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随后,我们陪同彭老总、叶副总参谋长视察了我师的农业生产、军事训练、兵工厂、兵器研究所、药物研究所等。提起这个药物研究所,的确费了我一番心血。每当我看到自己的官兵负了伤,因缺乏有效的药品冶疗,进而引起伤口化脓感染,不得不截肢,有的甚至失去生命;心中悲痛不已。因而萌发了将后世的一些药品生产出来的想法,于是借这次东征,从太原城里请来了八、九个搞医学教化学的技术人才,其中有两个是研究药物的,还弄来了一些实验仪器和设备。我把这些人召集起来,利用自己的后世记忆,将几种常用的药品告知他们,如链霉素、盘尼西林、消炎粉、葡萄糖盐水等。当然,具体的生产方法和工艺我是不懂的,但我可以提供生产这些药品的原料成分,大致的生产过程和研究方向,以及药品的性状、功能主治等。其余的就要靠他们自己去探索,我估计没有个两三年,是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的。彭老总、叶副总参谋长看完后感觉不错,表扬了几句,便打道回府了。

接下来,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次战役的布署当中。我拿着情报处送来的敌情信息:包头地区只有蒙古军骑兵一个团和地方保安队驻守。西面,五原至临河一带,有蒙古民族军的一个骑兵旅近4000人。东面,呼和浩特及周边地区有蒙古云王端旺楚克的第一骑兵旅和一个独立骑兵团。若我军攻占呼和浩特,就等于察、绥两省西边的防御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必将受到来自察哈尔的一个蒙古骑兵师与绥远方面国民党军八十四师与八十六师的三面夹击。敌军总兵力达四万余人,且骑兵多机动能力强。我师能出动的最大兵力是三个步兵旅、一个骑兵旅、一个警卫团和一个补充团,约三万三千人,兵力相对处于劣势,但我师武器装备及战斗力均强于敌军,故而双方算是旗鼓相当吧。怎样以较小的代价来赢得这埸战役的胜利,这就使我不得不反复思考、斟酌。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一个完整的战役计划逐渐形成了。

六月二日,我们在鄂尔多斯召开了全师团以上干部的作战会议,唐副师长宣读了中革军委的作战命令,政委作了“北进战役”(我们将这次打通国际线路代号为北进战役)的政治动员报告,强调了这次战役的重大意义,要求近卫师全体指战员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央的命令,听从上级的指挥,以勇敢顽强的战斗精神,完成中央交给我师的光荣任务。随后,我对这次战役敌我双方的态势作了详尽分析,说明我师这次战役采取的策略是先东后西,战术特点就是一个字“快”!其具体部署是:一、我和政委率师特侦营、警卫团及补充团于六月四日晚十时从达拉特旗附近北渡黄河,以一部控制东河渡口,主力乘夜包围包头镇,歼灭守敌蒙军独立骑兵团。尔后,补充团沿黄河西进,攻占巴彦花,阻击驻五原蒙军独立骑兵旅东进增援。我和政委则率警卫团驻守包头镇。二、以第三旅、骑兵旅组成左纵队,由王参谋长指挥,尾随补充团过河,然后挥师东进,于六月八日晚十时前从西、北两面包围呼和浩特。三、再以第一旅、第四旅组成右纵队,由唐副师长指挥,于六月五日凌晨于准格尔旗附近渡口,东渡黄河,以一部攻占清水河县城,主力则迅速北上,于六月九日凌晨五时前从东、南两个方向配合左路军合围呼和浩特。然后,左、右纵队共同组成攻城集团,由唐副师长、王参谋长统一指挥,迅速歼灭敌守军。尔后,再从容应付敌三路援军。总之,围歼呼和浩特守敌是关键,部队前期行动必须隐蔽,行动要快,在敌未发现我军作战意图之前将其兜住。否则,会给我们后续行动带来很大隐患……关于根据地的安全,就交给洪海兵的第二旅负责。结果,第二旅的干部很不高兴。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命令还得服从。

