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首边防轶事]外出劳动 飓风将我们困在阿拉山口火车站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36 4451
导读: 守卫边关的日子,忘不了在那里的日日夜夜,刚到边防的时候,阿拉山口还只有气象站和几间小屋,而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幢幢房屋拔地而起。而在这变化里,也曾经流下了我们辛勤的汗水!在为阿拉山口火车站换装台的建设中,我和战友们在这里战斗了个多星期的时间,为边疆的建设贡献了一份力量。 当我守卫在瞭望哨,用望远镜观看灯火辉煌的阿拉山口时,心中的寂寞和惆怅油然而生!相距不过十多公里(从哨所到那里的直线距离),却浑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望远镜里的阿拉山口热闹非凡,而瞭望哨上则是另一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守卫边关的日子,忘不了在那里的日日夜夜,刚到边防的时候,阿拉山口还只有气象站和几间小屋,而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幢幢房屋拔地而起。而在这变化里,也曾经流下了我们辛勤的汗水!在为阿拉山口火车站换装台的建设中,我和战友们在这里战斗了个多星期的时间,为边疆的建设贡献了一份力量。

当我守卫在瞭望哨,用望远镜观看灯火辉煌的阿拉山口时,心中的寂寞和惆怅油然而生!相距不过十多公里(从哨所到那里的直线距离),却浑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望远镜里的阿拉山口热闹非凡,而瞭望哨上则是另一番风景!战友们与孤独为伍,和寂寞作伴,长年累月的在这里默默地执勤,保卫祖国西北边防的安宁!

平时在瞭望哨上,用肉眼都能看见像长龙一样的火车徐徐地进站,无数次的日子,我和战友都默默地坐在哨楼边,望着远方的繁华,固守着这片清贫,选择了从军,就选择和奉献和牺牲!瞭望哨没有电,而配发的汽油发电机经常坏而不能使用,一到晚上,只有靠点蜡烛来照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日子,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季,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除了呼啸的寒风,什么也没有,偶尔能听到的就是饿狼的哀鸣声,给寂寞的边关,更增添了几分凄凉!呆了年多时间的我,早已习惯了这种孤独和寂寞。

曾经在连队时,听老兵讲发生在边防的趣事,特别是对全国四大风口之一的阿拉山口的风,说得神乎其神,听老兵们说有一次,团里一个司机将车停在茫茫戈壁滩上,将手制动拉上后,忘记挂上档,晚上一夜狂风。第二天等这司机再来看自己车的时候,早已没有车的踪影!后来全连出动,到几公里外的地方,找到了车辆。我们当成是老兵在吹牛,吓唬我们的,没有当真!

残雪消融,春光明媚的时刻,连队为了支援地方建设,顺便为连队挣点外快,改善连队伙食,我们又去了在瞭望哨日思夜想的阿拉山口,几个月的时间不见,又发生了许多变化,去年才来浇筑的火车站换装台,今年又投入了紧张的运行中,这次我们依然是为铁路运输作贡献,支援边疆建设,当时我们国家的白糖出口哈萨克斯坦,用白糖换取他们的水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我国火车上的白糖,经过换装台,搬到哈萨克火车上,将他们车上的水泥,运到我们火车上,原因很简单,我国的铁路比哈萨克的要窄许多,火车不能直接开过去,到阿拉山口后,必须换车才行。

边关的春天不明显,好像没过几天就进入了夏季,天气骤然炎热起来。在这里干的是很苦的体力劳动,一火车皮的白糖和水泥,要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当时民工紧缺,地方老百姓都不愿干这又苦又累的活,铁路部门没办法又想到了我们军人,最苦最累最危险的时候,往往都是当兵的上,两列火车相距不过几米远,全连战友都奋战在这里,力量小的就在火车上帮忙往战友肩上放,力量大的就在另一列车厢里装,来回都不空,这边扛白糖过去,那边又扛水泥过来!百多斤的重物压在身上,累得我们气喘吁吁,从农村来的战友还好点,特别是在家从未干过体力劳动的战友就惨了,累得不行,可又不能休息,连长、指导员和排长等都和我们一样,没有任何人在闲着,想到连长和指导员年龄比我们大许多,都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地劳动,战友们没有理由不咬牙坚持,中途没有休息的时间,一鼓作气完成,汗水从脸上直往下淌,打湿了我们身上的迷彩服,不知背了多少袋白糖和水泥,只感觉到头晕目眩,上这车放下白糖,背上水泥,上那车放下水泥,扛上白糖,单调地来来往往,后来双腿仿佛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好不容易在规定的时间内全部搬完,战友们累得全都趴在换装台上,用备用的水泥袋往地上一铺,便仰面朝天的躺在上面,一动也不想动!

有时上午两车皮,下午两车皮,中午连队炊事员送饭过来,为了方便起见,一个桶装稀饭,一个桶装碗大的包子,就在还没投入使用的候车室里用餐,比起去年好了许多,去年来浇筑换装台时,只能幕天席地,让民工都嘲笑!就这样劳累了几天,有天下午快要结束这苦累日子的时候,老天刮起了狂风,只几秒钟,飞沙走石,昏天地暗,许多口袋在狂风中翻滚,最起码也是十三四级的飓风,能风度不到二百米,车上的货还没有搬完,为了不延误火车的运行,战友们只能顶风劳动!狂风吹得眼睛都睁不开,我们就眯着双眼,迎着风,步履艰难地扛着百多斤的东西,在狂风中穿行!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战友们全都躲进了候车室,听着外面的狂风吹起的沙子,打在玻璃上哗哗作响,真正领略了全国著名四大风口之一的厉害!想起 了老兵讲的汽车被吹走几公里的事,也许会是真的,据老兵们说,阿拉山口的风七八级很常见,十二三级的风也很多,最厉害时可能达到十六七级!由于我连建在一小山沟里,阿拉山口的大风被大山挡在了外面,平时虽能听见呼呼的风声,可没有真正领略到大风的威力,这次算是开眼界了,躺在候车室里,累得一动也不想动,没有了狂风夹着沙子打在脸上的痛苦,劳累了的战友们,全都躺在地上呼呼地睡着,任凭外面狂风怒号,丝毫不影响大家的休息,太累了。

连长喊回去的声音,惊醒了睡梦中的战友,汗透了的迷彩服又被我们穿干(就是当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害得现在每逢变天,我全身都疼得厉害,痛苦不已,关节炎和腰酸背痛时时折磨着我。)不知道这狂风刮了多久,只是风小了许多,天也快黑了,解放车上没有车棚,战友们全都挤在车厢里,尽量压低身子,不让风吹打在身上,经过几十分钟的颠簸,终于回到了温馨的连队,这时才觉得连队居然也有家的温暖!

在阿拉山口火车站干了十多天的活路,挣了多少钱我们不知道,只知道伙食还是如从前一般没有任何改善,不知道那钱究竟用到了何处?我们在那片热土上洒下了不少辛勤的汗水,付出了许多,唯一得到的是练就了强健的体魄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