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乖乖的! 丫头,你乖乖的! (二十二)第二天说的话

red2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size][/URL] “早”,小叶刚打开电脑,一个字就蹦到眼前。 “Guten Morgen, Herr Liu!”她回了句问候。 阿东:“这是什么语言?德文?差不多了。” “夸你聪明别翘尾巴‪,没事学着玩儿,卖弄两句,德国人真够可以的,搞不懂桌子板凳电灯还分阴性阳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7.html



“早”,小叶刚打开电脑,一个字就蹦到眼前。

“Guten Morgen, Herr Liu!”她回了句问候。

阿东:“这是什么语言?德文?差不多了。”

“夸你聪明别翘尾巴‪,没事学着玩儿,卖弄两句,德国人真够可以的,搞不懂桌子板凳电灯还分阴性阳性。”

“呵呵,其实这些文字我看过一些,虽然不懂——从船上的标识牌看的,不过还是蒙的,不象法语。德语学起来快不快?”

“前十课学起来不难,深入下去就难啦,我也就够给幼儿园小朋友启蒙的。”

“噢,那也很厉害了。你真的是个挺心定的人。”阿东第二次提到心定,小叶只觉得自己仿佛被雷劈到了一般,从来没有被人一语道破,况且是远隔千里从未见面的人。

“不是美女,没人理呀,自娱自乐。绝情坑主还写诗呢,知道啥叫绝情不?——我最喜欢白铁军操着方言念这句台词,简直把我笑翻了哈哈。”

“不知道,情是绝不了的。”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小叶一向喜欢这首词的意境,特别是最后这一句,也无晴……她双唇微微地一翕一合,缓缓念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还是喜欢,醉里且贪欢笑,要愁哪得功夫。”阿东。

“哼哼,你是没功夫愁。”小叶愤愤。

“哈哈,喜欢看《教父》吗?值得一看,小说和电影都是。走开一下。”

上午的时光在办公室窒闷的空气中很快就过去了,一天中吃午饭的一个钟头时间,是逃离鸽子笼的唯一机会,而即便除了大楼,钢筋水泥堆砌的建筑和高架桥,也仿佛让人无处可逃。小叶在一点半准时回到办公室的那个座位,这一平米见方的位子,七百天来总会出现她的身影。她很想知道,远在上海另一栋写字楼中的阿东在做些什么。“呼呼了?”

“刚饭饭完。”

“你名字是哪两个字?”

“三个字,XXX。”

“没问你刘。上海办公室有几处?”

“呵呵,干嘛?香港新世界、浦东COSCO、西康路、LDC、桃江路……”

“这么多?!”小叶吃惊,“你在哪个?”

“还有外高桥呢。我在香港新世界。”

“那个楼我看见过,淮海路上吧?有个很大的钟?楼外面,我没记错吧?”

“呵呵,没见过钟,可能是我没注意。管他呢,反正明年基本不在这里混了,我的合同 9 月 11 日到期。”阿东大咧咧地说道。

“911 啊?好日子。进公司两年?”

“去年,911 五周年入职的。你呢?进公司多少年了?”

“才一年吗?!一年就不想呆了?”小叶心想,自己总归呆了将近两年,现在大家在职场上转得比转经筒还快啊。”

“呵呵。说真的,这边是个混日子的好地方,不是个做事情的好地方要是想混,太容易了。不过我在这个行业 5 年多了,所以我明年真的想自己做了。其实有猎头找过我几次,但是我基本不太想打工。打工,这里还是挺爽的,这里就那么几个人是忙的,但是这个忙都是内部的很多不合理造成的,不合理的组织结构,不合理的工作流程,公司从上开始就太过功利,短期,缺乏稳定的长期方向……总而言之,XX公司在一片自己人的掌声中下滑!”