战役如期展开,晚上十时,师特侦营李营长率特种一连,分坐三艘小木船从南岸起渡。今晚的夜色不太浓,还有淡淡的星光。三艘小船在千百双目光地关注下,慢慢地溶进暮色之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南岸的人等得焦急、揪心。约四十分钟,对岸燃起了三堆火光,偷渡成功了。守卫对岸的是一个地方保安队,多年的平静生活早已失去了警惕,一到天黑,值勤的官兵不是喝酒睹博,便是睡觉,结果被特种一连的勇士们轻而易举地全给收拾了。我见到信号,便下达了渡河的命令。顿时,南岸渡口沸腾起来了,灯光火把,把近岸河面照得通亮,警卫团、补充团的战士们从近岸处抬来大大小小的木船和羊皮筏子,从渡口下游两三里处驶来了一艘大渡船。一时,千军万马紧张而有秩序地开始北渡。我随警卫团渡过黄河已是凌晨一时多了,特侦营已先行出发,这里离包头镇还有30多里,我命令警卫团立即出发,补充团随后跟进,必须在凌晨五时前全部赶到。

我于凌晨四时到达包头镇附近,师特侦营李营长跑来向我报告:包头镇只有两百余户人家,镇上驻扎敌团部和两个骑兵营,还有一个骑兵营驻扎在附近的一个小集市。情况弄清之后,我立即下达战斗命令:警卫团负责解决包头镇之敌,特侦营和刚到达的补充团的两个营负责歼灭驻守小集市的那个骑兵营。要求不放走一人一骑,尽量做到先控制敌人的战马,若敌人负隅顽抗,则迅速干净歼灭之。攻击时间定为凌晨五时,各位执行去吧!

“是!保证完成任务!”十余位营、团干部齐声回答。

我呆在临时指挥所,一边了解左、右两纵队的渡河情况,一边耐心等待着包头镇的消息。约五时十分左右,包头镇方向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但没过多久便平息下来,接着传来胜利的消息,敌骑兵团1100余人被全歼,其中俘虏近1000人,缴获战马1200余匹。我得知缴获这么多的战马,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便朝镇里赶去。我到达镇里后,天还未大亮。警卫团团长、补充团团长及李营长分别向我祥细汇报了战斗情况,我军只伤亡了十几个战士,这令我非常满意。我命令部队抓紧时间休息、吃饭。早餐后,补充团按预定计划向西挺进,我叮嘱廖团长到达巴彦花后,要修筑好坚固的防御工事,加强侦察和岗哨,防止敌骑兵旅的偷袭。

上午十时许,政委率师部大队人马来到包头。我们决定把师指挥部设在此地,命令警卫团在包头及周围有利地形构筑防御工事,确保包头镇的安全。下午,我和政委领着十几个人去包头镇周围察看地形。这十几个人是中央派来的,其中有几个是专家、工程师,负责包头钢铁厂和包头飞机场的选址。转悠到太阳落山,大家才疲惫地回到镇上。许参谋送来了左、右两纵队发来的电文,告知部队已顺利渡过黄河,正按预定计划执行。我和政委阅完后会意地一笑,感觉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于是,我当即口授回电:

唐、王:

