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三章 殷勤蓄电造风雷 第十七节 紧急集合

朱凯明 收藏 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被特期班打得落花流水颜面尽失的宪警班,这回都看明白了情势,集体强烈申请搬到校本部院内高级班的红楼里住宿,远远地离开这帮下手狠辣的小爷,这一次宪警班的人规矩了很多,没有喳喳呼呼的闹腾,而是全体打着背包到校本部门前静立申请,死活不回小营,并保证遵守校纪校规,弄得陆校里一片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被特期班打得落花流水颜面尽失的宪警班,这回都看明白了情势,集体强烈申请搬到校本部院内高级班的红楼里住宿,远远地离开这帮下手狠辣的小爷,这一次宪警班的人规矩了很多,没有喳喳呼呼的闹腾,而是全体打着背包到校本部门前静立申请,死活不回小营,并保证遵守校纪校规,弄得陆校里一片哗然。

宪警班搬迁后,偌大的小营,实际上成了特期班独有的特训基地了。根据熊步云和鲍里斯的建议,何应钦调来一队工兵,将小营里外重新修缮一番。将多余出来的宿舍,改建成了几间大教室、教官组办公室、宣教室、特种教室、室内体操室、搏击训练室、小型图书馆,还专门设置了一个小型室内射击场,屋子里用彩绘的麻布做地形背景,再摆上木制的村庄、桥梁、树林、小山丘等,一番整缮后,小营的内外容貌焕然一新,最引人注目的是触目皆是口号标语。

操场跑道两旁是大幅标语:即训即练,践履笃实。军事第一,胜利第一。

大教室的墙面标语:忠孝、仁爱、信义、和平。

特种教室的标语:确实、迅速、静肃、秘密。

图书馆的门扉两侧:自觉自治自动、知识创造武力。

宣教室板面横幅:恪守总理遗教、服从总裁训示。抗战必胜、建国必胜。

教官组办公室的标语:尊师重道,敬业乐群。

连食堂的标语都体现时代的气息:生活就是战争,节俭就是革命。所有的口号标语统一蓝底白字,将小营的氛围装饰得肃穆严整。

军校里形形色色的标语与从前书院的单调色彩形成了较大的反差,让刚入校的童子军们感到了不一样的新鲜感,不知道是谁,顺手将浴池也偷偷摸摸刷了几笔:英雄豪杰就该赤诚相见,贞烈女子也得宽衣解带,浴池两个字被改成了“正气堂”。最可气的是厕所也没放过,顺手写到:脚踏黄河两岸手拿作战文件, 前面机枪扫射后面炮火连天。厕所两个字直接换成了“一号阵地。”结果第二天那些将校级别的教官们提着裤子排着队在“一号阵地”前绕来绕去,不知道该不该冲进去打枪放炮。

这群精力旺盛的童子军没兴奋几天,就迎来了人生中一次重要的洗礼。这一天,宣教室内,特期班头戴钢盔,身着草绿色斜纹布料的夏季常服,雪白的手套,漆黑崭亮的马靴,一根斜皮带连着腰际的牛皮武装带,圆牌领章上“军校学生”四个字熠熠生辉。没人再嬉皮笑脸,所有的人均神色静穆,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下,庄重地聆听着军政部长官何应钦为他们主持的从军仪式:

……作为中国童子军总司令,我为你们的勇敢和忠诚感到骄傲!你们是中华童子军的楷模、榜样,是千千万万个童子军的一面旗帜!而今,你们已经光荣的结束了童子军的学习和训练,我以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军政部长官的名义,正式授予你们为国民革命军上士军衔(按照陆校规定,入伍期结束后即从士兵转为正式的学员,授予上士军衔,佩戴“军校学生”领章。)

