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菜的半岛----韩国历史的意淫

usercatt 收藏 1 5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惊闻我国的东北隅出现了一个传奇般的'半万年'的'大朝鲜帝国',其悠久的历史殊堪称奇,居然有赶超我华夏五千年文明之势.身边有这样一个文明古国,帝国,而我等却昏愦无知,实在是孤漏寡闻,汗颜无地.好奇之余,不禁信手点了几下键盘,浏览了一下相关网站,再看了几篇帖子.一阅之下,小子大奇,原来吾辈的罪恶还不只是孤陋寡闻那么单纯,严重的说简直是数典忘祖了,原来许多的中华国粹都是该古国舶来之货,而我等引以自豪的泱泱汉胄,原来也只是被五胡乱华,羶狗蹂躏的一群杂种而已,比不得人家血统纯正,基因优良,眼见此景,直叫人郁闷欲死.再看到'大长今'里那一张张方面大耳,银盆大脸,,熠熠生辉,顾镜自揽,却撇见一张明显人种不纯的瘦脸,自觉无比猥琐,心头不禁像许多哈韩族那样,对那三韩圣域心之羡之,神之往之,照古人的说法,恨不能扛起伊们的卵袋,替他们缀臀捧屁了.惭愧之余,,小子查阅了许多相关资料,更加丰富了对大朝鲜帝国的了解,这样一个世界问文明的领导者,东亚文化的缔造者,焉能淹没于二流文化,仆从,附属,等如此大不敬的字眼里呢.


下面,小子就把钻研心得与各位哈韩同好交流一下; 从朝鲜最早的史前石器时代'弓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绳纹陶器,明显的中国与良渚文化,河姆渡文化有着密切联系,因为照韩国人的逻辑.它们都是陶土做的,八千年前的马家窑,马厂文化的陶器也是用陶土做的,所以,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用不了多久韩国人就会宣布;良渚文化,河姆渡文化以至马厂文化都是从神圣的三韩传过来的,换句话也就是说伟大的韩国文化已经有了八千年的历史,比他们原来自称的还多三千年,怎么样,牛乎?


檀君是全体朝鲜人的祖先,他老人家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因为韩国人已经考证出了他老人家曾经不辞辛劳的从长白山畔来到中原地区,教诲大禹怎样治水,真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道德的人,一个摆脱了低级趣味的好老头呀,除了檀君,韩国人还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又考证出,教会了大禹种种治水的河洛天书也是从韩国传到中原的,只是他们没说明这本韩版的神书上写的是何种文字,因为他们自个心里也清楚,古代韩文是十五世纪才出现于世,大概书上写的是天文吧.大禹先人就凑着合看罢,瞧瞧人家四五千年前就着么无私的帮助过我们,可咱们还揪着高勾丽问题老不撒手,多没劲啊!


说到朝鲜的民族来源.那可叫叫朴师傅,金师傅们怒不可遏了,也不知是谁编造了箕子东来这个荒谬绝伦的说法,害的朝韩两国的高丽族人一遍一遍的反驳申辩,甚至是游*行示威,老拳相向,可仍旧效果不显著,弄的多少韩粹饼子脸无端憔悴,梦里不知罗裳宽,衣带渐宽终不悔,生生多年不知狗肉味,多叫人于心不忍呀.泡菜师傅们憋着一肚子闷气四下考证'起来,好一番鸡飞狗跳的忙乱,[其实也不忙,座在屋子里瞎想,胡说八道谁不会呀]北朝鲜的专家饿着肚子宣布;根据对史料的研究,所谓箕子东来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原因如下:


<一>虽然公元前二世纪的尚书大传记载了'箕子封于朝鲜'的史料,但是是极没有根据的,因为此时离箕子来到朝鲜的公元前十二世纪已过去了一千年左右,而比这更早的中国文献<<论语>>微子篇,<<竹书记年>>周记武王条,<<韩诗外传>>都没有提到箕子东来朝鲜根据着些事实,因此可以肯定'箕子东来说'是中国史学家在公元前三世纪末二世纪初伪造的"


