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李政的要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飞机一起飞,李政就靠在高大山的身边睡着了,虽然不是第一次与死神面对,但两天两夜的极限奔袭让李政始终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一但放松下来,整个人就跟虚脱了一样,要不是有拉达的一顿手撕羊肉和青稞酒顶着,怕是早就在通信站睡过去了。

天亮的时候,几个人终于辗转回到了特大。李政先去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归还了装备,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就躺在了招待所里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补觉。

下午的时候,白马跟大师过来,白马一进屋就大声地吆喝道:“臭小子,快起来,就等你了,要不我们昨晚就开庆功宴了,你也不早点回来。”

李政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然后看了看表说道:“哦,下午了啊,睡过头了。”

“睡醒了就快起来,饭都准备好了,人家胡副司令和康副参谋长还在等着咱们呢。”

李政一听,连忙起身穿戴完毕,跟随着白马和大师下了楼,一辆迷彩猎豹等在楼下。

到了司令部的招待所里,李政并没有像白马说的那样军区的胡副司令和康副参谋长在等着,只是参加任务的几个人,还有张山峰和高大山,另外一个是前两天见过的作战部的参谋。

没多久,胡副司令和康副参谋长就来了,军区沈参谋长也特地来到了这里。晚上的饭局虽是一顿庆功宴,但对李政来说,也是一顿散伙饭,吃过这顿饭,自己这个不属于这个地方的人就要离开了。。

“咱们带回来的东西有用吗?”席间,李政轻声问梁山道。

“有用,已经转到武警和地方公安那里了,剩下的事情他们就搞定了”

沈参谋和喝着酒,笑着问李政道:“你是这次任务表现最突出的了,对这次任务有什么意见建议啊?”

“意见没有,建议嘛倒是有一条,以后再出这样任务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告诉一声,我也好带条棉被,山上太冷了。”李政一说完,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那一定,下次给你再加套保暖内衣。”沈参谋长笑呵呵地说道。

康副参谋长突然说道:“小李,军区的首长都很欣赏你,希望你能留在特大继续发挥你的特长,怎么样,留下来吧。”放一般人,军区的副参谋长亲自发话留人,肯定是屁颠屁颠地就答应了,回头还得去好好感谢人家一下,可李政却想都没想,说道:“谢谢各位首长好意了,我是从基层来的,可以说参加这次集训尝到了很多的东西,我想回去把这些好的东西都留在基层,但是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军区首长的一个兵,坚决服从首长的一命令,坚决做到一声令下,义无反顾。”

“好一个义无反顾,来,就为你这句话,咱们干一杯。”沈参谋长举起了杯子。

放下酒杯,沈参谋长说道“小李啊,你就这么回去了,个人有什么要求没有?可以提一下嘛。”

李政想了想,说道:“报告首长,要求我倒是有一个。我是一名狙击手,但是我们师是预备役部队,没有配发狙击步枪,首长能不能给我们师划拨一枝狙击步枪过去,这样我们才能经常性的进行训练。”

沈参谋长笑了笑说道:“不用划拨了,我送你一枝,再加上你用的那枝,明天你走的时候带着就行了,算你们师的装备,回去之后不要放松了训练,你很有前途的,叫着你的话,我随时会把你叫过来的。”

我一听,立即离桌,立正站好,向参谋长敬了个礼:“谢谢首长,我一定加强训练,不负首长期望。”

第二天一早,省军区来接李政的车便到了特大的训练基地,李政却没有立即登车离去。

九点过后,一个上尉军官带着一个士官,开着一辆猎豹来到了训练基地,一下车就喊李政的名子。

李政连忙上前去进行了自我介绍,上尉军官查看了李政的证件后,让那个士官从后车座上取过了一枝还封着黄油的八五式狙击步枪,一个装有瞄准镜的盒子和两箱子弹。

李政逐一打开检查了所有的装备,确认没有出入后才签字接收。

临走的时候,那个上尉拍了拍李政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行啊,沈参谋长亲自打电话让我把枪给你送来,面子真大,以后每年会给你们师拨两箱子弹,参谋长说了,这两枝枪跟着你走,你要是调单位了,记着跟所在分部的人说一声,免得子弹发错了单位。”

