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算帐:8万亿财政收入用到13亿人身上相当拮据

冷兵器lbq 收藏 3 247
导读:我国的财政收入近年来连续快速增长。“家底”厚了,表明国家综合经济实力在不断提高,自然令人欣喜。然而,对于广大百姓来说,更为关心的是财政的钱将要花在哪儿。当前,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更多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方方面面都离不开财政的真金白银。如何看待财政收入的大幅增长?如何将财政的钱用在“刀刃”上?如何使财政支出的账本更透明?本报从今天起推出系列报道“财政的钱怎么花”,围绕这些问题进行深度探讨。——编者   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达到83080亿元,比上年增长21.3%。

我国的财政收入近年来连续快速增长。“家底”厚了,表明国家综合经济实力在不断提高,自然令人欣喜。然而,对于广大百姓来说,更为关心的是财政的钱将要花在哪儿。当前,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供更多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方方面面都离不开财政的真金白银。如何看待财政收入的大幅增长?如何将财政的钱用在“刀刃”上?如何使财政支出的账本更透明?本报从今天起推出系列报道“财政的钱怎么花”,围绕这些问题进行深度探讨。——编者



2010年,全国财政收入达到83080亿元,比上年增长21.3%。财政收入突破8万亿元,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怎么看财政收入快速增长?财政收入多了,钱应该怎么花?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方面,公共财政能否有更大作为?



强劲增长的财政收入,为“用之于民”提供了支撑、夯实了底气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经济的平稳较快发展,特别是与税收关联度较高的经济指标增长较快,为财政收入增长奠定了税源基础。



这位负责人分析,与去年初全国人大批准的预算相比,2010年中央财政收入超过预算数4410亿元。超收的主要原因,是年初收入预算安排根据相关经济预期指标测算,而实际执行中一些指标超过预期较多,相应地带动收入增加。比如,2010年外贸进出口总额增长34.7%(其中进口增长38.7%),远超年初8%的增长预期,带动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超收2865亿元;去年汽车销售量增长32.4%,带动国内消费税和车辆购置税超收1285亿元。这两方面的超收数合计,就占了超收额的94.1%。



近年来,全国财政收入保持了强劲增势:从2005年财政收入超过3万亿元,2008年跃上6万亿元,再到2010年突破8万亿元,年均增长达20%。不断增加的财政收入,为保障和改善民生提供了坚实的财力支撑。财政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财政支出89575亿元,比上年增加13275亿元,增长17.4%。其中,教育支出12450亿元,比上年增长19.3%;医疗卫生支出4745亿元,增长18.8%;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9081亿元,增长19.4%;住房保障支出2358亿元,增长30.7%;农林水事务支出8052亿元,增长19.8%。环境保护支出2426亿元,增长25.4%。



今年,中央财政将进一步加大投入,优先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养老保障方面,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继续扩大,全国40%的县将纳入试点范围;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在六连增的基础上,月人均基本养老金水平再增加140元。在医疗保障方面,“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年人均财政补助标准由120元提高到200元,90%以上的城乡居民都将享有基本医疗保障。在住房保障方面,大幅度增加财政资金投入,全国开工建设保障性住房将达1000万套。



8万亿元不是小数目,但平均到13亿人身上,却相当“拮据”



随着财政收入的快速增长,社会上对公共财政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期望值也越来越高。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说:“现在的日子确实比过去强多了,但咱普通百姓仍有不少难处。比如,义务教育免费了,可大学学费还是挺贵的;医疗保险虽然有了,可得了大病还是看不起。财政收入这么多,能不能在教育和社会保障方面多投点,把百姓的负担降下来?”



采访中,不少人都向记者表达了与张师傅同样的想法。也有人提出疑问:国家的财政收入增长这么快,为什么我们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还处于一个较低水平,那么多的钱都花在哪儿了?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院长马海涛认为,财政收入突破8万亿元,需要客观看待。尽管近年来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较快,但与国外相比,我国公共财政收入占GDP比重一直在20%左右,明显低于国外平均水平;8万亿元不是个小数目,但一平均到全国13亿人身上,却又是相当“拮据”。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比口径计算,我国人均政府财政收入为6472元,还不到1000美元;而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人均政府财政收入均在1.3万美元以上。这样巨大的差距意味着,一些发达国家可以达到很高的福利保障水平,甚至涵盖一个人从“摇篮”到“坟墓”的全过程,而对我们来说却是难以企及的。



马海涛说,当前,我国正处在转型期,经济社会发展中仍有不少薄弱环节,民生领域欠账很多。无论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城乡统筹和区域协调发展,还是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都需要大量的财政投入,财政收支矛盾仍很突出。因此,保持公共财政收入的适度增长是有必要的。



政府各部分收入应在支出上形成合力向民生倾斜,弥补公共财力不足



如何破解财政收支矛盾这道难题,切实做到优先保障和改善民生?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所长高培勇指出,“十二五”时期中国财政改革的重点是结构问题。从财政收支结构看,应致力于把全部政府收支都纳入预算管理。财政收入方面,应提高税收收入、社保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益等在政府收入中的比重,相应降低行政事业性收费、各种专项收入和政府性基金在政府收入中的比重;支出方面则可相应地控制调整投资性的支出,适当增加消费性支出,将有限资金向教育、医疗、社保与就业、“三农”、自主创新、环境保护等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和与民生有关的支出项目倾斜。



除了公共财政收入外,我国政府收入还包括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在现行管理体制下,社会保险基金按照国际通行做法实行专款专用,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等也都具有特定用途,实行专款专用,只有公共财政收入可以统筹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等公共支出。如果这几部分收入能够在支出上形成合力、向民生倾斜,就可以弥补公共财政收入因占GDP比重偏低而带来财力不足。



在这方面,一些部门已开始进行有益的尝试。比如,土地出让金是纳入政府性基金管理的,住建部发出通知,要求地方政府将土地出让金净收益的10%拿出来,用于保障性住房建设。这样的“专款专用”多了,民生投入的力度就上去了。



马海涛强调,财政收入每上一个台阶,都会对财政资金的支出结构和管理水平提出新要求。家大业大,更要加强财政科学化精细化管理,确保财政资金更有效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特别是要坚决制止和杜绝“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等各种形式的铺张浪费,严格控制公务接待费、公费出国、公费购车等支出。



对于一些地方出现的政府“天价采购”现象,马海涛认为,政府采购的东西贵、标准高,预算制度不完善是源头。政府采购预算是实施政府采购的前提,决定了采购结果的科学性。他建议,从源头上把关,加大政府采购预算的公开力度。当政府采购预算完全公开的时候,“天价采购”就会被扼杀在萌芽之初。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