穿上这身军装,意味着从此时此刻开始,你们已经正式跨入军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国民革命军战士,是军政部直属的特勤支队未来的特战军官。我知道你们个个身负血海深仇,我知道你们个个都想上战场手刃亲仇,洗刷国耻家恨。但是,作为一名军人,首先要学会服从命令。你们目下的任务就是孜孜用功学习训练,争取早日成为国防武力的桢干,成为百万国军的精英。作为国民革命军的一名老兵,我承诺你们将来只做国战,不做内战。我期待着你们快速成长起来,期待着你们把自己打铸成一柄反侵略的国家利刃,成为中国国防力量的一支暗箭劲旅。届时,我将亲自送你们走上战场,去实现你们保家卫国、捍卫主权、驱逐倭奴的军人梦想,去履行为中华民国的强盛、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勇洒热血的青春誓言。

士兵们!竖起你们的脊梁!挺起你们的胸膛!在革命先烈颈血染红的国旗下,庄严地许下一名革命军人的誓言吧……

“发扬黄埔精神,继承先烈生命!争做革命英雄,勇为国防利刃!歼敌灭寇,有我无敌!杀!杀!杀!”

杀伐铿锵的凛然士气震得宣教室的窗棂嗡嗡颤动,钢铁强悍的复仇怒火激得满地红的国旗无风自动,似要猎猎**。

那一个个虎目含泪的面庞似乎一瞬间褪去了童子军的稚气,代之以铁血战士的悍勇和刚毅!国民革命军东征北伐时期铸就沉淀的军魂似乎附着在他们年轻的躯体上,一股虎虎生威的昂扬斗志和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的凛凛雄风鼓荡着每一名国军新兵的胸怀。自此,寂寥的小营军号嘹亮,军旗猎猎,杀声阵阵,39名年轻的国军士兵,那骨子里压抑的复仇情怀和革命军战士肩负的使命糅合在了一起,于是一方天地的小营沸腾了。

这时陆校的军事教育比较古板和格式化,基本上属于日式和德式军事教育的混合体。军事学科,就是战术、兵器、筑城、地形、交通、通讯、航空、后勤八大教程,这是中下级军官必须具备的基础理论知识。军事术科分为制式教练和战术及战术演习的野外教练,此外还有术科辅助项目,如劈刺、体操、武术、马术等。

陆校的教官多数是保定军校出身,还有一部分是留日、留德的高材生,但整体上的教学弊端是缺乏实战经验,战术和战例照本宣科,不讲求灵活和实战性。更没有针对日军目前战术水准的实战研究和应对解决方案。针对陆校的教育弊端,熊步云和鲍里斯提出了一个整合教学方案。

其一是特期班不分兵科学习,陆校的各科均做重点学习,但每科去繁就简,只学精义,并理论与操演相结合,跟进温习,直到熟悉掌握为止。

其二是调配四名虎卫专职进行体能和国术搏击训练。

其三是抽调一些参加过淞沪抗战的中下级军官和优秀士兵为特期班讲解战斗故事和战场经验,并负责进行中央国军嫡系野战部队的训练科目指导。

本来陆校的教学时间安排,对于刚刚熬过那翁婿俩满时间段的少年武备式教育的熊再峰他们来说,太轻松了,可是那翁婿俩好像看见这帮小子闲着半拉膀子就闹心,就睡不着觉似地,这么一调整,又恢复了从前的两眼一睁,练到熄灯。刚调过来的四名虎卫都是跟着熊步云血洗过关东军预备大队,纵横东北手上人命无数的杀手大哥大啊。这会儿穿上军装,佩戴中尉军衔往操场上一站,那眼神,那气质,连教导总队的官兵瞅上几眼都觉得胆战心寒,更别说是刚刚褪了童子军毛的这些个新兵蛋子了。大家伙儿心里这个郁闷,都已是国军的上士了,怎么还没逃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呢?