<二 >还可以据下列事实作为根据,西周初,中国有`箕国,并有箕子论述晋国前途的记载,见[左氏春秋传]征服箕国的古代晋国姓氏中有'箕氏',<<国语>>,<<晋语>>,据传杜预曾说箕子死于梁国蒙县[史记]索隐. 根据这些资料,我们可以说箕子是西周诸侯之一,如果他来到朝鲜,也不可能称之为箕子,总之,箕子是殷国的一个贵族,成为亡国民后,又出仕西周,封为侯, 并死于周国,他同古朝鲜是没有任何关系


的.

<三> 由此可以得知是" 可恨的是韩国的封建统治阶级的事大主义者为了迎合'上国',已及后来的日本殖民主义者为了抹杀朝鲜人民的自主思想,也利用了'箕子东来'之说.....如上所述,所谓的箕子来到朝鲜的'箕子东来说',乃是反动阶级和侵略者所利用的一片谎言.""--------<<朝鲜通史, 上卷第一分册 >>----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著 ------1962年 ------吉林人民出版社1978出版


应该说考证的不可谓不细,只是金东木们可能饿昏了头,要不就是故意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据大明一统志记载,永平府[现在滦河西岸],有朝鲜城,箕子封与该城,平壤有箕子墓和箕子祠,岁时祭典.本来汉江以东元明时一直归中国所有,明朝皇帝见朝鲜人孝子当的好,进贡的美女很对胃口,一高兴就大笔一挥,把中朝的国界由汉江划改到了鸭绿江,对此朝鲜李朝国王感恩涕零,上表奏道;祖宗庐墓今又可岁时祭拜,臣今无以为谢,惟粉身以报上国,,,<<李朝实录>>,如此迫切的渴望,一国的君上又如此的奴颜婢膝,感谢'上国'赐给祖坟,一贯以孝娣标榜的高丽君子国,对此恐怕不能只用迎合来解释吧.对这些,东木们照例只字不提.


北韩的金同志们在抗美援朝结束仅仅不到十年就抛出了如此有见地的研究成果,并一再不停的给昨天的战友,今天的同志加兄弟冠以'侵略者'的头衔,那么南韩的泡菜师傅理所当然的就更不能拉在后面了,上至总统高官,下至贩夫愚妇,全体饼子脸们左一个'赤匪,右一个中国奴.恨恨的骂不绝口,天天叫唤着'北进',看那架势,鸭绿江估计是挡不住这群狗肉爱好者的脚步的,他们最近不老梦呓着要收回故地东三省吗.于是着一南一北政治上水火不相容的两兄弟,在对中国的形象定位上出奇的一致,那就是'侵略者'.如果要加上一个时间,那更就是-永远.!


原来我一直以为朝鲜唯一值得一提的发明就是折扇 ,这玩艺确实构思的挺巧妙,一开一合.徐徐摇动,从此士人骚客由此凭添了许多风雅,也算是古代朝鲜人对世界文化作出的小小贡献吧,没想到韩国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与此了,现在他们要把针灸,造纸,印刷术统统收归名下,这就令人费解了.


小学生都知道东汉的蔡伦发明了造纸术,而有关的考古资料甚至证实在蔡伦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原始的纸张,而那时的古朝鲜还处于封建社会的萌芽状态.并分裂为几个大小不等的国家,自身尚相攻伐不及,何来闲功夫发明什么劳什子造纸术呢.大家又已经知道,韩国直到十五世纪才出现文字,一个没有文字的国家发明了那么先进的传媒工具干什么用呢,当出版商印书赚钱,可古代朝鲜传世至今的书籍好像也没有多少数量.更没有显示出有什么好一点的精品.


虽说据史书记载高丽显宗时曾于(1027-1087)期间花费六十年时间刻印了六千余卷的大藏经,但不巧的是,被蒙古侵略军""烧毁""了,于是."'我国印刷史上的一座金字塔,'"(朝鲜通史)就此倒塌,没有了真凭实据作证,不屈不挠的泡菜师傅们底气不足,多多少少算有些遗憾吧!


