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头租来卖花童乞讨:一个娃每天能赚50-80元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1 1706
导读:宝安警方12日深夜在行动中再解救4名卖花童,“蛇头”招供——   “两个娃,一年租金一万”   深圳新闻网讯 13日,本报报道了宝安区龙华人民公园门前5名卖花女被解救的新闻,警方在当日的行动中传唤5名成年人至派出所接受调查。下午,记者从宝安区公安分局公共关系协调中心了解到,12日晚,龙华街道龙城派出所再次开展解救行动,在一出租屋内现场“揪”出疑似蛇头1名,解救儿童4名。经龙城派出所初步调查结果显示,除一名11岁女孩为“蛇头”女儿外,其中6名儿童是3名“蛇头”从老乡手中“租借”所得,每年给

宝安警方12日深夜在行动中再解救4名卖花童,“蛇头”招供——



“两个娃,一年租金一万”



深圳新闻网讯 13日,本报报道了宝安区龙华人民公园门前5名卖花女被解救的新闻,警方在当日的行动中传唤5名成年人至派出所接受调查。下午,记者从宝安区公安分局公共关系协调中心了解到,12日晚,龙华街道龙城派出所再次开展解救行动,在一出租屋内现场“揪”出疑似蛇头1名,解救儿童4名。经龙城派出所初步调查结果显示,除一名11岁女孩为“蛇头”女儿外,其中6名儿童是3名“蛇头”从老乡手中“租借”所得,每年给予卖花儿童家庭一定报酬。警方表示,儿童到底是“租借”还是拐卖所得,还在调查之中。



警方行动:



连夜突击再解救4名卖花儿童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需要被解救的卖花女孩远远不止5名,而控制儿童的恶势力可能还藏匿在某处,所以我们在昨晚又展开了突击解救行动。”昨日下午,龙城派出所武队长接受了记者采访。



本月12日晚11时许,为确保行动的成功,由5名民警,5名巡防员组成的便衣突击小组趁着夜色出发,据武队长推测,疑似“蛇头”可能还藏匿在腾龙花园4栋某出租屋内,“据小区内出租屋管理员提供线索,该栋101、204长期居住着数名儿童,很可能是卖花女孩”,掌握这一重要线索后,突击小组果断出击,不动声色地来到该小区4栋101、204室门前,随着一声令下,10名队员夺门而入,疑似“蛇头”张国华现场被控制,“101房是个夹层,里面解救出2个小孩,204里面又救出2个,其中一名为男童。”办案民警张警官表示,办案民警行动迅速果断,未遇到犯罪嫌疑人的抵抗,将疑似“蛇头”带回派出所后,几名民警连夜审讯至凌晨5时才结束。



“凌晨2时,我们将采集的血样加急送到DNA检测中心进行检测,经初步结果显示,被称之为瘸腿的邱模来、张国华、邱小萍有胁迫不满14岁未成年人行乞行为的嫌疑,而被解救的9名儿童中,邱建萍为邱模来的女儿,至于其中6名孩童,据邱模来交代,是他们从老乡手中“租借”所得,而侏儒女子已经成年,平日与卖花女孩一同卖花乞讨。”张警官说道。

“蛇头”账单:



一个娃每天能赚50~80元



卖花儿童是蛇头“租借”的?未成年人何以变成了交易物品,明码标价的租借给蛇头,帮助他们行乞?



昨日下午,记者在龙城派出所审讯室,与蛇头邱模来面对面交谈,他耷拉着脑袋说道:“我知道错了,本来想着明年就不干了,送娃回家,没想到现在就被抓了。”



坐在审讯室内的“铁笼”内,邱交代称,他是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人,46岁,经同乡介绍,“说是带小孩来深圳行乞可以赚到钱”,2009年初,邱和他女儿以及几名老乡来到宝安龙华行乞,在租住在腾龙花园后,于2010年上半年,正式开始指示包括其女儿在内的7名未成年人到龙华人民公园等人流较为集中的场所卖花乞讨,他自己为无业游民,每日到花卉市场进货,购买红玫瑰花。“我老婆2003年得病死了,大儿子去挖煤,在工地也病死了,我自己是残疾,只好让娃出来乞讨。”邱说道。



“贫困是你教唆儿童卖花乞讨的理由吗?他们都是读书适龄儿童,剥夺他们受教育的权利,让他们成为你赚钱的工具,你觉得这么做是否合适?”记者提问道。邱回答称:“你们是不知道,我们都是大山沟里来的,我租来的一个娃,他家里生了9个,没钱养,很愿意让他出来卖花。”



依靠儿童抱腿卖花变相强行乞讨,蛇头到底可以赚到多少利润?



“蛇头”邱模来给记者晒出了一分开销账单:他手底下有3个卖花童,每日吃饭共花去30块钱,房租260元/月,水电费约300,一个月养卖花童的开销约为1500元。至于“你这一年多,靠卖花童赚到钱了吗?”等问题,邱回答的非常谨慎,他说:“赚什么钱啊!我还亏钱呢!你不信?我从老乡手上租了3个娃,花了差不多一万五,两个娃的租金就是一万,到现在我还亏了几千块,都不想做了。”



邱一再提醒记者不要忘记玫瑰花的成本,他说:“我从花卉市场买花,进价是15朵30块钱,最近情人节了,50块钱都进不到货呢……娃娃在外面卖花,最好的时候一个娃每天能卖80块钱,10块钱一朵,我一般都分娃娃5块钱,自己才留5块,你说赚什么钱呢?”

记者调查:



唆使孩童卖花已形成产业链



龙城派出所武队长认为,卖花童被“蛇头”教唆,从我国内地辗转到沿海地区乞讨,应该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就比如说这个案子,邱模来所在的那个村子,可能觉得让小孩出来乞讨不是什么坏事,相反,贫苦家庭可能还愿意这么做。”武队长分析此案时还表示,目前,我们在审讯邱模来时得到的信息是,这些孩童并非被拐卖,而是自愿被租借到深圳行乞的,但这只是邱的一面之词,没有到当地查证调查,并不能确认,下一步,派出所将在近期联系卖花童所在地警方,确认儿童信息后,再尝试寻找儿童家长,以此调查取证。而派出所控制的3名疑似“蛇头”,近期仍将被审讯,一旦认定其构成犯罪,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本月12日下午,龙城派出所胡警官在解救行动中建议,卖花童可能分布在龙华各个社区的繁华地段,单靠某个派出所的力量难以对其进行全面解救,只有联合各派出所力量,甚至各区公安分局力量,一同打击教唆未成年人行乞的黑势力,才会有比较好的效果。



宝安区龙华街道民政部门一位朱姓工作人员在协助此案调查时表示,目前被警方解救的几名未成年人身份未卜,个人信息尚未确定,只能先将他们转移到宝安区救助站暂住一段时间,待派出所民警确认相关信息,寻找到儿童家属时,才会将他们送他们返乡,“如果一直没有找到亲属,将会把他们送往深圳市福利院。”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