而从87师、88师短期轮换抽调上来的优秀的基层官兵,则与特期班同吃同住一个月,这期间充任代理副区队长和副班长。俗话说:人老精马老滑,鲍里斯怕这帮人不卖力气,竟然设立奖励基金,一个月任期内协助训练卓有成效者,奖励大洋300至500块不等。本来这些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连排长们就想走走过场,度度假,一见人家这么够意思,又顶着军政部的招牌,那还不好好表现犯傻呀,立刻嗷嗷叫着甩开膀子干了起来,收拾新兵蛋子,哪个老兵不是行家里手呀?

一时间小营里愁云惨雾,苦凄凄的。兄弟们见面,大眼瞪小眼,个个都是苦水一汪,眼泪两行,纷纷痛斥这“拿人钱财,予人消灾”万恶行径。再唱“怒涛澎湃,党旗飞舞”的校歌时,竟然唱出了几分“满江红”的悲怆味儿。

陆校教官组上正课时,这些人陪课旁听并助教,其他时间早就被这些家伙商量好了承包训练段儿。小营里开始早晚不歇气儿的折腾开了,弄得食堂彪叔那一班炊事人马都有点吃不消了,怎么这帮小鳖犊子们当了兵后这么能造啊,看着天天越做越多的饭菜,浑然有一种革命饲养员的神圣感。

不过,新兵蛋子们很快就品出了甜头儿。这些个抽调上来的中央军的官兵,大部分都是军校和讲武堂出身的文化兵,对于熊再峰他们所学的课本知识,这些个老兵从实战角度,从经验角度帮助他们活学活用,去伪存真,当天的课程再经他们梳理一遍,一听就能记住,就能会使用。而老兵们还将自己多年战场上的打仗经验和一些小窍门、小绝活倾囊相授,这种帮学互动,令新兵们进步神速,渐渐上瘾了,不过代价也不小,就是天天都被折磨得半死。

“嘟——”一声刺耳的军哨划破了小营的午夜沉寂。

“集合——”随即一声粗犷的口令穿透了宿舍的门窗。

“咣当”,门被一脚踹开,紧接着一挂永州湘雷子鞭炮便被甩进屋里,在寝室地当央连绵爆响,震耳欲聋。

“操,杀猪过年了咋的?”韩冬等人反映倒是挺迅速,一骨碌身子窜下床,看着地当央噼里啪啦的炮仗,晕头涨脑的傻站着。

“紧急集合。你们这帮死人,都他妈的快点,不许点灯,不许开窗,不许出声,快,快,全副武装,三分钟时间到操场集合,快点,说你呐,光着膀子站在那看西洋景呐,快点。”

走廊里几个老兵挨个屋踹门放鞭崔起,一阵阵浓烈的硝烟味儿呛得有人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嗬,还真有属猪的,这么响的鞭还炸不醒。”一老兵见胡硕在床上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后鼾声依旧,气乐了,俯身从地上捡起剩下的几颗永州湘雷子塞进了胡硕的被窝。“哎呦娘啊,”胡硕一激灵从床上蹦了起来,“鬼呀,鬼呀,闹鬼了!”

“鬼你个头,我看你是做梦娶媳妇儿吧,小样,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还他娘的愣着干什么,紧急集合。”老兵最后冲着晕晕乎乎的胡硕大声喊道。

“啥?紧急集合?”闻着一屋子呛人的硝烟味儿,梦魂儿归窍的胡硕满脸的悲怆:“操,不就是紧急集合吗,还带这么玩儿的啊。”

操场上,军政部下派的少校和四名中尉班长,四名中尉虎卫一字排开站成一列。前面一个大个子抬腕看了看手表,他的左右各站着两名军姿挺拔的老兵。大个子叫张国辉,88师一名老侦察连连长,此公在淞沪抗战时,曾率领部下一个排夜间前出侦察时,顺手端了日军的一个中队部,并趁乱带着自己的弟兄们连伤员带牺牲者一个不拉的返回了营地。此公脾气倔强爱抗上,却对手下的弟兄爱兵如子。这次奉命前来一看到熊再峰他们,心里就喜欢的不得了。十六七岁就有了这般身手和学识,打磨几年就是好侦察兵啊。所以一上任就决定给这帮学生兵加点料好好打磨打磨。