是啊,这里是个混日子的好地方,可也要能熬到养老的那一天不被炒——况且,还得保证自己不发霉啊。阿东说的没错,可是想自己做点事,哪里又容易呢?“你这么批判主义,手下的人可不好过啊。”

“呵呵,幸好我是独立大队”。听小叶称呼了一句光杆司令,他乐不可支地说着,“不带人。顶了个 MANAGER 的名头,不带人,最爽的就是这样了。而且我名义上的老板其实也不管我的,实际上的老板比较忙,也不管我。呵呵,我要做有意义的事情——开台球房,用台球改变世界,拯救地球。你觉得怎么样?”

“给你一根球杆,你还不把地球给撬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啊?小叶心里这么想着,一边说,“我玩到五月份,再去想干嘛。解放一下自己先,为自己活几个月。”

“五月份要是去西藏刚好,最好的时候。俺还得养家糊口呢。顺便找个爱人,我是说你。”

小叶还是第一次被人直咕隆冬说去找个对象,立刻感觉脸上发烫,女人啊,大那么一岁不光要被妈妈唠叨着女大当嫁,这个还好受些,妈妈总归是贴心地为自己好,光是邻里八舍七大姑八大姨的热心肠就让人受不了,天天问你结婚没有对象没一听到否定答案就来劲儿替你到处网罗——偶尔下意识的一个眼光,仿佛在说这姑娘老大不小的还没成家是不是感情上受过伤害啊?哎呀,真是可怕!小叶心下打了个寒战,“我也养家啊,你就想我那么可怜?”

“昨天你也没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那你再猜一次。”

“单身,或者就是那位在国外。结了婚了,或者两人在一起的,你才没这份闲心到处跑呢。”阿东的结论。

“还有或者么?回答完毕?”小叶觉得有些好笑了,原来大家心目中的婚后生活就是这样子。

“回答完毕。”

“错!”小叶毫不客气地判了个零分。

“呜呜呜呜,这么可爱的美女,已经结婚了。”那头传来一个声音,又把小叶逗乐了。

“没结婚也没你啥事啊”,小叶想着阿东初露头角风华正茂就被降了,心中不禁一阵怅然。

“俺就是遗憾一下。”

“还呜啦呜啦,不羞!”

“这个表示遗憾之深。”

“照你的意愿,俺是嫁不出去才好哩?”小叶回了一句。

“嘿嘿,嫁不出去也是遗憾的。就是呜呜……”

“那怎么才不遗憾?”小叶追问。

“嗯,说不上来。”

“扁!”小叶恨不得敲他几个板栗。怎么样才是不遗憾?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上正确的人,难吧?人生啊!

“噢,对了,你是已婚人士了,那我说话要注意一点了——得严肃点,嗯,严肃点。唉,这会巨无聊。我想出去玩,雾蒙蒙的天,最适合去海边。”

小叶半响无语。唉。雾蒙蒙的天,她的心里何尝不是雾蒙蒙的?“正考虑严肃的话怎么说呢……小刘同志,去海边要打报告的呀。”

“小石同志,请给我报告的格式,以及报告的流程。”

“想去就去嘛,老婆又不会不让你去。”

“你还别说,明天还真要去,唉。不对,后天。”又一声叹息。

“叹气干吗?不是想去吗?”小叶问。

“被我老妈揪去搞迷信活动,我忘记后天是冬至了,要去海边烧纸钱,自投罗网。我跟我老妈说,这个东西是做给活人看的,不是做给死人看的,我现在参加迷信活动,就是告诉你,你挂掉以后也是这个待遇。不过呢,清明俺是懒得来的,那么多人,俺会自己挑个人少的时候来。那边都通货膨胀了呀,TMD,越烧越多!”

“应该改烧猪肉。”猪肉也涨价得厉害。

“烧猪腿还是里脊?”

“猪腿 2 个,里脊 20 斤,前臀尖 40 斤,后臀尖 40 斤……好像还不够,你多重?”

