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四章 中国人的介入——清川江战役 第七节初战必胜—温井打响第一枪04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2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这支拒绝行贿的部队是40军120师第358团5连。在中国解放战争时期,这支部队在盛产苹果的锦州郊区驻扎时严格执行部队纪律,不吃群众一个苹果,毛泽东曾亲自下令嘉奖过他们。

40军和39军完成了部署,但敌人的主力并未上当。彭德怀以及邓、洪、韩、解都感到非常遗憾,假如敌主力增援过来,那会打一个多么漂亮的大仗呀!这就叫做“天下不如意事常八九”呀!

在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以下简称“志司”)里,彭德怀正倒背着双手,全神贯注地看着地图,地图上插满了表明敌我双方进展情况的小旗子。良久,他皱起眉头,不满地说道:“这个梁大牙,怎么搞的?这样慢慢腾腾的,要误了大事哟!”

这时,参谋长解方前来汇报战场敌我态势:“39军117师和40军一部已到达云山以北与南韩第1师进入战斗;120师到达温井以东与伪6师两个营进入战斗;东线42军主力将要到达黄草岭;敌人正自东、南、西南三个方向向温井运动,企图合击我温井部队。另外,熙川敌之主力似已撤出。”

彭德怀立刻瞪起了眼睛:“你看看,要跑了不是?”

鉴于我大军入朝情况难以长久保密,再拖下去情况必将暴露,敌人一旦警觉收缩,仗就难打了。于是,彭德怀当机立断,立即改变了原定作战决心,并同邓华、洪学智几位副司令研究决定:40军主力迅速歼灭向温井进攻之敌,而后即向南突击,截断云山之敌的退路,并防止敌人由博川方向增援;40军118师迅速回师北上,协同50军第148师歼灭楚山、古场地区的伪6师第7团;39军集中兵力,待机歼灭云山之敌,并阻止云山之敌向温井靠拢;38军迅速攻占熙川,然后向球场、军隅里方向突击,向敌侧后实施迂回,切断敌人南逃退路;同时令第66军急速向龟城前进,阻击美24师,并以一个师钳制宜川、定州方向之敌。

“一切战争指导规律,依照历史的发展而发展,依照战争的发展而发展,一成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

当彭德怀正在磨刀霍霍时,10月27日,南韩第2军军长俞财洪少将决定向温井进攻,他命令至少也要把第6师第2团遗弃的大炮和车辆抢回来,不能把这些重武器白白地送给那些向北溃逃的人民军呀,是吧?!

于是,韩军第6师第19团、第8师第10团的总共四个营向温井扑了过来。28日,他们到达了温井,并且看见了韩6师第2团遗弃的那些大炮和卡车。这时,刚刚从后面赶上来的40军在韩先楚指挥下发起了攻击。激战至29日,敌人死伤惨重,仅358团就抓了七百多个俘虏。

可惜这四个营的韩军非但没有捞回韩2团的大炮和卡车,反而连自己带来的车辆和所有的大炮又一古脑儿地送给了中国军队。

但缴获的汽车却没有几个人会开,好不容易让俘虏和会开车的干部开出了几辆,就眼睁睁地看着敌人把其余的大部分都给炸毁了,把韩先楚给心疼得不行。

当温井的激战正在进行的同时,118师的前锋团第353团正在以积雪充饥,昼夜兼程,在海拔两千多米的崎岖山路上进行着极其艰苦的急行军。北风阵阵,小雪淅沥,密云遮月,坡陡路滑。不断地有战士跌倒又爬起,一步一滑地奋力登攀。每逢遇到陡坡峭壁,后面的战士就得用肩头扛住前面战士的脚跟,前面的战士爬上去了,再抓着树木伸手来拉后面的人。战士们身上的汗水和外面的雪水互相渗透,山风一吹冻得不住地哆嗦。从国内背出来的粮食已经吃光了,战士们饥肠辘辘,又饿又冷,却依然步履如风。一个老班长和一个新兵曾有这样的一段对话:

“他妈拉个巴子的,打到鸭绿江边啦,还敢开枪开炮,老子饶了你们这帮王八蛋咱就不是老子!”

