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回忆:在东沟县休整

我的回忆:

在东沟县休整

部队离开佳木斯市,直接来到了辽宁省的东沟县。来这的目的,一是部队休整过冬,二是等待上级下达下一个工程任务。

东沟县位于辽宁省东南部,东临鸭绿江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平安北道龙川郡相望,东北面接丹东市振安区,南面濒临黄海。东沟县原名安东县。一九六五年经国务院批准改为东沟县。我们的驻地位于鸭绿江的入海口处,离丹东市不是很远。我们的营区,是原来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留下的营房,好大的一片区域,球场、操场、宿舍、伙房、地窖等都较齐全,我们从佳木斯拉下来的整个部队都在这过冬。房子是红砖红瓦,虽然是平房,但高大宽敞,宿舍里还有火炕。一条火炕睡一个班,十一、二个人,炕头烫人炕尾冻人。这里的气温与佳木斯毫无二致,依然滴水成冰,好在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不惧严寒,但是晚上睡觉时,绒衣、棉衣、大衣都还得着盖在被子上。

这里生活条件比在大山里好多了,各种生活物资的采购供给,也较为充足。连队辛苦了大半年,得趁在这休整的机会,好好地恢复战士们的体力。我们的驻地离县城不远,炊事班每天都到县城里采买肉、蛋、蔬菜等副食品,改善战士们的生活。以前在大山里施工,连队有钱也难买得到东西给战士们吃。在这里,高粱玉米等粗粮比在黑龙江时少了许多,吃大米饭的时候多了,对于我们这些喜欢大米饭的南方兵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而且,这里的大米饭相当的好吃,粘性大,米油多。连队调防时我们在火车上一路看到,辽宁的一些地方还有不少的水田,可以种植水稻。由于夏季短,估计也只能种植一季的水稻。

部队在这休整,日子过得很轻松。天气好,就搞搞军事训练,走走队列什么的,也没有下达任务指标;天气不好,大家就集中学习,上上政治课。作为老兵,我们都知道,在这过冬,也只能是住几个月的时间,春天一到,我们就得开拔,到新的地方,开始新的施工。

在这期间,连队为了丰富战士的文化生活,组织了一个业余演唱队,把爱唱爱跳,喜欢乐器的战士召集在一起,排练一些节目。老兵俺在下乡插队的时候,曾经和知青插友们在大队搞过几天的文艺宣传队,识得几个简谱。参军几年,几本《战地新歌》伴随着我走南闯北,我还让家里给我订了《歌曲》杂志,每个月都给我寄来(因为部队移防频繁,地址常变,所以只能让家里帮订寄给我),虽然五音不全,但时常还能哼上几句,许多的歌儿,都是在那时候学会的。自从幺滩集训队回来后,我就成了连队的“教歌员”。这次连队组织演唱队,自然也就少不了我的份。连队里有二胡、板胡、笛子等民族乐器,一些战士还有吉它、小提琴,这些乐器加在一起,我们这个演唱队还是有模有样的。板胡独奏“绣金匾”、二胡演奏“四渡赤水出奇兵”、吉它伴唱“踏浪”、男声小合唱“军港之夜”等节目,都深受战士们的欢迎。板胡拉得好的是五班副,一个75年的山西兵,一曲悠扬动听的“绣金匾”,把驻地附近的姑娘小伙们都引到了营房;舞跳得好的是一个79年的河南兵,个儿不高,人相当机灵聪明,学啥象啥,弹跳、空翻等样样了得。据说他的父母都是县里剧团的,从小耳濡目染,近朱者赤啊。

我们的驻地,离大海不远,到海边去看看大海,对于我们这些常年在大山里施工,没见过大海的小兵,不免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力。在一个星期天里,我约上了两个战友,一同向大海边进发。我们沿着盐碱地,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啊走啊......,当时我们身上穿着过冬的棉衣,脚上蹬着笨重的大头鞋,每人都走出了一身的大汗,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登上了一条长长的“拦海大堤”,放眼望去,堤外是一望无际的淤泥,远处是灰矇矇的一片,水雾和天空连在一起,根本看不到大海的影子……这次看大海,令人非常失望。天气阴冷,海边水气重,雾大,能见度差,这些因素我们在出发前都没有考虑进去,光想着去领略大海的宽阔,浪涛的汹涌,海边的美丽......但是,在当时的大冬天里,要找一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星期天,也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部队纪律严格,不到星期天,是不给请假外出的。

在东沟县的日子,我们连队出了一次事故,挨了团里的通报批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一天上午,连队在集中进行政治学习,我们排有三个战士偷偷溜回宿舍里,修整一个从佳木斯带下来的大油桶。因为我们是到处跑的部队,居无固定的住所,难以进行象样的营房设施建设。为方便用水,各个班排都自己整个大油桶,把一端的铁皮敲掉,放在宿舍门口,当“蓄水池”使用。这三个战士把油桶凿开几个眼后,觉得里面还有些许液体,就倒了出来。“是油还是水?”这三个战士在议论争论着,为验证这个问题,其中一个战士划着了一根火柴去试点一下,结果“轰隆”一声,油桶爆炸了……,汽油是易燃易爆物品,当它为液体状态时,遇火即燃烧,若是气体状态下,则这个“燃烧”更加猛烈,那就是爆炸了。我们听到爆炸声,连忙跑回宿舍查看,大油桶的上盖被掀开,被崩到天花板上再掉下来,三个战士的头面部被爆炸的火焰烧伤,幸好是冬天,穿得厚实,加上油桶里的汽油很少很少,三个战士的身体及各大部件无啥大碍。当时我们团长正在几百米外的一个连队检查工作,听到爆炸声也赶了过来,看到这情况后,马上用自己的座车把这三个受伤的战士紧急送往沈阳野战医院进行医治。我们连长,少不了受到一通严厉的批评。这三个战士在沈阳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才痊愈,回到连队时 被医院养得白白胖胖的。

这一年的年底,部队进行了老兵复原,一些共事多年的战友复原退伍回了家乡。我们一块从富川县入伍的老乡复原了好几个,与我最要好的十班长小盘也在复员之列。本来,我也向连队提出要求复原申请的,但连队没有批准。为照顾我的情绪,连长特地批准我与指导员一道送老兵复员,一直把退伍兵送到丹东市,送他们上了火车。过后不久,还让我探了一次亲,回家看望了家人和亲朋好友。再后来,部队就接到命令,往下一个地点----内蒙古自治区的赤峰市开拔了。



我的回忆:在东沟县休整

这是退伍的战友在鸭绿江边的留影



我的回忆:在东沟县休整

我和指导员及小盘的合影,可惜相片花了



我的回忆:在东沟县休整

探家时,我到天安门前留个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