮海战役茫笫三段战役结束,杜聿明被俘,邱清泉被击毙,李弥逃脱。十六日,***下令把中央中国两银行的外汇化整为零存入私人户头,以免被接收。


这一天南下解放军骑兵连,李刚的战友正向防胡小镇进军。


太阳出来了。夏天的太阳;阳光比春天的阳光热情。光芒比秋天的光芒刚烈。那光辉比冬天的光辉更加无私。它盛情地把大地打扮的万紫千红,它无私的奉献给大地枝繁叶茂。小镇又迎来了一个火热的七月;镇上的生意人打开店门,迎接乡下人拥进他们的小店。


李刚昨天接到上级通知,解放军南下先遣骑兵连今天要来到小镇。一大早,李刚就叫人在大街小巷贴上标语口号。


“万岁!”


“解放军万岁!”


“万岁!”


“热烈欢迎解放军先遣部队的到来!”


“向解放军学习!”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李刚心里非常激动,自己马上就要和同志们见面了。他让邢武把镇上的唢呐队也请了来。还有腰鼓队,狮子队秧歌队以及欢迎的人群。并且在镇四周布置好治安警卫。


上午十点钟,从镇北方向一队骑兵缓缓向镇里走来。青一色的黑马,双马并排前进。紧接着是纯一白色的白马。战士们精神抖擞威武无比。


“哎!这恐怕就是传说的黑马团白马团吧?”人们议论纷纷。


“妈呀!瞧瞧人家解放军多威武!”


"那是!不然国民党就被打得一败塗地?"人们紛纷议论着。


街道两旁挤满了欢迎的人群。锣鼓声,秧歌队,在鞭炮声中敲起来;扭起来。唢呐阵阵;狮舞翩翩。整个小镇热闹非凡。


“李刚——,李刚——”宋连长从马上跳下来,拨开人群奔李刚跑过来。两个人仅仅拥抱在一起。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骑兵连的同志们也纷纷跳下马来与小分队的同志拥抱在一起。李刚带宋连长和同志们来到乡政府后面的小树林里休息。乡治安大队的同志们涌上来握住骑兵连同志们的手问长问短。有的民兵同志抚摸着那膘满肥壮的战马羡慕的不得了。有的人还想骑上试试。有的民兵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骑兵连同志们的冲锋枪,丁于,何可十几位战士和骑兵连的同志们分别数月,好像有说不完的知心话。打听着老战友的情况,述说着想念之情。


李刚邢文邢武几位乡领导陪同宋连长齐指导员来到乡政府。蒋英和孔妮忙着给大家倒水喝。宋连长说:“团长要我代替他向你和同志们问好。对你们进驻防胡镇以来所取得的胜利表示祝贺。县委特为你们请功呢!”


“团长怎么没有过来?”


“大部队已经向大别山挺进,我们的团长从阜阳一带向南去了。部队首长命令你们骑兵排留在此地开展后防建设工作。我们骑兵连也不能长期留在此地。上级党委要求我们帮助你们对息县,新蔡,乌龙集(淮滨),潢川几个地区的地方武装进行一次肃清。我们的县委希望尽快在息县城内办公呢!事后我们还要向南挺进。李刚同志你有什么意见吗?”


李刚边听边想,宋连长的话没有听见。


“李刚同志,有什么困难吗?”


“噢,没有。”


宋连长看见李刚有心事又接着说:“后防工作不比前方轻松,让你们留在后防是地方县委多次要求下上级才批准的。这是党对你们的信任,也是小镇人民的渴望。”


“放心吧宋连长,我们决不辜负党的希望。”李刚握住连长的手。


“哎!邢文邢武二位兄弟呢?”齐指导员问。


李刚指着邢文兄弟俩,“这二位就是。”


指导员握住兄弟俩的手说:“小镇有今天多亏有你兄弟二人哪!李刚同志多次向上级为你们请功呢!”


邢文连忙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这些功劳都是李刚同志的,我们跟着他,他叫咋干就咋干。”邢武大声说。


李刚说道:“邢武,不说话别人就把你当成哑巴了?”说罢用手去揪邢武的耳朵。邢武用手捂住耳朵,边跑边叫:“连长同志,李队长军阀啦!”同志们都笑了。


“看到你们情同手足,让人真高兴。好啦,咱们开个会研究研究今后的工作吧。我还带来了县委的任命指示呢!”齐指导员笑着说。


参加会议的有:李刚,邢文,邢武,小春,郭川,张川,陈东,刘文,李木,胡兵,丁尚,蒋英,孔妮,丁于,何可,刘文,陈东,孟马,赵向。还有骑兵连的干部。刘丰在整编民兵大队未参加。会议决定:骑兵连的马新等十几位同志留下帮助李刚工作.乡治安民兵大队扩编为五个中队。根据县委领导的意见我宣布中国息县防胡乡政府及治安大队领导班子的任命如下:


中国息县防胡乡政府主席李刚;


中国息县防胡乡政府乡长李刚;