“班长,是美国鬼子还是伪军呢?”

“不管是谁,我都不轻饶!”

“我也是!”

“是个屁,前天夜行军跟不上谁哭鼻子啦?!”

“哪壶不开你提哪壶,班长你放心,这回你就走着瞧吧!”

29日凌晨,353团靠着两只铁脚板,经过两夜急行军三百公里,在龙谷洞以南将正在南逃的南韩第7团兜头截住。原来,韩7团团长林富泽上校听说韩2团在温井被歼灭,顿时慌了手脚,正带着他的队伍急急回窜逃跑。南韩第6师师长金钟五给林富泽上校发来的电报是:“除能携带的作战装备外,其余装备均予以破坏和烧毁,并到桧木洞集结。”这封电报的实际意思是: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逃出来就行。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南韩军第7团的命运已经注定要消逝在朝北山区那空旷的密林之中。

由于这里距离中国边境很近,北朝鲜老百姓对志愿军格外热情,当中国士兵正在构筑野战工事的时候,北朝鲜老人和妇女们送来了热饭,甚至有一支撤退到这里的朝鲜人民军炮兵连也赶着黄牛把仅有的几门炮拖来了要求参战。他们原来牵引火炮的汽车都被敌机炸毁了,临时改用黄牛拉大炮,虽然显得滑稽,但在山地中却很实用,什么道路都可以走,无论是占领阵地还是隐蔽防空都很方便。

中午时分,邓岳率领师主力赶到,迅速对敌韩7团形成了包围。中国士兵们听说这股敌人窜到了鸭绿江边,还胆敢向中国境内开枪开炮,心中都是满腔怒火:他奶奶个熊,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再放你一马,你还想着到哈尔滨吃生鱼片是不是?

心急火燎的118师等不及148师赶到,当晚就发起了攻击!

好似火把烧了马蜂窝,凉水浇了热油锅,枪声一响,敌人后面的车撞上了前面的车,士兵们也你挤我撞,东躲西藏,四面乱窜,场面一片混乱。

许多南韩士兵是平生第一次听到中国军队军号的啸鸣。在嘹亮的军号声中,中国士兵们怒吼着“杀光这帮疯狗”,向南韩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南韩第7团顷刻间就灰飞烟灭!

南韩人编写的《韩国战争史》后来凄凄惨惨地记述道:


“10月30日,一到子夜,中共军吹喇叭敲锣打鼓,集中大批兵力进击第2营和第3营防守的阵地正面,企图通过强袭突破,进行分割包围。两个营的全体官兵决心阻止和消灭该敌。但因敌继续以大兵力实施集中攻击,经两小时血战,我军阵地有几处被敌突破。两个营不得不撤往丰场方向。中共军乘胜追击,2时已逼近丰场附近。

在丰场,第1营为了尽力掩护前方两个营后撤,并争取时间进行整编,将李大榕上尉指挥的第1连配置在道路右侧洼地,将第2连和第3连配置在道路左侧两条棱线上,集中所有火力阻敌前进。但敌人从四面八方实施多波次突击,经约一小时的短兵相接,最后因寡不敌众,第1营被击溃,丰场终于被突破。

悲痛哉!曾在鸭绿江畔洗刷刀枪的英勇将士们,最终也未能从这狂风恶浪中冲出来!