来电已阅。在战役总的原则下,你们可相机行事,果断决策;不必事事请示,以免贻误战机。

陈 程

然后,我与政委签名,命许参谋即刻发出。其实,这也是对他们一种信任和培养,让他们放手施为,日后能独撑一方。

晚上,我与政委作了一次倾心长谈。我告诉政委我之所以选择向北发展,除了易于打通国际线路外,还有另外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我们攻占的这一地区,属于阴山以南,黄河以北和以东的河套平原,这一带地势平坦,土质肥沃,沟渠纵横,素有“塞上米粮川”之称。将这里作为我们的抗日根据地,今后就不要担心十万大军、二十万大军的吃饭、穿衣问题。而且这里还蕴藏有大量的地下矿产,有利于根据地的经济建设和发展。二是这里与绥远、察哈尔两省西部相依,且交织在一起,战略位置非常重要。目前,日寇巳侵占察、绥两省东部部分地区,正向中、西部渗透,中日全面战争一爆发,我们这里将首当其冲,成为日军的重点进攻方向。我打算在今年年底前再向东扩展一点,攻占集宁(今乌兰察布)至丰镇一线及周边地区,这样有利于我们今后坚持持久抗战。我估计战争将会在明年六、七月份爆发,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因此,我希望你抓紧这段短暂的时间搞好根据地的各方面建设,为抗日战争做好充分的准备。另外,尽量做好与蒙古族上层人物的沟通、交流及统战工作。我这段时间主要负责打通国际线路,并协助中央派来的工作组工作。

政委听完后,既惊震又深信不疑;慎重地说道:“老陈,我知道你的预见非常准确,这一点,我很有信心。我知道你过一段时间要去抗大工作,家里的事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好!政委,等我从抗大回来,咱俩再一起打鬼子!”我爽快地说。

第二天,我继续陪着工作组转悠,又是勘测,又是绘图,搞了三、四天才把地址确定下来。飞机场就定在包头与东河渡口之间,南边靠近黄河岸边,这里周围十余里地势平坦,估计工程量不会很大。包头钢铁厂就定在包头镇西北边,那也是一块纵横十几里的大平地。随后,我就接到中央来电:要我师组织人员,修建包头简易机场。对这件事我早已准备,工兵营多带来不少劳动工具,我和政委商量从警卫团抽调一半兵力,并动员镇上及附近的贫苦牧民和百姓自愿参加,再加上工兵营和近千俘虏,共三千多人投入修建,那场面非常壮观。其实,这个年代的机场很容易修建,就是把跑道和跑道附近的地全部铲平,用石碾子压平压紧,地面坚固平整就可以了,再在跑道的一头弄上个识别的标志物就能起降飞机。弄得好一点,跑道可用钢筋混凝土。可惜,我们没有这个条件;只好用三合一混泥土(即石灰、砂子、黄土)代替。因此,工程量并不大,要求也不高,后来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把它给建好了。

六月九日,前线传回捷报,左、右纵队以神速的动作将蒙古云王端旺楚克第一骑兵旅及一个独立骑兵团合围于呼和浩特,经三个多小时激战,全歼该敌,其中俘获敌军1800余人,缴获战马2100多匹。我们立即回电祝贺,并给予通报嘉奖。

六月十日,唐副师长、王参谋长指挥部队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主动迎击增援而来的三路敌军。他们以骑兵旅牵制达尔图克的蒙古骑兵师,以第三旅牵制并阻击国民党军第八十六师,集中主力第一、第四旅打击国民党军第八十四师。十一日于凉城附近伏击敌八十四师,歼敌近万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作战物资,敌军只逃走2000余人。敌八十六师和蒙古骑兵师闻讯慌忙后撤,我师骑兵旅乘势突袭蒙古骑兵师的殿后部队,歼敌300余人。至此,我师已攻占并控制呼和浩特及周边大部地区,完成战役笫一步目标。

紧接着,我们展开了战役的第二阶段:一、由唐副师长指挥第一旅、第四旅驻守呼和浩特及周围广大地区,配合中央派出的工作队开展剿匪清霸,建立苏维埃各级人民政府,把这一地区变为红军抗日前线的根据地。二、令王参谋长率第三旅和骑兵旅第二团,立即西返,并指挥补充团攻占并控制五原至临河(今巴彦淖尔)广大地区,歼灭蒙古军独立旅。三、骑兵旅主力休整补充一星期后,立即北上,控制与外蒙接界的达来至乌珠尔舒布特一带边境地区,配合师部打通至外蒙的国际线路。