不过小子倒是发现中国的历代史籍都曾有记载;自三国,魏晋以来,从高丽进口貂皮,人参,折扇(素面),倭刀(可见那会韩国人就会倒买倒卖了);惟独不见有书籍一说,倒是中国的宋版,明版书籍享誉天下,''倭国,朝鲜使臣争购之,宝而载归,以为奇货.''<<明史>>. 一个发明了造纸,印刷的国家却要常年从别国买进书籍,这点做何使解释,韩国人跟以往一样,饼子脸上始终保持着令人佩服的沉默.


中原地区改朝换代带来的颠沛离乱,使得一批又一批人民背井离乡,迁徙到相对安稳的异乡谋生,从最早的战国秦汉就不断有移民向东迁徙到朝鲜半岛,这些人中间夹杂着一些工匠,学者,医者,给落后地区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与科学思想,加速了本地区落后文化的发展,这本不足为奇.


这些人群因此也带去了中国文化中催灿的包括针灸在内的中医术,这更理所当然,然而却不知韩国人又从哪儿突发奇想,认定针灸成了他们的专利,一时间又闹的乌烟瘴气,小子遍翻包括朝鲜在内的史书(也不用遍翻,就那么些),从比较早的三国时期的<<留记>>,<<书记>>,<<国史>>,以及到高句丽时期的医书[老师方],都没有半个字提到过针灸,只是到了唐以后宋朝时期针灸这个词才见诸于高丽的典籍文字,而那时已是我国用针灸疗法系统的治疗各种疾病近一千年以后的事了,也就是从那时起高丽才对针灸等中原传来的医术进行分科研究,并初步以此为基础,慢慢的到十九世纪才形成了自己的医学-韩医.至于孔子,西施是韩国人之类的梦呓,我都懒得听,不值一驳,相信网友们也得懒得看.



人种问题是韩国人一直叫的比较响,而且一直引以为自豪的论点之一,这点犹为可笑,稍微翻一下史书,就会发现古代三韩的民族来源竟是如此的含糊不清,出土的考古实物以及文化风格都表明与中原大陆地区的文明有着密切联系,历年的移民迁徙,使得今天的朝鲜半岛上基本都流淌着大陆民族的血液, 这一点,连韩国人也不能否认,不然半岛上何来许多包括孔姓在内的大陆姓氏呢?可是,即使是这些优良的血液也被那狭长贫瘠的寒冷半岛给消磨的一步步退化怠尽了,长期的仰人鼻息,苟且偷安,再好的品种也只能变成猪圈里的猪,任人宰割,一味事大,最终,成了朝秦暮楚的奴性民族....


当然,偏安一隅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保持一定的血统纯净,可却也造成了基因单一,人群种族素质偏下的后果,千篇一律的长相,狭隘偏执的性格,难道不是...退化的结果之一吗.联想到韩国的整容术如此的发达,而韩国的国民性又如此神经过敏,稍微懂得些精神病理学的朋友都不禁会发出会心的一笑吧.....这一点上,韩国人和他们的老对头日本人倒是出奇的相象. 都具有某些歇斯底里的变态情节. 只不过他们不肯承认罢了.



记得有一本写日本的书叫<<菊与刀>>,把日本人剖析的明明白白,依小子的看法,如果要写韩国人,这名字就应该改成[泡菜与折扇] ,古代朝鲜唯一值得一提的成就就是折扇,唯一发扬光大的就是泡菜,剩下唯一有特色的就是妇女的露乳装,[日据时期连小鬼子都看不下去,以有伤风化为由严令禁止.]这等狭隘昏愦,寡怜鲜耻的二等民族如今却玩起了小民族沙文主义,与成语中那夜郎国的酋长何其相似?可笑吧?而这,就是今天韩国人国民性的最好写照!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