“我啊?当年比较帅的时候 150,现在 180,巅峰时期 195。”

“哦哦,那得加倍烧了。”小叶随口胡诌,眼前似乎出现一片迷雾茫茫的大海,看不到有多远,也不知道前方的路在哪里。

“哈哈。”听到小叶说他够重量级的,阿东乐得哈哈大笑。“没办法,最近加强锻炼,控制饮食,已经下来了。当年是每天下午要训练的,一旦不练了,体重马上就增加了。”

“你婚龄多长?”小叶突然问道。

“我想想,领证到现在 5 年了。”

“早婚啊?!你!!!”小叶惊讶,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呵呵,我老婆比我大了 4 岁半呢。她可是晚婚。那你觉得我应该是怎么样的?”

“这个嘛,嗯,老在外面 eye touch,30 好几没人疼没人爱的。”

阿东一听不干了,“我还没到 30 呢!你想,我大学毕业还没满 20 周岁,周围的全比我大,我能找比我小的?”

“谁叫你那么小毕业?还跳级了?”

“跳了一级,早读了两年,因为 2 年级时看上了一个 4 年级的姐姐。”

“啧啧,不简单呵,够早熟的。受打击了吧?”

“还没来得及表白,呵呵。看上了她的脖子,白白的脖子。到了初中,没看上谁。进了高中,看上了同班的,为了她开始打游戏,因为她家在游戏机房后面,所以我每天中午去打游戏,练成一代游戏高手。结果有天,终于决定表白了。表白,很糟糕的表白——”顿了顿,阿东接着说:“骑着个自行车,晃晃悠悠追上她,说,我跟你说个事情,她说,什么啊?我说,我很喜欢你。然后她没声音,然后我突然很害怕,说了声再见,骑着车就逃了。”

“嘻嘻,果然属兔子。”小叶听得那个乐呀。

“进了大学,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单恋半年,弄出一堆不及格。”

“白痴,我谈的时候,照样年级第一。”

“拜托,我那时候还小嘛,还没到 16 周岁,哪管得住自己,呵呵。后来在一场大雪中高唱红河谷的时候突然想通了,就放下了,其实后来才知道,那时候我在学校的女生里已经有点小名声了。所以后来我看《多情剑客无情剑》,看到阿飞脱掉上衣,走到雨里,说他想通了,我觉得特别理解。”

“顿悟哇?名声在哪方面?”

“呵呵,反正是比较好的名声。”

“我只有一次长跑没觉得累,而且不比阿甘差,越跑越神勇,在雨里跑。”

“我的长跑不错的,打算参加明年上海马拉松的 4500 米健身跑,我觉得我跑前 50 名问题不大。”

“神往一下,我静坐不错的,坐北京前 30 名没问题。”

“我老婆说我的血就象高原上下来的人,我的血含氧量,血红细胞,都比正常人高不少,所以我在西藏一点高原反应都没有。其实我的身体素质不错,但是我玩的比较好的东西都是对大脑要求比较高的东西,比如足球,我是靠大脑来踢的。单纯依靠协调性的项目我玩得不好,协调性不好,但是平衡能力很好。”

“就是说不光四肢发达,还头脑简单嘛!”

“嘿嘿,我协调性确实不好,许多动作做的不好看,协调性好的人的动作应该很漂亮的。”阿东嘿嘿表示默认了,一会儿又自顾说道,“唉,我读书那会儿还真的认为,只要踢好球,打好架,喝好酒,就是有男人味了,就会有 MM 喜欢了。”

“你不是挺受欢迎的么?名声很好的,哼哼。”小叶故意地说着反话刺叨他。

“嗯,那也是她们在私下欢迎我,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后来才慢慢传到我这里,不过即使那样,我也不敢再跟谁表白了。”

“是你太小,并不是你没有魅力。”小叶据实说道,忽的话题一转:“现在杀伤力应该是很强的罗?”

“现在?跟个猪头似的!”

“呵,别抢 zhu zhu 的商标啊!这年头,猪头比唐僧肉值钱呢。那是你老婆把你喂得太好了,给你一个月萝卜白菜吃,看你还 180!”

