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25节:三叉戟阵形

平山大侠 收藏 1 24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25节:三叉戟阵形


“这个三叉戟阵,两翼虽强,但中央却很弱。长城会战的实战证明,冯治安的第37师战力是最弱的!刃尖上的独立第39旅战力都比冯治安的第37师一个师的战力强,只要打垮第39旅,全歼第37师对皇军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土肥原贤二



1、川岛芳子:(1906年——1948年)本名爱新觉罗. 显纾、自取名金璧辉。清朝贵胄肃亲王善耆第14女,第4位侧妃所生。肃亲王为满清八大铁帽子王、世袭贵族之一,第一代肃亲王豪格为皇太极长子。因皇族男子只能过继给本国皇族,因此将6岁时送给日本翻译官、特务、策划满蒙独立的罪魁祸首川岛浪速做养女,改名川岛芳子。说:你去东洋,会当你为珍贵的客人,送你个字叫“字东珍。”后勾搭日本陆军特务田中隆吉少佐、日本陆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多田骏大将,当上安国军司令官。在华各地猖狂进行特务活动。1945年被国民党政府逮捕,1947年被判处死刑,1948年3月25日早晨6时40分,在北平秘密执行枪决,因子弹从脑后射入,死者面目全非,无法辨认。时年42岁。

其实死者为冒名顶替的刘凤玲,因在狱中患上不治之症,被人用金条收买替死。其妹向报界透露:刘凤玲死后,其母去领金条,却不见回来,从此下落不明。而川岛芳子隐姓埋名,在长春近郊藏匿30年,于1978年病死。

2、松井久太郎:(189年——1942年)日军中国驻屯军参谋长,少将。

3、池田纯久:(189年——1942年)日中国驻屯军作战主任参谋。

4、胤景川:(189年——1942年)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下属,外务省中国课长。

5、白坚武:(1880年——19年)字馨远、号馨亚(兴亚),河北省交河县人。1910年入天津政法学堂,与李大钊同学。1920年在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手下任政治处长。1929年卖身投靠日本人。尔后制造了“丰台事件”。 1935年6月中日签署《何梅协定》与《秦土协定》后,6月底,发生白坚武暴乱事件。白坚武在天津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的暗中支持与策划下,打出“华北正义自治军” 的旗号,自任司令,收买北平军分会铁甲车大队,计划攻入北平,建立华北国。未料被侦知,拘捕了铁甲车大队的叛国分子。6月28日白坚武提前发动暴乱,领着数百人攻打永定门,被守军打散。1937年被中共地下党处决。


天津海光寺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司令官田代皖一郎正召开军事会议。他剧烈地咳嗽了一阵子,有气无力地说:“诸位,帝国皇军将对北平中国西北军29军采取行动,一举解决华北问题,现在先请松井君介绍一下29军的情况。”

日军中国驻屯军参谋长松井久太郎少将走到田代身后一幅墙壁前,一把拉开帷幔,一幅华北全图赫然入目。松井久太郎操起一根指示杆指着北平说:“北平驻军29军原是西北军一部,中原大战后,西北军一败涂地,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并西北军13太保皆如猛虎拔其牙、蛟龙去其爪,只有29军这点儿家底约10万余人。

现任军长宋哲元,山东乐陵人。此人在军阀中称得上是个枭雄,而且深通兵法。诸位请看:他把4个主力师布成了一个巨大的三叉戟阵型。”

众人盯着地图细看,果然29军刘汝明第143师驻守北平西侧张家口;张自忠第38师位于北平东侧天津;冯治安第37师居于中央北平与保定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三叉戟形。

松井久太郎接着说:“这个巨大的三叉戟,刃尖是独立第39旅,直对着天津方向。三叉戟的尾柄在河间、大名一带,放着29军的总预备队赵登禹的第132师。在这个三叉戟的外围还有万福麟、冯占海的部队。”

众人看着29军的这个阵势都觉得头痛,一时会场鸦雀无声、一片沉寂。

土肥原贤二见状说:“怎么了这是?我看宋哲元的这个三叉戟阵,也没有什么了不得。不知诸位注意到没有,这个三叉戟阵,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致命的弱点?”田代急问“土肥原君,快说,在哪里?”

“在中央!”

