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报告,有情况!”缴枪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名士兵走到我跟前,对着我身前的这名政府人员,对着他的耳朵,好像在念叨着什么,我们大家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他。

“怎么回事……是呀……”耳边频繁传来这种声音。我看着大家议论纷纷,在这群人中,刺客低着个头。我猜,又有事情要发生了。

身前的政府人员听后勃然大怒,立刻说到:“除了那名伤员,其他人全部上飞机!”之后,就气呼呼地走到飞机的驾驶室叫机师拿了个对讲机。看见他走开,我顿时感觉不妙,往前站了一点,刚刚汇报的那名政府人员用一支消音手枪指着我的胸口。“别动!”他小声地对着我说。

“全部涉嫌到大巴上的人员。都上车,把死者扔进河里喂鱼!”

“凭什么。”我推开了我身旁那名持枪的政府人员,我走到那个人面前,说:“你没有权利这么做!”我没有大声喊,只是用双眼瞪着他,小声地对他说。

“你的伙伴带有窃听器,他窃取了我们所有的对话。”他摘下手套,看着我说。

“伙伴?”我有些疑惑不解,回头瞄了一眼刺客,发现刺客始终都是低着个头。

我明白了。

“全部都给我上飞机!”他捏紧手套,往地下一扔,转过身,跟对讲机一头的人汇报这边的情况,然后又说了一大堆。他也许是个队长吧。回头看看,我看见,大家全部上了飞机。

“OK,好的,辛苦你了。”那名队长转过身来,把对讲机还给了机师,用食指盯着我的胸口小声对我说道:“小子,我已经够宽容了。”他向后转身,走到直升机的登机口面前,说:“我已经调了一部直升机过来接应伤员和他的两名员工,顺便把尸体带走安排他的事后,我已经够宽容了。”他背对着我,口气比刚才好多了。

“你,你,你们两个,留在这儿,等待直升机的接应,其他三人,上飞机!”

“是!”我听见齐刷刷的口令声。

“上来!”那个队长对我做了手势,让我上飞机。

这架直升机开始慢慢的离地,我的心,也好似离开了那块属于我的平地,它,开始慢慢的飘了起来,我们不知道要去哪儿,我轻轻地拍了拍坐在我身边的那名队长,小声问他:“我们……要去哪?”

“拘留所……”他也许是累了,说话没有力气。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进拘留所,我以为,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去那种地方,但,我杀过人,去监狱或者枪毙我个几十回都没问题,还好我妈妈知道我和我爸爸的处境,如果换了别的家长,在蜜罐里宠爱了多年的儿子突然开枪杀人,她们会受得了吗……

我们在直升机上,除了我和他刚才的对话,剩下来的时间,只有思考、发呆、思考、发呆……这样来回的消磨时间,机舱内是一片鸦雀无声,想必大家都可能知道刺客身上的那枚窃听器了,但大家都只字不提关于刺客的事,只是坐着等待到达城区内部,我们会……我们的去向如何,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们是胜利的,玉山方面的情况,我们可就不好讲了,他们输了,他们失败了,这群美国人大笔大笔的往这台机器砸钱,最后,还是被我们聪明的中国人打败了。他们一无所获。

他们低估了我们,他们低估了中国人,他们低估了中国人的智慧,7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掌握了天文学,也许大家可能不知道,相信美国人也可能不知道。M45古墓,用人骨拼图拼出来的天文学二十八宿星座图。他们低估了我们的大脑,总以为用先进的科技就可以打败我们。总结你们的失败,孙子兵法摆在五角大楼的办公桌上都没有想到吗?

这回,我看这些美国人怎么下台。

基地内部。

得知了这次行动的失败,玉山基地的人都一个个垂头丧气。

“长官,我们失败了……”那名下士手上端着一叠资料,低着头把资料递给了银狐。

“滚开!”银狐一巴掌删了过去,把下士打倒在地上。那里的间谍都停下手中的事情,看着银狐。

“看什么!”银狐从腰间掏出一只美国左轮枪,向天花板开了一枪。大家都被这枪吓到了,但没有人发出惊叫,责是忙于自己的活儿去了,银狐弯下腰,蹲在下士的旁边,看见下士嘴角挂着一条血和散落在满地的资料。“谢谢,我已经知道了。”他小声的说,“不需要你的提醒。”银狐站了起来,看着这间指挥所里的人,朝着他们大喊:“我银狐脑内没有‘失败’二字,谁敢在我面前提这两个字,我——银狐的大脑内,也容不得他!”

大家看着银狐,谁也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片寂静中,一个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低沉的声音说到:“报告,我们……这件事情的事后,怎么处理……”

“砰——”银狐举起握着左轮枪的右手,向他开了一枪。黑色的墙壁上顿时变成了血红色,“不要用这种语气对着我说话!”

“长官,你这太不人道了!”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冒出来,“砰砰——”银狐对着那个人群中开了两枪,那名命短的小伙子倒在了地上。

“不要在我背后说三道四,也不要在我生气的时候用这种口气对着我说话,都去干活!”

我们就这样来到了监狱里,飞机在监狱附近的一个停机坪降落了。我们走下了飞机,看见一大群记者把我们围住,也看见了几辆警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眼前一片人山人海的景象中,不停的有微型摄像机再向我们拍照和不停的用闪光灯,下面还是一片嘈杂的说话声。

“走!”一群拿着武器的特警把我们拉上了警车。“让开让开!”一名警察在这三辆武装警车前开路。

我们又回到了市区内,一场灾难,就此瓦解。

可是,我们的灾难到了。

被送到拘留所的时候,天色逐渐四合,慢慢地变暗了。我们刚到那就吃了顿饱饭,接着被一个个送到一个拘留所内。我们都被关押在一起,只能凭靠着微弱的米白色灯光,看着对方。

我们就在这人间地狱里等受折磨。

谁也不知道他们又要干什么,把我们抓到这儿的目的,我只是看着刺客,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叛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人先开了口,是电台,电台挥起拳头,抓住刺客的衣领,“为什么!”他冲着刺客大喊。“冷静点!”“等等!”刺客突然打断了我的劝导,“让他打我吧……”

“我们不需要打你,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叛国!”我对着刺客大喊。“还亏我把你当作长官,原来,你真正的目的是想把我们一起拉近地狱!”

“别说了,电台!”我叫住了他。

他松了手,唉声叹气的坐在了拘留所的一脚,这堵墙和这一排的铁栅栏把我们封闭在这个狭窄的空间,空气里只有我们的呼吸。

“我们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出自什么目的——叛国。”他没有回答我。“告诉我!”我不停地摇动他。

“不是我干的!”他突然大声的朝着我喊出。