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生代农民工,何处安放飘荡的青春

当代知青 收藏 18 543
导读:春节过后,返城的民工潮把车站挤得水泄不通,他们大多是节前一周回家,节后一周就陆续返城,他们把荒芜的空地变成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让漆黑的巷道变得灯红酒绿,让风萧萧的码头变得人山人海,也是因为这八亿的庞大群体,中国的交通问题,春节一票难求的局面,到目前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他们大多穿着破旧的衣服,提着几件简单的生活用品,有的还用麻袋背着棉被,穿梭在车站的各个角落,有的排队等几个通宵只为买到两张硬坐票,渴了就喝点开水,饿了就从包裹中翻出一包已经在家切好的香肠,困了就地把被子一放,在候车大厅合衣而眠。他们很穷,他们很

春节过后,返城的民工潮把车站挤得水泄不通,他们大多是节前一周回家,节后一周就陆续返城,他们把荒芜的空地变成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让漆黑的巷道变得灯红酒绿,让风萧萧的码头变得人山人海,也是因为这八亿的庞大群体,中国的交通问题,春节一票难求的局面,到目前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他们大多穿着破旧的衣服,提着几件简单的生活用品,有的还用麻袋背着棉被,穿梭在车站的各个角落,有的排队等几个通宵只为买到两张硬坐票,渴了就喝点开水,饿了就从包裹中翻出一包已经在家切好的香肠,困了就地把被子一放,在候车大厅合衣而眠。他们很穷,他们很封建,为生活所迫,他们每年都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有的还是全家出动。在他们中间,也有一些特别的,有的身上穿着印有蔡依林的花边衣服,照着镜子,不断地端详着自己,有的一边叼着香烟一边听着MP3,边上的包不再是麻袋,而是山寨的“耐克”。他们就是农民工历史上又一个新的群体——新生代农民工。

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年轻一代,大多受过最基本的教育,然而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却还是只能走上父辈们的老路,随着一波又一波地民工潮,来往于各大城市,做着不断变化的职业,但目的只有一个:自食其力地过生活。他们不同于最初的民工,他们又不是所谓的用知识改变命运的人,他们身上有着太多农村的,时代的,青春的印记。

“曾是留守儿,初高中文化”

农村里,八十年代出生的我们,从小就留守在家,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小军是我玩从小到大的朋友,小学的时候,比我高一个年级,学习成绩一直很好,直到考上我们县城南部的一所普通高中,他一直是他们家里人的骄傲,被公认为是大学生的苗子。然而,高中和初中毕竟不是一样的,课程有难度,全封闭式的教育让在镇初中读书就有些耍小聪明的他,开始不务正业了。他迷上了打游戏,学习成绩下滑,仅半年的时间,就被通知退学。高中肄业的他,先是到建筑工地打小工,砌砖,六十元一天,然而,不同于我们的父辈,我们这一代毕竟在学校读书的时间多,对于打小工砌墙这种活,从来没有干过。从十七岁到现在二十七岁,他先后做过小工,帮人清点货物等,其中有一段时间,由于觉得自己怀才不遇跟着以前一个同学到了河南,投入了四千元的本,说是要做大生意,结果落入了传销的圈套。直到后来,父亲经常用这件事来教育我,说找工作一定要注意,别去传销。

“骑着摩托车,听着周杰伦”

每年回家,小军都会买一些流行的歌碟回家,他喜欢音乐,喜欢看电影,喜欢看小说,他说这并不与他的新生代民工身份相冲突。今年春节前夕,他回到家中,正值我奶奶七十大寿,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摆寿宴的时候作为邻里是会前来贺喜的。因为我们老家的屋子并不完全通公路,公路只通到村口,有时会请他帮忙去接送客人,他一边开摩托车一边放着“快使用双节棍”“月亮之上……”,村里的老年人大多认为这家伙是个流氓,但我知道,我们这些人,自从有了比较发达的流行音乐之后,就一直伴随着它的脚步走到今天,就像村里的一位老爷爷会唱“黄梅戏”,有位大嫂总是边洗衣服边唱着“东方红”一样。那些旧时代的文化离我们远去了,当下流行的是周杰伦。

“白天卖气力,晚上泡网络”

前年的国庆节,我也是回了一次老家的,顺道去探望了住在县城的舅舅。他在县城租了一个门面做装修,专做铝合金的门窗,我去参观了他的门面,里面有张床,还有一台液晶电脑。晚上吃饭的时候,来了另外两个年轻小伙,二十岁的样子,是舅母的侄儿,是来给舅舅打下手,做点小工的,一个月开八百元的基本工资,专门负责在各个小区去跑业务。晚上的时候,就到门面去住宿。他们走后,舅母抱怨地说:晚上就知道上网,总是要到晚上二点才睡,第二天九点都不起来。年轻一代,兴时尚,如果说农民工们喜欢在业余时间斗地主的话,我们这一代的农民工兄弟,多半会在网络上消磨时间,玩游戏,聊QQ泡MM不是大学生们的专利。

“想进城安家,老家置有房”

阿久,我的表弟,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便到外打工,最初是到一个建材店学安装卷帘门,后来到餐馆当服务员,目前在福建的一个超市当搬运,月工资1500,二十出头了,在农村正当婚龄,他合计着到县城去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但姑父不同意,说是一无城市户口,二无生意产业,可以考虑到郊区买农村房。过年回家说到这事,他们已经看好了距城约20公里的一处农村宅子,可以上两个人的户口分两个人的土地,但阿久他们想上三个人的户口得多交7000元钱,就是因为吝惜这钱,谈崩了。又要回到他们背井离乡多年而又苦苦劳累的高山当中,在那里过完一生。

“儿女留家中,青春在漂泊”

小刚是我小学同学,和阿久一样,他早就在农村的老家修了一栋二层小楼,是我们老家最漂亮的新房,目前已结婚生子,学了驾驶,在当押运,每年春节前会回到老家过年,过完年后,将孩子托给父母 ,和妻子收拾好行李踏上了去福州的车……

新时代的农民工,数以亿计,他们担负着新世纪的建设任务,从更深层次的角度看,他们的存在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主力军,他们有着农民工天生的朴素,勤劳同时又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但在如今也这个经济高速发展并伴随浮躁、浮华的社会,如何有效地、正确地引导他们正确地成为社会有用之才,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同时又能不断地改善自己的处境和生活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2/18 15:29:21 被当代知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