如上所述,我军在中共军采用人海战术进行作战的最险恶情况下,为了消灭敌人,宁死不屈,英勇献身。在我军的威力面前,中共军不顾伤亡,连续蜂拥猛进。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况对我越来越不利,大部队的集结行动受到很大限制。值此,第7团团长林富泽上校,为使部队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最后战胜这一危机,断然下令:‘各部队竭尽全力分头突围,到球场洞集结。’”


战至30日清晨,韩7团大部被歼,余部四散逃入山林。几天后,在龟头洞和球场的第119师和第120师,也各自搜捕抓获了几百名韩7团逃兵。韩7团丢失了所有的重装备,全团三千五百五十二名官兵中,死伤或被俘约两千七百余人,最后仅剩八百余人逃到了军隅里,与韩6师其他各部会合。

活下来的唯一一个美国人是弗莱明少校,其他的美军顾问全部被击毙。弗莱明少校浑身十五处中弹,躺在雪地上动弹不得,成为了118师的俘虏。这时他倒想起了自己是个文明人:“我是个大学生,是文明人。”

奄奄一息的弗莱明以此为借口乞命。

三年之后,战争双方交换战俘,弗莱明终于活着回到了美国。

这个伪7团是唯一一支,也是最后一支到达鸭绿江边的韩军部队。

第40军打响了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一枪,揭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后来经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批准,10月25日被确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入朝参战纪念日”。

各军都打得不错,但因38军行动迟缓,113师于28日进至熙川,直到29日黄昏才向熙川发起攻击,而熙川之敌早已南逃,致使歼敌良机白白丧失。

在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里,恼怒的彭德怀再也没有心情叫梁大牙了,而是直接叫起了梁兴初的名字:

“梁兴初呀梁兴初,你误了我的军机,老子饶不了你!”

他随即转过头来厉声命令参谋:“立即给38军发电,令他们急速向球场、军隅里方向攻击前进,切断敌人南逃的退路,不要再让敌人跑了!”

彭德怀正在作战室里发脾气,作战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杨凤安一把抓起了电话。

“喂,喂,志愿军司令部吗?”

杨凤安:“我们是,你是哪里?”

“我是大馆洞后方医院,我们村子外面发现敌人了!是外国人!”

杨凤安:“什么?外国人?”

“对,就在村子外面!有外国军队。”

杨凤安:“有外国军队?”

“对,对,我们的部队赶快来呀!”

彭德怀大步走过来问:“怎么回事儿?”

杨凤安:“大馆洞后方医院来电话,说那个村子里,出现了敌人。”

“怎么可能?”彭德怀弯下腰去查看地图。

“是去了敌人,他们看到了。”杨凤安重复道。

“那么,66军是干什么吃的?”彭德怀生气地问。

原来,66军从新义州过江后,插进到龟城集结。龟城那里地势平坦,只有一座小山,66军在山上放了一个连。美24师一部就是从山下的公路上开过去,进至大馆洞的。

“前面有66军蹲着,怎么后面有了敌人?敌人是怎么进来的?问问他们,敌人有多少人?”彭德怀道。

杨凤安又举起话筒:“喂,有多少敌人?”

“哎呀,敌人进村了!”医院的人把电话机一扔,跑了。

彭德怀的脸黑了下来:“赶快给66军打电话!”

杨凤安立即接通了66军:“请军长听电话!”66军军长接了电话,不料,军长耳朵聋,竟听不清楚。

“请政委听电话!”政委接过了话筒。

杨凤安:“我们接到了大馆洞后方医院的电话,敌人已经到大馆洞了!”

彭德怀在旁边道:“敌人过去不要紧,但是不能让它再回去!”

杨凤安在电话上大声重复道:“敌人过去不要紧,但是不要让它再回去了,一定要歼灭它!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志司领导满以为66军肯定会歼灭这股敌人的,都聚集在作战室等待胜利的消息。不料,美军发现龟城一带有我军的大部队,又悄悄地从原路退回去了。66军又没有发现,真的是奇了怪了。

“66军是怎么回事嘛!”彭德怀感到不可思议。

洪学智:“可能是他们怕飞机,都隐蔽起来了,连敌人的进退也看不到了。”

大家都感到真是太遗憾了!

东方不亮西方亮。此时,39军已在云山附近秘密完成集结,中国军队的战刀已经悬在了美军的头顶!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