阿东发了个眯眼的笑脸过来,他对自己的评价估计也乐得不行吧?小叶好久没这么乐呵过了。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每每想起一个声音说“跟个猪头似的!”,她的嘴角都不禁微微上翘。或许,就是从那句“跟个猪头似的!”开始,开始喜欢他的吧?谁知道呢?……

“一直到后来,遇见那个一恋。”阿东继续说自己的往事,把小叶的思绪拉了回来。“你没看过《教父》,西西里人管那个叫被雷打了。我当时就是被雷打了。”

“你还真会比喻哎,写实主义?”

“写实吧。其实她很早就知道我,不过仅限于知道。我在她们寝室有个花名,叫矿泉水哥哥。”

“矿泉水哥哥?此名何来?”

“她们比我低一届,然后当时我乒乓玩的不错,乒乓球比赛,我在那打了一会,休息的时候在一边喝水,旁边一个小女孩,在费力拖矿泉水箱子,我就帮她搬了。其实后来我都忘了。没想到她回了寝室,就嚷嚷今天我碰到一个帅哥帮我搬矿泉水。后来这个绰号就传到她们男生那里,她们班男生再传到我这里——”

没等阿东把话说完,小叶打趣似的打了个岔,“哇塞,我还真跟帅哥聊天呢?激动啊!”自己话没说完已经乐开了花。

“拜托,都说现在是猪头了!”说实在的,小叶还真不在乎这个,男人不需要长得好。

“那也是帅猪头吧?”她继续逗乐。

“对了,电脑里有我当年的照片的,要看吗?”

“哈哈,不看,要帅哥的话怕没免疫力,要猪头的话下班去超市看。”

阿东着实也乐了,“继续说,当时我一看见一恋,就感觉被雷打了。”

“等等,你到底被雷打了多少次?申请吉尼斯记录啊。”

“就那一次啊。她前一阵还问过我,说:我自己那时候就跟个村妞似的,你怎么看上我的?其实当时没觉得她漂亮,但是她的眼睛太灵动了,会说话。后来很多原因,分手了,总之,当时两个人都太小。不过后来发现,我喜欢的都跟她很象,不高兴的时候一口闷掉一口杯二锅头,会说男人——天生弱智难自弃”。

“你的品味很独特啊,不是喜欢脖子,就是喜欢眼睛,还有别的嗜好没?还以为你一路桃花呢。”

“哪啊,都搞的复杂无比。当时我们谈恋爱,我自己的兄弟极少有人知道,跟地下工作似的。”

“那还说辅导 zhu zhu 没问题?牛皮烘烘。”

“嘿嘿,这个到是真的没问题。我一直都是做高难度的事情。”

“我是没人敢问津——说的是初中高中那会儿的事,我爸是校长,没人敢打我的主意。”

“哈哈哈哈,这个到是,看起来,绝对是美女。所以一离开老爸,马上就被搞定了。”

“才不是呢。初中毕业后收到一封十几页的信,我都不知道写信的人长啥样。高中三年中了邪,只会读书,一路读下来很辛苦啊,不会玩,只谈过一次恋爱,大学二年级。”小叶嘴上硬着不承认,可事实就是,感情上的眼光和能力跟读书是一样的,需要历练。

“我心理素质一直不错,考试成绩总比平时要好不少,这个可能是男女差别。不过我平时不怎么好好读书的,所以我跟你放一起考试,肯定考不过你。”

“哪有,我承认男的确实心理素质好些。”

“真的,不谦虚,我无非是沾了在上海高考的光而已。不说这个了,唉,我大学时的恋爱啊,真是伤心,呜呜呜……”

“我怎么老想笑?太没同情心了。”小叶自我批评了一下,“看样子你的恋爱史惨不忍睹啊,哀悼一下。”

“呵呵,OK,继续说?其实当时,她是另外一个人名义上的女友,偏巧那个人和我关系很好,阴差阳错,两个人脾气又都太倔。当时分手的那些原因后来想起,其实根本只是小事,只是当时年纪太小,不会包容。最后两个人都精疲力竭,我毕业后半年,就分手了。”

当初年纪太小,谁不是呢?小叶想起一句歌词来,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or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后来总是能想起来她在那里,很清脆的声音“想什么呢?说来听听呀”。对了,这首歌我很喜欢的。什么名字?忘了。”

“我也忘了,查一下。懒猪!”

