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美谍中国心 正文 第006章 英雄救美

佛头岭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size][/URL] 莱姆不由地加快步伐。 前面传来哭喊声,武装分子抓获的三人中有一名是女的,正把那女的推在小车旁,撕扯着,似乎要对女的进行强暴。“嗨——”莱姆扬手远远地招呼。 武装分子听见动静,回过头来,见是一个阿拉伯装扮的人扶着一个嘴角流血的人,警惕了,放开了那名女子,持枪对着这边。莱姆挟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莱姆不由地加快步伐。

前面传来哭喊声,武装分子抓获的三人中有一名是女的,正把那女的推在小车旁,撕扯着,似乎要对女的进行强暴。“嗨——”莱姆扬手远远地招呼。

武装分子听见动静,回过头来,见是一个阿拉伯装扮的人扶着一个嘴角流血的人,警惕了,放开了那名女子,持枪对着这边。莱姆挟持着赛勒曼快步向武装分子走了过去。到近前,那几名武装分子认识赛勒曼,大惊失色,问:“赛勒曼,怎么回事?”

赛勒曼“啊、啊、啊”地哑叫,有苦难言。

莱姆解释说:“大概遭遇暴徒袭击,我路过把他救了。”

武装分子并不相信。两名武装分子把那名女子推到另二名俘虏一起看押着,三名武装分子向莱姆围拢了过来,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本·拉登。”莱姆说,笑嘻嘻地推着赛勒姆往前一步,肩头轻轻一耸,长袍里的军刀滑落到手上,骤然收敛脸上的笑容,把赛勒曼往前一推,两眼暴出一道凶光,右手军刀倏地出手。但见刀光一闪,三个武装分子几乎同时向后仰去,脖子上现出一条血痕,飚出三道血线,倒在地上。

秒杀!

后面两名武装分子大惊,举枪就要射击。来不及了,莱姆速度太快,右手一扬,军刀飞出,插在一名武装分子的心口上,同时跨步向前,抬腿一脚,踢掉另一名武装分子的枪支,接着扑上去,抱住脑袋,“喀嚓”,一个细微声响,那名武装分子脑袋如同一个布袋子倒挂在脖子上,随着莱姆手松开,无声无息地软倒在地。

干净利落地干掉五名武装分子,莱姆感到一些欣慰,自由地甩甩双手,年轻的身体真好,他有一种回到穿越前对越自卫反击的战场,那时,他带着尖刀连,也是这样,押着一个越军俘虏,靠近越军的炮兵阵地,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无声无息地连续干掉越军的三个岗哨六名越兵,最后以一个连的兵力端掉了越军一个炮团。

然而,就在莱姆得意时,赛勒曼跑了。

赛勒姆挺机灵,趁莱姆对付武装分子顾不过来,急忙滚下路沟,也顾不得沟壑里尽是污黑原油,借着深沟掩护拼命往巴亚齐方向逃窜。

被解救的三人愣在当地。

其中两名男的不是中国人,而是伊拉克本地人,那名女子是中国人,还是个新潮时尚的大姑娘,约摸二十来岁,有点像电影明星章子怡,但不似章子怡带有病态,丰满性感,一掐都能出水。适才,武装分子显然要对她强暴,把她衣服撕扯开来,露出胸前一片白肉,莱姆思忖着,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居然敢跑到这战火纷飞的伊拉克来,不简单。他走过去说:“你们是赵衡阳的人吧?为什么不在十点钟前撤离?”

三名工人还没回过神来。莱姆又问一遍,那名中国姑娘眼里满含恐怖,掩上胸前的衣服,指了指皮卡车,心有余悸地说:“路……路边炸弹。”

莱姆明白了,用中文说:“赵衡阳为什么派你这样一个女孩子来?”

“公司没有多余的人,我们几个都是公司临时雇请的工人。”

“哦,是这样。”莱姆仍然好奇,“你一个中国姑娘,现在打仗,怎么没回国去?”

“我一家都在伊拉克,爸爸开餐馆,我在伊拉克上大学,战争爆发后,餐馆给炸了,大学也没法上课,我就找上赵总,帮他公司做点事。”姑娘说了一会话,情绪渐渐平稳,恢复了女孩儿本性,脸上还挂着泪水就活跃起来了,指着旁边的二名伊拉克工人,“我负责开皮卡,送他俩撤退。幸好遇上你们,要不,被恐怖分子抓走就死定了。谢谢你。你那一手太棒了,太厉害了。唰!就一下,几个恐怖分子就全倒了。你叫什么名字?”

莱姆想,自己的名字应该是莱姆还是赵长沙呢?犹豫地说:“我的名字重要吗?”

“你是大英雄,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当然重要得不得了。”

“我叫莱姆·杰弗卡。”莱姆对这个女孩有了兴趣,“你呢?你的重要名字是什么?”

“戴美儿。”

“大美人?那我这个‘大英雄’今天是英雄救美了。”莱姆哈哈大笑。

“是戴美儿,不是大美人。你的名字莱姆·杰弗卡,像是美国人名字。”戴美儿涨红着脸,打量着面前这个穿戴得像阿拉伯人的大英雄,“你是做什么的?怎么会说中国话?为什么也在这儿?”