命令下达后,各部迅速行动起来。王参谋长指挥笫三旅、骑兵二团和补充团,兵分三路,左路由补充团担任,一路势如破竹,攻占乌拉特前旗、新安、复兴等地,歼敌独立骑兵旅两个营。右路由罗旅长指挥旅特侦营、一团及炮兵营一部,经西斗铺、楚鲁图,攻占乌垃特中旗,歼敌独立骑兵旅一个营和一个保安大队,然后,挥兵北上,直取外蒙边境,沿途扫除一切地方武装及马匪,控制了查干呼热、甘其毛都、扎嗄乌苏等边境地区。中路由王参谋长亲自指挥三旅主力与骑兵二团,与蒙古军独立骑兵旅主力决战于五原,经一天激战,蒙古军独立骑兵旅被歼其大半,余部逃往临河。王参谋长率主力乘胜追击,并令补充团沿黄河西进,共同夹击临河。六月二十九日,两军会师于临河城下,并对残敌发起猛攻,将其歼灭。蒙古军独立骑兵旅仅剩两百余骑逃进西面沙漠,王参谋长命骑兵二团跟踪追击,务必将其全歼。命其余各部分兵迅速攻占临河周边地区,清剿一切反动地方武装和马匪,确保国际线路的畅通。此时,我师控制地域与外蒙边界线长达400公里,圆满完成了中央交给的打通国际线路的光荣任务。

六月二十一日,我带领师特侦营护送中央派来的几个地质专家,乘坐三辆吉普车和20辆大卡车前往白云鄂博。在我后世的记忆里,这里不但储藏着大量的优质铁矿石,是包头大型钢铁厂的原料基地;而且还蕴藏有珍贵的稀土矿和其它矿产。从包头到白云鄂博约200公里,由于没有公路,我们在向导的引导下,足足走了六个小时才到,与先期到达这里的骑兵旅旅部会合。钟旅长向我汇报了有关工作,他告诉我说:骑兵旅经过补充休整,一、三团和旅直部队都已齐装满员,战士们士气高昂,现一、三团正在边境地区扫荡马匪。我听后郑重告诫他说:“钟旅长,剿匪这件事一定要认真对待,绝对不可有麻痹轻敌的思想,那些马匪大部分都是凶残成性的恶魔,稍一疏忽,就会酿成惨祸。因此,你们要深入到穷苦牧民和老百姓当中,做好思想发动工作,详细了解这一地区马匪的情况,做到快、准、狠地进行打击,争取尽快肃清匪患。”

随后几天,我派人找来几位当地百姓及牧民作向导,一起陪同地质专家找矿。我有时也给他们出出主意,这样忙碌了六、七天,基本上确定了铁矿的位置和储量情况,看他们高兴的样子,结果肯定乐观。

早两天,我接到中央来电,告知苏联援助物资将于二十九或三十日到达边境。于是,我留下一个连保护这几个专家,便驱车前往外蒙边境迎接。三十日上午十一时左右,一长溜车队过来了,约有五、六十辆左右,被帆布封得严严实的,在边境线旁停了下来。不一会过来了五个人,我急忙迎上前,一看领头的正是陈云同志,忙敬礼道:“报告首长,近卫师师长陈树相奉中央之命,前来迎接首长和苏联同志。”“哦!是陈师长,谢谢你!”陈云首长紧握着我的手激动的说。随后,又将旁边的两位苏联军官向我介绍说:“这位是苏联远东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契可夫将军,这位是护送物资的捷尔斯基中校。”于是,双方相互敬礼问好。我握着契可夫的手,用流利的俄语(这是我后世掌握最好的两门外语之一)亲热地说:“将军同志,谢谢你!谢谢苏联老大哥对中国革命的大力援助!”

契可夫也热情地说:“师长同志,想不到你的俄语说得这么好。是在苏联学习的吧!”

“将军同志,我可是没出过国也没进过学堂门的乡巴佬,这几句是跟一个老师临时学的。”我估作认真地说道。

“不!这绝不可能!除非你是个天才!”边说边摇头晃脑,那滑稽的样子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时候不早了,众人相互道别。捷尔斯基少校率护送队乘车返回,我陪同陈云首长和契可夫同志驱车直奔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