“呵呵,谢了,你简直就是勤快的小蜜蜂啊。”

“笨嘛,没办法,不象某些玉树临风聪明绝顶的人啊。一恋对你影响这么深啊?”

“嗯,俺不怎么聪明,所以你肯定不是说我,是说 CEO 吧?呵呵。”

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事情过去多年,却仿佛就在今天,音容笑貌都在眼前,一伸手便可触及。如同阿东耳边那清脆的声音“——想什么呢?说来听听呀——想什么呢?说来听听呀”,如同小叶耳边回音般萦绕的声音“——现在?跟个猪头似的!——现在?跟个猪头似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后来就遇到了二恋,99 年的时候,中国还很少网恋的,俺就是属于网恋的先驱了。”

“这么快,没转折点?顶礼膜拜一下呵,先驱同志。”

“她是昆明市电信局的,不过当时,她在现实中,有一个追她很紧的男的,大款。她在中间来来回回,终究,虚拟比现实还是差了点。而且,我很快就陷入了职业迷茫期。其实她到真的不是怎么在乎钱的人,然后她结婚,离婚,接下来就是有一天,我在高速上开车,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是她,想跟我聊聊,我找了个服务区,结果那边已经关机了。第二天我再发短信,是她朋友回的,她朋友说,你是阿东(她总这么叫我)吧,她总说起你,她需要静一静,已经去加拿大了,就断了联系了。”

“哦,天地造化啊!”小叶叹息了一声。

“然后就是俺媳妇了。”

“等等,我速度跟不上了,倒杯水去,好好组织一下材料,小刘同志。看看你媳妇是怎么收了你的。”

“俺媳妇,嘿嘿,就那样就成了。”

“哪样哪样啊?”

“就有天晚上,俺去她办公室找她,聊天,聊到很晚。然后,我突然问她,我能摸摸你的头发吗?她说可以——”

“怎么就到人家办公室了?”小叶跟坐飞机似的,有点晕乎了。

“认识有段时间了。”

“说你有嗜好吧,这回是头发。接下来是不是要省略 100 字?”小叶插嘴。

“哈哈,不用,没怎么样。我当时很单纯的好吧?然后晚上回家,出租车上在放刘若英的歌,“想要问问你敢不敢,象你说过那样的爱我”,突然觉得很感动。第二天又去看她,带了个纸袋,买了枝玫瑰,藏在纸袋里——其实是那时候脸嫩,哪敢捧着玫瑰满街串啊——给她,就搞定了。”

“你小子好啊,一枝玫瑰就搞定了,便宜你了。”

“呵呵,我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我穷得一塌糊涂,经常靠她接济的,她发了年终奖,上来先点一半给我。所以结婚之前,我一遍遍在想,到底要不要结婚,但是每次想到这些事情,我就想,还是结了算了。”

“嗯,你还挺有情义的。你果然好福气,这样的老婆没哪找啊。”

“其实,我相信,另外两个,也是一样的,但是这个,是在正确的时候出现的正确的人。我喜欢的都是一类人,对她们我很了解。”

“真跟我的第一感觉不太一样呢。”

“呵呵,你对我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样的?”

“这个说出来不太好吧?”

“呵呵,感觉错误,扣 10 分。”

“你更错得离谱,没得分扣了。相信另一端坐的是美女,过于天真,倒扣五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俺咋感觉俺象三呆子?”

“轻易暴露自己照片,凡事对号入座,倒扣五分。”

“嘿嘿,照片还没暴露呢。”

“那是英明的敌方侦察员严厉地拒绝了诱惑。”

“哈哈哈哈!我有事要先走了。再见,多谢你陪我聊天,和你聊天还是件挺高兴的事情。”

“把几辈子的话都说完了,下辈子肯定变不成人,做棵柳树。”

“也好,苗条。”


本文内容于 2011/2/15 20:29:35 被red20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