土肥原贤二起身走到地图旁,从松井久太郎手中拿过指示棒指着地图说:“这个三叉戟阵,两翼虽强,但中央却很弱。长城会战的实战证明,冯治安的第37师战力是最弱的!刃尖上的独立第39旅战力都比冯治安的第37师一个师的战力强,只要打垮第39旅,全歼第37师对皇军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众人听了,情绪激昂,议论纷纷,会场又热闹起来。

作战主任参谋池田纯久大佐高声叫道:“诸位请静一静。”

待众人安静下来,池田纯久说:“土肥原君,我担心这正是宋哲元的狡诈之处。他将战力最弱的第37师放在中央,是故意投放的诱弭,示弱于我。否则,他为什么又把战力较强的独立第39旅放在刃尖上呢?这明摆着是要与皇军对抗,以争取调动两翼援兵的时间,届时刘汝明第143师从西面、赵登禹的第132师从北面挟击;张自忠第38师在南面兜底;冯治安的第37师在中间起爆;万福麟、冯占海所部四处袭扰,则皇军必陷于危险之地。”

众人一听,顿时又惶惶然起来。

土肥原贤二却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三叉戟阵,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吗?不错,池田君分析的有道理,但是不要忘记了,宋哲元作战意志并不强,总想息事宁人,与皇军谈判解决华北问题,这便给我们有机可乘。另外,对三叉戟阵,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

田代急道:“土肥原君,快说说你的破解之法。”

土肥原贤二回到座位,坐下后慢慢说道:“天津不是有海军的陆战队嘛,请他们配合,制造磨擦、事端,叫张自忠的第38师自顾不暇、不敢动弹。这样皇军进攻便没有了后顾之忧。”

“好主意。”田代高兴了,转而又担心地问“那西面、北面的刘汝明第143师和赵登禹第132师呢?”

“让驻蒙皇军去骚扰一下不就结了。”

田代大喜过望:“土肥原君,真有你的!如此一来,这个三叉戟阵,三个角都不得安生,支离破碎、形同虚设,冯治安的第37师便是皇军的盘中餐了。”

土肥原贤二转而问:“松井君,军事行动的部署进行得如何了?”

松井久太郎答:“正在进行,全面部署完毕,须在20日左右。不过,中国驻屯军不足2万人,兵力太少。”

“部署太慢,要加快!兵力不成问题,我会请关东军协助。”

田代说:“土肥原君,请你再介绍一下华北自治活动的有关情况。”

土肥原贤二说:“还是请胤景君来介绍吧。”

一个面目清瘦、个子矮小的人站了起来,向与会者鞠了一躬,开口说道:“诸位……”

柳原振雄悄声对坐在身旁的中西功说:“胤景川是外务省中国课长。土肥原贤二的下属。”土肥原贤二说:“在华北还有不少汉人武装支持我们,这一方面情况就请金司令说一下吧。”

一个一身戍装的人站了起来,敬了一个军礼,一开口,众人才发现原来是个白白净净、粉皮嫩肉的女人。

与会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中西功悄声问:“这个女人是何来路?”

柳原振雄也悄声答道:“我也不知这个女人是何方神圣?”

那女人自我介绍说:“卑人便是金璧辉。”

原来是她。柳原振雄想起来了,在东京曾听本庄繁提起过这个女人。

金璧辉趾高气扬地说:“1935年长城会战后,皇军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我们进入了冀东地区。6月初,日中签署《何梅协定》与《秦土协定》后,皇军又扶持成立了殷汝耕政权,建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6月底,我们曾计划发动起义,在天津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的暗中支持与配合下,打出‘华北正义自治军’的旗号,由白坚武任司令,收买北平军分会铁甲车大队,计划攻入北平,建立华北国。未料被侦知,拘捕了铁甲车大队的骨分子。6月28日白坚武提前发动起义,领着数百人攻打永定门,可借功亏一篑,被守军打散。白桑!”

随着金璧辉一声高叫,一个瘦高个应声起立。

柳原振雄看着这个年近60的汉奸,心里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却灭掉这个民族败类。

“你要继续在29军内部进行策反,随时配合皇军的行动。你若再把事情弄砸了,我要你的命!”

说着金璧辉拔出手枪“啪” 的一声重重放在桌子上。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