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三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5 1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三节 眼中的精芒一闪即逝,在挣扎了一下之后,那个浑身被灰尘包裹的人,渐渐的变得有点迷茫起来,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蓦然抬起头直盯着面前那犹如鹤立鸡群一般的张灵甫,用几乎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参谋?” 忽然睁开的眼睛,明显是周围的人松了一口气,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三节


眼中的精芒一闪即逝,在挣扎了一下之后,那个浑身被灰尘包裹的人,渐渐的变得有点迷茫起来,低头沉吟了一下,然后蓦然抬起头直盯着面前那犹如鹤立鸡群一般的张灵甫,用几乎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参谋?”

忽然睁开的眼睛,明显是周围的人松了一口气,然而一想到他先前那种近乎于昏迷的情况,还是让众人的脸上变得有点凝重的神彩。

上校高参张灵甫看着坐在壕沟里面那家伙的奇怪表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朝一旁的3连长问道:“郑连长,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伤员?”

郑连长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详细说道:“昨晚抵达这里后,我便派一排一班班长许强和一等兵马洪去罗店关注前线的战况,他们撤回来时,便带着这个弟兄。”

一班长许强也在一旁挺直身躯对着张参谋敬了一个军礼,补充说道:“长官,这个伤员是306团詹营长让我们送回来的。”

“詹文詹营长?”张灵甫喃喃的说着,同时迈步走向地上那个“泥人”,身躯随即蹲下,看着那双失去神彩的眼睛,沉声说道:“我是51师上校参谋张灵甫,不知这位兄弟属于哪支友军?”

“51师?上校?参谋?”面前那人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张灵甫,喃喃的声音似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只见他紧紧的看着面前那张陌生的脸,似乎想要从中回想起什么,但片刻之后,终究是没有什么收获,双手抱着脑袋,一脸痛苦的缩了下去,连带着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似乎刚刚的行为,让他的脑袋受到了什么刺激和伤害一般。

看到面前那人的情况,张灵甫的神情更加的凝重,偏过头问道:“他伤在哪里?”

跟着他们一同来的卫生员郑海立即上前敬礼说道:“长官,这人身上的伤口很浅,只是一些皮外伤,但很奇怪的是……”

看着卫生员神情怪异的脸,张灵甫问道:“有什么就直接说,大战在前,一分一秒都很宝贵,不要浪费时间。”

听到前面上校那略显严厉的声音,郑海明显有点紧张了起来,张嘴说道:“凌晨在检查他身上伤口的时候,似乎发现他身上的伤和血迹都有好几天的时间了,好像在前线呆了有段日子。”

“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了?第67师的人?还是第11师的?”张灵甫喃喃的说了一句,但显然这么点信息也没法让他判断出这人的身份,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人抱着脑袋痛苦不堪的模样,张灵甫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看他的样子,可能是被敌人的重伤震伤了脑子,但不管怎么说,国难之际,敢于挺身而上者,皆是英武忠烈之人,好不容易从前线捡回了一条命,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将他的命保住。”

顿了顿,张灵甫毅然说道:“郑连长,先让弟兄们好生照料一下,我去请示一下师部,看看要不要送到后面的医疗队。”

看到张参谋为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伤员,尽然费这么多的心思,一旁的众人立即感觉到了心中一股股暖意,其实别说是他们,就是连长郑浦生都觉得心头一热,他多少也是有点了解面前这个参谋的,毕业于黄浦军校第四期的张参谋在他们第51师也算是惊才绝艳之辈,行军打仗的本领自不必说,文学造诣亦是不凡,而他写的那一手好字,据说连当代书法大家吴敬恒老先生都颇为赞许,这种文武双全的年轻上校,却还没有一丝的自命不凡,这种品质,的确是让他们这些下级军官为之倾心,甘愿为之效命。

待张参谋和郑连长他们一行人离开之后,壕沟里面顿时开始热闹起来,众人压低着嗓门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其中靠“泥人”比较近的小山东刚刚似乎是听到了他嘴里的嘴,待“泥人”的动作缓慢下来,看起来痛苦减轻了不少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石头,你刚刚好像说‘参谋’?你认识张参谋?”

