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同名央视大戏编剧麦家倾情奉献 第六章 第六章(5)

麦家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size][/URL] 说罢,杜先生弯腰,向窗外深深地鞠了一躬。 台下的人顿时全体起立,庄严地对窗户行举目礼,那些搞行政的干部和个别来自军营里的学员,甚至还将鞋后跟碰得嚓嚓响,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和激情在他们眼里燃烧,在他们脸上流淌。唯独坐在最后一排的陈家鹄,起身得迟,腰杆又没站直,双目无光,神情恹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5.html


说罢,杜先生弯腰,向窗外深深地鞠了一躬。

台下的人顿时全体起立,庄严地对窗户行举目礼,那些搞行政的干部和个别来自军营里的学员,甚至还将鞋后跟碰得嚓嚓响,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和激情在他们眼里燃烧,在他们脸上流淌。唯独坐在最后一排的陈家鹄,起身得迟,腰杆又没站直,双目无光,神情恹恹的,一副无所谓、无作为的样子。站在讲台旁边的陆所长见了,心中不由一紧一叹。

杜先生显然也看见了陈家鹄那副疲疲沓沓的模样,但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说:“你们懂规矩我很高兴,不懂也无妨,只要将来能给我破译密码,就是躺着见我,我也不生气。”学员们都不觉地顺着杜先生的目光,扭头去看陈家鹄。

陈家鹄依然无动于衷,耷拉着眼皮,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是一个他不熟悉的世界,从一个普通的人转变成一个特殊的人,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他才刚起步。甚至,在他心里,根本不屑于起步。这个世界他不仅仅是不熟悉,更叫人忧愁的是不愿接受。



陈家鹄一走,天堂巷明里暗里都冷清了许多,老钱撤走了,小周也不经常来了。小周没有退掉房子,是因为还有惠子。事实上,没有人会因为陈家鹄的保证或是对陈家鹄的保证,完全相信惠子的清白和良心。她内心有没有污点,身后到底有没有长尾巴,这还是个谜,需要时间和事实来验证。因此,陆所长对小周的吩咐是:没事还是给我盯着点。

就是说,有事可以放开她,没事还是要看着。

这个宽严有度的“新政”似乎透露出一点“信任”——对惠子。其实,信任谈不上,但是担忧已经大可不必。在陆所长看来,即使惠子长尾巴,窝藏蛇蝎心肠,暂时已经奈何不了陈家鹄了,因为她不知道后者置身何处。鸟儿飞走了,虽然近在眼前,但去向不明,如泥牛入海,消失无影。风趣地说,陆所长已经给惠子制造了一部密码:爱人身在何方?

家鹄,你在哪里?

这是惠子毕生都没有破掉的“密码”。

家鹄,你在哪里?家鹄,你在哪里?家鹄,你在哪里?家鹄,你在哪里?家鹄,你在哪里?家鹄,你在哪里……这是惠子以后天天念叨的一句话。有一天晚上,这句话被惠子抄写了一夜,写满了一本笔记本,写得手指头滴血,滚滚热泪湿透衣襟,眼睛都快瞎了。如果说开始这仅仅是一句代表思念的话,那么后来这实在是一句恶毒的咒语,每念叨一遍,惠子的生命之息就要少一口,短一截。这是一部置人于死地的“密码”,正如世上其他的密码一样,令人室息,令人绝望,令人生不如死。每一天,每一夜,绝望吞噬着他们——破译密码者,他们天天徒劳地期待,入梦之前的象征和遗忘的浩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