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17节:日军战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17节:日军战力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日本不会对苏联发动全面的侵略战争,因为它还没有实力,没有准备好。但是我必须提醒各位,半年前,也就是1936年11月,德意日三国就已经结成了初步的政治同盟。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和升级,德日双方都感到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全面合作。所以日本挑起局部的战斗甚至战争,是完全有可能的,红军必须做好应对战争

的准备。” ——柳原振雄


“伊凡同志,日本海军方面呢?”一位海军军官问。

“日本海军以海军省、军令部为其首脑。常以陆军分庭抗礼,两军经常为争权夺利而相持不下。陆军一向主张侵夺亚细亚大陆,占领满蒙与中国,欲与苏联一决高下。海军却认为向太平洋尤其是南洋扩张,才是日本的前途所在,故坚持以美英为头号敌国,对陆军的战略不甚积极。

日本陆军内部又有中央机关元老与海外驻军少壮派的矛盾。陆军省中各中央机关元老大多出身于长州藩,结成了长州藩派系,多为高级将官,功成名就,凡事从长计议,不肯轻言征战。少壮派以关东军为大本营,大多出身于农民,对社会贫富不平、急躁浮动,急欲建功立业,改变命运。

对外扩张、侵略,日本国内上至天皇,下至百姓,并无不同,只是缓急之间泾渭分明。军部比内阁、天皇急迫,陆军比海军急迫,少壮派比元老派急迫,而少壮派中又以坂垣石原急迫。

自1868年明治登基为天皇后,日本天皇已历三代。明治在位44年于1912年死后,第2代天皇大正于1912年登基,在位14年于1926年死后,第3代天皇裕仁于1926年12月25日登基,年号昭和。裕仁是大正天皇的长子,号迪宫,生于1901年

4月29日。

“你认为,日本会对苏联发动侵略战争吗?”伏罗希洛夫元帅神情专注地看着柳原振雄说:“伊凡同志,这一点对红军来说,十分重要!”

“元帅同志,明治维新使日本从闭关锁国和封建制下摆脱出来,尽管还不充分,但毕竟受到了近代资本主义的思想的影响,使其生产发展迅速,人口增长飞快。这些因素同民政性内在的向外发展的欲望相结合,便企图向海外,特别是向亚洲大陆寻求民族发展的出路。日本的老师英国不在欧洲大陆上谋求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而是专门依靠大陆上列强间的势力均衡,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地掠夺殖民地,剥削文化落后的弱小民族。与此相反,苦于土地狭窄、物质贫乏、人口增多的日本,唯一的出路就是要和亚洲大陆保持紧密的联系。

因为日本是个太平洋上的小岛国,岛内不仅资源匮乏、而且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时常发生,使得日本人对广阔的大陆有着无比的向往,‘向大陆扩张’已经成为明治维新后,日本的基本国策。而环顾日本四周,只有北方有着大量的土地,因此向大陆扩张也就是‘北进’。在日本占领朝鲜后,大陆政策与沙俄的远东政策发生了碰撞。两国遂在1904年于中国的东北爆发全面的日俄战争,结果日本战胜。日本借口保护其继承沙俄在中国辽东半岛的特权,向旅顺派遣了4万多日本军队,这便是关东军的前身。从此中国东北落入日本的势力范围。”

“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全面占领中国东三省之后,在1932年又成立了听命于日本的满洲国。虽然早在一战时日本天皇就将大洋战略做为重点,但是陆军省在其岛国意识的影响下、日本将注意力放在了北进上。

在巩固满洲之后,日本军部加紧了对苏联和蒙古的挑衅。日本军方认为:若要确立在亚洲的霸权,夺取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控制权,是其中的关键一步。为了准备进攻苏联,日本加紧了侵蚀中国的速度,首先是中国华北。

华北拥有中国35%的煤矿和80%的铁矿,还有金、硫磺、石棉、锰等战略矿藏,以及棉花、小麦、大麦、大豆、烟草和其它农业主产物,这些物资是保证日本进行战争所必需的资源,并可以在亚洲大陆上建立一个重要的战略基地,这样日本的大陆延伸政策即北进才能得以实现。

