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六章 第六章(8)

麦家1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URL] 天哪!她比十个吕女郎还要强。惊艳啊!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今天真是萨根的好日子,警长不但给他白白送了一个功劳,还鬼使神差让他碰上这么大的一个艳福。 丢了芝麻,捡了西瓜——她姓汪。 萨根在汪女郎的陪伴下度过了一个十分愉快的夜晚,不仅仅是身体欲望的满足,更有对明日之行必胜的期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天哪!她比十个吕女郎还要强。惊艳啊!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今天真是萨根的好日子,警长不但给他白白送了一个功劳,还鬼使神差让他碰上这么大的一个艳福。

丢了芝麻,捡了西瓜——她姓汪。

萨根在汪女郎的陪伴下度过了一个十分愉快的夜晚,不仅仅是身体欲望的满足,更有对明日之行必胜的期待。十有八九,立功领赏。他品尝到了生活款待他的滋味。这滋味比汪女郎的身体更滋润他,满足他。因为,后者富有不劳而获的象征意义。


这天夜里下了一场暴雨,雨水沐浴了陈家鹄父母种在庭院里的几盆花,但也把山坡上的一些泥沙冲进了庭院,院中有一种拖泥带水的脏乱。吃过早饭,家燕上学去了,家鸿上班去了,陈父和陈母,还有惠子,忙开了。园子小,很快收拾妥当,陈父开始悠闲地侍弄几盆花草,拔杂草,修剪乱枝。

转眼间,陈父发现惠子踪影不见,只见陈母一人独自在一边泡脏衣服,准备洗。

“惠子呢?”

“她上楼去给家鹄写信了。”

“她知道家鹄的地址?”

“不知道。”

“那她信往哪里寄啊?”

“她说家鹄总是会来信的,来了信就知道地址了,所以先写着再说。”

陈父想笑,他觉得这就是女人干的事,大雪刚封山,就在想明年开春种子发芽的事。他看看楼上,想压低声音这么说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便止住了。陈母放下衣服去开门,却是萨根不约而至,手上提着礼物,嘴里含着蜜糖,彬彬有礼的样子像是上门来相亲的。

一回生,二回熟,陈母客气地请萨根进屋,一边朝楼上喊惠子下来见客。在萨根和陈父陈母寒暄之际,惠子从楼上咚咚咚地下来,但看见是萨根,脸顿时阴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你啊惠子。”

“我很好,不需要你关心。”

“可我感觉你并不好,满脸怒容,怎么了?”

萨根有备而来,不会被惠子这么气走的。“怎么了,受了谁的委屈了?”萨根是个老江湖,知道怎么来破掉僵局,“是不是公公婆婆亏待你了?”萨根有意把战火烧到两位老人身上,果然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话题一下打开了。

总之,在新话题的调和下,惠子和萨根结束了对抗,坐下来聊天了。自然地,又说到陈家鹄头上。惠子以他不在家搪塞了之,萨根也没有追问他去了哪里。他只是问了姓名,哈哈,就是他——陈家鹄!只字不差。当然,中国人太多,同名同姓的情况常有,为保险起见,萨根又借故寻得了目睹陈家鹄照片的机会。

“我来两次都没有见到他,我还真想见识见识。”萨根小心翼翼地接近目标,“想必一定是个英俊才郎吧,让我们的惠子这样钟情。有他的照片吗?让我一睹为快。”

其实客厅的墙上就挂着陈家鹄的照片,但惠子觉得那些照片不能充分体现夫君的俊朗,她要让萨根叔叔为自己夫君的外表折服,所以专门上楼从箱子里挖出了她自己保存的照片,两大本。萨根从看第一张照片时开始乐,然后一直看,一直乐,乐,乐,最后简直乐坏了,下意识地去摸钱包。

对上了!就像卯和榫,对得严丝合缝。

萨根有理由相信,他的钱包又要鼓起来了。


萨根急不可待地离开陈家,随后直奔粮店。

粮店有一点点不祥的气息,因为新入伙的昭七次三死了。死了就死了,干这行,生死不是个吓人的问题。置生死于度外,这是混迹于谍海世界里的人的基本素质。问题是昭七次三死得蹊跷,不明就里,无人知晓他为何而死,死前有没有给他们留下麻烦。为此,少老大紧急召集大家连夜开会,但萨根没有到会。他已经连续两次没有来开会,如果没有出事倒也罢,不满而已,但现在出事了,少老大不禁心有余虑。他对萨根的印象本来就不是太好,觉得他太张扬,爱显摆,“上下两个口子”都太松,欲望太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