中国息县防胡乡治安治安大队队长李刚;副大队长邢武。


中国息县防胡乡治安大队政委刘丰。


中国息县防胡乡妇联主任蒋英。


防胡乡治安民兵大队第一中队队长王小春;副中队队长丁于。


防胡乡治安民兵大队第二中队队长胡兵;副中队队长丁尚。


防胡乡治安民兵大队第三中队队长郭川;副中队队长赵向。


防胡乡治安民兵大队第四中队队长何可;副中队队长孟马。


防胡乡治安民兵大队第五中队队长张川;副中队队长李木。


防胡乡治安民兵大队女子中队队长孔妮。(兼任)


防胡乡政府财粮邢文。


防胡乡政府文书刘文。


防胡乡民兵队大文书陈东。


会议上他们在讨论对付地方地主武装力量的政策时齐指导员说:“我们不主张武力解决,也不排除武力措施的使用。我们应采取说服教育分化瓦解的政策。因为地主武装里大多数是穷苦人,他们之所以参加地主武装是在地主的威逼下不得已而为之。采取强硬的手段会给一些家庭造成不幸。所以县委指示我们在工作中要注意政策和策略。”


关于各村民兵基层组织的建设的问题,齐指导员又说:“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组织群众,教育群众,发展民兵力量培养目标干部。最好把他们组织到乡大队里来。关于土地改革减租减息工作要分步进行,不可操之过急,待群众思想觉悟有所提高后再去完善各项工作。”


息县城警备司令部审讯室里的木柱上绑着一个人。几个士兵正在轮番给那人动刑。旁边放着老虎凳、火炉和各种刑罚工具。


“说!是谁让你放的火!”贾怀天坐在椅子上手指着那人问。


“不是老子干的!没有人指使我!”


“是不是马虎和郝老大?”


“老子没有干!”那人就是不说谁指使的。


马虎这些天利用白牡丹和郝老大给贾怀天带来不少麻烦。贾怀天的警备司令部里出了好几桩案子。首先是他的四姨太太到商店买东西被人绑了票。至今没音信。哪里去啦?在郝老大那里。自从郝老大绑了这个女人。郝老大把她关进自己的房里,昼夜让人看守着。说来也奇怪,这女人也乖乖地跟了郝老大。贾怀天也预料到是马虎和郝老大干的。一个女人你们抢了也就算了。老子不缺女人。想讹我?老子不买你的账!马虎见贾怀天不上当就和郝老大又劫了他的军库抢走了他的一批。这下贾怀天害怕啦!这要是被上边知道了可是犯了失职之罪。怀疑是郝老大和没有证据。于是贾怀天加强警戒重点防范。可就在他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军库有失火了。这天贾怀天正和他的几个属下打麻将。郝老大和马虎让卧底在警备司令部的人放了一把火。虽然贾怀天命人从火海里抢出一些武器;但是军库被炸毁还炸死了十几个士兵。贾怀天几经调查抓住了那放火之人。


“往死里打!狠狠地打!直到他说出他的后台!”贾怀天怒不可遏。


“报告!马县长和郝老大来到!”一个士兵进来禀报。


“让他们到这里来!”贾怀天让人抱马虎和郝老大叫来。他要看看这两个人的态度。


“贾司令!这是?”马虎故意装糊涂。


“马县长你认识他吗?”贾怀天指着那人问。


“笑话!我咋认识他?”马虎头摇得边鼓似的。


“郝老大你认识吗?”


“哦!有点面熟!他不是你们警备司令部的人吗?”


“警备司令部的人是不错,是他防火烧了我的军库!可他是谁的卧底我不太清楚!”贾怀天阴阳八怪地说。“来人啊!用刀子把他的柔一块块割下来!”


几个士兵要开始动手啦!


“贾司令?你的军库是谁烧的我清楚!”郝老大笑眯眯地说。


“哦?谁?”


“防胡镇上的解放军!”


“蒙谁呀?防胡镇离现场二百里,他们咋能来这里?”


“那解放军在北边离这里多远?咋就来咱息县了呢?你放着共匪不剿在你的部上大施威岂不有无能之嫌?”


“你咋知道是解放军干的?”贾怀天问。


“那天夜里他们抢你的军库出来的时候刚好被我遇见。我们还和他们交了火。他们还打死了我的一个兄弟。还有,你的四姨太太在家吗?”


“不说她的事!一个女人有啥可说头?”


“也是他们干的!”


“有何证据?”


“你的四姨太太就在我那里。是我救了她!”


“真的?”不信你问问她!”


“四姨太太现在还在你哪里?”


“司令的太太我郝某还不侍候的好好的?”


“啥意思?”


“不!”郝老大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改口说:“我让女佣侍奉着呢!”


“哦!那我贾某这里谢谢郝老大啦!放人!他娘的!这些匪徒标上了老子啦!对不起马县长和郝老大,贾某多疑了!前些日子我答应你吗去防胡镇要回马县长那批财宝一直没有功夫。好吧,明天我就出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