两分半钟。熊再峰和曹柱国两人披挂整齐跑步进入操场站在队首。

张国辉上下打量了几眼,心中暗暗赞许。昨天刚来时听介绍说,这个特期班“学习量大,训练量大,饭量大,”考虑到他们的承受能力,入学至今还未搞过夜间训练科目。第一次夜间紧急集合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

陆陆续续韩冬、史招财他们从宿舍里冲了出来,女兵队也脚前脚后的跑出来。队伍沥沥拉拉,快到五分钟时,胡硕和那人兄弟俩才狼狈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立正——”一名代理副班长的老兵整队集合完毕后,报请代理副区队长训示。

“你们——是我见过的最操蛋的士兵。五分钟,整整五分钟,你们才从窝里爬出来,要是战争时期,你们早就被小鬼子的飞机下的鸟蛋给炸飞了。要是在战场上,你们早就让日军的野炮给炸没了。五分钟的时间,足够日军的侦察兵摸进屋里,将你们全他娘的用刺刀捅死在床上了。”张国辉粗犷的嗓门好像炸雷一样,轰响在众人的耳畔。

“你们是谁?我听说你们曾经是中国童子军的精英。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中国最顶级的陆军军官学校。你们从这里走出去,就是国军精锐部队的指挥官。你们的战斗技能决定了你们手下弟兄们的生和死。就你们刚才的怂样,还什么狗屁精英?将来还当什么狗屁长官?我看你们就是一桌上不了台面的菜包子。”

“军人是干什么的?军人是时刻准备打仗的机器,是时刻准备杀人的猛兽。知道日本陆军野战部队紧急集合需要多少时间吗?两分钟。两分钟后日军部队直接可以发起地面进攻。而你们,整整用了他娘的五分钟。别说发起地面进攻,就是现在跑两圈下来,你们身上的武器弹药还能剩下多少?不服气是吗?不服气那就给我狠狠地训练,练得比东洋鬼子还快,比东洋鬼子还猛。都给我记住了,咱中国的武器装备可能不如小日本,但是,咱中国的军人素质不能比小日本差。作为军人,睡觉都要让自己睁着一只眼睛,时刻准备战斗。都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长官!”

“大点声,老子听不见。”

“清楚了,长官!”特期班39个暴怒的喉咙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吼叫。

“很好,今天晚上的夜色不错,既然大家情绪这么高,那就溜溜胳膊腿儿,绕操场跑十圈儿,让我看看你们是不是菜包子。立正——向右转——跑步走——”

打进了同辉书院就没象今天这么集体吃瘪过,行进的队伍里没有了往日的欢腾劲儿,一股含辱负重的悲壮气氛在队列里弥漫着。水壶、干粮袋、雨衣、军毯、子弹带,身上的那点携行具跑一路洒了一路,但就是没有一个人停下来捡拾。这批新兵此时眼睛里蓄满了屈辱的泪水,倔强而执着的奔跑着,从鼻子里集体呼出的气息都是火辣辣的自虐的火药味儿。

感觉到从身旁掠过的队伍里那股压抑倔强怒火中烧的磁场气息,张国辉满意的点点头。“菜包子们,都给我听好了,老子和我的兵这一个月就陪你们练习夜间科目,要是有受不了的,现在就可以申请退出,这并不耽误影响你们的学业,有要退出的吗?”

连喊了几遍无人应答,夜色下,一方队列在沉默中行进。

“没人退出是吗?你们很牛逼是吗?告诉你们,从现在开始,要是有一个中途变卦退出的,老子就申请再多留一个月,天天伺候你们这帮牛逼的小爷,都给我听清楚没有?回答我,清楚没有?”张国辉粗犷的嗓门在小营的夜空里像幽灵一样追着奔跑的队列。

“清楚了,长官!”犹如森林里饥饿了几天的群狼忽然看见了老虎后不退反进而发出的战狼怒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