听到小山东之话,四周众人略微安静了一下,要知道平常他们接触最多的军官,便是连长、连副以及几个排长了,但那也不过是几个中尉和少尉而已,徒然出现在他们这里的上校参谋张灵甫,几乎是这几年来,他们所接触的最大的军官,当然,这里指的接触是指能与他们交谈和对话的,那种远远看一下的情况,他们还是看过不少将军的,只不过那种情况下,他们也粗气都不敢喘一下而已,再听到小山东的问话,要是这家伙认识张参谋,乖乖,那这小子会是什么身份?

石头似乎是听到了小山东的问话,对于这个将他带到这里的人,他似乎没有什么排斥之意,缓缓放下抱住脑袋的手,略显不安的看了看四周,嘴角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

老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挥了挥手让一旁的崽子们退开一点距离,本就黑下来的四周,因为他们的退开,似乎又明亮了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徒然间看到石头的脑袋好像点了点。

这种发现,顿时让他们一个个闭紧了嘴巴,然后惊愕无比的互相看了看,随即却又发现石头的脑袋又迟疑的摇了摇。

这下子一旁众人傻了眼,想问什么,却是发现旁边班长许强那道恶狠狠的目光,那副样子,顿时让他们一个个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都他娘的别插嘴,让小山东问,这个石头好像看小山东比较顺眼。”一直不说话的许强,看着石头的表情,倒还真像看出点了什么,这个时候当机立断的摆出了班长的架子。

小山东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石头,俺……不知道你的意思,点头是你认识?摇头又不认识?”

面前的石头,神情像似挣扎了片刻,伸手指了指他的领章,然后用低沉的声音说出了两个字:“竹节!”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的原因,他的低沉声音中带着一抹沙哑,但这话,却让四周更加的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一旁的老孟和许强互相看了一下,心中有点模样的印象,但一下子好像又想不起来什么。不过他们两个毕竟在军队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这见识也远比一旁的众人高出不少,默然半晌之后,班长许强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终于动了动,有点不确定的朝一旁的老孟问道:“老孟,我好像听说过参谋的领章,一边是军衔,一边是竹节?”

老孟抓了抓脑袋,然后从腰间掏出一个烟斗,从一旁的烟袋中倒出一点烟丝,再用火石点燃后,“吧唧吧唧”的自顾抽了起来,看他脸上那副样子,好像也不太确定,毕竟以他们的这种身份,平常也接触不到这些大官,再说了,就算是碰到了,他们也是一个个敬着礼,目不斜视的,哪里还会注意到那么多。

抽了好几下子,随着那悠悠的“白雾”腾空而起,老孟好像方才想起来什么似的道:“好像真是竹节,怪不得我看张参谋的装扮总有点怪怪的感觉,应该就是这两边的领章不一样。”

然后两人几乎同时看向依旧缩在那里的石头,互相不解的对视了一眼,这么微小的差别,他们平常根本就没有注意,而这个听张参谋说好像被火炮震坏了脑子的人,尽然到现在还记得这个,一股奇怪的念头,不由自主的从他们的脑海之中泛起,老孟手中的烟斗颤抖了一下,脱口而出道:“难道这个家伙也是个参谋?”

这个念头刚出来,连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了,面前这家伙看样子年龄跟小山东差不多,十七八岁的样子,用他们的话来说,毛都还没有长齐,怎么会是参谋?

许刚也是摇了摇头道:“说不定是参谋身边的勤务兵,就像是张参谋身旁的那两个小子?”

一旁众人提起来的心顿时落了下去,班长说的好像是不错,真要说面前这个小子是参谋的话,那也太让人吃惊了。

小山东在这个时候又问了不少问题,可自从“参谋”那两个字出口之后,石头就像是真变成了一块石头一样,再也没有半字出口,只顾抱着腿蹲坐在壕沟的角落,茫然的看着地上,这一刻,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心里头再想什么。

在这附近忙活了半天的人也渐渐的散开,铁头更是挥手冲着一旁的小山东喊道:“小豆牙,赶快睡觉去吧,这家伙说不定明天就被送到后面享福去了,烦这么多神干甚?”

小山东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在石头的对面坐了下来,默然的看了石头半晌,眼睛也快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虽然远处的炮火爆炸声越来越响,但累了一天了,困意上来,实在让人有点吃不消,就在小山东快要睡着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挣扎着起身,从身后拿出一条破旧的毯子,往前挪了一下盖在石头的身上之后,他便顿时进入了梦乡。

也就在这个时候,3连连指挥部电话旁边传来了张参谋惊讶的声音:“什么?詹文詹营长为国捐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