“谢谢你,我记住了。”

枪到了,李政装到了车上,跟着回到了省军区。师里来接李政的车中午才能到,在省军区等待的时间里,李政找了块棉布把枪先大体的擦了一下,然后用帆布整个都包了起来,就好像怕别人抢去一样。

中午,师侦察科长带着一辆猎豹来到了省军区,接李政的同时,顺便到省军区取了一些文件,办了一些师里的事,回到海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离开五个多月了,走的时候树木才刚发牙,现在都已经是八月份的盛夏了,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李政一路上在不断地盘算着回到师之后的活动,一个是要想办法跟师长解释清楚,这两支狙击步枪是军区沈参谋长给自己训练用的,要跟着自己走,如果不行,那至少也要带一枝狙击步枪回团,要不,就白向沈参谋长开口了。第二是看一下蒋心,这么长时间没看到她了,自己也无时无刻地不在想她,这一次回团,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她,也许下次再见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

回到师里后,科长先带着李政到参谋长那报了个到,参谋长让科长把李政带到师长那去,科长又带着李政到了师长的办公室。

师长正戴着眼镜看东西,科长喊了声“报告”,然后进了办公室,李政跟在后面也喊了声“报告”,然后也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师长放下了眼镜,看了看李政,然后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跟李政握了握手,连声说道:“辛苦了,辛苦了。”伸手示意李政坐下说话。

李政端坐在了师长侧面的一个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注视着师长。

师长回到了座位上,喝了口水,然后对李政说道:“省军区的通报早已经下来了,你的成绩很好,两项第一,一项第二,这是我们预备役师从来没有的,你给我们争光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连忙起立答道。

师长摆了摆手示意我坐下说话,然后又说道:“怎么样,训练很苦吧,刚刚军区的康副参谋长给我打电话,介绍了你训练的情况,对你很是表扬,说是你训练最刻苦的一个。”

“那是首长在表扬我,每个人训练都很刻苦,我……”借着这个话题,李政把训练的经过简要向师长做了汇报。

“军区康副参谋长说你跟沈参谋长要了两枝狙击步枪?”

“是,我在集训队主训的是狙击手,咱们师又没有装备狙击步枪,于是我就向军区沈参谋长提了个要求,本来想让他给我们师配一批的,没想到他就给了我两枝。”

“配发武器装备是按上级有关规定执行的,不是沈参谋长一个人说了就算的事,不过能从他手里要两枝狙击步枪出来,你可能也是全军区第一个。”师长笑了笑说。

“报告师长,我能不能提一个请求?”听师长说了这话,李政连忙站起来接话。

“怎么,你还想跟我要东西,我可没狙击步枪给你呀。”师长一听李政有请求,笑着说道。

“我不是跟师长要东西,我带了两枝狙击步枪回来,想请师长允许我回团的时候带一枝走,我好随时训练,另一枝留给师里。”李政连忙解释道。

“呵呵,这样啊,这好说,只要别跟我要东西就行。”师和跟李政开起了玩笑。

“对了,还有一件事,上午军区特种大队的张大队长打来电话,想调你去特种大队。我跟政治部的国主任商量过了,想听听你本人的意见,如果你想到特大去,我们支持你,但是如果你能留下来,可以先到侦察科帮助工作,年底看看把命令下到直属队去,像你这种人才,到团了浪费了。你看看有什么意见?”

“我不去特大,我想留在师里。”李政连忙说道,同时心里像开了花一样,这下又可以留在师部了,又可以每天都能看到蒋心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其实,李政并不想当一名每个男人都向往的特种兵,正像当初先择分配方向一样,李政只想在一个预备役这样的后备部队里安安稳稳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理所当然地先择了留在师里。

李政选择留下的另一个原因当然是蒋心,虽然他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得到什么,但他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控制不住想要亲近蒋心的想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