同时日本的北进扩张得到了美、英、法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英、法想利用日本作为反苏的突击力量。美国则在传统的孤立主义和中立政策的幌子下,加紧向日本供应废金属、石油等战略物资,大发战争之财。

不过所谓的‘南进’与‘北进’都只不过是日本为获得大陆这个目标所采取的不同方式罢了。因此,不论是南进还是北进,

侵略扩张是肯定的。

另外红军的情报部门应十分重视搜集、研究日本陆军的参

谋。因为日本陆军的参谋是一种资格,只有陆大毕业生才能当参谋。1885年至1935年,50年间约有2500名左右的毕业生,每年约有50人,人数很少。因此参谋被视为精英中的精英。在中国已经发生的战争,无一不是这些人策划、挑起、扩大的。

日本人的思维方式特点是过程本身重于结果。所以,日军参谋分为3等,1等是作战参谋、2等是情报参谋、3等是兵站参谋。所以,只要密切关注日军的人事变动,看什么人在那一支部队任作战参谋,或是那一个作战参谋晋升为指挥官,就能分析出日军动向的端倪。

同时,由于日军分为5个等级,我们便可以从序列番号中大致分辨出它的战斗力高低与强弱。只要注意日军的调动,看它将什么番号的部队调往哪些地区和战场,如此,也可以大致看出东京统帅部的战略重点在哪儿了。

比如说石原莞尔,陆大毕业。校方评价:‘石原君的头脑是自陆大创办以来最优秀的’。1935年8月任日本参谋本部作战课长,攻占中国东北三省的作战计划全部由他制定。此人极具谋略远见,军界称之为日本陆军第一战略家。还评论说‘如果条件具备,他可能成为日本的希特勒。’1937年3月晋升为少将,现任日本参谋本部作战部长。

坂垣征二郎,陆大毕业。日军少壮派首领之一,参加过日俄战争。1929年任关东军参谋,9.18事变后任伪满政府顾问、军政部最高顾问、关东军参谋长。日本军界有个说法:‘石原的脑力、坂垣的武力’。

土肥原贤二,1912年11月日本陆军大学24期毕业。1931年9月任沈阳市长、10月在华北建立特务机关。1932年升为少将,3月在天津正式成立特务机关,并任机关长。9.18事变后,20日为奉天市长。1935年6月,又去华北策划自治。签定《土肥原——秦德纯》协定,夺取察哈尔大部主权,又组建殷汝耕‘冀东防共自治政府’, 逼迫宋哲元在北平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晋升中将。现任第14师团长。

试想,日军由这样一些参谋出身的战争狂人、疯人掌控,不发动战争,岂不是咄咄怪事!”

“这么说,苏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了!”

伏罗希洛夫忧心忡忡地叹道。

“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日本不会对苏联发动全面的侵略战争,因为它还没有实力,没有准备好。但是我必须提醒各位,半年前,也就是1936年11月,德意日三国就已经结成了初步的政治同盟。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和升级,德日双方都感到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全面合作。所以日本挑起局部的战斗甚至战争,是完全有可能的,红军必须做好应对战争的准备。”

“你认为红军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朱可夫追问。

“一是战斗力的提高。战斗力包括两个因素:一是物质的,也就是武器装备、后勤供应等;一是精神的,也就是战斗精神与意志。战争巨人拿破仑说得好:‘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精神。’

日军历来强调精神因素和主动进攻、近战、以步兵为主等传统观点和战法。日军武器装备和技术装备在亚洲虽然无国能比,但与西欧各国相比,却相差太远。由于国力有限,这一现状在短期内又无法改变。

因此,日本军界高层认为:当务之急是一方面要努力设法改变装备落后的状况;另一方面是以现有的装备与强敌战斗,更必须充分发挥精神的作用。重视精神作用,也是日本民族的特点和日军一贯的作战指导思想。从1894年的日清战争直到现在,日军一直强调精神因素,取得了不少成功的战例。

所以,日本军界高层认为:‘胜败之举,不在兵力多寡,精练而富有攻击精神的军队,可以寡敌众。’日军虽然在武器装备和技术装备上处于劣势,但深信并坚定地尊循‘攻击精神旺盛的军队,可以超过物质的威力而取最后的胜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