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12日文章称,俄罗斯政府提供的数字显示,中国在过去十年间共斥资约170亿美元采购俄制军备。加之中国在国内的军备采购,西方防务专家估计,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共斥资约1500亿美元采购新武器系统。对于这种局面,亚洲诸国均表示关注,并加紧发展自己的武器库,掀起了亚太地区新一轮军备竞赛。


在孟买南端的马扎岗船坞,在混凝土高墙之后,数以百计的印度工人正在两艘217吨“鲉鱼”(Scorpène)级攻击潜艇内部进行潜艇的收尾工作。这是印度将会在未来数年内建造完工的6艘该级潜艇中的前两艘潜艇。在附近,印度工人们还在忙碌的建造印度隐形护卫舰和导弹驱逐舰舰队。文章指出,印度加紧建设自身武器库的主要原因就是中国。


印度国大党议员阿什瓦尼·库马尔说:“毫无疑问,印度必需认真对待中国战略力量的崛起,包括其军事和经济力量。印度一贯反对军备竞赛,但印度绝对会采取所有必要措施,有效保卫自己的领土完整和国家利益。”


文章称,从阿拉伯海到太平洋,所有国家都因中国经济和军事力量的日益强大而畏惧,担心美国不干预该地区事务,迅速地打响了新一轮军备竞赛。


去年12月,日本修改了其防卫纲领,制定了采购5艘潜艇、3艘驱逐舰、12架战机、10架巡逻机和39架直升机的计划,韩国和越南在加购潜艇,马来西亚军备进口的数量在增加,就连弹丸之地新加坡也计增加2艘潜艇,成为排名世界前十军备进口国之一。澳大利亚计划在接下来的二十年时间内,耗资2790亿美元采购新潜艇、驱逐舰和战机。


总之,自美国和前苏联冷战时期军备竞赛以来,亚太地区首次出现了速度如此迅猛、规模如此庞大的先进武器建设狂潮。在这投军事建设狂潮袭来之时,世界军事平衡也正随着其经济平衡的变化而变化。中国正在构建与其经济实力相当的军事力量。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正在努力恢复其军事力量,而美国及其坚定同盟国——包括英国在内——的军事开支却维持不变,甚至是有所下滑。文章继续指出,虽然中国仍远不能挑战美国的全球军事霸主地位,但其最近的行动却促使该地区国家为一个不同的未来作打算。


在澳大利亚,某有影响力的防务智囊团7日出台报告得出结论称,澳洲“迫切需要重新调整”军事发展方向,以“抵消并遏制迅速扩张的解放军”。由科科达基金会出台的这分报告称,澳大利亚绝对“不能忽视解放军发展改变西太平洋安全的规模、范式和速度。”这篇报告的作者、澳大利亚防御分析家罗斯?巴巴吉说:“这可能是自二战以来最严峻的安全形势。


在华盛顿,8日新出台的《国家军事战略》指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重点和利益”将会日益增多。五角大楼出台的这份战略报告指出,美国有意向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投入新的关注和资源”,并将寻找新的途径,在其亚洲盟国建设各自军事力量的同时,增加它们之间的合作。这份报告称:“我们仍然关注中国军事现代化的范围与战略意图,其及在太空、网络、黄海、东海和南海日益自信的态度。”


军用计算机系统可能会遭遇中国的网络袭击,美国和澳大利亚都对这一薄弱环节表示了关注。澳大利亚报告警告称,在危机中,这种系统可能是不安全的。


中国曾经表示其军事现代化不针对任何其他国家,其军事开支尚远低于美国。而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在上个月访美期间表示,“我们不搞军备竞赛,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军事威胁,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


不过,文章指出,该地区新增武器库已引发各届关注,担心更加强大的军事力量可能会导致国家就长期存在的领土纠纷爆发战争,破坏这一汇聚世界多数货运集装箱和石油资源的地区的稳定。正如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西蒙·维泽曼所言:“小规模事件很容易升级为大规模事件,之后再演变成小型战争。”


文章指出,中国并非亚太地区军备竞赛唯一的催化剂。上世纪90年代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许多亚洲国家暂时推迟了其武装部队现代化工作。而且,一些国家也来自来自极端主义者或分裂主义者的威胁。还有一些国家则是担心来自宿敌的威胁,例如,印度与巴基斯坦,韩国与朝鲜。


不过,中国的军事建设最令人注目。据政府报告称,中国2010年总军事开支从2001年的170亿美元提高至780亿美元。西方防务官员称,这些总数并不包括军备进口。据美国国防部估计,2009年中国总军事相关开支为1500亿美元。


中国并未公布其军备采购的细节问题。俄罗期政府公开的数字说明,自2001年至2010年,中国斥资170多亿美元进口俄罗斯军备。再加上中国在国内军备采购方面的花费,西方防务专家估计,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共斥资约1500亿美元采购新武器系统。


中国首艘航母——常规动力航母——预计将于今年或明年部署。1月11日,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会面,就修缮两国军事关系举行会谈数小时之前,中国新型歼-20隐形战机原型机进行了首飞。



而美国方面则于1月6日宣布在未来五年中削减780亿美元国防开支。在去年9月结束的财年里,国会共为武装部队拨款5310亿美元,其中不包括与阿富汗和伊拉克有关的战争费用。五角大楼认为,他们将继续投资发展新技术,应对中国在诸如反舰弹道导弹等领域的进步。


文章称,自二战以来,美国的亚太盟国就依靠美国提供安全保护伞。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维泽曼称:“直到最近,亚太地区国家还希望一旦爆发地区冲突,美国会派遣其航母到场。不过,很明显,不久之后一些国家就会考虑美国航母是否真会到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