“没时间说了,就要打仗了。大美人,快跟我走吧。”

莱姆把戴美儿三人带到椰枣树林里,叫他们候着不准乱跑,过会儿跟他一起回巴格达城。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汤姆报告,五辆遥控车辆全部开进了巴亚齐村庄。他想象得到:遥控车队开进巴亚齐村的时候,布里扎以及反美武装以为是美军送上门的大餐,然后以密集的火力向美军车队发起疯狂攻击。穿越前的原装莱姆便是这样昏头昏脑见了上帝,以至见了上帝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来到天堂的。

这种情况自然再不会发生。

莱姆说了两个字:“起爆。”

话音一落,汤姆引爆了停在小广场汽车里的遥控炸弹。随着“轰”地巨响,巴亚齐村庄里像开锅了似的。武装分子从墙后、屋内、沟壑、掩体里探了出来,对着美军的五辆遥控汽车开火了。数不清的路边炸弹、地雷在汽车边爆炸,无数炮弹、火箭弹、掷弹筒、手榴弹、各种炸弹像不花钱似的投掷到美军车队上,重机枪、机关枪、卡宾枪、步枪等种子弹更是密如急雨,对着汽车猛烈攻击。顿时,枪声、炮声、爆炸声响作一团,强大的爆炸气浪把整个车队遮蔽了……十来分钟后,在一片冲杀的嘶喊声中,武装分子冲了出来,但是,又立刻沉寂了。他们看见进村的车队没有任何美军,汽车上没有一个人,被打成筛子一样的人是穿着迷彩服、伪装成美军士兵的橡胶假人,汽车驾驶室的驾驶员也是假人。

布里扎跟在反美武装头目哈希卜旁边,瞅着被摧毁的车队,目瞪口呆。

“上当了。”哈希卜阴沉着脸说,“美国人怎么识破我们的圈套?是谁把我们出卖了?”

布里扎迷茫地眨巴着眼,也是无法理解:“计划周密,不可能泄漏。派去的赛勒姆宣过誓,是忠诚可靠的。咦,”布里扎忽然瞪大了眼睛,“赛勒姆?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远远地,他们看见赛勒姆在几个武装分子搀扶下,从村外向这边走来。巴亚齐村庄是武装分子盘踞的据点,对这一带地形都非常熟悉。赛勒姆借着沟壑通道掩护,连滚带爬地总算从莱姆手里逃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布里扎看见赛勒姆满嘴鲜血,满身油污。

“啊,啊……”赛勒姆大张着嘴,用手指着,现出割了的舌头,又拍着胸前,意思是自杀背心也给人拆了。

“怎么会这样?”布里扎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暴露了,必须立即撤退。”哈希卜说着,大叫起来,“隐蔽——”

为时已晚。

幼发拉底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嗡嗡嗡”直升机声音,潜伏在河边的十多架阿帕奇飓风般向巴亚齐村庄直扑过去。

莱姆举起望远镜,看见整个村子变成阿帕奇的实战演习靶场。成群的武装分子暴露在清真寺旁的小广场上,无头苍蝇似地乱窜,像是被阿帕奇追逐的人体移动活靶,人的生命显得微不足道,血肉横飞,人的哭喊和惨叫淹没在炸弹、导弹和枪炮的炸响声中。阿帕奇对着村子里的火力点和武装分子进行猛烈攻击,在强大的钢铁火力下,巴亚齐村庄的土地如同地震般地颤动,烟尘遮天蔽日,到处一片狼籍。

阿帕奇持续了十多分钟的轰炸和扫射,这对武装分子是毁灭性的。小广场上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尸体,屋顶上、断墙上、大树上,到处挂有人的残肢尸体。

布里扎为美军设置的埋伏圈成了基地组织的坟场。

“该我们了。”莱姆说,下达了总攻击命令。

顷刻间,巴亚齐村庄周围发出铁骑的怒吼。数十辆装甲车、步兵战车和悍马吉普从山坡、树林中涌了出来,轰隆隆地轧过河沟,轧过田园,冲开一切障碍,向巴亚齐村庄推进。庞大的阵势却可说是打扫战场。莱姆率领他的突击小分队冲到村里时,仅有零星抵抗,战车轰出几炮就没有回应了。清真寺里空荡荡的,小广场上除了一堆堆的武装分子尸体,似乎再难找到一个活人。经初步清点,共炸死打死武装分子229人,只有少数几名武装分子重伤,即便送进医院,也挨不过子丑寅卯。邓肯上校从一辆悍马车上跳了下来,轻松地向莱姆走来,说:“我们是不是小题大做?这么多钢铁滚进村里,还能有活口留下来吗?”

莱姆哼了一声,心想,不是老子穿越到这里,整个“恶狼”部队的139条人命都让这个不起眼的巴亚齐村庄给吞噬了。他扫视四周,这是伊拉克的一个普通中等村庄,墙壁用厚实的黄土砖垒就,屋顶铺着沉重的椰枣树叶,窗户是一个小长方形,有点像射击孔。经过阿帕奇的轰炸扫射,又经过装甲战车的冲击轧压,村庄是一片战火蹂躏后的凄惨:到处是炮弹壳和子弹壳,到处是被炸塌的房屋和断墙残垣,清真寺被掀掉了圆拱形的屋顶,只余下几堵破墙。一棵几人合抱的百年椰枣树也被炮弹削断,残留下一截烧焦的树兜还在冒着黑烟。

本书首发于起点网,喜爱本书的朋友可在以下网址先读为快:

http://www.qidian.com/Book/1842642.aspx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